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或许是大家都感觉到金肆要走。

所以这次绝大多数人都包容了金肆的胡作非为。

除了李寻欢、林诗音、郭嵩阳、如烟。

李秋云的小名改为绝大多数人。

他倒不是不想批判金肆。

主要是他压根就不敢说话。

聚会临近尾声,金肆起身伸了伸懒腰。

“大哥,要走了吗?”

“人间三百年,也差不多时候了。”金肆看着众人:“希望下个三百年,还有再见之日。”

莫名的,众人都有点伤感。

一时间,似乎大家都忘记了金肆的坏。

金肆看向李秋云:“小小李,你肯定是没三百年好活了,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李秋云差点就翻脸了,你会不会说话。

“不过既然你我相见,那就是有缘,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那就不送你什么了。”

李秋云听到前面话的时候,差点以为金肆要送他一个仙缘。

结果后半句话直接就让他破防了。

我要这好修养有何用?

还不如给我半斤铁胆。

金肆转身,漫步在园中湖上。

烟尘过后,金肆的身影渐渐消散。

……

金肆这次去了时空枢纽。

金肆是想要通过时空枢纽,前去各个世界布道的。

可是,当金肆来到枢纽的瞬间,却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吸引力。

这时空枢纽之中弥漫的时空之力,正在于自己身上的力量发生共鸣。

金肆有点诧异,这是过去的他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

是因为时间之力,岁月之血?

金肆没进家门,倒是先往时空枢纽的上空飞。

从高空往下看,先是看到一城,再看到一区。

再往上就是重重混沌。

即便

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

是闯入者到这高度,也会受到混沌的撕扯。

别说是生还,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金肆的体内可是有混沌血脉。

所以这混沌之力于金肆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

金肆越飞越高,再往上是一片神力所笼罩的区域。

这股神力非常庞大,甚至比金肆自身的神力更为浩瀚庞大。

可是又与金肆自身的力量似是而非。

这时候再往下看,已经看不到时空城,看到的是时空枢纽的全貌。

一个高大的,卷缩着的巨大猿猴!

金肆愣住了,错愕的看着那巨大的猿猴。

那……那不就是自己的本体吗?

当初金肆来时空枢纽的时候,系统白雪就进行过说明。

时空枢纽其实就是时空之神的身躯。

而所有的闯入者都拥有着时空血脉。

所有的闯入者其实都是时空之神的子嗣后代。

金肆再往上飞,发现是一片宛如血管一样组成的巨大网络。

可是这个巨大网络却是以猩红之力构筑而成的。

依然是与自己的力量似是而非。

当金肆伸手去触及血色网络的边缘,血色网络开始融入金肆的掌心。

金肆收回手掌,他感觉到了危险。

与自己的力量如此相似,可是却像是要将自己吞噬一样。

再向下看去,此刻的巨猿看起来就略显渺小了。

金肆此刻感觉那巨猿就像是在一个未曾孵化的卵之中。

如果那巨猿是时空之神,那自己和他是否有关系?

如果自己和他有关,甚至更进一步,他们是一体的存在。

那么自己是他?或者他是自己?

不管谁是谁,反正自己就是自己。

金肆已经有了主意,吞掉他!

如果他和自己是一体的存在。

那自己就毫无心理压力,反正是自己,没必要再分彼此。

如果他不是自己,那就更没有心理压力。

反正杀人越货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金肆重新落回时空枢纽。

刚进家门,小九就扑上来,在金肆的脸上舔个没完。

紧接着一个飞锤砸了过来。

那飞锤看着不起眼,砸到脸上的时候,金肆才知道是个重宝。

王语嫣脸色铁青的出现在金肆面前。

“你还有脸回来,在外面养了多少个女人?”

金肆挪开身上压着的锤子,站起身,满脸堆笑的看着王语嫣。

“语嫣,你这是哪里话,我心里只有你,其他女人我根本就看不上。”金肆拉着王语嫣:“我金肆指天发誓,这辈子此世只有你一个女人,绝对没有第二个女人,若是有,我就天打五雷轰。”

“这时空枢纽有天吗?”

