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看你适合学道还是学佛 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疾射的剑气掠过平静的水潭,激起涟漪绵绵,下一秒,剑气白光一闪,贴着胖子的头皮飞了过去。

只差不到一寸的距离,胖子则不能幸免。

也算他反应快、躲的及时,这才没有被击中要害。

“刺啦!”

九莲剑气直掠而过,打在了对面的山体上,那坚硬到如同钢铁一般的山岩顿时被剑气生生撕开一条数尺的裂口,阵阵青烟从里面冒出。

胖子此时已经瘫软的坐在地上,伸手摸了摸头顶,只觉得头顶冰凉,并还有液体。

将手掌拿下一看,果然还是受伤了。

这一剑连带着他的头发和头皮,被风绝羽削掉了巴掌大一块,头顶上方宛若秃顶一般,鲜血直流。

虽然受了伤,胖子很气愤,可当他再度看向风绝羽的时候,内心更多的却是心有余悸。

一个小神,居然能修炼出如此强横的剑术,还凝练了十种道则在里面。

能是普通人吗?

此时的胖子再也不敢小瞧风绝羽了,又恼又恨又怕的盯着看了一会儿,慢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阁下果然好身手!”

只一句话,就意味着胖子已经服软了。

水潭两侧,八大神秘高手纷纷侧目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何曾不是跟胖子一样,看轻了风绝羽。

但谁又能想到,这个明明看上去境界只有小神级别家伙,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手段。

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小神,怎么会跟二转神人打成平手的?

他是怎么修炼的?

为何能看破重重难关,悟出这等强大的剑术,领略种种道则?

一时间,八大高手内心疑云四起,对风绝羽愈发感到好奇。

水潭附近沉默了片刻,风绝羽主动站了出来,轻声笑道:“怎么样?诸位?还打算跟风某过两招吗?”

通过一番激战,风绝羽逐渐看出来的眉目了。

这些人互相之间可能并不是十分熟悉,能出现在这里,无非是因为最近天鹰都的各大商铺搞的报复行动把他们引来的。

有的是像聚宝楼那些商铺请来的高人,也有的可能是慕名而来,但无论如何,这些人在本地应该都有点名气。

而且他们似乎准备做一件大事,不想让人发现,这才把不熟悉的自己当作了敌人看待。

八字看你适合学道还是学佛 全文|

风绝羽的本意是想查明黄蛇士、兽候君的目标,现在又遇到了不少二转高手,那就是不用脑袋想也能明白,这帮人肯定是奔着同一个目标来的。

目标是什么呢?

风绝羽决定先混进他们当中,查个究竟。

既然要混起进去,那肯定不能让这些所谓的二转高手看轻了,否则没有公平对话的前提,说什么都白搭。

所以,他毫不掩饰的暴露了一些手段出来。

当然,他也不怕黄蛇士和兽候君发现自己的身份,因为在之前的打斗当中,他没有当着二人的面出过手。

他躲在寒凛杀阵之中,秒杀了彭家兄弟的时候,黄蛇士和兽候君还没有进入大阵,根本不怕暴露。

听到风绝羽问起,妖艳的梅夫人把话接了过来,态度跟刚刚是大相径庭。

“咯咯,风道友好身手,连布袋大师都险些被阁下重创,旦不知道友从何而来?”

听到这句话,风绝羽意识到这帮人对自己还心存戒心,当下道:“我从何而来,夫人就不必操心了,听说最近天鹰都城内的各大商铺意图联起手来报复徐章,在下不才,觉得会有油水可捞,这才慕名而至,几位,你们要去哪啊?”

几大高手面面相觑,都在分析风绝羽话里的真假。

那狗道人弯着腰,一脸的疑惑道:“你不是徐章的人?”

“哈哈……”

风绝羽放声大笑道:“可笑,我承认徐章是天鹰都数百里方圆独一无二的四转高手,可那又如何,单凭他的四转修为,就想让我风绝羽给他鞍前马后,开什么玩笑。”

风绝羽扫了一眼众人笑道:“风某人眼中只有宝物,没有主子,谁也没有那个资格。”

众人面面相视着……

半晌后,穿着花皮裙的八字看你适合学道还是学佛少女嘻嘻一笑道:“只要不是徐章的人就不怕了。”

“什么意思?你们很怕徐章吗?”风绝羽抢着反问。

话到此处,几大高手当中有一半以上的才松了口气。

因为风绝羽话里话外都没把徐章放在眼中,这让他们慢慢放下了对风绝羽的戒心。

其实风绝羽这话,也不全都是假话。

尽管他现在在天鹰都府之下的暗府分府当岭主,可其实他的本意只是想给自己寻找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修炼罢了。

