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一些了解夜氏一族曾经的势力,知道这件事将来一定后续,是持着观望态度。

当然了,一些势力,特别是一些不了解夜氏一族的势力,觉得这是好机会,找到了夜氏一族上报给天青圣人,那么就会得到一界之掌控权,还能得到圣人庇佑,这就是稳了。要知道,在修炼界无人可以忤逆圣人,当然了也有,但没有好结果,不是灭了,就是被丢到了放逐地。

不过所有人也都知道,夜氏一族不好找,如果好找的,天青圣人还会下圣人令谕么?他自己早就抓到了。

汲取了毁灭原石和灵魂水晶的能量修炼了一个月,夜宣出关了。

到了自己两位怀孕的妻子那里坐了坐,夜宣又拜见了自己父母。

[标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签:p标签]过去和夜宣没有多少接触,太叔谨也是想多跟儿子说说话。

“父亲、母亲,在这水月岛住的还习惯吗?”接过了太叔谨递过来的热茶,夜宣开口询问了一句。

“太习惯了,只要家人安好,我和你父亲对生活没什么要求,现在的生活,跟过去的千年相比,已经是天地之别。”太叔谨开口说道。

听了太叔谨的话,夜宣心里震了一下,他想到了自己父母过去千年的不易,夜擎苍被囚禁了千年,太叔谨也是自我封禁了千年时间。

“宣儿,母亲的话不合适了,其实也就是满意现在的生活。”看到夜宣的脸色变了一下,太叔谨知道夜宣想的可能多了。

“儿子明白,其实说起来,现在的生活对我们一家人来讲是苦尽甘来,父亲、母亲,你们享受生活就可以了。”夜宣对着太叔谨点点头。

聊着天,夜宣和太叔谨的话也多了起来,之前多少还一点点陌生感,因为对夜宣来说,虽然知道太叔谨是自己母亲,但接触太少了,曾经的记忆中没有,但随着接触,他也知道了太叔谨对他的情感,与虞妃没区别,都是牵肠挂肚,都是无比担心。

聊了一阵子,从父母的住处出来,夜宣喊来了云玲。

“大人,可是有什么吩咐?”看到夜宣后,云玲微微欠身。

“是这样的,安排匠人,在合适的位置,再打造一些楼阁,我父母不能住贵宾楼,按照常住安排,还有我的姑祖也是一样。”看了看云玲,夜宣开口说道。

“属下明白,马上就去安排。”云玲点了点头。

云玲去安排了,夜宣就在岛上散步,姬月卿跟随,跟随在他的身后。

“月女,你不用跟着我,也不用当自己侍女或者是随从。”随意的散步,夜宣对着身后侧的姬月卿说道,他对姬月卿的表现是十分满意,能力强,做事还乖巧。

“跟在大人身后,属下踏实,再者属下目前也是没什么事情做,大人不厌烦,属下就想跟着。”姬月卿开口说道。

笑了笑,夜宣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姬月卿在岛上散步,因为刚刚闭关了一

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个月,他也是想休息和放松一下。

到了水月阁之后,看着身材修长劲爆的姬月卿,夜宣就有了一些想法,挥手布置了界域结界后,就将姬月卿拉到了身前。

也许是因为过去习惯的原因,到了水月阁这里,夜宣就有一些冲动,姬月卿自然也是没问题的。

很有刺激性,战斗就比较激烈,因为太过于专注,一些事情出现,夜宣和姬月卿都做出反应,就是炎紫薇和天虹古帝出现了。夜宣虽然布置了界域结界不可探查,但她们两人是来汇报事情,直接来到了近前。

夜宣看到两人的时候,天虹古帝和炎紫薇也都转身了,背对着他和姬月卿。

快速策马奔腾了一阵子后,夜宣结束了战斗,然后收拾了一下。

“你们有什么事情么?”收了界域后,夜宣看向了天虹古帝和炎紫薇。

“想跟大人汇报一下,现在的天界沸沸扬扬的,都在找夜氏一族,属下的天虹道场也是接到了林昊天的命令,要努力查夜氏一族的下落。”天虹古帝躬身说道。

“我知道了,炎紫薇你呢?”夜宣又看向了炎紫薇。

“属下的战斗分身得到了一下消息,兽天帝安排人手查大人的情况,估计是因为没获得玲珑圣地出世的机缘,有些记恨了吧!”炎紫薇开口汇报着。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夜宣摆了摆手,姬月卿还在他的身后,多少有点尴尬。

