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永亲王去榻上休息一会儿,皇祖父这里我守着。”独孤云倾道。

这几天还要永亲王在,不能把他累倒了。

永亲王受宠若惊的看着独孤云倾,独孤云倾已经转头对韩太平道,“大总管也找张榻来,你也不是铁打的,也需要休息,我不在的时候还要你和永亲王守着皇祖父。”

听了他的话永亲王的眸光顿时暗淡下来,是啊,他只是为了让自己守着父皇而已,这孩子一向都很冷静睿智,将他的情绪控制的极好。

即便很不待见自己,很不想见到自己,但是为了大局,他一样会忍了,而且让你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他不但容貌和聪明随了他母妃,就连性子也随了他母妃。

永亲王慢慢的站起来,走到一旁的榻上,躺了下去,这段时间他心力交瘁,再加上刚才的情绪波动太大,守了一个多时辰就累了。

自己的确不能倒下,倒下了,这孩子连个可以使唤的人都没有了。

其实他想多了,独孤云倾不过是皇祖父身边没有儿孙守着不像话,因此才让永亲王守着皇祖父的,要不然,他的隐卫就可以把皇祖父照顾保护的很好。

他怎么可能把皇祖父就这样交给他们,御书房周围,不但有皇祖父的龙隐卫还有他的隐卫。

皇祖父这里只要有一点动静,他都会立即知道的。

韩太平也知道独孤云倾说的话是对的,这个时候自己可不能累到了,立即让小太监搬来一张简单的软榻,可以躺下休息一会儿。

独孤云倾在皇祖父的床边坐下,握住皇祖父的手。这只手在他小时候经常牵着他的手走过皇宫的路去上早朝。

一路上皇祖父总会不断的给他讲述朝堂上的一些事,其实也是变相的传授给他驾驭朝臣之道。

“皇祖父不用担心,孙儿一定能解了你身上的毒,边境各国的事也不用多想,孙儿已经安排人去办了,即便是五国联手,孙儿也不惧。皇祖父从登基到现在,从来没这么早睡过觉吧,趁着这几天好好睡一觉,孙儿替你处理几天政务,您也别想偷懒多久,孙儿事多着呢,皇祖父可是刚刚说了让我放心去做事的,说话要算数……”

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完整版/

独孤云倾低声的跟独孤青苍说着话。

独孤文德听到他的话,心里愧疚和难过一起涌上来,父皇对这孩子来说才是他唯一的亲人吧,也是他唯一在乎的人。

独孤云倾就这样握着皇祖父的手,一直坐到了半夜子时,霍飞来禀告事情,他才叫醒大总管韩太平守着,他出去了。

独孤青苍的寝宫门外,霍飞低声道,“那人果然来了,隐卫都没发现人什么时候来的,但是左灵儿说了,那人说了,他不会亲自跟殿下谈,毒药发作的时间是五天后,从今天傍晚毒发的时间开始计算,准备好龙凤佩,他会在毒发前的半个时辰出现拿到龙凤佩给解药,否则他永远都不会出现。”

独孤云倾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证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这么对左灵儿说原本就是试探,冷静下来后,发现这件事的漏洞后他更确定,自己的这个试探是正确的。

这人的修为可以悄无声息的避开隐卫,自然也不会惧怕自己这点修为实力,既然他都这样说了还不出现,那么就只能在第五天皇祖父毒发之前的半个时辰才能见到他。

见不到人就只能按照自己想的做准备了,自己的准备时间也只有四天。

他和霍飞回到东宫的书房内,把要做的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准备各项事宜安排霍飞派人去做。

“不用避讳,大方的做,你做的事只不过是给暗处的人看的,真正的事本殿下亲自来做。”独孤云倾语气中带着些微的扈气,这是霍飞从来没在他身上感觉到的情绪。

想到这次的事也的确不是一般的糟糕,他也理解殿下的心情了,要是有人这样对他师父,他好像还没殿下的耐性呢。

想到师父,他暗暗的叹口气,左灵儿的事必然是要牵连到师父,就算师父提前跟皇帝说了,但是,那之前是没想到左灵儿会这么做,会让皇帝经历这么大的磨难,以皇帝多疑的性子……

