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仙家托梦大全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到了正午才算是开宴,如今时候还有些早,婵月跟着白姑娘去了,在这明月楼中到处蹭吃蹭喝。

而婉月不愿再在这楼中逛,许多时候看见一些事物,总是会勾起以前许多的回忆,故而便留在了隔间,喝两杯闲茶。

恰逢明月楼的老鸨前来,见了婉月便高兴的不得了。

老鸨哎呦了一声,上前拉住了婉月

上方仙家托梦大全全文阅读/

的手,说道:“姑娘,今个你怎的来了?”

婉月笑道:“开铺子腻了,过来解解闷。”

老鸨由衷笑道:“好好好,我见了你啊,开心的很呐,白丫头可没当初的你懂事,没少惹我恼。”

婉月噗嗤笑道:“妹妹她性子刚烈,定是没少惹麻烦。”

“谁说不是呢。”老鸨也只是唠叨两句,却也太在意,叹了口气道:“这明月楼也有些年头了,说实在的,这些个姑娘里面,我如今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了,虽说隔得近,但平日里我照顾着这些个丫头,也没空去瞧瞧你,你可不要怪我。”

“怎么会怪呢。”婉月摇头笑道:“若非念姨你当初对我多有照顾,我又怎能赎身出楼,大恩不敢言谢,婉月还不清的。”

“说这些做什么。”老鸨故作升起道:“只要你往后过的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实在的,老鸨何尝不是将这些丫头当女儿看待,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第一个站出来的肯定是她。

明月楼能闻名江宁,也离不开这位念姨。

“念姨。”

“怎的姑娘?”

“婉月可否求你一件事?”

老鸨一把撇开她的手,说道:“什么求不求的,你这丫头,现在怎么这么生分了,再说我可就恼了。”

婉月和煦一笑,上前挽住了念姨的手,柔声道:“好好好,不说了。”

“念姨再让我上一次楼吧,许久没奏琴了,想再试试。”

“你这丫头。”上方仙家托梦大全老鸨笑了笑,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都依你,不过你可不准露面,毕竟都出了楼了,免得外人说闲话。”

“好。”

.

.

明月楼的阁楼之上。

小姑娘正吃着蜜饯,撑在那围栏前晃着小脚。

望着那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自在。

婉娘不管着她,她便无法无天了。

从白姐姐那溜出来过后,她便到处闲逛,来了这顶楼,一眼便能瞧见大半个五川。

却见一阵清风吹来。

婵月微微一顿,回头看去,有些不开心道:“竹子,你好烦啊。”

竹玉化出身形,他也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婵月说道:“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你得怎么报答我。”

“你说。”竹玉说道。

婵月想了想,说道:“蜜饯,越多越好,不可以让婉娘知道,你得悄悄给我。”

竹玉却也没想到这般简单,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婵月接着念叨道:“婉娘今个把琴带来了。”

见竹玉不说话,她便继续说道:“竹子,你听过婉娘奏琴吗?”

“听过。”竹玉道。

“好听吗?”

竹玉回忆了起来,点头答应道:“好听。”

婵月嚯了一声,回过头道:“怎么个好听法?”

竹玉思索了起来,却是半晌没有回话。

婵月撇嘴道:“笨竹子。”

夸人的话都不会,竹子也太笨了些。

真不知道婉娘是怎么想的。

竹玉挨了骂,他也不恼,像是已经习惯了小姑娘的哼哧,他开口问道:“今日是有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婵月解释道:“听婉娘说是春日宴,明月楼独有,许多达官显贵都会来,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东西还是蛮好吃的。”

“原来如此。”竹玉答应道。

婵月撇了他一眼,说道:“你又明白了。”

竹玉语塞,不知如何接话。

婵月叹了口气,瞧着五川坊的光景,问道:“竹子,你是怎么认识婉娘的?”

竹玉回忆了起来。

想起当初,自己还真是失礼。

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

婵月回头看去,见竹玉嘴角挂着笑,她顿时就不开心了。

“臭竹子!”

小姑娘哼哧两声,就跑下了楼去。

这醋坛子,算是翻了。

竹玉的笑意收敛,站在原地,也不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生气。

竹玉跟着下了楼去,从楼上的连廊朝下望去。

所见则是一片歌舞升平之景,无数达官显贵正坐雅间,望着此番光景,更有才子饮酒作诗博美人一笑。

在这明月楼中,这般场景也从不少见。

竹玉顺着楼梯下了楼去,没入了人群之中,却不见婵月,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却见一人迎了上来,开口道:“仁兄可是独自一人?”