“在我之上就是天,我金肆最信天命。”金肆拉着王语嫣的柔荑:“语嫣,我好想你。”

王语嫣不依不饶的甩开金肆的手:“你这次去了什么世界,为何去了整整百年之久?”

“哎,其实我这次去了一个凶险无比的世界,被困在那个世界中,一直到最近才脱困,如果不是我一直对你日思夜想,坚持到脱困,恐怕早就在那个世界陨落。”

啥叫男人,就是能够睁眼说瞎话的,那就是男人。

王语嫣果然是信了,还想多问几个问题。

金肆立刻拉着王语嫣就往屋子里走。

再问就要穿帮了,所以果断的换个话题,以及姿势。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百年旱灾,一朝洪涝。

金肆用上了铁块、武装色霸气、金钟罩、铁布衫、金刚不坏神功、龙象般若功,最后依然用上了龟派气功。

然后金肆溃不成军,王语嫣决胜千里。

在接下来的几日时间里。

金肆承受了不该有的压力。

王语嫣步步紧逼,金肆节节败退。

正硬了那句老话,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金肆现在已经开始了日常吞噬时空之神的工作。

时空之神只有身躯,却没有真灵。

金肆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随后就是补偿媳妇一百年的心理与生理上的缺失。

越是融合,金肆越是感觉到奇异。

这让金肆越发的怀疑,这个时空之神就是自己。

而这片天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卵。

只是,当金肆的吞噬进度到达了50%的时候,就卡了进度条,这感觉很像是某下载软件卡资源一样。

而这恰好就是金肆的岁月之血、时间之力的参悟进度。

金肆不禁怀疑起来,是不是自己的岁月之血、时间之力完全参悟,就能彻底的将时空之神的身躯吞噬。

]喜欢孙猴子是我师弟请大家收藏:

李寻欢觉得自己的这个孙子太蠢了。

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看出金肆的为人。

他传你轮回天生之术是为你好吗?

瞎子都看的出来他没安好心。

就你还傻乎乎的往里跳,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这轮回天生之术就在轮回眼里。

用得着他传授么?

真是蠢的一批。

“回头我悄悄把轮回天生之术的使用方法给你,不让李寻欢知道就没事了。”

李秋云哭丧着脸,你就算要偷偷给我,起码也偷偷的说吧。

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是怕别人不知道吗?

李寻欢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让李秋云获得一次毒打的体验。

免得将来他被别人毒打。

郭嵩阳看了眼李寻欢和李秋云。

这才稍稍找回一点安慰与平衡。

果然,快乐是需要分享的,痛苦是需要分担的。

“对了,我不止是复活了郭夫人,还把她的一切都复活了。”

众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金肆。

不知道金肆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金肆,你这是何意?”郭嵩阳疑惑的问道。

“比如说郭夫人的病啊。”

郭嵩阳的脸色为之一变。

那个让自己束手无策的病,那个折磨了如烟数年的病。

“不过看你似乎不想治愈郭夫人,我这也很为难啊,郭夫人,你帮我问问你夫君,要不要我治好你的病。”

如烟隐约的察觉到什么,轻咬下唇。

“金肆,你胡说什么,我自然是希望如烟能好起来,你休要在这里挑拨我夫妻二人的感情,你若是有办法,就帮我治好如烟,就当我求你了。”

郭嵩阳对金肆这恶劣至极的性格,早就深有体会。

而这种感觉三百年后,再一次体会到。

果然,这个混蛋就是让人恨不能当场打死。

“夫君若是为难……”

“如烟,你休要听他胡说八道,这个混蛋就不干人事,我自然是希望你早日好起来。”郭嵩阳连忙说道。

人都已经复活了,他还能怎么办。

总不能真把如烟刺激的直接赴死。

“对了,我很好奇,如烟现在算是家花还是野花?”

