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紫离火命百年一遇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吉恩一人站在房间之外,国王的脸色难看到极致。

他的脖子上还残留着青紫色的瘀伤爪痕,周围的王室卫兵们忠诚的守在国王四周,整个院子都已经被戒严。

小罗娜和利亚姆被匆匆赶来的米娅王后带回了吉尔尼斯城,这座庄园的防卫体系被全面激活,但并不是为了防御外敌,而是为了避免遭受诅咒的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逃出去。

在眼前的房子里,闻讯赶来的大德鲁伊正在为北方领主压制兽性,但吉恩是个非常敏锐的统治者,看刚才那德鲁伊说话的表情他大概就能猜出这个活肯定不好干。

而房中传出的阵阵狼嗥,其中混杂的痛苦与疯癫,似乎也印证了吉恩心中越发不详的猜测。

“陛下,教宗冕下和安东尼达斯大师都请过来了。”

皇家侍卫长快步走到一片肃杀的院中,小声对面色阴沉的国王说了句。吉恩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立刻就有侍从将大法师和冕下请了过来。

老教宗这会拄着神圣法杖,走路也不瘸了,腿脚也有劲了,不需要人搀扶便行走如风,在大骑士达索汉的护卫下快步走来。

而安东尼达斯的面目有些疲惫。

显然是因为这段时间达拉然巨坑繁重的清理工作导致的。

两个老头在深夜被叫醒,又通过传送门赶过来,但却都没有被打扰休息的愤怒,因为眼前这事情有些棘手。

不,很棘手!

“你的信使告诉我,北方领主变成了...兽人?”

教宗冕下一脸疑惑的向吉恩问到:

“是我知道的那种绿色的‘兽人’吗?这世界上还有这样奇怪的诅咒吗?”

“不,冕下,不是兽人。”

不等吉恩开口,拄着大法师之杖的安东尼达斯就主动解释到:

“应该是‘狼人’。”

“对!是狼人,那个精灵德鲁伊就是称呼达利乌斯的。”

吉恩挑了挑眉头。

他看向大法师,说:

“安东尼达斯大师之前见过狼人?您知道怎么对付它们吗?您有解除这种诅咒的办法吗?”

“我是见过一次,但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达拉然的领袖大法师迟疑了片刻,捻着白色的胡须,轻声解释道:

“早年间,我们达拉然那位出了名特立独行的大法师乌尔就曾在一次召唤实验中,意外将狼人召唤到了物质世界。

当然在达拉然引发了轰动。

甚至吸引了麦迪文的关注,那位黑暗侵染的半神守护者还为此亲自来了一趟达拉然和乌尔大师面谈了几个小时。

后来据说在他的劝说下,乌尔放弃了对狼人的研究,并且将自己的召唤咒语封存了起来。

事后在面对六人议会的质询时,老乌尔很坦然的告诉我们,狼人是一种黑暗力量的畸变和堕落产物。

它们有人性残存,但被狂野的兽性死死压制,而且这种兽性是不受任何外在力量控制的。

这种狂野的野兽意志据说来自于一位强大而神秘的荒野半神,这个世界上能匹敌这种荒野意志的生灵少之九紫离火命百年一遇又少。

而且乌尔还告诉我们,狼人们生活在一个远离物质世界的怪异位面中,他召唤出的狼人只是数量庞大的狼群中微不足道的一头。

它们在那个位面里被强制进入沉睡,以此来安抚它们永不安宁的狂野之心。

他说这种生物绝对不应该出现在物质世界。

它们对于任何种族和文明而言都是一种可怕的威胁。

乌尔说他把召唤狼人的咒语,和他对狼人的研究与理解全部记载在了他的乌尔之书里,以备以后的不时之需

九紫离火命百年一遇 完整版,

,但他也向我们承诺不会把这种禁忌的知识教给任何人。”

“那乌尔大师呢?还有那本书呢?”

吉恩有些焦急的询问道:

“或许我们可以将他请来,从那本书里找到乌尔大师的研究成果以此来拯救我的兄弟。吉尔尼斯愿意为此付出任何报酬。

我只要达利乌斯活着,要他清醒过来!

天呐,他的女儿还在等他!

我向小罗娜承诺她明天一早就能见到她的父亲...”