竹玉瞧了一眼,是个生面孔,答道:“正是,不知是有何事?”

那人笑了笑,说道:“无事,只因在下也是一人来此,想找个人喝酒解闷。”

“何不寻楼中的姑娘?”竹玉问道。

那人摆手道:“胭脂俗粉罢了。”

竹玉寻思自己也没事,便答应了下来。

后被此人邀去到位置上坐下,与此人攀谈起来,在话语之中才了解到此人是临安人士,来五川是为探亲而来,正好遇到了这宴会,便来凑个热闹。

却见台上一曲终了,楼中也沉寂了下来。

众人朝那场中望去,正欲发问:为何这歌舞都停了?

“铮。”

却忽听一道弦声入声,是那般清脆。

寻着声音望去,却见那楼台之上正有一女子盘坐长琴之前,指尖在那长琴之上抹过。

可那女子的面容却被薄纱遮掩,瞧不清容貌。

只听琴声悦耳,似中流击水之声,珠落玉盘。

“台上奏琴的是何人?”

“如此身段……”

“粗俗,不听琴音,反观其人,眼中尽是污秽!”

这琴音当真是一绝,纵使是在天顺上京都不曾听这般悦耳的琴声。

竹玉抬起头来,瞧向那楼台之上。

身旁的仁兄摸了摸胡子,说道:“这琴声倒是不错,可惜我不懂琴,管那些作何,来,兄台喝酒。”

“好。”竹玉提杯与之对饮。

杯酒下肚,他的视线却是回到了那台上。

虽有薄纱遮面,但他却认得那女子身前的长琴。

是他一刀一剑刻下来的菩萨蛮。

琴曲还是当年那首,只是这琴声中却多了几分伤感,似是在诉说着心中幽怨。

她好像…是在埋怨。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竹玉来到蜜饯铺子前。

目光所见,是那闭着眼小憩的女子,他越看越是欢喜。

婵月将那毯子盖在了婉娘的身上,突然走出的婵月也惊醒了竹玉。

竹玉正要开口,却见婵月伸指来放在嘴边,嘘了一声。

竹玉识趣的闭上了嘴。

接着便见婵月走出了铺子,带着竹玉走到了一旁。

为了不打扰到婉娘。

婵月问道:“这下着雨,你怎么来了?又来看婉娘?”

[标签:p标签上方仙家托梦大全]竹玉说道:“我来接先生,顺便…看看她。”

婵月骇了一声,说道:“我说,你怎的

上方仙家托梦大全全文阅读/

这么木讷呢,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我……”竹玉不知道怎么答。

婵月说道:“偷偷瞧着有什么用,婉娘又见不到你的心意,怎会喜欢你?”

见竹玉不说话,婵月也不说他了,摆手道:“算了,不说你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那朦胧的雨。

细雨打落在屋檐上,哗啦作响,听着极为舒心。

不免有些许雨水溅到了小姑娘的鞋上,但她却不在意,只是要是让婉娘知道的话,难免会挨上一顿骂。

婵月问道:“你那位先生回来了,那是不是说,那个城隍你也不用再当了?”

“这可说不定。”竹玉摇头道。

婵月瘪了瘪嘴,说道:“婉娘说要知恩图报,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也没帮到你什么。”

竹玉却是摇头道:“你帮了我许多了。”

婵月没有解释,没帮到就是没帮到,她倒也不会为自己开脱。

她索性坐在了台阶上,望着外面。

竹玉说道:“地上这般冰冷,你不怕被婉娘骂吗?”

“你好烦啊,竹子。”婵月说道。

竹玉闭上了嘴,也不再多说什么。

婵月撑着下巴,望着外面的雨。

哗啦哗啦的。

她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婉娘会贴着她睡,但相比起来,她更喜欢下雨,因为雨声很好听,总是听不腻。

婵月问道:“竹子,你喜欢听雨声吗?”

