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破了九宫局*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弗兰切斯卡轻描淡写地说出刺杀圣女这般大事,语气很像是调侃公爵的无能亦或调侃,但安兹明白这样问出来反而是十分认真的。

于是,他也向在场的贵族和官员投以质询。

坎贝拉用有点压抑的语气说道:“知道吗,我们安排的探子和刺客,在见到那个圣女一段时间后,竟然无一例外地投降倒戈了!不,即使雷厉风行地行动,光是相遇似乎也会变成那样。”

“会不会是那个圣女很擅长使用大范围的精神系魔法,从聚集信仰到控制你们的人都是同样的手段?”安兹问。

“可从魔法监视记录分析,达成条件闻所未闻,也没见到任何施展的特征。佩戴了守护精神的魔法道具也无法幸免。”坎贝拉答道,又说,“如果是真的因为魔晶的事情被圣女说服也就罢了,然而经过训练抹杀感情的刺客不可能因为那点事情就动摇。”

“那会不会是特殊的种族能力或天生异能呢?”安兹想要尽量收集情报。

虽然按照死亡大帝的设定,他应该能免疫世界级道具以下的全部精神系能力,但在这个世界活了这么久,他也知道这不是绝对的。万一有和圣女战斗的可能性就得做好准备。

那几个人顿时面面相觑,四个贵族官员就不提了,三个战斗专家也毫无办法——

“人类会有那程度的精神干涉能力吗?”

“不知道,搞不好那个圣女不是公布的那样从信徒中脱颖而出而是有人化能力的魔物呢?”

“说到影响范围很大的天生异能,倒是听过些传说,好像在什么书上看过。但真实性就不太清楚了…………”

“精神系应该也是幻术领域吧。”在场唯一的公国魔法吟唱者坎贝拉看向弗兰切斯卡,“您也算一位高绝的魔法吟唱者,尤其是幻术领域,请问您有何高见?”

“不论如何情报都太少了吧?首先精神干涉与幻术虽然有交集,可概念有着极大差别,不过这方面解释起来太长,这又不是魔法研究会,就省略吧。不过,专精这条路修行到极致,也是很可怕的哟。”

“专精?这可就连那些擅长玩弄人类精神的妖精也不会这么做的哦,毕竟没有一点直面对手的能力太危险了。”

“不,就拿你们修炼的魔法体系来说,就有连五感都能完全骗过的幻术和连人格都能改变的精神系魔法,若修炼到极致的话,对世界施加幻术也未尝不可。”

“呃,请问对世界施加幻术,是多厉害的绝技呢?”

“嗯,就和改写现实相当吧。打个比方,幻术的极致,能和圣殿那个强行改变季节气候的魔法相当。”

“咦?!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天象和地貌魔法,是精神系魔法和幻术没错吧?”

“哈哈,连世界都能上当的魔法,那么能替换世界中的天象和地貌又有什么奇怪的?”

“停停停,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圣女可能造成的威胁,不是你们的魔法研究会,弗兰阁下自己不是也说了吗?”

“是啊,我们现在是要分析出圣殿最近收买人心的手段并采取应对措施。”

参会的官员布尔斯和拉森见坎贝拉和弗兰切斯卡越说越像在讲神话,忙开口阻止他们。

“不过,看来你们认定除去敌人战力的问题外,我方最大的不利因素就是那个圣女了啊。”安兹插嘴说道。

“是的。”布鲁顿点点头。

拉森补充说明:“事实上,我们还做了调查,圣女巡游各大城市的时候,有人碰巧离开了城市,虽然在他们的大力宣传和历史积淀原因下,碰巧没遇上圣女的人即使也对妖精保有信仰心,但并没有其他人那么狂热。”

“具体狂热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当众表示对信仰的怀疑,可能要被群殴哦。”

“这样啊。”安兹微微点了点头。

以他前世的小学学历能够知道的历史不多,不过就算是没有神秘力量的凡俗宗教,甚至意见相左的政府,这样的事情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发生。他们有可能只是在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也说不定。不过在有魔法的世界也不能这么想当然了。

