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土八字实例详解300例,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对于方正来说,他越是了解崩坏,他就越觉得,上个时代和这个时代对崩坏的看法是有问题的。

不管是高等科技发达的上个世界,还是现在这个中世纪又或者是德丽莎她们所在的现代世界,对于崩坏的态度永远都是“对抗!对抗!对抗!”

彻底消灭崩坏,才能够拯救人类。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两个时代的共识,但是………共识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

但凡中国人,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古代发了水灾,尧命鲧去治水,结果鲧只会水来土掩,建造堤坝。结果洪水冲毁了堤坝,造成的破坏反而更大。后来换成大禹去治水,发现堵不如疏,于是采取了开渠排水,疏通河道的办法,将洪水引

戊土八字实例详解300例,

到大海里去,从而治理了水灾。

要方正来说,不管是上个时代的逐火之蛾,还是现在的天命,其实都是鲧的做派,一味的想要彻底消灭崩坏,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然而………可能吗?

光与影永远是共存的,就好像你不能让美少女不上厕所———哦,好吧,美少女机器人是不用上厕所的。人类进行生产,就会排泄出废物。工业化就会产生废气,同样,崩坏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发展,这本身就是一个应该客观看待的问题。

就好像地震,海啸,飓风,瘟疫,都是灾难。人类不可能无视这些灾难,那怎么办?要么抵抗,要么逃走,要么想办法改变。

逃亡主义是没有前途的,诺亚造了艘船那是上帝保佑,上帝不保佑的话一个浪打过来直接就给你全灭了。

抵抗呢?

上一代文明为什么毁灭?就是因为他们为了对抗崩坏,杀死了第十二律者的宿体,唤醒了侵蚀之律者入侵核弹发射系统毁灭了最后的城市。

这一时代,西伯利亚第二律者的觉醒,也同样是出于天命为了对抗崩坏而对孩子们进行的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的结果。

由此可见,对抗政策就像是鲧的治水政策一样,光堵不疏,或许能够抵挡一时,但是最后溃堤时造成的灾难也就越大。

因此在方正看来,要想应对崩坏,就必须首先正确面对崩坏,将它视为人类无法避免要面对和处理的问题———就好像犯罪一样,人类的文明再怎么进步,科技再怎么发展。犯罪行为依旧无法完全消除。但也不能说因为这个就不治理犯罪了,任凭他们去。又或者用什么手段把所有人都变成木头人,让他们不犯罪………那和把人类毁灭也没有区别了。

就算是在方正的天道宫里,因为打架斗殴违反规定被蒂丽亚关小黑屋的小丫头也不是一个两个呢,世界上哪儿还真有平安无事的乐土天堂?

哦,也许墓地算是一个———毕竟死亡面前众生平等。

不过仔细想想,地狱里破事也不少………嗯,这世界上果然没有平安乐土。

方正收回思绪,默默的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眼前的一道金光。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奥托向两人发起了攻击,对此方正是无所谓的,打就打呗。他又不是没打过奥托,虽然第一次的时候是用了点儿花招取巧的。但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嘛,只要能够干掉对方的方法就是好方法。

而且现在的奥托还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方正也不担心他会给自己造几百具身体等着复活———哦,不过他现在好像也不算是普通的人类了。

看着正在和卡莲交手的奥托,方正耸耸肩膀。这个家伙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色的正方形匣子,看起来和当初卡莲手里那个黑色的差不多,除了颜色不一样之外似乎差别不大。

但是这玩意儿可比那个黑匣子厉害的多,至少到目前来看,它能够转化成各种各样的武器被奥托使用。最开始的时候,奥托是用枪和两人战斗,后来卡莲近身打算拿下他,结果那玩意儿居然还变成了一把骑士长枪,不仅如此,它还能够变化成长剑———总而言之,这把武器的诡异让卡莲有点儿措手不及的意思。

她或许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青梅竹马居然还有这种战斗能力,毕竟在卡莲的印象里,奥托一直都是个身体瘦弱,不擅长战斗的人。哪怕是跟着自己加入战争,他也是以军医的身份………

“还是我来吧?”

看着在奥托进攻下不得不和对方再次拉开距离的卡莲,方正还好心问了对方一句。他明白卡莲为什么打算上前战斗,因为她觉得奥托是被那个金色的匣子给控制了———就和当初八重樱被黑匣子里的恶魔给控制了一样。

不过方正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奥托自己的决定,但是正如他所说的,这是卡莲和奥托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他没插手的兴趣,所以方正就一直在旁边划水。

不然的话,就奥托这种狗屁招数,方正一剑就把他头砍下来了。不谈力量,光谈剑术,穿越了无数世界的方正也都是神话级别的,哪儿是奥托这个小屁孩能比的?

