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临终不能靠近的人,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他本来以为,苏璐会含羞带愤的狼狈离开。

可是没想到,他高估了人性。

刚坐上车不久,苏璐就过来了,在确定陈昭就是这辆车的主人之后,她立刻不管不顾,扑进了陈昭的车里,趴在他的怀中拼命索吻。

“你不要这样啊!在这样我就要叫了!我告诉你我不是这种人,我疯起来不是人!”

“这里是停车场,别闹了,咱们去酒店吧!”

当天晚上,陈昭在苏璐身上付出了数以亿计的投入。

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苏璐却不那么认为。

她觉得自己对陈昭这个大富豪一见钟情。

所以时不时的发短信挑逗。

什么“鸽鸽,下面羊……”之类的。

再加上她雪白的肌肤、妖娆的身材,精致的面庞,她觉得自己能够吸引陈昭的感情。

所以,她甘愿做舔狗。

八月底,眼看着过两天就要去水木报道了,陈昭心里略微有些激动。

就在此时,系统升级成功了。

他好奇的打开系统面板,发现这次和上次升级不同,这次是真的升级了。

简单说它依旧是奖励功德值,但却不再是“精神、体格、悟性、敏捷”这几点属性了。

毕竟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陈昭的这些属性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普通人,“悟性”之强,已经可以比肩那些一流的科学家,进入大学之后,肯定会被那些教授导师视若珍宝。

所以那些属性基本上已经成了鸡肋。

系统升级以后,列出了新的属性。

分别是:超级演技派、无敌全雷达、百兽之统帅、荡魂男人香、超级变声器、深度睡眠王、讨价大还价、才艺展示台……

一眼看下去,好家伙,足足几十个项目属性呢。

不过大部分都处于灰白状态,只有超级演技派、百兽之

老人临终不能靠近的人,

统帅和荡魂男人香各自有着两点属性。

还配套带有说明。

超级演技派:演技巅峰,可以随心所欲转换表情。

百兽之统帅:一旦施展,可以令动物臣服。

荡魂男人香:身体能够发出淡淡的体香,吸引女性。

陈昭叹了一口气,这三项技能乍一看挺高大上的,但实际上他在多个世界的经历当中已经磨炼出来了。

当过皇帝、做过大侠,干过农民创业者、成为篮坛超巨、警察之王,还去米国做过雨衣侠。

论演技,那些影坛留名的巨星也未必比得过。

而他内力深厚,可以真气外放,自然可以压住所有动物。

至于荡魂男人香,现实中基本不需要。

他人帅又有钱,说话还好听,自然是大多数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型,压根不需要施展什么男人香,便可以轻易抱得美人归。

不过他若是去了某个世界,从穷小子做起,大概就很有用了。

这也算一项福利吧。

其他的属性,估计要等到功德值足够之后才能激活。

总的来说,不愧是高等级高纬度的智慧系统,这花里花俏的升级也是够可以的。

除了是基础属性变成了实用属性,其他的一切都没变。

也就是说,高纬度的高等级的系统,也不过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罢了。

其实那几个基础属性真的填满了,完全可以解决绝大多数问题,压根不需要那些所谓的实用属性。

系统还动不动就升级,无非是折腾,显示存在感。

陈昭想到这里,摇摇头,继续去弹琴去了。

现在他能流畅的弹上两分钟的曲子了。

正弹得开心,忽然系统开始打扰他了。

“红楼梦世界的林黛玉发出执念,她希望父母能健康长寿,一家人幸福美满,她愿意用一生的眼泪来换取,谁能满足她的执念呢。”

黛玉?

《红楼梦》中的林妹妹?

陈昭一下子来精神了!

这可是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的绝世美人啊!

身为一个正常男人,如果有条件的话,肯定会全力满足她的执念啊!

不就是呵护林妹妹吗?

简直是送大礼的任务啊!

没说的,接了!

不过在接受之前,陈昭也没有着急忙慌。

而是先认真仔细阅读了一遍红楼梦原著,然后又把新版和老版的红楼梦都看了一遍。

除此之外他还上了不少的论坛交流,并且翻看许多相关资料。

多亏他的精神和体力远超常人,硬是在八月份结束之前完成了。

第二天要去开学报道又如何,不耽误今晚去照顾林妹妹。

陈昭坐在家里的吧台前,桶夹了三个冰块放在杯子里,林跃往里面倒了和冰块差不多一比一份量的威士忌,然后放在那里,笑着说道:“等我照顾完红楼妹子,再来品尝大海的味道。想必其酒尚冰!”

这才点击“接受”、

……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自从隋炀帝为了摆脱中原乱成一团的局面,跑到扬州看琼花开始,扬州便成了天下名胜之地。

再加上历经千年的扬州盐商经营,这里更成了富贵豪奢的中心。

京城的贵族老爷们可能权势滔天,但考虑到御史台也有KPI,所以论起炫富和斗富,终究并不过扬州盐商。

扬州盐商掌控着江淮湖广还有江南等地盐利,所积累的财富可谓是金山银海,手指缝里流落点东西,就能够当地官绅们享用不尽了。

什么?

