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说福娃是鬼*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看着老头如此之话,三人也总算长出一口气。

韩三千率先一笑,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便瞬间将老头从土坑之中抬回了屋中。

“来,跟老子进来。”老头一落地,豪迈的一挥手,接着便自己朝着屋中走去。

其后,老头在桌前坐了下来。

穿山甲奇怪的看了一眼老头的背影,望着韩三千和夏薇:“这老头怎么了?”

两人均是苦笑。

“就他这屋里这情况,还送大礼给咱们?”穿山甲又望了一眼整个屋,不由而道。

屋中虽大,但简陋的几乎一眼便可以清晰无比的将整个屋内的所有东西都尽收眼底,如果非要说屋里有哪里值钱的话,恐怕便是桌前坐的这个老头吧。

韩三千无奈的摇摇头,其实对于老头所谓的大礼,他丝毫不在乎,对于韩三千来说,这老头愿意不寻死,便是对自己最大的礼物。

“都还愣着干嘛,过来。”见韩三千等人并未跟过去,此时的老头抬头望向三人,催促道。

韩三千冲穿山甲夏薇二人点点头,笑了笑,接着,便带着他们两人来到了桌前,然后缓缓坐了下来。

老头微微一笑,此时,将先前那些剩下的月光鬼鱼的肉沫拿了出来,虽然经过他的整理后,这些肉沫要干净不少,但毕竟只是些沫子,看起来实在寒酸。

三人疑惑的互望一眼。

“老头,这就是你说的大礼?”穿山甲疑惑道。

韩三千瞪了一眼穿山甲,在这种时候刺激老头干什么?其次,即便是老头送的是土,那起码也是一份情义,自然深重。

老头点点头:“正是。”

“我记得前辈先前说过这东西可是宝贝。”韩三千轻声笑道。

老头也是点点头。

夏薇眉头微微一皱,小嘴一嘟哝:“其实,我倒是觉得老前辈说的没错,这确实是宝贝。”

“自是宝贝。”老头见有人理解自己,颇为高兴,紧接着,手中微微一动,拿出了三颗小药丸。

“这是烈火丹,服用以后可产生微量的暖流。”说着,他拿出小刀,将小药丸分割成半。

随意抓起三个半颗,他放到了三人的面前:“尝尝。”

穿山甲和夏薇看了一眼韩三千,见他已经抓起便往嘴里放进去了,两人也先后将其放进嘴中。

味淡甘,入口之后甚至还在甘后有些苦涩,但其后不久,便能感到一丝丝别样的暖流从胃部流出,并一路直到身体各部。

“这烈火丹算不上什么稀奇的小玩意,只是天冷之时简单的御寒之药罢了。”老头笑着解释道。

韩三千点点头,的确如此,虽然确实有股暖流,但这股暖流却是很淡,基础御寒倒是可以,但如果过多的话,这药的效果也就跟不上了。

和穿了一件羽绒服差不多。

老头见状,一笑,接着,起身来到火炉的旁边,和之前几乎一样,倒水入碗,然后将一个干涸的绿色植物放进水中浸泡。

其后,他端着碗走了过来,重新坐下后,他微微一笑,从碗中将泡发好的绿植拿出来,放进嘴中,开始咀嚼了起来。

依然还是熟悉的配方,依然还是像方才救韩三千时所用的一样方法。

穿山甲眉头一皱,显然有些难以接受,悄悄的在底下碰了碰韩三千的腿,轻声道:“他刚才就是把那玩意嚼烂以后合着那些鱼肉放进你的嘴里。”

听到这话,韩三千顿时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不得不说,确实有些恶心,但比起恶心让韩三千感到奇怪的是这种方法的离谱!

他这么做,先不问其他,反正

为啥说福娃是鬼*

结果是治好了自己,所以说明这个方为啥说福娃是鬼法,自然是有他的道理。但也正因为如此,那么问题也因此就来了,它的原理是什么?