现在他也没有时间多想,赶紧去办事吧,但愿五天后,皇帝平安无事,他是真的不知道殿下要如何做。

霍飞想着还是先去贴告示,让锦王府荣锦郡主回来的告示。

独孤云倾见霍飞出去了,也出去唤出一名隐卫进来,正是上次执行睡觉任务的那名隐卫。

“殿下。”隐卫施礼。

“还要让你昏迷一次。”独孤云倾看了他一眼道。

隐卫虽然心里纳闷,但是还是立即执行了任务,独孤云倾一道灵力飞出,点在了他的昏睡穴上,隐卫就昏迷了过去。

没办法,这个时间小蜜糖肯定在太阳谷里,不给她一个替身,她也不能进来空间里。

带着昏迷的隐卫进去空间里,先把小蜜糖给他做的晚饭吃了,虽然现在已经半夜了。

吃饱了果然人都舒服了。

又带着隐卫去了纳兰荣锦的空间里,见她在修炼,也不得不打断她。

“锦儿,进来一下。”独孤云倾用神识跟她对话道。

修炼中的纳兰荣锦睁开双眸,这个时间,独孤云倾来了,还让她进去空间里,必然是有什么急事。

看到他带进来的昏迷的隐卫,也没耽搁,意念一动,就跟那名隐卫换了位置。

“云倾哥哥,怎么了?”一进去,纳兰荣锦就问道。

“有人想要龙凤佩,给皇祖父下了毒……”独孤云倾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你想让久久去给你皇祖父解毒?”纳兰荣锦杏眸一挑。

“是这样想的,我们拿不出龙凤佩,真正的解药那人不会给的,那毒不是我们大陆的,我虽然炼丹术和毒术都不低,但是还解不了这样的毒。”独孤云倾解释道。

给他皇祖父解毒她是没有意见的,可是久久在皇家历炼之地里吸收完灵气到现在还没动静呢,一直在独孤云倾那边的空间里呢。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南弦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他查了一下的结果是,九幽帝国所有的军事布防图永亲王手里都有,虽然是这么些年,一点点弄到手的。

独孤云倾看了他一眼,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南弦嘴角一抽,殿下,你这动作容易让人误会,但是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

独孤云倾拿出他思索了一下后,画出来的图,在御案上铺开,指着他画出来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的地方,“看出来什么了?”

南弦仔细的看着,反复的看了几遍后,眸光一亮,“殿下这招用的好啊!”

“既然看明白了,觉得好,那就赶紧去执行吧,也该把我们的人拉出来历练一下了,机会正好。”独孤云倾瞥了眼兴奋的南弦道。

“我这就去,这图属下可以拿走不?”南弦指着图问道。

“这就是给你准备的,要是霍飞我还用费这事。”独孤云倾嫌弃的把图掀起,直接扔到南弦的怀里。

南弦接住图纸,头上一大片的乌鸦飞过,他不就是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吗,谁像霍飞那个变态,看过的东西就不忘,不对,他眼前就还有个变态,皇太孙殿下也是过目不忘。

算了,这方面在他们两人面前,他的确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小心的把图纸折好,对独孤云倾道,“殿下,我此时离开皇城合适吗?”

皇上中毒,殿下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

“无妨,你记住,无论皇城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理会,按照我的安排去布署,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部署完毕。除了我和皇祖父的命令,谁的话也不好使。”独孤云倾抬眸看着南弦,把他的皇太孙令给了南弦。

南弦一愣,“殿下,是不是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他怎么感觉殿下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呢?

独孤云倾也没隐瞒他,“五天内,我会有一场生死之战,南弦,我们一起长大,情分比亲兄弟还要亲,你了解我,把这事做好,别让我分心。”

南弦心一凛,事情这么严重吗?