所谓的暂时屈尊的意思。

至于你让他真的给素未谋面的徐章卖命,那是没有可能的。

谁也不傻,凭什么给别人卖命呢。

所以他这话属于真假掺半。

至于信不信,那就是梅夫人他们的问题了。

不过还有人不信,问道:“哼,此人来历不明,我等不能被他三言两语就说服,小子,你到底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跟着你们来的。”

风绝羽指了指说话的黄蛇士,还有兽候君,然后也不多作解释,话头一扯道:“你就是黄蛇士吧,我听说过你的大名,呵呵,不过你若是觉得你的威望可以吓到风某,我劝阁下还是不要太天真……”

说着,他根本不给黄蛇士反问的机会,冲着众人道:“诸位,有什么好处,让给风某一些可否?若不然,那风某只有到徐章那告密了,我相信,要是徐章知道他的天鹰山脉进来这么多高手,他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唰!”

此言一出,九大高手纷纷向他投以冷厉的目光。

“你威胁我们?你就不怕我们联手杀了你?别忘了,你到底是个小神,我等只要联手,你必死无疑。”

说话的是兽候君,他横眉立目,眼中布满杀气。

但风绝羽全然无惧,道:“哈哈,必死无疑?这话说的太满了,风某敢来,就不怕你们群起而攻之,万一我要是跑了……”

话到一半,那老态龙钟的老太婆轻咳了一声道:“不要再吵了,反正我等也是为了寻宝而来,何必自相残杀。”

说完,老太婆指着风绝羽道:“你若不是徐章的走狗最好,若是让老太婆发现你是个奸细,老太婆定把你碎尸万段。”

这话一说出来,风绝羽心里就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几大高手已经默许了自己的存在。

“哈哈,有宝物在此,即便我是徐章的人,也不会告密啊。”

风绝羽哈哈笑着,随后冲着胖子道:“阁下怎么称呼?布袋大师?”

“哼。”布袋大师头上还流着血呢,没什么好脸色的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到是那花裙少女冲着风绝羽招了招手道:“小哥哥,这边来。”

“好。”

风绝羽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轻轻一跃,来到了花裙少女的身边,十分健谈道:“这位漂亮妹妹怎么称呼?”

“咯咯,你的嘴好甜,我叫金铃。”

“金铃妹妹好,你们在这干什么呢?”风绝羽也不避讳,直接就问。

不等金铃回答,那老太婆轻轻一咳道:“好了,不要再说废话了,时辰马上就到了,我等准备一下,马上下水。”

“下水?”风绝羽看了看水潭。

“小哥哥,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金铃问。

风绝羽装傻,摇头道:“呵呵,不是很清楚,今日在山外,我看见黄蛇士他们纠集了党羽准备入山,便心生疑惑,一路尾随而来,适才看到他们跟徐章的人大打出手,便觉得好奇,看了一会,便发现他和兽候君往这边来了,于是我便跟过来了。”

风绝羽:“听刚刚黄蛇士跟徐章人的喊话,和他们手里的旗帜,他们应该是聚宝楼的人请来助拳的吧?外面都打输了,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金铃眨着底色清澈的大眼睛,道:“原来如此,小哥哥说的没错,黄蛇士和兽候君的确是聚宝楼的人请来报复徐章的,可我不是,我是最近听闻天鹰山脉的一块宝地的秘密泄漏了出来,才来碰碰运气的。”

“宝地的秘密?”风绝羽挠了挠头。

其实他对天鹰山脉里面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虽然四岭暗府有天鹰山脉的地势分布图,但你要是看地图就能发现,那地图上中间的大部分区域都是空白的,只有最外围标识的很清晰。

这也是徐章的手段。

他怕四岭暗府监守自盗,所以没有把天鹰山脉深处更详细的情况罗列在地图当中,也算是一种防范吧。

所以山脉中有什么宝地,风绝羽完全不清楚。

就是这暮云峡,他现在都搞不懂东南西北呢。

金铃一看他满脸疑惑,就知道风绝羽是真的不知道,连忙道:“小哥哥想必清楚,这天鹰山脉自打许久以前便被徐章霸占了,听说里面有很多极秘的宝地,外人根本无法染指,可这次不同,几年前,徐章面对东界的压迫不得以采取了强硬的手段安排了一场暴乱,因此而得罪了人,这几年来,城中各大受到损失的商铺为了报复徐章,筹谋已久,渐渐的开始散布出一些关于天鹰山脉的消息,我们能来这,那是因为这个……”

说着话,金铃拿出了一支特制的鎏纹轴,道:“巫宫秘府!”