“不………”

听到方正的询问,卡莲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一定会让他清醒过来的!”

说完这句话,卡莲一把提起犹大誓约,再次向着奥托冲了过去。

面对卡莲的背影,方正无奈的摊开双手。他知道卡莲其实已经察觉到奥托现在的情况,但她只是不愿意承认………算了,现在就看卡莲什么时候愿意看清楚现实,知道自己这个青梅竹马和自己走的永远不是同一条路了。

看着方正和卡莲“亲密”的聊天,奥托那边的脸色越发阴沉,他也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深爱着卡莲的男人。卡莲自己或许没有察觉到,但是奥托却发现了,她在和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不加保留的信赖和亲近………

为什么?我们认识了这么久,难道还比不上他?

奥托当然不知道,虽然按照现实时间来计算,方正和卡莲认识还不到一天,但事实上在侵蚀之律者那个梦境循环里,他们也算是相处了好长时间了———当然,奥托是不知道的。

但是现在,奥托看到这一幕,却是满心的怒火。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明明是我先的!不管是青梅竹马也好,成为她的同伴也好………喜欢上她也好………

当然,方正是不会理解奥托的想法的,因为他看过奥托的日记,在他那个世界里,卡莲爱上了樱,而且还在被天命抓回来的时候当众承认了这一点,但是那个时候奥托依旧对卡莲一往情深,对此方正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够归咎于戊土八字实例详解300例奥托是个终极舔狗,又或者当时那个樱已经死了,而且还是个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现在奥托显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无法忘记那天晚上,自己透过铁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那一幕———那个时候卡莲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却又没办法见到的!

所以……………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就此放弃!

“抱歉,卡莲。”

看着再次向自己冲过来的卡莲,奥托轻叹了口气,接着他伸出手去,打了个响指。

与此同时,只见奥托身边的金色匣子再次启动,这一次,它迅速变化为了———金色的十字架。、

“犹大第零额定功率,启动。”

伴随着奥托的说话,数条金色的锁链从中浮现,捆绑在卡莲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莲也失去了力气,被死死的束缚在了原地。

“这………怎么可能?奥托,你这到底是………”

“卡莲,你应该明白的,这不是崩坏的力量。”

奥托盯视着眼前的卡莲,开口说道。

“它和你的‘犹大誓约’一样,都是来自上个文明世纪的遗物,它名叫‘虚空万藏’,是能够模拟所有神之键的产物———当然,你的犹大誓约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会走上一条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走上这条路。”

奥托抬起头来,望向卡莲的身后,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但是很可惜,这个世界………你没办法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里,卡莲抬起头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她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昏迷之中。

与此同时,大地开始动摇,而奥托则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这一次,我又失败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会真以为自己会有胜利的时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伤,大踏步的向着奥托走了过来,后者则只是摇了摇头。

“这都无所谓,但是,我不会就这样结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到此为止了。”

一面说着,他一面举起手来。伴随着他的动作,大地开始颤抖,而方正则停下了脚步,疑惑的扫了一眼四周。

“感觉到了吗?”

看着方正疑惑的表情,奥托露出了笑容。

“这里只是一块碎片,一个不完整的世界,这只是一个没有发生过的未来,它从来没有存在于历史之中。卡莲.卡斯兰娜从来都没有成功的反抗过天命,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这个可能性都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她所能够做的,就是面对死亡,然后成为天命的精神旗帜,永恒的圣女………只是这样。”

“没有未来的未来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方正默默的举起大剑。

“所以你准备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杀了我,也改变不了这一切。”

奥托面带微笑,望向方正。

“这个世界注定……………”

然而奥托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剑一闪而过,接着奥托的头颅高高飞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则喷洒着鲜血,身体茫然的向着前方下意识走了两步,接着一头栽倒在地。

与此同时,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羽毛,用力握紧。

“在预言法师面前使幻术,你真是活腻了啊。”

奥托当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实上在他和方正说话的时候,方正就察觉到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种幻术来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对于预言法师来说,任何幻术都是没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着奥托耍猴戏,然后一剑直接砍了他的脑袋。

不过……………

想到这里,方正转头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开始逐渐破碎,大地颤抖。

正如奥托所说,这里只是一个时间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抽干了这个世界的力量,让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睛,默默的看着手中的霜之哀伤。

就让你看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吧。

喜欢次元法典请大家收藏:

看着眼前的大门,卡莲犹豫了一下,接着她伸手推开大门,走了进去。而方正则跟在后面,左右张望的和来游览的游客没什么区别。

而在他们的面前,阿波卡利斯主教背对着两人,站在那里,看着窗外的世界。

“主教大人。”

卡莲盯视着阿波卡利斯主教,开口说道。

“到此为止了。”

“是啊………到此为止了。”

老主教叹了口气,缓缓的转过头来,望向卡莲。

“卡斯兰娜家族,真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卡莲.卡斯兰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摧毁了天命数百年来戊土八字实例详解300例的声誉以及无数人为之牺牲才得到的地位。”

“摧毁这一切的是你,而不是我,主教大人。”

如果是之前的话,卡莲说不定还真的会对此产生动摇。但是现在,她显然不会因为阿波卡利斯主教的几句话就否定自己了。

“是你们践踏了前人的心血与荣耀,天命是为了守护人类,保护民众而存在的。是你们把它变成了趴在民众身上的吸血蚂蟥!不仅如此,你们所作出的那些惨无人道的行为,也必将遭受惩罚!”