郭嵩阳差点没当场掀桌子。

“你够了啊。”

“干嘛这么咋咋呼呼的,来郭夫人伸出手,我给你诊脉。”

如烟看向郭嵩阳,郭嵩阳强颜欢笑的点点头。

金肆原本还嬉皮笑脸的诊脉,下一刻突然脸色一变。

在场所有人的心情瞬间沉入谷底。

他们可没见过金肆如此神色。

“在你患病那几年,可有与其他男人接触过?”

如烟猛然收回手掌,恼怒的看着金肆:“金先生把妾身当什么人?”

“我是在为你的病情着想,虽然不中听,可是依然要问。”

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没有。”如烟气呼呼的瞪着金肆。

“哦……那就没事了。”

郭嵩阳却不干了:“什么叫没事,如烟到底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就是她有喜了,这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郭嵩阳楞了一下,扭头看向如烟。

“如烟……你……你有我?”

“我不知道……”如烟也是一脸茫然。

郭嵩阳先是一喜,随即又愤怒的站起来,一把抓住金肆的衣领子:“如烟有喜了,你为什么要那副嘴脸?”

金肆拍开郭嵩阳的手:“我这叫慎重,慎重懂不懂?再说了,你也有脸说我,如烟都快病死了,你还不是只懂得自己快活。”

“我……”

“你什么你?她这身孕肯定是在她病重的时候怀的,你敢说不是你干的吗?”

郭嵩阳满脸通红,玛德,这狗东西,非得把这种事放台面上说吗?

“我们现在谈的是如烟的病。”郭嵩阳克制着自己暴走的情绪。

“如烟没病。”

“你不是说……”

“她是中毒,你好歹也是混江湖的,中毒和生病都分辨不出来,你是真没分辨出来,还是有心让她死,好换个老婆啊?”

郭嵩阳一脸的愕然。

他还只能的没分辨出来。

“那如烟这是中了什么毒?”

“我怎么知道。”金肆翻了翻白眼。

“那你可有医治之法?”

“没有,不过我有办法救郭夫人,而且还没后遗症。”

众人都没明白金肆的意思,没有医治之法,却有办法救如烟,而且还没有后遗症,这是不是有点前后矛盾?

“是不是无法理解我的意思?”

郭嵩阳深吸一口气:“只要如烟没事就好。”

“我已经预判到了你的想法,所以我已经按照你的思路解决了。”

“解决了?这么快?”

“这有什么难的,我将毒性转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去了,你们就说,我的解决方案完不完美。”

这时候所有人都想弄死金肆。

郭嵩阳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你不满意我的解决方案?”

“你觉得我应该满意?”

“那我再将毒性转给郭夫人?”

“这……”

郭嵩阳感觉金肆简直就是魔鬼。

一招接着一招的折磨自己,摧残自己。

不过给自己喘息的机会。

金肆永远都能将两个最坏的选项里挑选出更坏的选项。

然后还强塞给自己。

“金先生,请救救我的孩子,只要能让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出生,妾身万死不

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

辞。”

“放心,我又一次预判到你的选择,所以早就想到了解决方案,你和孩子都没事。”

郭嵩阳握着拳头,这次他没说话了。

怒火的极致就是冷静,比如说现在的郭嵩阳。

李寻欢和林诗音都叹了口气。

三百年不见,金肆一如既往的骚。

“大哥,你是怎么解决的?”

“我把毒性传给了老郭,郭夫人,你放心好了,你和孩子肯定平安无事。”

郭嵩阳苦笑,果然如此。

不过这么一来,他倒是有点解脱了。

就这么着吧,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如烟则是大惊失色。

“金先生,请救救我家夫君,我……”

“救什么救,那毒药对你和你腹中的孩子致命,对他来说就是一泡尿的事,这世上能毒倒他的毒药根本就没有,不然当初下毒之人也不会对你下毒了。”

“这……这么说我夫君没事?”

“除了让他不能人道之外,没有任何副作用,你且放宽心。”

噗——

郭嵩阳一口老血吐的老高。

金肆又一次凭着一己之力,将老郭气晕过去。

李秋云看着金肆的眼神,则是充满了敬畏。

这家伙不是人!

喜欢孙猴子是我师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