“这...乌尔已经死了。”

安东尼达斯有些遗憾的说:

“年迈的乌尔活的越发...嗯,自由。

他丧失了对法师守则的坚守,开始由着性子肆意召唤那些奇奇怪怪的异界生物,给达拉然造成了很多损失。

在屡教不改后,我们被迫将他驱逐出达拉然城,之后在兽人战争中就再没有他的消息。

直到一个多月前,一位大法师意外发现了乌尔的行踪和他的死讯,经过达拉然的医师尸检后,我们得出结论,乌尔死于一场令人尴尬的‘意外事故’。

不过他那本乌尔之书已经带回了达拉然,在经过之前死亡之翼和恶魔的肆虐后,我们把那本书做了封印处理,交给了乌尔的弟子阿鲁高法师保管。

据我所知,阿鲁高法师也是刚刚离开驻地,向他的故乡吉尔尼斯前进。”

“那本书会回到吉尔尼斯?”

吉恩顿时露出了笑容。

他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一本乌尔之书估计也无法解决达利乌斯的问题,但最少能给他们带来一个方向和希望。

再加上应该对狼人有很多了解的德鲁伊们的帮助,或许达利乌斯就能熬过这一波灾难。

“派出王室密探,立刻前往国境边寻找并护送阿鲁高法师回归故乡。”

吉恩回头对王室侍卫长下命令说到:

“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将阿鲁高法师和乌尔之书带回来,我需要他的帮助。”

“遵命。”

侍卫长严肃的接下命令,转身大步离开了院子。

在他走后,一直倾听着吉恩和安东尼达斯对话的老教宗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表情严肃的说:

“吉恩,北方领主的狼人诅咒是可以传染的,对吧?”

“这...”

面对这个问题,国王犹豫了一下,他左右看了看,带着冕下和大法师来到院子另一处的房屋中,在这里的床铺上躺着三个王室护卫。

他们都陷入了昏迷,而且出现了和达利乌斯领主被带回来时一样的症状。

高烧不退,意识不清。

在他们身上,都有之前被北方领主的爪子抓伤的伤口,而吉恩的王室医师卡瑞南老先生,正在紧张的为这三位护卫处理伤口。

在他手边摆放着一套炼金术士才会使用的复杂、精致的草药坩埚,其中正煮着一些味道怪异的药剂。

“这种诅咒确实会传染,我差点就中招了。”

吉恩摸了摸自己有淤青的脖子,他有些后怕的回头对一脸惊悚又严肃的教宗和大法师说:

“那个德鲁伊告诉我们,狼人诅咒有一个生效期,在人体未异变兽化之前,可以用特殊的药剂暂时压制兽性和身体的变化。

但这种药剂会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而逐渐失效,对于被抓伤感染的人来说,最多一年的时间,就会进入不可逆转的兽化。

而且对于毫无力量的平民来说,被狼人抓伤后的诅咒生效时间只会更短。

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但我的兄弟达利乌斯已经成为了一个危险的‘感染源’。

幸亏我提前把他安置在了这个群山之中的封闭庄园里,否则他一旦逃脱会引发的结果,我简直不敢去想。”

“它会致命吗?”

教宗的表情更严肃了一些,他又问了句。

正在忙碌的皇家医师卡瑞南老先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回头对教宗做了个礼节,这才解释到:

“不,冕下,狼人诅咒不会致命。

实际上如果忽略到它会带来的不可控的狂野兽化,这种诅咒会在异变生效的瞬间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变成一头可以匹敌精锐士兵的杀戮机器。

而按照我之前和大德鲁伊阁下的交谈来看,狼人诅咒的特性也非常奇特。

如果被狼人袭击,只要不是当场身死,基本都能活下来,并成为诅咒力量的一分子。

我刚才亲眼见到了北方领主的异变,在成为狼人之后,他的力量,速度和生命力几乎都翻倍增强。

我...我有种怀疑。”

老医师偷偷看了一眼国王的脸色,咽了咽口水,小声说:

“我觉得狼人诅咒可能并非是我们所认为的极端邪恶,以我行医大半辈子的经验来看,它对于生命的全方位强化,更像是一种力量的‘祝福’。

只是这种‘祝福’释放的方式有些问题。

或许是那位传说中的荒野半神忽略了兽性的问题,它强大的荒野意志绝非随便一个人的心灵都能承受。”

“我绝不会把它称之为‘祝福’!”

吉恩大声呵斥道:

“卡瑞南医师,你这种离经叛道的想法以后不许再提起!瞧瞧那诅咒把我的兄弟都害成什么样了!”