你说达官贵人们喜欢吃那些只在猪背上割一块肉的名菜。只用鱼眼下面那块肉的,还有什么来自海上的海鲜,来自塞北的驼峰,甚至还有来自关外的熊掌鹿肉之类?

呵呵,这些在扬州盐商面前,不过是新鲜有趣而已。

金陵官场有个“护官符”,开头写着:“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说的他们多么豪奢,可是正要拿出他们的身家也不过一两百万两银子而已,这还是积年累计,其财富在盐商们面前就是个弟弟,以皇商为名的薛家,即使在鼎盛时期,在顶级盐商的圈.子里就连入门都不够资格。其豪富由此可见一斑。

“陈公子,此乃扬州名菜鸽脯肉,还请品鉴一二。”

贵公子装束的陈昭微笑点头:“久闻大名,这道菜入口滑嫩,味道鲜美,这肉丝乃是取自鸽脯上最中间最嫩最鲜的部位。一盘菜要用一百只鸽子。”

“哈哈哈。陈公子果然博文广知,不过一般的鸽子哪里能入陈公子的法眼,这些鸽子都是从小都是拿珍珠粉与蜂蜜水喂养长大。”

陈昭适时的惊叹了一下。

他当然老人临终不能靠近的人知道这道菜有多豪奢。

当初做赵二虎的时候,攻破扬州之后,他曾经让这里的名厨做出这等菜肴,一边让那些扬州盐商介绍,一边和兄弟们品尝。

品尝完之后,大家一致同意将扬州盐商们砍头挂木桩了。

所以,所谓的惊讶,不过是让扬州盐商心里自得,产生优越感而已。

与此同时,陈昭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陈昭,今年十八岁,刚随巡盐御史林如海到扬州就职,担任林御史的亲随。

说起来他不是普通的亲随,因为他是林如海好友的儿子。

林如海的好友陈公,也就是陈昭的便宜老爹,是林如海的同科进士,妻子早逝,而陈公也在半年前因病去世,临终前将陈昭托付给林如海。

准备跟着他历练几年后便去参加科举。

结果陈昭来到扬州的第三天,当地盐商家的公子哥们一起宴请林御史的世侄陈昭。

无他,不过是以往一样,再没有接近阎王之前,想和小鬼搞好关系。

毕竟林如海是天子钦点的巡盐御史,前途广大,盐商们自然要积极笼络,像陈昭这样的身边人自然是他们的重点关注对象。

落下个人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帮忙说上两句好话就能避免一定的损失。

酒楼包厢之内,推杯换盏。气氛热闹,觥帱交错之间,一屋子的人都成了兄弟。

等到酒足饭饱,盐商大佬赵山河的儿子赵浩南笑道:“小弟等人在这瘦西湖上包下了一艘画舫。我们一起听听杨婉姑娘的琴曲如何?”

喜欢诸天从让子弹飞开始请大家收藏:

想到这里,陈昭摆正了心态。

他知道不能以貌取人。

同时也不能以穿戴取人。

“好啊

老人临终不能靠近的人,

,你的直接令我很舒服,我洗耳恭听。”陈昭点了杯咖啡,回过头看着她,伸了伸手。

苏璐清了清嗓子:““首先,必须在京城有房子,得是在市区。面积可以小一些,百平以上就行。但是不能是老小区,我爬不了楼梯,必须有电梯才行。我是不会回老家结婚的。”

陈昭点点头。

他依稀记得,余欢水的前妻甘虹,当初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他问道:“结婚后,房产证是不是要写你的名字?”

“当然要写。”苏璐捋了一下秀发:“结婚后我们要共同还贷,既然我有出钱,房产证上当然得有我的名字。”

这也不算什么过分要求,感情深厚的两口子,丈夫还主动将名字改成妻子的。摆出好丈夫的人设。

再加上现在拳法盛行,妹子们喝惯了这样的鸡汤,有这样的认识也实属正常。

“还有吗?”

“我听说你也在京城工作,已经买了房子,我愿意和你一起还房贷,但是你得首先给我买一辆代步车,不用多贵五六十万的就行。”

陈昭嘴角露出了笑容,而且很亲切:“买车买房,这是时代的要求,还有吗?”

“你爸妈都在老家住吧?不能让他们来京城住,而且他们得有医保和养老金,不然的话一场大病我们就得回到解放前。”

“婆媳矛盾是个无解难题,你的考虑符合现代女性的要求,不知道还有没有?”陈昭继续微笑着说道。

苏璐看着陈昭:“听说你是写网络小说的?网名是什么?一年稿酬多少?你既然能在京城买得起房子,几十万总得有吧?如果结婚的话,家里要由我来管家。至于我的工资收入,女人必备的化妆品包包外出消费什么的就没了,没办法补贴家用。对了,我现在还年轻,暂时不想要孩子。”

说话间,咖啡端了上来,陈昭点点头,轻轻道谢,然后喝了一口。

写网络小说的?