喜欢异界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

丛林深处,是一个面积大约数百尺左右的水潭,荡着层层涟漪。

围在水潭边际,蓝晶妖沙雾似乎会受到水气的影响,无法弥漫在水潭上方,成为暮云峡深处唯一一个安全的区域。

风绝羽此刻正站在水潭边缘的一块潮湿的岩石上,神情戒备的看着水潭附近聚集的神人们。

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这群人六男三女。

除了之前偷袭他的老者之外,还有八人,而其中一个秃头男子,正是刚刚向他祭出两把银刀的罪魁祸首。

抛去二人不算,还有七人……

加上风绝羽,正好是十个人。

莫名逃到此处,风绝羽也暗暗吃惊。

天鹰山脉由四岭分府分别把守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还有几座精心布置的阵法。

再加上天鹰山脉特殊的危险环境,不应该有人能闯进山脉深处。

为何突然之间,暮云峡聚集了这么多高手。

看这些人的模样以及体表浮动着真神力波动,貌似全部都是二转神人。

不对,有两个是一转神人,不过修为也已经极为接近二转境界了。

十个人当中,只有自己的境界是小神。

风绝羽打量几个陌生人的时候,孰不知,这九个一看便身手不凡的强者也在观察他。

那豢养炫阳鼠的老者刚刚吃了记闷亏,暗自赞叹风绝羽身手高绝,并没有马上出手反击。

由此给了众人观察他的机会。

水潭四周鸦雀无声,片刻之后,风绝羽正左边的一个穿着两仪长袍的中年道士模样的神人率先开了口:“嘿,居然是个小神,这五座楼的消息散布的可够广的,连小神都知道暮云峡是块宝地了,不过这个小神怎么进来的,我很好奇。”

风绝羽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毕竟语气中那浓浓的轻蔑味道想不懂都做不到。

他还没开口,道士对面一个穿着花裙的妖娆少妇咯咯笑了起来。

“咯咯,看这小家伙的身手,似乎很不一般,居然能躲过屠大师的雪银双刀,不赖不赖。”

“何止啊。”

少女话音刚落,一个弯腰躬背的头陀尖声笑了起来。

她手里拄着一根杖头嵌着红色血玉的拐仗,啧啧称奇道:“此子剑术惊人,居然能凝结七种道则,显然非同一般,梅夫人的蝉眉剑也就只有十种道则吧?”

少妇闻声,顿时立目,朱唇如血一般道:“狗道人,你敢小看我的蝉眉剑?”

说着话,少妇晶莹如玉的皓腕微微抬起,不见她怎样施法,一道剑气浮现在其掌心之上。

这道剑气,轻薄如羽、刃丝飞滑,气凝成剑后,还有少许如黑絮一般的气韵萦绕转动。

其间有金色星斑跳动着,足足八种道则。

这剑气,并不逼人,但任谁看了都难免心有余悸。

风绝羽是使剑的行家,乍一看,大抵便能猜出,这妇人的剑意应该走的是轻灵诡异路线。

剑气像薄羽蝉翼,若不考虑硬度,可能是目前为止他见过最锋利的剑气了。

听三人说话,风绝羽知道那驼背的老头叫“狗道人”、少妇名唤“梅八字看你适合学道还是学佛夫人”、光头叫“屠大师”。

除了三人外,还有黄蛇士和兽候君……

另外五个人叫什么,还不清楚。

风绝羽见状,到也没搭理那豢养炫阳鼠的老者,面无表情的冲着众人施了一礼道:“在下风绝羽,见过诸位道友……”

众人皆不吭声。

这时一个身上背着大大包裹的胖子吼吼笑了起来:“小家伙不知天高地厚,谁跟你是道友,你一小神,太弱,没有资格与我等平起平坐。”

“你到底是怎么来的?”

胖子刚说完,一个剑眉星目的剑士寒着脸喝问了起来。

此人英俊不凡,跟风绝羽相比丝毫不在话下,一身干练的打扮锐气逼人,显然是一个不好相与之辈。

在此人的身边,还有一名穿着花皮兽裙的娇俏少女,也是好奇的瞪着大眼睛打量着风绝羽不放。

风绝羽一看九人全部用警惕的神色密切关注自己,心里也是略显慌乱。

这些人来路不明,且身手高绝,但乍一看,又不像是同路人,确实有点古怪。

按理说,天鹰都的那些商铺要是想请高手助阵,那在天鹰山惹出乱子便可,为什么他们会单枪匹马闯入山中腹地?

寻宝?

这种解释很合理,可这跟聚宝楼那些商铺有什么关联?

风绝羽搞不懂。

也不敢乱说话。

但他很精明,一点都没乱的回道:“怎么,就许诸位来,不许我来了?天鹰山脉又不是谁家的后花园,这个问题未免太可笑了。”

“油嘴滑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撇了撇嘴,分明不相信风绝羽满口鬼话。

“说,你是徐章派来的吗?”