“但它确实是一种‘力量赐福’。”

在吉恩的呵斥声中,众人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三人回头,就看到了一脸疲惫的大德鲁伊哮天者欧穆隆拄着自己的木杖走入此地。

这位大德鲁伊对之前交谈过还一起作战过的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点了点头,又对法奥教宗做了个带有尊重意味的自然礼节。

最后,他看着屋中的三位王室护卫,对一脸愤怒未消的吉恩说:

“狼人诅咒...或者叫‘群狼形态’,在它作为极端危险的德鲁伊法术诞生之时,确实是为了拯救和守护的祈求所得之物。

它真的是来自荒野半神‘银狼’戈德林大人对于德鲁伊们的赐福。

从本质上来说,狼人形态和我们使用的风暴乌鸦形态、巨熊形态、繁花树人形态没有区别,它是德鲁伊们对于自然力量感悟的结晶。

只是,银狼的狂野力量相比其他半神的赐予来说太不‘稳定’。

大概是因为戈德林大人本身崇拜自由荒野的意志,它认为狂暴的兽性能让战士们更强大无畏,因而它在赐福时,并未主动消去这份力量中的狂野兽性。

您的医师卡瑞南先生说的不错。

狼人诅咒虽然是堕落和畸变的产物,但它本身并不邪恶,那只是自然怒火的一种表现方式,虽然它一旦降临在个体上,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了。”

“原来如此。”

很有涵养,很有文化的教宗和大法师连连点头。

这个解释他们是可以理解,并且可以接受的。但吉恩这个莽撞战士这会有些上头,虽然也听懂了狼人诅咒的来龙去脉,但他依然带着一股怒火,不依不饶的说:

“所以说,你们这些护卫自然平衡的德鲁伊们,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危险的不受控制的力量!我听说你们中的强者都要在梦境修行,所以你们是睡得太多,睡坏脑子了吗?”

这话就有些不客气了。

但毕竟是暗夜精灵德鲁伊们理亏,哮天者虽然沉下脸来,但还是在沉默几秒之后,做出了解释:

“因为我们也面对过战争,吉恩陛下。

就如你们人类面对兽人入侵一样,在九千多年前,还未从上古之战的满目疮痍中恢复过来的卡多雷月神国度,也曾遭受过可怕的战争威胁。

而我们当时面对的敌人,可比兽人疯狂多了。

那些从燃烧的碧火中冲出的恶魔萨特几乎毁掉了我们除了圣山之外的每一处家园,你想知道我们的同伴为什么要追求狂野狼人的力量?

很简单!

因为我们也曾被逼到了绝境!

我们的人民也在渴望来自自然的拯救!

我们中的一批激进者不顾失去自我的危险接受了这股诅咒的力量...

他们以不到千人的规模,硬生生挡住了百倍于他们数量的恶魔。他们牺牲了自己的心智,换回了十多万平民的安全。

我不觉得这种牺牲是一种邪恶。

或者用你的话说,一种‘罪孽’。”

哮天者的话语充满了肃穆,他看着脸色尴尬的吉恩,叹气说到:

“但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陛下。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尽管依然被兽性驱使,但北方领主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

我得将他带回月光林地,请大德鲁伊们为他治疗,同时唤醒更多同胞,来研究狼人们是怎么从翡翠梦境中逃脱的,我们必须在事态更严重前,补上这个漏洞。

另外,还有个坏消息。”

大德鲁伊看向周围的人,他说:

“我已经可以确定,北方领主并非这个时代第一个被感染的狼人,感染他的源头狼人还没有被发现,但它现在肯定就在吉尔尼斯国境之内。

达利乌斯领主能听到来自它的召唤。

你们必须赶在那头狼人把诅咒大规模散布出去之前将它抓到,否则,整个吉尔尼斯,将变成一个巨大的‘狼巢’。

它们在集结之后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这片大地上的其他城市,直到将整个人类王国尽数化作它们的同类。

还有‘头狼’。”

哮天者欧穆隆语气沉重的说:

“一旦头狼也被召唤到物质世界,狼群就有了首领,它们会变的危险十倍。而以头狼对塞纳里奥教团的憎恨,一旦它完成了狼群的统一,月神国度也会面临一场战争。

因此...”

大德鲁伊看向吉恩,教宗冕下和大法师,他语气诚恳的说:

“我将向海加尔山汇报这件事,或许不久之后,就会有月神大祭司的使者前来东部大陆。”

“诸位,在灾难被引爆之前,我们必须联合了。”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陛下,领主阁下苏醒了!”