想起这里,韩三千望着老头的目光充满了疑惑,希望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老头此时,轻轻一笑,嘴上咀嚼也已完成……

喜欢韩三千苏迎夏请大家收藏:

夏薇和穿山甲望向韩三千,想从他那知道该如何是好,韩三千眉头紧皱,片刻后,他摇了摇头:“老前辈,就如你所说,你救过我,自然是我的救命恩人。”

“试问,活埋救命恩人之人,与禽兽有何区别?前辈要韩三千这样做,那倒不如痛快些,杀了韩三千,起码韩三千还能像个人一样。”话落,韩三千轻轻抽出自己的玉剑,手中真能握住剑尖,将剑柄冲向老头,缓缓移到他的面前。

望着韩三千凌空递上来的剑,老头无奈的长叹一口气:“韩公子,你这又是何必呢?”

“老夫绝非将你视作那等恶人,否则,也不会请求于你将老朽活埋。其实,在老朽的心里,你乃少年英雄,能被你所埋葬,老朽也算一生无悔啊。”

“既然老前辈以为韩三千并非恶人,又何必让三千行那恶人之事呢?”韩三千苦笑着回应道。

“是啊,老前辈,您救我们,还给我们暂时的容身之所,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又怎会行那冒犯之事?”夏薇急忙劝道。

穿山甲也点点头,出声劝道:“老头,咱不都好好的嘛,你何必这样,有话咱说清楚不就行了嘛。”

老头望望头顶的“橡皮泥”,又是一长哀叹:“可即便你们不杀我,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老前辈,此话何解?”韩三千道。

“血虫是钓月光鬼鱼的重要诱饵,如今,血虫既然没有了,月光鬼鱼自然也就无法再有,在这极雪之地,若无月光鬼鱼,和死又有什么区别呢?”老头苦笑。

听到这话,三人互望一眼,此时这才想起,老头曾经说过,要想钓这月光鬼鱼,必须需要这血虫。

“这……”韩三千想起这里,一时间也不由顿感愧疚。

“血虫攻击于你,你杀之自保,自是无错,何需愧疚。”老头轻轻一笑,望着韩三千安慰道。

“我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我而死,又如何会不愧疚?”韩三千苦声一笑,当初只想着这血虫和那老母的歹毒。

自然想的也就是如何永绝后患,而斩草除根,却又哪里想得到当初谈话间的小小细节。

但无论怎么说,这确实是韩三千的疏忽。

“三千哥哥,反正这极雪之地也是个穷苦之地,要不,出些钱给老前辈,给他安置个好去处?”夏薇也看出韩三千的闷闷不乐,急忙轻声道。

[标

为啥说福娃是鬼*

签:p标签]听到这话,穿山甲急忙点头,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韩三千也微微思索,钱对于他而言,自然不算任何问题:“夏薇说的倒也对,这样吧前辈,我出钱,或给您寻一处好地方将您修缮安置,又或者您有喜欢的地方或城市,我给您买上大院。”

“老头住这习惯许久,去到别的地方,连如何生活都不知晓。”老头摇摇头。

“这一点,老前辈放心,我自会给您留下足够的钱,请上佣人和保镖,保您一世无忧。”韩三千真诚道。

老头闻言,突然哈哈大笑,望向韩三千:“年轻人,我救你,不过是用了些月光鬼鱼罢了,那东西,我也曾到周围贩卖过,算得上稀奇,但绝不算珍贵。”

“你真的要用大量的钱来作为回报?”

韩三千一笑,点点头:“韩三千既然说的出,自然做的到,为表诚意……”话说到这,韩三千手中一挥舞,便只闻哗啦落地,屋内金光大闪,大批的珠宝顿时成山为啥说福娃是鬼一般堆积在地上。

“老前辈可还满意?”韩三千轻声问道。

“为了我这条贱老命,你说真的?”老头扫了一眼地上成堆的珠宝,望向韩三千。

韩三千点点头:“绝不食言。”

老头突然哈哈大笑,猛的坐了起来:“好,姓韩的,老子喜欢你。既然你送我厚礼,那老子也送你一分大礼,扶我起来!”

喜欢韩三千苏迎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