“呵呵呵……………”

听到卡莲的控诉,阿波卡利斯主教轻轻一笑。

“毕竟是年轻人啊,想当年,我在最初接任主教之位时,也和你一样……………”

“好了,卡莲,和他废话什么呢。”

不等老主教再回味过去,方正直接打断了他的演说。

“他在这里再废话,也改变不了他所做的这一切,再怎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无法掩盖他牺牲无辜民众的事实,我们只要知道这点儿就足够了。或许以后会有哪个无病呻吟的作家什么的以他为素材写本书来向世人揭示这位老人家身上的………‘冤屈’,但是这也和我们没关系不是?”

“呵呵………”

被方正忽然打断,老主教也并没有生气,他只是看了一眼方正,再次望向卡莲。

“好吧,正如这个年轻人所说的,现在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但是………卡莲.卡斯兰娜,你的正义感之后,可能会给你带来你从来没有想过的阴影。”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里,卡莲握紧手中的长枪,望向老主教,后者则盯视着卡莲,张开嘴巴,吐出了一个名字。

“奥托.阿波卡利斯。”

“……………哎?!”

听到这个名字,卡莲内心一惊,而老主教则盯视着她,继续开口说道。

“我知道,他很爱你。但是小丫头,你可知道,他为了你付出了什么吗?你口中那些邪恶,禁忌,残忍的实验,并不是别人去实施的,正是……………”

“闭嘴!!!”

卡莲的怒吼再次打断了老主教的说话,这一次她面色苍白,双手紧紧的握着长枪,那足以能够举起数斤巨石的手臂此刻正在微微颤抖。

“奥托他………奥托他才不是那种人!”

“呵呵呵,你以为他是什么人?卡莲.卡斯兰娜?一个年轻的,意气风发的小伙子?与你志同道合的同伴?还是亲密无间的恋人?我想你从来没有看到过,当他给那些孩子注射药物,看着他们死去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吧。我想你更不知道,他是如何亲眼目睹那些孩子在禁忌的实验之中悲惨的死去的吧………这些,他是否都从来没有对你提起过呢?”

“不………不……………”

听到这里,卡莲不住的摇着头向后退去,接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望向旁边的方正。

“你知道!对吗?你知道这一切!”

“我觉得以我的身份,不太适合给你说这个。”

面对卡莲的质问,方正摊开双手,耸耸肩膀。

“我要告诉你,你那青梅竹马是个背着你喜欢做人体实验的变态………你也不会信吧。”

“哈哈哈……………”

看着卡莲痛苦的样子,老主教终于冷笑出声。

“如何?美好的梦境被戳破的感觉怎么样?卡莲.卡斯兰娜?你以为那孩子为什么会去做这个?这都是为了你,因为你为那些得了黑死病的人感到心痛,所以他才会选择为了你去进行黑死病的研究和治疗。也是为了能够守护你的希望,他才会选择加入研究之中,参与到我们的人体实验里去。他只是不想失去你啊………可怜的卡莲.卡斯兰娜!”

“不………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我……………”

卡莲颤抖着后退,然而下一刻,方正就伸出手去,按住了她的肩膀,接着他眯起眼睛,盯视着老主教。

“行了,老头子,胡言乱语也要有个限度,奥托傻逼是他自己的事情,和卡莲有什么关系?”

说道这里,方正轻哼一声。

“是卡莲让他做出的选择吗?不是,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他选择了背对卡莲,走上这条黑暗之路,那是他自己的责任。卡莲对此一无所知好吧,如果卡莲知道奥托那些破想法,她会赞同吗?肯定不会啊,奥托不是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对卡莲闭口不谈吗?”

方正一面轻轻拍了拍卡莲的肩膀,一面露出了狰狞的微笑,盯视着老主教。

“说白了,是奥托背叛了卡莲的信任,背叛了她的感情,结果现在你居然还有脸站在这里颠倒黑白?自己智障选错了路,难道还要怪别人没给出好榜样?错的不是我,而是世界?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中二呢?”