“殿下放心,我一定办好。”南弦郑重的道。

独孤云倾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可见这次的事情有多严重。可是没办法,事情赶到一起了,殿下分身乏术,他一定拼尽全力把事情办好。

“带着我给你准备的那两人,不用留情,不听令者你有先斩后奏的权力。”这也是独孤云倾给南弦他令牌的原因。

九幽帝国只有他和皇祖父的令牌才有权调动军队,如果有人不听,就算不是背叛了九幽帝国,也是背叛了他和皇祖父,这样的人没有必要留着。

而给南弦准备的那两人,修为高过所有的边境将领,这也是为了保证南弦执行任务顺利,毕竟是以强者为尊的世界。

“我明白了。”南弦这回意识到这次他的任务不简单。

“武将营主将,关键时,你可以设局……”独孤云倾做了个杀的手势。

南弦心下骇然,如果武将营的主将背叛了,后果可想而知。

“要启动武将营中我们的人吗?”南弦又问了一句。

独孤云倾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好,属下这就去办。”南弦施礼后离开了御书房。

南弦和霍飞在御书房门口相遇,两人点了下头,就一个离开一个进去了。

“殿下,监视陈玉娇的人来禀告说,今天陈玉娇一直不自觉的嘟囔,半个月了,怎么还没动静。”

来人汇报的话一说出来,霍飞就联想到军事布防图的事,毕竟这女人野心一直都不小。

独孤云倾一听就知道陈玉娇说的是什么意思,想不到九幽帝国的军事布防图已经让她送出去半个月了。

霍飞看着独孤云倾,意思是这女人还能留着吗,留出这么大祸患来,再留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还不到处置她的时候,再等等。”独孤云倾道。

再等等,说好了让她生不如死,就算是死也要让她死不瞑目才行。

既然独孤云倾说还没到时候,霍飞没再说什么。

独孤云倾又问道,“左灵儿那儿有什么动静吗?”

霍飞摇摇头,左灵儿很着急,宫殿里她都待不住,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好像在等人,可是那人一直没出现。

独孤云倾道,“不用急,那人比我们还着急,今晚他必定会去见左灵儿的。”

这会的独孤云倾足够冷静,他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既然那人的实力那么强,为何不直接夺取龙凤佩呢?

所有人都知道龙凤佩在他和小蜜糖身上,而他们两个实力都是近几个月提升起来的,以前的修为在那样的强者手里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反而是费力的指使陈玉娇和左灵儿拿到龙凤佩呢?

他思来想去只想到一个解释,能解释的通这件事,那就是有什么限制,让那人不能亲自对他们独孤家的人动手。

可是还有一个漏洞,就是小蜜糖还没嫁给他,还算不上独孤家的人,为何他也没对小蜜糖动手呢?

不管怎么说,有约束是一定的了,那么他的胜算就大一些。

霍飞叹口气,“殿下还没吃晚饭呢。”

独孤云倾听了霍飞的提醒,想到小蜜糖给他做的晚饭还在空间里呢,只是他现在也没心情吃饭。

摆摆手道,“一会儿再说吧。”

霍飞退了出去,独孤云倾把奏折批阅完之后,就去皇上的寝宫了。

天已经很晚了,韩太平站在一旁候着,永亲王坐在椅子上看着躺在床上的独孤青苍。

从来没有机会这样看着他父皇,此时他才意识到,父皇老了

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完整版/

,虽然五十多岁不算多老,但是超心的父皇比同龄人要老一些。

而父皇超心的事中就有他一个,想想,自己还真是不省心,利用父皇对母后的感情,一而再的作妖。

独孤云倾走到床边,看了眼床上的皇祖父,给他把了脉,这毒果然特别,说五天发作,就是五天时才会发作,这几天都会保持这个样子,只是一旦发作,就算有解药也没用了。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