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在大城市 、学者: 李晓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前不久,在北方大城市定居的朋友回到一个小镇买房。朋友感叹人在大城市找不到自己。他说,最好是在小镇。当你从一个小镇的阳台往外看时,几乎可以看到几个熟人。

在这样的网络世界里,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很容易找到一个人。QQ微博微信,很容易找到你。但是人在大城市,孤独就这么肆意蔓延。

我的朋友大部分都在我的微信QQ上撒谎,我都数过500多了。平时我们都疏忽了沟通,在QQ里打招呼,或者在微信里表扬,有时候甚至表扬都是敷衍了事。在我们共同的生活中,我们已经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内外所带来的利益,会根据利益的到来,得到平等的回应。

所以,早年那些许下一生的朋友,都在人生的江湖中迷失了。或者某天早上醒来,到了晚上,里面只有光秃秃的树干,不知道开了多少花。你一看,到处都是憔悴。

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一个留着胡子的高个子男人。我的记忆恢复了。这不是多年没联系的姜吗?金吉曾经是个作家。这几年我们像鱼一样被淹没了,也没见对方伸出头来打泡泡。我喊,金吉,金吉。金吉的眼白比他的眼睛黑多了。他翻了翻白眼,认出了我。我想冲上去拥抱姜,但姜有点躲开了。姜立刻拿出手机把我加到了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姜说,以后就靠这个联系了。

姜曾经在微信上说自己领养了一只流浪狗,得到了很多人的称赞。姜见我没动静,发了个鬼脸,你也不喜欢一个?我说,金吉,我们聚一聚。

那天姜来了,吃东西的时候也显得压力很大。他突然问我,你觉得女人生孩子好,人奶还是奶粉?我说当然是人奶好,人奶有一些温度,还有一种母亲的气息和气质传递。姜支支吾吾的说他再婚的老婆马上要生了,老婆说为了健身,孩子要吃奶粉。姜走了,嘟囔了一句,我们微信联系吧。我觉得很失落,觉得和金吉的友谊和奶粉不一样。

像大疆这样的朋友,在这个大城市偶尔会发现。也许我们可以见面一次,这样我们就可以彻底忘记对方。就像一个人说的,有一天我们找到了彼此,却突然发现距离更远了。

偶尔我们会在键盘上打几个电话,表扬,回复。我们依靠互联网上的一套数字拇指语言,保持着彼此之间的刚性交流。有一天,一个QQ黑了,不闪了。一个人死于疾病。我们在微信或者QQ上献花,感叹人生该做,该珍惜。然后赶紧忘掉,开始各自的生活。

那些年,城市没那么大,朋友三两天没见面就觉得很孤独。那些年,一个人来找你,他的语气和动作充满了气息和温度。离别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一个深深的拥抱,足以让你好受很多天。现在的城市越来越大,人被天际线推走了。虽然依靠网络很容易找到一个人,但一旦找到,就像出土的文物一样,很快就风化了。

城市太大了,堵车的时候有时候还可能坐车出省。城市太大,我们经常不知道自己在找谁。一天晚上,一个人站在城市的后面,看着灯光昏暗的城市,默默地念叨着这个大城市有多少朋友。打开手机,好像有几百个,但是半夜不知道拨哪个。另一个人,50岁生日忙了几天,办了五场宴会,微信电话叫人,只来了一桌,大家都盯着手机屏幕,冷冷回答。

在大城市,人多孤独睡不着,晚上喝杯咖啡就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