不知道大部分都是扑街仔吗?

我可是加入作协,有正式编制,而且作品挺火的“知名作家”!

徐志强到底怎么给这个叫苏璐的介绍的我?

闪过这个念头,陈昭继续道:“我明白了,你的要求很明确,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钱,而且家里的钱全部归你支配。对吧?”

苏璐直起了身子,轻轻地甩甩头,撩了一下秀发,妩媚的笑道:“男人赚钱,女人花钱,这本来是应该的啊!”

不得不说,有的女人是天生的尤物,知道怎么展现自己的优势。

他就这么一直腰,一甩发,就展示出一个妹子最靓丽的一面。

陈昭端着咖啡轻轻地品尝,没有说话。

对方以为他在思考,便觉得有戏。

“结婚得有礼金,我爸妈把我养大也不容易,各种大礼小礼三金五金什么的,按照五十万的标准,应该很合理了。”

五十万的彩礼,在京城确实很合理。

不过是高于京城正常水平七八倍而已。

陈昭淡淡的开口:“咱们是老乡,干嘛要用京城的标准来?老家的多实惠?”

苏璐冷冷一笑:“提老家干嘛?我在京城上学,在京城工作,以后要在这里生活,肯定要按照这里的规矩来。”

“所谓有出有得,既然要我出彩礼,你那边得出嫁妆吧?这很合理吧?”

苏璐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你居然还要嫁妆?

不过转念一想便释然了。

两人是相亲,当然得一开始便说清楚。

“嫁妆只有一点,我爸妈拉扯我这么大不容易,我不能让他们有太多负担。”

陈昭吃惊地看着她:“你说的简直是至理名言!”

苏璐听出了陈昭的调侃,不过她没有在意。

相亲相亲,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不同意就别谈下去呗。

苏璐想过好日子,可是大家都是普通人,怎么办?

只能竭力维护自己的利益了。

和穷人交往,就得死死地扣住钱!

面子啊,感情啊,那算什么?

不然自己就吃亏了!

苏璐翘起腿,完美的展示了自己的优美身姿:“我只知道你是一个作家,还买了房子,其他我还不知道呢。”

“你想知道什么?”

“你的房子还有多少房贷?”

“京城壹号院大平层,我楼上邻居就是那对中韩明星夫妻。”

苏璐瞬间怔住了,眼睛如星星一般闪亮:“那车呢?”

在京城壹号院买房的人,岂能没有车?

“我有三辆车,一辆奔驰,一辆宝马,还有一辆牧马人。”

牧马人?

这车怎么和奔驰宝马并列的?

苏璐手臂微微颤抖,一脸讶然。

今天相亲遇到一个矿男?

写网络小说的有那么赚钱吗?

不是说大部分都是扑街货吗?

难道他是传说中的中原五百之一?

轻轻地咽了一口唾液,苏璐柔声问道:“你年收入呢?存款呢?”

“说明一下,我不是网络作家,年收入不固定老人临终不能靠近的人,具体存款多少,我的银行经理比我更清楚。至于我的工作,简单说就是找到名人作品,推荐到拍卖行拍卖。”

陈昭说的是糊弄家里人的话,但听在苏璐的耳中,就有点激动了。

把作品推荐给拍卖行,进行拍卖?

这是一般人干的事吗?

显然眼前这个人似乎很有钱啊。

有钱就好办!

只要有钱,其它问题都不是问题。

且不说陈昭年轻帅气,令人一见便有心安的感觉,就算是个脑满肠肥的秃头,她也会扑上去。

不过苏璐可不是什么傻瓜。陈昭说什么她就会信什么,之后肯定是要进行调查的。

这么有钱还需要来相亲?而且父母还在老家待着?

是骗子的可能性似乎比有钱人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看着妹子开始低头喝咖啡,陈昭还不明白情况。

他也不废话,先是拿出了车钥匙摆放在桌子上,之后拿起手机,调出自己的银行短信给她看:“你自己看。”

“一、二、三……九!”

小数点左边长达九位数字,苏璐的呼吸顿时停滞了。

虽然人在五百强企业上班,可是工资就那么点,还得满足自己的高消费生活,他苏璐根本存不下钱,所以一看到这个情况,顿时震惊了:“我撞大运了,我姐夫诚不我欺,居然让我遇到极品好男人。”

有钱当然是好人!

苏璐愿意和有钱人谈恋爱。

看着苏璐眼中的火焰,陈昭淡淡一笑:“因为我有钱,所以咱们不用谈钱。”

苏璐瞬间化身迷妹,连连点头表示附和。

对对对,和富人谈什么钱?

谈感情就好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一见钟情,苏璐恨不得当即贴在陈昭身上。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有这一个。”

陈昭说道:“很多女生年轻的时候不在乎,吧自己的某样东西在几十块的宾馆里丢掉,之后却想找我这个几千万上亿的人接盘。

“我想你明白,所以我去车里等你。”

说完陈昭转身去了收银台,付账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苏璐失魂落魄的样子,微微一笑。

喜欢诸天从让子弹飞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