炎紫薇和天虹古帝下去了。

“过去我是灵魂之力注意周围情况,刚才却因为太刺激,就有些走神。”看着身后的姬月卿,夜宣解释了一句。

姬月卿摇了摇头,“她们两个无所谓的,她们想要却要不到,没资格笑话属下。”

“嗯!”夜宣点了点头,随后提醒了一句,注意处理后续,不能有子嗣,也说了原因,出身不正就不太好。

“属下明白,不会给大人添乱,以后大人要谨慎一些,她们两个无所谓,如果是其他人,那就真尴尬了。”收拾好自身后,姬月卿开口说道。

“确实,必须要谨慎啊!”夜宣点了点头。

看了看夜宣后,姬月卿说了,接下来她会在这里布置一套阵法,有需要了启动起来,就稳妥了。

离开了水月阁,夜宣到了水月湖内,洗了一个澡,这才回到水月洞天的大堂。

夜宣回来了,元天姬泡了一壶茶,天虹古帝和炎紫薇两人再次到来,夜宣知道了她们的汇报,但还没有做出安排。

“虹女,林昊天交代什么不重要,他交代了他的,你做的你的,查不到就完事了,没有什么要紧的。”看着天虹古帝,夜宣说了安排。

天虹古帝对着夜宣躬躬身,“属下知道了,之前是属下莽撞了,大人不要怪罪。”

“不会怪罪,也没什么的。”夜宣摇了摇头。

“兽天帝那边的调查怎么处理?”炎紫薇有些幽怨的看了夜宣一眼,夜宣愿意跟姬月卿、云玲激情无限,却不正眼看她,她都送几次了,却没把自己送出去。

喜欢一世龙皇请大家收藏:

“之前我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胆怯,一直不敢行动,让族人多受了很多年苦。可前后思考下来,基本可以确定,姑祖能力不够,不是你的出现,就无法解救族人,我并没有让族人多受冤枉罪。”夜天鸾开口说道,她有点心结,因为这一次解救族人,并没有跟天帝境修炼者硬碰,所以她就怀疑是不是自身不敢做事,耽误了一些时间,导致族人多被囚禁了很多年。

“姑祖,您要知道,这次能顺利救人牵扯到的东西很多,不是我拥有破妄双瞳,那个阵法短时间内破不掉,想悄无声息的进入基本不可能,进入出去都是难题,所以您不用多想,现在是最好的结果,而且局面是越来越好。”夜宣劝说着夜天鸾,他可不希望,夜天鸾产生心结,一旦有了心结,产生心魔,那问题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就大了。

“是啊!局面越来越好,最主要的是,我们没有心里负担,不用着急了。”夜天鸾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们还是要抓修炼机缘,有机缘我们就能提升,修炼者的世界,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道理我们讲,可有些人不讲,这时候就需要实力做支撑了。”夜宣对着夜天鸾说道。

“宣儿,你成熟了,一些事情看得很透彻,为父心里很欣慰。”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夜擎苍开口了。

“儿子这马上也是要做父亲的人,不成熟不行啊!”夜宣笑着说道。

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很热闹,云玲这边很有眼色,她去水月湖内去钓鱼了,天虹古帝也对厨娘做了交代,就是弄一些丰盛的酒菜。

女人们坐在一起聊天,夜宣陪着自己父亲,在水月岛上走了走。

“这里的风景不错,在天界能有这样的落脚地,很难得。”夜擎苍开口说道。

夜宣笑了笑,“父亲,想在天界有一块落脚地,可是不容易,这里是抢来的。”

