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道仙三样全占的人*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由此可以看出,胡亥之前没有想过、也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当皇帝。

但熟悉他的赵高知道,这人虽本性暴虐但耳根子软,遇事只要多嚼嚼舌根,多半都能说服。

于是继续劝了起来:“商汤、周武杀死他们的君主,天下人都称赞他们行为符合道义,不能算是不忠。卫君杀死他的父亲,而卫国人民称颂他的功德,孔子记载了这件事,不能算是不孝。办大事不能拘于小节,行大德也用不着谦让。各地乡间习俗不同,文武百官的工作方法也都不一样。所以,顾忌小节而忘了大事,日后必生祸害;关键时刻犹豫不决,将

佛道仙三样全占的人*

来一定要后悔。果断而大胆地去做,连鬼神都要回避,将来一定会成功。希望你能这么做。”

果然,赵高这一番话让胡亥心动了。想了好一阵之后叹着气说:“现在父皇尚未发丧,丧礼也没搞。怎么能用这件事来求丞相呢?”

赵高马上回答:“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了这会,就来不及了!赢粮跃马,唯恐耽误时机啊。”

胡亥低着头,犹豫不决。

见他这个样子,赵高知道应该差不多了,于是说道:“这件事啊,得拉丞相李斯入伙,不然不能成功。要不这样吧,我去和李斯去说。”

搞定胡亥这边后,赵高就找到了李斯。

赵高:“陛下死前,赐长子扶苏诏书,命他到咸阳参加丧礼。这是什么意思您应该知道吧?”

李斯皱眉望着赵高。他当然知道这诏书是什么意思,所不明白的是赵高说这话什么意思。这岂是他一个小小的阉人宦官有资格讨论的事?

赵高直接把话挑明:“这道诏书被我给扣着了。”

不等到李斯怒叱“胆大包天”,赵高就接着说了:“陛下驾崩的事,现在还没人知道。诏书和符玺也都在咱们手里,始皇遗命传位给谁,现在就在你我二人手中,你觉得呢?”

李斯勃然大怒:“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是当臣子能想的事情吗?”

赵高冷笑着说:“丞相,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不待李斯回答,赵高就问了起来:“你自己估摸一下,你和蒙恬将军比,谁的本事更大?”

李斯怒而不语。

赵高:“你们二人,谁对秦国的功劳更大?”

李斯:“……”

赵高:“如果打起仗来,你们二人谁的谋略更深,失误更少?”

李斯:“……”

赵高:“您自己干过那些事自己心里也清楚,您觉得百姓更喜欢您还是蒙恬?”

李斯:“……”

赵高:“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您和蒙恬,谁和扶苏的关系更好?”

李斯又羞又怒:“是!我承认这五点我都不如蒙恬,可这关你这个死太监什么事啊!”

赵高嘿然一笑:“您骂得对!没错,我只是个最卑微的死太监,凭借着懂点法律,字也写得不错而侥幸进宫管理些杂事。不过……”

李斯板着脸问:“不过什么?”

赵高笑着说道:“不过我在这宫里二十多年了,还没见过被罢免的将相后代有个什么好结果的。这些人的后代,最后无一不是惨遭杀戮。”

李斯听到这话,后背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赵高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陛下有二十多个儿子您都知道,也大概了解各人的品性。长子扶苏刚毅而勇武,信人而奋士。等他当了皇帝,绝对是用蒙恬担任丞相,这没错吧?”

李斯黑着脸不吭声。

赵高继续说道:“要我说啊,到时候您不但这个丞相之位不保,就算想告老还乡恐怕都难哦。”

这话如同尖刀一样刺进了李斯心里。

这些年虽然办的正事好事大事很多,可那些脏事坏事也不少。一旦被问责,结局还真是赵高说的这样。

赵高说道:“您也知道,我奉皇命教胡亥,所以对他比您了解得多一点。他跟着我学法律多年,还没见过他有什么过失。他为人慈仁笃厚,轻财重士,辩於心而诎於口,尽礼敬士。诸皇子没人能赶得上他,完全可以当继承人。您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再做决定吧。”

李斯当然知道所谓“奉皇命教胡亥”是赵高自我贴金之语,也知道胡亥是个什么角色。赵高把他吹得花一般,其实也就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于是说道:“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我李斯只知道奉主之诏,听天之命,有什么考虑不考虑、决定佛道仙三样全占的人不决定?”