盯视着老主教,方正咧开嘴巴,露出了一抹狞笑。

“归根结底,奥托.阿波卡利斯就是一个懦夫,一个意志软弱又无能的家伙。他不敢陪伴卡莲一同走上这条路,但是也不愿意卡莲为此而死,所以宁愿自己堕入黑暗,以沉浸在这种自我牺牲般的陶醉里。啊………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但这是为了我深爱的卡莲,我宁愿背负一切的罪恶,只要能够维持她天使般纯洁的心啊啊啊啊……………”

方正张开双手,摆出了像是歌剧演员一样的动作和台词,接着嗤之以鼻的轻笑了一声。

“所以,他不会还真以为自己是悲剧戏剧里的主人公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嘲讽奥托,方正是不带丝毫留情的,他不是没有看奥托写的日记,也不是没有看奥托的心路旅程,然而………对于方正来说,奥托写的再感人,他也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超级想笑。

对于方正来说,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他是支持的,你要是遭遇到了校园霸凌或者家暴你抄起斧头把人砍死,方正也没话说———但重点是不能够连累到其他无辜民众。

当然,美国人例外,美国人住在北美洲本身就是原罪,死多少都不算无辜,什么时候他们滚出北美洲把这块地儿还给原住民了方正再考虑把美国人当人看。

哦,原住民好像已经被他们杀光了。

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所以方正看奥托的日记,内心真是笑的停不下来。你再怎么描写自己悲伤的心路旅程,也无法掩盖你的不干人事———你既然不干人事,那你的心路旅程对我来说有个屁用啊。莫非学你去当个不干人事的人渣吗?

心理学家或许会从中探讨人性扭曲带来的恶果,历史学家或许会因此来评判奥托的成长旅程。但是对于方正来说,奥托的日记除了一堆废话啥都不是。

再说了,男人的心路旅程,他也懒得去理会就是了。

“你……………………”

听到方正的嘲讽,老主教终于面色微变,然而还没有等他再说什么,忽然一道金色的光束骤然闪过,贯穿了老主教的头颅,将其彻底打穿。紧接着,老主教晃动了一下身体,缓缓的软倒在地。

这一幕让卡莲不由一惊,接着她就看见奥托握着一把金色的手枪,默默的从后面走了出来。

“奥托,你……………”

“就像父亲………主教大人说的那样。”

戊土八字实例详解300例,

察觉到卡莲盯视着自己的眼神,奥托微微转开了头,但是很快,他再次抬起头来,望向卡莲。

“可是卡莲,你明白我的心思吗?”

紧握着双拳,奥托死死的盯视着卡莲。

“我只是希望你活着!就是这么简单!我不希望你死去,像你的父亲那样死去!我只希望你能够活下来!只有这么简单!为此,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我的双手沾满鲜血,哪怕我成为恶魔,只要你能够活着………”

“不………不………这………”

面对奥托的自白,卡莲不住的摇头向后退开———接着方正一把按住了她,望向奥托。

“要人活着有很多种办法,但是你偏偏选了最蠢的那一种………就像昨天晚上,你也没有能够说服她逃出监狱,不是吗?”

“…………………”

听到方正的说话,奥托神情一黯。

“死人是什么都做不到的,但是人可以选择自己应该怎么活。”

方正望着奥托,眯起眼睛。

“所以,你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理解过卡莲想要什么,你只是自以为自己知道她想要什么。”

“或许是这样吧。”

奥托深深吸了口气,望向卡莲,后者此刻也抬起头来,盯视着他———那双湛蓝的眼眸没有丝毫动摇,一如以往般的坚定。

“卡莲,我还是这么认为的,这个世界上有些问题,是以人的智慧无法解决的。就好像崩坏………它威胁着我们,而我们对此却束手无策。我们尝试了一切办法,付出了那么多,但是最终,我们也没有能够找到答案。”

“当你望着黑暗时,就别寻求光明了。”

方正摆了摆手。

“你只能够代表你自己,奥托.阿波卡利斯,你无法代表世界上的其他人。或许你搞不定崩坏,或许卡莲也搞不定,但是谁说在其他人之中,不会出现一个能够搞定崩坏的人呢?”

“你根本不明白,我得到了什么!”

听到这里,奥托握紧双拳,瞪视着方正。

“我得到了一切,那是智慧果实带来的,无穷的知识。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找不到对抗崩坏的办法,即便是来自上古文明的馈赠……………”

“废话,它自己都灭亡了怎么帮你?”

方正轻哼一声。

“要是上古文明能够对抗崩坏,那么就不会毁灭了。所以归根结底,它们还是做不到,求助失败者的经验,也只会让你成为另外一个失败者。”

“———————!”

听到这里,忽然,奥托眼中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辉,接着他抬起头来,望向方正。

“那么,就让你尝尝失败者的力量吧!”

喜欢次元法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