观赏风景的同时,夜宣跟夜擎苍说了水月湖周边的情况。

“你这是在两个天帝级势力中虎口夺食啊!”听了夜宣的讲述后,夜擎苍比较震惊。

“因为互相牵制的原因,儿子在这里算是站稳了,他们不招惹我,当然了我也不去招惹人家。”夜宣笑着说道。

“安稳是第一位的,毕竟你也是拖家带口,不是一个人了。”夜擎苍提醒着夜宣,他也是担心儿子的安危。

逛了一圈后,夜宣和夜擎苍回到了水月洞天,云玲已经在烤鱼了。

夜宣拿出黑炎翼龙肉,收拾了一下后,弄炭火烤上了,夜擎苍跟在夜宣身边,陪着儿子说话。

夜宣将黑炎翼龙肉烤好的时候,厨房的仆从也将小菜弄好了。

因为夜宣之前说过,庆祝的时候要一起,所以就摆了两桌,炎紫薇、云玲等人一桌,夜家人一桌。

“烤肉,大家晚点吃,吃完了就要去打坐了,先吃烤鱼,先吃菜。”打开几坛酒后,夜宣开口提醒了一下,黑炎翼龙肉蕴含的能量强,其他人跟他不一样,能量入体是需要炼化。

吃着东西,陪着父母喝酒,夜宣十分开心,他追求的是什么?就是稳定的生活,就是现在这种。

吃喝完毕,月亮都升起来了,安排父母

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去休息后,夜宣则是到了墨清音的住处休息,当然了是拉着陈玉漱一起。

太叔谨到来后,秦水君和顾倾城有人陪着和照顾,夜宣就是陪着父亲,他体谅自己父亲的过去的不容易,所以尽孝的机会他很珍惜。

又一次和夜擎苍钓鱼回来,夜宣被太叔谨数落了,数落他不好好陪着妻子,钓鱼就是不务正业。

夜宣只能听着了,能受到母亲的数落也是一种幸福;夜天鸾没有走,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在贵宾楼内打坐,她是调整自身,机缘来了,她就要冲击天帝境。

秦水君和顾倾城怀孕的时间很长了,可没有生产的迹象,这情况下,大家也就是顺其自然了。

“夫君,你该修炼就修炼,别深度闭关就行,有情况我们就喊你了。”又一次在一起喝茶的时候,顾倾城开口了。

“是的,有母亲在这里,我们不无聊,也有人照顾,你该修炼修炼,有事情我们喊你。”秦水君跟顾倾城是一样的态度,她们知道,乱世中立足需要实力。

“那也行,我不出门,就在住处修炼,你们有事随时去喊我。”夜宣点头了,他确实需要时间修炼,毁灭原石的炼化可以提升实力;黑龙精血的炼化可以提升实力,还有夜天鸾给他的世界本源石、白琳送他的灵魂水晶,也没有炼化,这些都需要时间。

跟父亲和母亲,还有夜天鸾打过招呼后,夜宣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修炼了,汲取毁灭原石能量修炼的同时,也炼化着灵魂水晶,元气和灵魂之力的同时运行,也不冲突。

夜宣修炼的时候,天界很不平静,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圣人令谕。

收到了无间天帝的消息后,天青圣人就对夜氏一族进行缉拿,各个势力都接到了令谕,另外令谕内说了,如果有窝藏或者是知情不报者,与夜氏一族同罪,会被放逐之。

黑龙圣山,收到消息的黑龙王很震惊,这个消息说明了什么?说明夜宣成功了,夜宣要去无间炼狱救族人的事情他知道,现在天青圣人发出令谕缉拿夜氏一族,那就是夜氏一族从无间炼狱脱困了,而天青圣人不知道下落,如果知道下落,那也不用下令谕了。

“好!”喝了一大口酒后,黑龙王低吼了一声,夜宣的成功让他高兴,因为夜宣有能力,将来可以合作,他黑龙王和黑龙族与天青圣人势不两立,现在碰不起、碰不懂,将来要碰。

其实受震动不只是黑龙王,很多势力受到震动,当年夜天帝和夜氏一族极强,要不然也不会跟天青圣人硬战,现在竟然从放逐之地脱逃了,今天能脱逃,那么接下来的某一天就能杀回来,天界将不平静。

喜欢一世龙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