“于是,你们特别把我们叫来说这些,是为了派我们去调查圣女的能力,如果对方确实用歪门邪道扭曲人心,有机会就直接刺杀吗?”安兹沉下身影,问道。

“怎么会,这只是其中一个议题。告诉你们自然是希望两位也保持警惕以免精神沦陷。”坎贝拉赔笑说道。

布尔斯也赔笑起来,说:“我们打算委托的是下一个议题要提出的事情。雇佣金好商量。”

阿方索:“当然,两位是高绝的战士和魔法吟唱者,要是有什么高见,我们自然会洗耳恭听。这圣人破了九宫局也可以算在报酬里。”

“建议,吗。”安兹心中对此已经想出了应当相当有效的对策。

也许交给弗兰切斯卡提出更合理,但是这个实际上也有战士为了打倒魔法吟唱者而学习相当多的魔法知识制定对策,感到弗兰切斯卡可能在思考如何愉悦发展的安兹抢先开口说:“如果对方真的有那种让看见她的人无条件信服的能力,那么派出像格雷姆和无精神不死者进行刺杀最好吧。”

还有利用监视魔法配合超视距攻击的方法,只是这样命中率会很成问题。考虑到从梅赛忒那里得知的敌人技术水平,被拦截的可能性极大。

克拉克肯定说:“不错,我们也考虑过类似的方法,可带着这些东西在路上过于显眼了。无法潜入

圣人破了九宫局*

。即使我们得知最近圣女休假出游,护卫处在最薄弱的时期也没办法这么做。”

安兹和弗兰切斯卡的眼中几乎同时闪了一下光。

“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两位能做到这点的人。”安兹用有些不给对方怀疑的语气开口道。

“飞飞先生原来还有一样可靠的同伴吗?如能相助那可真是太感谢了。”布鲁顿说话变得颇为开心的样子。

(待续)

喜欢Re,骨傲天屠戮的我请大家收藏:

安兹觉得送来了并不烫嘴的热饮,自己却不喝的话,会显得有点奇怪,于是便喝退男仆,关上了房门。

事实上安兹明明和没有舌头、食道一样,同样没有鼻腔,却意外的有嗅觉,要热饮只是即使不能喝也更好地闻一闻,间接感受下,他也觉得挺不错的味道,深感自己有点大意的安兹将奶昔倒进另一个有盖的瓶子里并施加了自学的【保存[Conservation]】魔法,又拿了一部分酒葡萄一起丢进无限背包里,便躺到沙发上摆出慵懒的姿势思考当前和今后的事情。

然而没过多久,也就一杯茶的功夫,就有人来通知他去市政开个会。

安兹虽然对开会这件事不后悔,却无法将心中的烦闷压下去。

参会者有九人,一个是公爵的部下负责主持会议,三个看起来高矮肥瘦不一的官员;两个虽没佩戴武器但装备品也相当高档(人类标准)的彪悍男子,一个身穿长袍有些瘦的男子,应该是身负要职的两个战士和一个魔法吟唱者;剩下的就是安兹和弗兰切斯卡。

在使用敬称的情况下,公爵的部下叫布鲁顿,三个官员分别叫克拉克、布尔斯、拉森,两个战士和魔法吟唱者分别是亚克拉克、阿方索、坎贝拉。

会议的内容不论对这

圣人破了九宫局*

个公国还是安兹来说都是重要的事情,可为什么先得听那个布鲁顿发一小时的脾气啊?

不管是前世职场还是今世贵场,这种人都是安兹相当讨厌的。

如果没有不死者压制精神波动的“强制不生气”,他实在受不了。

虽然也有上级也在他们这些部下面前发飙让他自己也忍不住找人发泄的理由在内,可最近半个月的问题确实太严重了。

自从不知从哪冒出的圣女巡回演说结束,他们获得大量魔晶的渠道被曝光后,消息传开虽然花了一些时间,他们设法封锁也延缓了这一进程,可也阻碍不了知道消息的人们陆续逃难,人口大量流失。

妖精的巫女姬才给这里来了为期一周的大雪和一个多月的冻灾,接下来要是因此农牧业和工业再受打击,麻烦就大了。

公爵曾下令封锁边境,但这起了反效果,更夸张的流言出现了,公国这一措施被一些人当成此乃准备举国人体炼成以便对抗圣殿神降的举动!