赵高冷笑着说:“我知道您现在就是想图个平安吉祥。不过嘛,安可危也,危可安也。在安危面前不早做决定,怎么能算聪明人?”

此时在李斯眼里,赵高就是一个用身家性命搏荣华富贵的赌徒而已。自己犯不着和这种人一起干脏事,于是说道:“我李斯原本也不过只是上蔡乡里的一个平民百姓,承蒙皇帝封丞相,列通侯。以后我的子孙也都可以得到尊贵的地位和优厚的待遇,所以陛下才把国家安危存亡的重任托付给我。我怎么可能辜负他呢?忠臣不会因为怕死而苛且从事,孝子不会因为过分操劳而损害健康。做臣子的,须各守各的职分。赵高,你不要再说了,引诱我跟着犯罪。”

尽管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听上去掷地有声,但这些年通过观察赵高早就知道李斯是个什么货色。心里暗骂一句“装X犯”的同时,也知道这种人必须要和他说一些装X的话,才能有个台阶。

“丞相大人啊,”赵高用煽情的语调说了起来:“我听说圣人做事并不循规蹈矩,而是适应变化顺从潮流。一件事,只要初期看到苗头,就能预知根本;看到动向,就能预知归宿。世间万物哪有一成不变的道理呢?您说是不是这样?”

李斯点头答道:“这话倒是没错。”

赵高继续说道:“现如今,天下之权命悬於胡亥身上,只要他上位得志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从外制中称之为惑,从下犯上是贼。秋霜降,草木凋;冰雪化,万物生。这些都是必然会出现的结果。您这么聪明,难道还看不明白这些吗?”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这也就是“赵高故尝教胡亥书及狱律令法事”只是指出了赵高教胡亥这件事,而没有准确时间的原因。而“高既私事公子胡亥,喻之决狱”更是明确了这并不是秦始皇的命令,而是赵高的私下所为。

从“少子胡亥爱慕请从,上许之”来看,三十七年那次出巡,并不是秦始皇指定的,是胡亥主动要求的。

这个时候胡亥本人对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不然也不会出现沙丘之变时的那些对话。

那么胡亥“爱慕请从”,多半就是赵高的主意了。

因为关系近,赵高找到胡亥说了一番“咸阳真闷,外面多好玩”之类的话,喜好玩耍的胡亥就跑去找秦始皇要求跟着一起出去玩。秦始皇也没太留意这件事,于是就同意了。

当然,秦始皇出门带谁不带谁,这不是赵高所能左右的。所以在出门的时候,他也只能根据到时候的实际情况来分别对待。

这次秦始皇让左丞相冯去疾在咸阳监国,带上的是右丞相李斯和上卿蒙毅。

很可能赵高使用了某种慢性毒药,是以秦始皇“行至云梦,望祀虞舜于九疑山。浮江下,观籍柯,渡海渚。过丹阳,至钱唐。临浙江,水波恶,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邪”这么转了一大圈之后,至平原津就发病了。

不知道赵高用了什么方法说服秦始皇派出蒙毅而不是李斯,往回走去祷告山川。

这是整件事情的一个重大节点。

如果蒙毅留在秦始皇身边,这个阴谋也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因为赵高有把握说服李斯,但怎么也不可能说服蒙毅同谋。

除了本身就是死对头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蒙氏兄弟是最坚定的“扶苏派”,绝对不会为了胡亥去干掉扶苏。

蒙毅走后,赵高除了加重药剂份量外,还做了另外一件事:吓唬秦始皇。

讲到这里,秦晓鸾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问道:“即便秦始皇病重,赵高应该也没有这个胆子吧?”