竹玉顿了一下,说道:“我还不曾遇到先生之前,便是以风雨为乐,也是我唯一的乐趣。”

“你以前这么惨啊?”婵月说道。

竹玉摇头否认,没有说话。

他只知道后来是先生让他见到了这世间的全貌。

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会想念自己还是竹林的那段日子,刮风下雨,皆是乐趣。

婵月见他不答,却是独自唠叨了起来。

她撑着下巴,口中念叨道:“竹子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把婉娘分给你。”

竹玉低头看向她,仔细听她的唠叨。

“可婉娘不开心。”婵月道了一声。

那日婉娘被妖物带去城隍庙,第二日醒来之后便心神不宁的,倒不是因为被绑的事,婵月看的出来,是因为那把剑。

也就是眼前的竹子。

婵月从未见过婉娘这般失魂落魄过,大抵,竹子便是婉娘一直以来藏在心里的事。

就连她,都只能去猜。

竹玉不解道:“为什么?”

“因为婉娘她……”婵月一顿,却是立马改了口,说道:“没有为什么。”

她就是故意不说。

心里来气。

她不明白婉娘为什么会惦记这个木讷的竹子,这破竹子有什么好的。

竹玉一时语塞,叹了口气。

她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婵月嘟囔个嘴,说道:“其实你也挺好的,就是笨了些。”

她却又不解释,只让竹玉自己去猜这些话的意思。

但竹玉他啊脑子一向笨拙,总是想不清楚其中的意思。

婵月伸出手来接了几滴雨水在手中,她瞧了瞧,又随手甩了出来。

接着,便是长达数刻钟的沉默。

竹玉能看的出来,这小姑娘心理有许多话想说,但却只是藏在心里,什么都不说。

与他一般模样。

“啊切。”婵月打了个喷嚏。

许是这细雨带来了风,吹的她有些冷。

竹玉见状便开口说道:“有样东西,可否替我交给她?”

婵月问道:“什么东西?”

竹玉伸出手来,便见一片竹叶呈于手心之中。

拂袖而过,便见那竹叶化作一盏长琴。

“琴?”婵月眼前一亮,说道:“你真去找了?”

竹玉问道:“这是…我自己做的。”

“你还有做长琴?”

“才学的。”

婵月摸了摸那琴弦,包括那红木都是崭新的,确实是才做的不假。

婵月问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送?”

“我……”竹玉有些迟疑。

婵月却是一把接了过来,也不等他解释了,说道:“果然是笨竹子!”

他就是不敢自己去送。

她心里告诉她,不应该答应。

当然是希望竹子与婉娘越晚见面越好,竹玉不肯自己去送,当然是最好。

“多谢。”竹玉道了一声。

“小事。”婵月笑了笑,接着却是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啊切!”

.

.

转眼数日。

恰逢春日,正值葱郁时节。

自先生归来那日起,五川便下了数日的细雨,下个不停,总算是盼到了一个晴天。

为贺春日,明月楼摆上宴席,姑娘们穿梭楼宇之间,奉上瓜果酒水,迎四方来客。

今日只贺新春,不贺其他。

婉月姑娘受邀去了楼中,自从她赎身之后,便从未再进这楼中,这也是第一次。

白姑娘走上前来,挽住婉月的手,说道:“怎样,今年比往年的时候热闹吗?”

婉月笑道:“自然会越来越热闹。”

身后跟着的婵月手里拿着蜜饯,嘴角沾满了糖渍。

婉月俯下身去,给她擦去了嘴角的糖渍,说道:“少吃点,平日里吃这么多还不够吗?”

“好吃嘛。”婵月笑道。

“死样。”婉娘点了点她的额头。

白姑娘捂嘴笑了一声,上前道:“姐姐,我瞧你带了东西来,是什么好东西啊,不如让妹妹瞧瞧?”

婉月说道:“我一个开蜜饯铺子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正见那一旁摆着一个物件,正用灰布包裹着,只能瞧见个轮廓。

婵月看了一眼那灰布包着的物件,心里莫名有些难过。

她这是吃醋了。

说到底,婉娘还是猜到了那盏琴是谁送来的。

只是看了一眼,便猜到了,婉娘还为此红了眼眶。

许是那盏琴有些不同吧。

婉娘还说那盏琴叫什么名字来着?

好像是叫…菩萨蛮?

话说这不是盏新琴吗,婉娘又怎么知道名字?

真是怪事。

‘不过还是挺好听的。’婵月这般想着。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