这时候设法辟谣变得更像做贼心虚、胡搅蛮缠,对此公国几乎已经一筹莫展的时候,暂时缓解了这一状况的是暂称飞飞和弗兰的安兹和弗兰切斯卡。

弗兰切斯卡用自己强大的幻术能力欺骗了世界,来了一次和上次梅莉菲丝所为更加可怕的暴风雪天。

在这段时间里,则发生了相当严重的死灵系不死者入侵。

虽然数量不多,但最弱的也足以让白金级冒险者小队陷入苦战,强的甚至有资格伤到超越者,『血链锁神团』聚集到这“最后大本营”的超越者干部托里尼拉和普林丝等都不得不全力使用自爆以外的手段对付。

然后便是“黑暗战士飞飞”大显神威的时候了,他和他自己制作的不死者“圣人破了九宫局苦战三百回合”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当然以上事件是安兹和弗兰切斯卡自导自演的事实是公国完全不知情的。

于此,弗兰切斯卡向公爵提议借此机会散布一些事情。

这个世界有一些统御不死者的职业,不过并不能泛泛控制所有比自己弱的不死者,在世界上能够当做传说的则有安兹·乌尔·恭、娅娅卡·泰·科恩·弗里德、希岳恩、米加莉丝和已经死去的朽棺龙王、克方塔拉·安格鲁斯、影之王,以及最近挑战了娅娅卡的梅赛忒。

没人知道他们的上限在哪里,可对于通常死灵法师这类职业的常识是他们通常只会侧重支配一系不死者的能力,因为凡胎俗骨和时间不允许奢求更多,弱小更会限制想象力。在他们眼里最现实的超越者范例就是娅娅卡,她能制作的不死者只有吸血鬼眷属,可支配的不死者虽然稍微宽泛点,但也都是靠强大的硬实力强行去做的。

这样一来就能将看似最有嫌疑的梅赛忒给洗干净,将脏水泼到不久前算是做了点大事在周边国家出了些名的米加莉丝这个死灵系不死者身上。

加上和妖精圣殿如出一辙的大雪封都手段,更加大了这说法的可信度。

同时,巴哈斯公国被逼到这程度还是没有抓走民众进行人体炼成大规模制造不仅是基础战力,就连超越者也能提升战力的魔晶,也能作为“辟谣”的真凭实据之一。

结果,在安兹和弗兰切斯卡的一唱一和下,巴哈斯公国的恶劣状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然而,正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也就是一定的缓解而已。

相较公国的名声得到恢复,飞飞的英雄之名传得更快。

“哼!可恶的帝国,可恶的圣殿,标榜得这么好果然骨子里都是怪物!捉弄人类的妖精魔物!”布鲁顿以这句话终结,然后拿起侍从再次续杯的饮料“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在场其他人看起来也都是知情并理解的样子,摆出愁眉思索或义愤填膺的表情。而作为只是雇佣关系的“飞飞”和“弗兰”对他们的议题还不知详细。

“帝国和圣殿开始针对上我的战斗准备反击了吗?”安兹问道。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恳请飞飞先生出手可否?”亚克拉克看向安兹的头盔面罩开口问,似乎想要将缝隙给看穿。

“如果是能帮助到民众的战斗,我自然义不容辞。”安兹说道。

“不过,既然需要聚集这些人,想必应该是有别的麻烦事吧。”弗兰切斯卡嘴角上扬着询问。

“两位还记得地狱妖精圣女的传言吗?”坎贝拉问。

安兹默默点了下头,弗兰切斯卡则托起脸乐道:“哎呀,肯定记得啊,突然冒出来名声却传得很快,手段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如何?需要我们去对付她?”

(待续)

喜欢Re,骨傲天屠戮的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