李淳丰叹息道:“你说的也正是我之前怀疑的。其实对这件事不光是我,很多人都是因为相关的节点想不通,最后而不敢断言。如果不是此行,我也想不通这里面的很多关窍。但现在,我都已经完全清楚了。”

为什么秦始皇让扶苏去掌握上郡军权?最后一次出巡到底是什么目的?

结合之前对寻仙的判断,大概就能得出结论了。

徐福卢生先后出逃后,秦始皇找仙人的念头依然没有断绝。

这时的他心理上已经完全不是“求”,而是“对等谈判”。为此,做出了“和”与“战”的两手准备。

开始还是好好说,和神仙划分清楚,以后天上你们管,人间别插手,是我嬴某人的。还有,你们必须让我长生不死。

如果和谈不成,那就战吧。你不同意我就和你打,信不信朕像是灭六国一样把你也给灭了!

[标签

佛道仙三样全占的人*

:p标签]可是凡人连神仙都看不到,怎么打嘛?对此秦始皇也有了想法。

你不让我长生不老,那我死了也是变成鬼魂,朕就带着十万虎狼之师的魂魄,总能找到你了吧?于是这就有了兵马俑的安排。

为什么让扶苏领兵却不正式立太子呢?这也就是秦始皇的两手准备。

如果和神仙谈成了,那自己就是无死无灭的帝王。既然自己都不会死了,还需要什么继承人?

如果谈不成的话,那就是和神仙开打。在自己肉身死亡之前,把皇位传给扶苏也来得及。

这也就解释了一个疑问:从平原津生病到最后死亡之间有一个时间段,还发生过“始皇恶言死,群臣莫敢言死事”的过程,为什么直到“病益甚”之际才“为玺书赐公子扶苏”呢?按常理来说,应该早就下诏让扶苏赶紧过来会和才对啊?

李淳丰认为,秦始皇派扶苏去上郡时,很有可能对他说过自己的相关想法。即便没有完全明说,也肯定有过相关交代。和扶苏说的主要内容,应该是安葬自己的相关佛道仙三样全占的人程序和方法。说白了,就是安排自己肉身死后带兵去和天庭打仗的事。

作为秦始皇身边的近臣,又是一直在暗中窥视的赵高,猜度到秦始皇对神仙方面的想法并非难事。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了吓唬秦始皇的机会。

比如他可以找个机会,以其他人的口吻或者托梦之类的话术,提醒秦始皇说仙人说的“祖龙今年死”,是指的从三十六年秋开始算起。

本来对这事就心烦意乱的秦始皇,才会出现“恶言死”的表现。

即便是在生病状况下,秦始皇还是没有改变和神仙谈判的想法。直到最后病重才意识到自己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这才急匆匆地给扶苏赐诏,要他赶紧回咸阳。

秦始皇崩于沙丘平台后,赵高是怎么做的呢?

把秦始皇发给扶苏的诏书扣押下来之后,他就去找到了胡亥。从两人的对话之中可以发现,胡亥在此前毫不知情,整件事情都是赵高一手导演。

赵高:“陛下驾崩,只给你大哥赐了一封诏书,你们其他人都没有。”

胡亥:“哦。”

赵高:“你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胡亥:“啥意思?”

赵高:“你大哥到了咸阳主持你老爹的葬礼就会登基当皇帝,而你却连一点封地都没有,现在你明白了吧?”

胡亥:“明是明白了。可这有什么问题呢?圣明的君主最了解自己的大臣,圣明的老爹最了解自己的儿子。我老爹那么英明神武,对咱们都了解的很。既然他没分封东西我们,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呀。”

赵高:“话不是这么说的,事在人为。现在的天下,就在你、我和李斯三人手中。高高在上当皇帝命令所有人,和在下面对皇帝俯首称臣,两者之间的差距,您可要好好想一想。”

胡亥:“当弟弟的废掉长兄,是为不义;不服从父皇的遗命,是为不孝;自己没能力依靠别人上位,是无能。这三条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果这么做的话,天下人不服,我自己倒霉,国家也完了。”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