吉尔尼斯西南部山区,王室的秘密领地格雷迈恩庄园中,正在处理国内政务的吉恩·格雷迈恩国王在深夜时突然收到了侍从的报告。

在之前的海战中失败被俘,并且因为不明原因陷入昏迷,并伴随着极端高烧的北方领主终于醒了。

这让因为海军失败的消息泄露而焦头烂额的国王陛下非常振奋。

他几乎是立刻带上自己的侍从前往了达利乌斯·克罗雷所在的房间,在推门而入后,吉恩看到了正依靠于床边的北方领主。

他的气色好的惊人!

就好像是一下子就从那病重中复苏过来,脸色红润,气若洪钟,手里还捧着一碗热鱼汤正在狼吞虎咽的大吃大喝。

他好像饿了很久。

那吃饭的姿态似乎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吃进肚子里去。

这稍显狼狈的姿态,惹的旁边坐着的小罗娜·克罗雷捂着嘴发出笑声,这小家伙最近几天一直在这里陪着父亲,她非常的担心父亲的情况。

如果看到父亲终于苏醒过来,小丫头也感觉到了由衷的喜悦和快乐。

“达利乌斯!你这老狗,我差点以为我失去你了。”

吉恩看到自己的领主和兄弟苏醒也满脸笑容,他大喊了一声,立刻得到了北方领主的回应。

达利乌斯瞥了一眼吉恩,他一边嚼着嘴里的鱼肉,瓮声瓮气的说:

“得了吧,吉恩,我这次是大大的丢脸了,你怕是恨不得把我关进地牢里,不让别人知道我遭受的耻辱。”

九紫离火命百年一遇 完整版,

失败算什么耻辱?下次再赢不就好了?不就是几艘船嘛,我损失的起。”

格雷迈恩国王哈哈一笑,看到达利乌斯心智清醒,他也放下了心。

国王暂时把繁重政务和那些坏消息丢到了一边,大步走到屋中,看了一眼狼吞虎咽,吃相难看的北方领主,又看了看身旁的医师。

然后,吉恩注意到了床边放着的几个空盘子,里面丢着一些烧鸡的骨头,还有吃的干干净净的一盘牛肉以及一壶喝了大半的酒。

他迟疑的问道:

“达利乌斯的身体情况怎么样?我虽然不是个医生,但我也知道,一个病人刚醒过来就吃肉不太好吧?”

“陛下,领主阁下的身体情况好的不可思议!”

那名带着眼睛的皇家医师也是一脸惊奇,这个常年为吉恩和王室成员看病的老医师用一个非常有吉尔尼斯风格的俗语回答到:

“他健康的就和一头狼崽子一样,而他的胃口更像是狼王。我刚为他检查过身体,他的高烧已经退了,伤口也愈合的很快。

很有可能是教会的圣锤散发出的圣光治愈了他的伤势,甚至发生了奇迹。”

医师说着话,指了指达利乌斯领主的左肩。

他对吉恩国王说:

“陛下还记得领主刚被送来那一天我做的诊断吗?”

“当然,你告诉我达利乌斯的肩膀永久的残废了,他再也拿不起斧子和刀了。”

吉恩复述着医师当时的诊断,他说:

“现在的情况呢?”

“领主阁下粉碎的骨头已经愈合了!”

那老医师振奋的说:

“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事!

但一夜之间,领主阁下受伤严重的身体就像是焕发了勃勃生机,肩膀的伤不但在愈合,就连身上的伤疤都在消失。

还有一些战争时操劳过度而形成的旧伤也在恢复。

真是惊人的生命力!他不愧是我们吉尔尼斯最强大的战士,灾难无法击垮他,只会让他更加强大。”

但吉恩越听,表情就越古怪。

他本身也是一名战士,他很清楚即便是传奇战士的自愈力也不会强到这医师描述的那夸张的地步。

眼前的情况出奇的好,吉恩反而有些担心了。

他看到达利乌斯将那一碗热鱼汤仰头喝光,把其中的鱼骨头在嘴里咬的咔咔作响,在看到北方领主的舌头舔舐嘴唇,脸上意犹未尽的表情时,他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心慌。

“罗娜,你该去完成你的课业了。”

国王不动声色的呼唤道:

“我知道你父亲苏醒让你很高兴,但你不是说以后要成为你父亲这么伟大的统帅吗?要当统帅可就要好好学习那些知识。

去吧。

去我的书房里和利亚姆一起完成你们今天的课后作业。”

“可是我想多陪陪父亲。”

小罗娜歪着头,一边帮爸爸擦嘴,一边对吉恩叔叔说:

“他都睡了好久啦,我想和他说说话。”

“明早吧。”

吉恩注意到了达利乌斯眼中闪烁的意味难明的光。

北方领主在吃饱之后似乎有些痛苦,但在女儿面前他强忍着,但刚才还满面红光的脸,这会已经惨白了下来。

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水。

于是吉恩又说到:

“我要和你父亲讨论一些军务,那是一些大人们之间无聊的事,明天早上你再来看你父亲,好嘛?”

“啊,那...那好吧。”

乖巧的罗娜小丫头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父亲,北方领主艰难的对她露出一个糟糕的笑容,目送着自己的女儿被侍卫们带出房间。

“你要乖乖的哦,爸爸,我明早来看你。”

罗娜说了句,又笑嘻嘻的关上房门,等到小女孩的脚步声远去之后,吉恩唰的一声从侍卫手中夺过长杆火枪,瞄准了眼前的北方领主。

他呵斥道:

“你!你到底是谁!你把达利乌斯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吉恩...好难受...我感觉...有东西要出来!离开这...快!你们...都离开!我要...控制不住了。”

床铺上的达利乌斯领主抓着胸口的衣服,低着头发出痛苦的呜咽,但更像是一种沙哑的咆哮。

在吉恩惊愕的注视中,自己的至交好友痛苦的抬起头,那双已经变成兽瞳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让国王感觉到了一种窒息。

眼前的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达利乌斯·克罗雷了。

这完全就是一头野兽。

“开枪!吉恩。它在咆哮...快开枪!”

北方领主用最后的理智压着内心中不断上涌的狂野兽性,他朝着吉恩喊叫,国王的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以这精工火枪如此近距离的开火,达利乌斯的脑壳一定会被掀开。

不管那占据他身体的怪物是什么,它都不可能活着离开。

但达利乌斯也会为它陪葬。

该死!

吉恩在犹豫。

这让他错失了最后的机会。

北方领主异变的速度惊人,在吉恩和几名王室护卫,还有那老医生惊骇的注视中,不过短短几秒,达利乌斯就在撕心裂肺一样的呜咽里,将身上的衣物扯得粉碎。

他已经恢复如初的皮肤上开始长出让人恐惧的鬃毛,他的手指在拉长成弯曲度惊人的爪刃,小拇指也在消失。

更恐怖的是他的双腿。

在一种超自然的邪恶力量的影响下,达利乌斯领主的双腿骨骼被粉碎,又在快速重生成野兽一样的反曲型双腿。

在他的脚上,新生出的利爪撕裂了鞋子,将那带着肉垫的,毛茸茸的双脚踩在了地面。

“嗷!”

一头狼首人身的高大怪物从达利乌斯·克罗雷躯体中诞生,它扬天长啸,血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混乱的癫狂。

那满是利齿交错的狼吻大嘴中还在滴下涎水。

天呐。

它饿了...

“开火!”

吉恩这会也顾不得其他,第一个扣动了扳机,火药九紫离火命百年一遇推动着子弹飞出在近距离击中了那灰毛狼人的脑袋。

其他卫士们也抽出火铳,向前开火。

不管眼前这头怪物是什么,那都不可能是他们敬爱的北方领主阁下。

片片血光在灰毛狼人身上闪耀,疼的达利乌斯呜咽着后退,它交错着双爪,如战士般精准的防御,护住脑袋和心脏,一边后退,一边寻找着战机。

那可以轻松轰开盔甲的子弹,打在这狼人身上只是堪堪破皮,就会被它体内强大的肌肉夹住,根本无法伤害到这传奇狼人的内脏。

更无法对它造成致命杀伤。

除了吉恩那颗子弹。

国王离得最近,开火时的精确瞄准让子弹打进了这头狼人的右眼,毁掉了它的眼球,但卡在了眼眶的颅骨上,再无法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这钻心的痛苦让灰毛狼人的凶性更甚,它在被动承受了几次枪击后,果断的发动了反击。