“天鹰城主?”

风绝羽反问了一句,笑道:“诸位说笑了,在下可不认得什么徐章。”

“混账,看老子先把你收进阴风袋中,再看你交待不交待……”

那胖子低吼了一声,就把身后背着的鼓鼓囊囊的布口袋摘了下来,随后口中振振有辞的不知道嘀咕了什么,手掌一松,袋子口撑开,那布袋仿佛灌进了狂风,呼呼作响,紧接着一股吸扯之力,就奔着风绝羽罩了过去。

“道友未免欺人太甚了吧,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吗?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风绝羽过来是为了打探黄蛇士和兽候君的目的的,可不想平白无故的被收进口袋里。

那布口袋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威能,要是被装进去,估计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心想如是间,风绝羽也没怕,单掌一摊,顿时一道道涟漪散播开来。

随后他的掌心中滴溜溜转着出现了一面金属宝旗,正是铁龙令旗。

这铁龙令旗,风绝羽只用了五年的时间炼化,早已跟元神合而为一,人器一体。

除了神器中的气韵不如胖子的布口袋之外,威力方面到是差不了多少,而且有趣的是,铁龙令旗不仅仅可以充当阵法的主阵法旗,单独使用还有定风效果。

风绝羽低喝了一声,掌心一托,铁龙令旗瞬间长成一人多高,握在手中。

“定!”

旗杆下端被他重重的嗑在了岩石上,随即地面荡起一道金属色泽的波纹,宛若冲击波一般,向四周荡去。

有了这铁龙令旗,任由阴风袋如何收取,风绝羽依旧稳如泰山、岿然不动。

“咦?这神器不错,是我的了……”

那胖子见状错愕了一下,眼中顿时泛起了贪婪之色。

阴布袋制不住风绝羽,胖子索性纵身掠出,右掌屈成爪状,不等靠近隔空便抓。

“唰!”

一只爪印,瞬间在风绝羽眼前放大,胖子还大喊了一声:“阴诡爪……”

神术!

那阴诡爪的爪印之下,连续有着六颗金星飞转而起,明显凝练了六种道则在里面,威力不凡。

“欺负我是小神吗?”

风绝羽见状,鄙夷的撇了撇嘴。

这几个自诩高手的家伙见自己的境界不如他们,说动手就动手,看来要给他们颜色瞧瞧了,不然的话,他们是不会说出他们的真实目的的,也得不到他们的尊重。

目光睨了旁边的黄蛇士和兽候君一眼,风绝羽丝毫不为以意的施展起了他的精妙剑术。

“九莲剑华!”

剑指祭出,风绝羽的指尖上绕转飞星,两道剑气刹那间激射而出,对着空中抓来的爪印就是一顿狂扫。

“嚓……嚓……嚓……”

剑气掠动间,与爪印大战了数个回合,片刻之后,那爪印四分五裂、就此溃散。

“可恶,我看你得破多少爪……”

胖子一看大惊,这小子明明就是个小神,为什么剑术如此超然。

还有七种道则凝结,比我的阴诡爪凝结的道则还要多。

这还是一个小神吗?

胖子感觉到了羞辱,不由分说,单爪如闪般探出。

刹时间,水潭附近阴风阵阵,一只只阴诡爪从四面八方,接二连三的抓了过来。

“雕虫小技。”

风绝羽也不担心,单手快速挥动,剑气连续的从其指尖中激射而出,就像闪电一般,唰唰唰的在水潭上方激荡了起来。

这一刻起,其余的神人已经全部退后到水潭外围,还故意撤出一段距离,将水潭让给了风绝羽和胖子二人。

两个人剑气和爪印在空中激来荡起大战了片刻,竟斗的旗鼓相当,谁也没占到便宜。

而这时,八个神人眼中流露出来的目光与之前截然不同了。

他们从鄙夷、到疑惑、再到震惊、难以置信,好像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等到他们意识到风绝羽的修为貌似要比他们想象中的强出许多倍的时候,他们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而这时,风绝羽和胖子的激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那胖子气的哇哇直叫,尤其当他发现其他的脸上全部是一副惊讶的样子时,更加觉得跌了面子。

突然间,他双手往前一抓,两只大手凝出一只硕大的、泛着青光的爪印,直奔风绝羽的头部抓去。

“可笑,想杀我,门的都没有,受死吧。”

风绝羽一看胖子动真格的了,当下勃然大怒,心神如电,唰的一记九莲剑气祭出,只见十颗飞星绕动。

刺啦一声,直接将胖子的爪印撕成了两半。

随后那剑气只是微微一顿,便风驰电掣的奔着胖子的面门斩去。

“该死,你破了我的阴诡爪……”胖子惊叫一声,掉头就跑。

喜欢异界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