反曲型的双腿一瞬爆发力量,推着它如闪电一样在墙壁上来回跳动,又挥动爪子,在空气中拉出刺耳的嗡鸣。

只是两秒不到,吉恩身边的几个卫士就被扑倒在地。

“砰”

国王回身又是一枪,将狼人逼退,救下了自己的卫兵。

但也吸引了狼人的注意,后者扑向吉恩挥动爪子,从上而下的斜掠,轻松的将吉恩手中的精工火枪一分为二。

吉恩本人也被这身材高大的狼人扣住脖子提到了空中。

达利乌斯领主未兽化之前就已经是吉尔尼斯强大的传奇战士,在得到了野性力量的加持完成兽化后,他的实力更进一步。

吉恩又不如戴琳那么擅长战斗,在被传奇狼人近身的情况下他根本无力反抗。

“达利乌斯,我的兄弟,不要!”

吉恩感觉到了窒息。

他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在咔咔作响,或许下一秒就要被拗断,但他艰难的呼唤似乎让眼前狂暴的狼人恢复了一丝意识。

它嗷嗷叫着将吉恩丢在地上,用双爪抱着脑袋后退。

“咳咳,不许伤害他!别杀他!”

倒在地上的吉恩捂着脖子痛苦的咳嗽,眼看着大量侍卫冲入房间,要用武器杀死后退的狼人,国王立刻愤怒的吼叫,喝令他们不许伤害眼前这个...

呃,姑且算“人”吧。

“达利乌斯,我知道你还能听到!我不管你遭受了什么见鬼的诅咒还是其他鬼玩意,我一定会治好你!

我发誓。”

国王被侍卫搀扶着起身。

他看着被逼入角落的灰狼人,那家伙被刀剑和火枪对准,它脖子上的鬃毛炸开,发出低沉的威胁呜咽,完全做好了一场大屠杀的准备。

不必怀疑。

这头身缠狂野怒气的狼人,绝对有把整个庄园屠戮一遍的实力。

吉恩见状高喊道:

“见鬼!达利乌斯,想想罗娜!你要在她面前堕落成怪物吗?为了你的女儿,给我清醒一点!”

“这样是没用的,国王陛下。”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一只灰色的大个头风暴乌鸦从天而降,狂风迅猛的吹开大门,又在碎光升腾的神奇的变形魔法中化作一个身穿自然法袍,带着鹰头法冠的暗夜精灵德鲁伊。

一半的侍卫立刻又调转枪口瞄准了他。

但这名德鲁伊并不在意周围黑洞洞的枪口,他一进房间就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狼人,并用带着口音的人类语对旁边的吉恩说:

“我叫欧穆隆,是塞纳里奥教团的大德鲁伊。我收到了阿隆索斯·法奥的来信便赶来此地试图警告你们,但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

达利乌斯领主已经被狼人的力量侵染。

他体内的兽性压过了人性,根据我们的记载,第一次变身的狼人是最狂暴的,它们敌我不分,会疯狂的毁灭眼前的一切。

真是难以置信,你们还没有被他撕碎。

看来,战士们的钢铁意志名不虚传,他们能借助自己的心志压制内心的兽性。可惜,并不是每一个狼人都能这么坚定。”

“狼人?”

吉恩看着眼前的德鲁伊,他挥手让士兵们放下枪,他狐疑的问到:

“你为什么对达利乌斯的情况这么了解?”

这个问题让哮天者欧穆隆回头看了一眼吉恩国王,在沉默了几秒之后,大德鲁伊叹了口气,低声说:

“因为...是我们创造了它们,在九千年前。这个故事稍后再说,现在,让你的人退出去,国王陛下。

我要使用自然的力量帮助达利乌斯领主压制住兽性。

这个过程绝对不能被打扰,否则就别指望他能记起你们了。”

“精灵,告诉我,达利乌斯还能变回人类吗?”

吉恩追问了句。

德鲁伊面露难色,但他没有隐瞒,说:

“或许...或许有可能吧,如果我们能找回遗失了几千年的月神镰刀的话。但现在这个不是主要问题,陛下。

我必须告诉你一个可怕的事实。

狼人们一直被封印在翡翠梦境的最深处沉睡,按理说它们是不可能出现在物质世界的。

但既然这里已经有了第一个被感染的狼人,就代表着我们当初的封印已经出现了松动,它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

这是一个可怕的征兆。

您和您的国家,可能要面对一场你从未想过,也难以想象的浩劫了。

希望您能提前做好准备。”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