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轰隆一声,四方的神兵虚影飞舞而出,被一把闪耀的古剑所镇压。

到了此刻,随着时间过去,不论是古剑还是陈恒自身都在蜕变,那种气韵强大的惊人。

相对于此前,他们在这一场浩荡的雷劫中蜕变,在其中汲取雷劫中浮现的法则与道韵,不断增强自身,此刻根基相对此前已经到了新的程度。

这是一场极其惊人的磨砺,尽管此刻看上去有些凄惨,但等到这一劫过去之后,他们必然会有惊人的收获,道行可以更进一步,获得更加惊人的蜕变。

而在实际上,这一场大劫到了眼下,已经到了即将结束的时刻了。

“多么惊人,这一场大劫被他渡过去了。”

在四方,感受着雷劫的变化,有人轻声感叹,此刻已经能够预感到接下来的情况了。

雷劫到了如今,最为强势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只要慢慢熬便能渡过去。

而以陈恒的准备与表现来看,这个过程基本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很快就能结束。

“那把神剑当真惊人,与开天剑虚影对撞,竟丝毫不弱下风。”

有人望向陈恒手中的古剑,同样感慨:“这一劫过去之后,昊华宗不仅要多出一位至高天尊,更会有一件传世圣兵存在了。”

说话间,四周的人望向远处昊华宗的那一批人,此刻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羡慕。

传世圣兵,这是对于至高天尊一级的神兵的称呼,一般而言,唯有曾经那些至高天尊的随身兵器才有资格拥有,并且流传下来。

而且,并非每一位至高天尊都能够有传世圣兵流传下来的。

因为神兵想要达到至高天尊这一级别,必然也要渡劫。

唯有连续渡过九次兵劫,才能够最终达到至高天尊那个级数。

这个条件就已经先天阻碍了不少人。

毕竟,渡劫要依靠自身。

至高天尊固然个个惊艳,能够不断修行到那个层次,必然都是盖世英豪,天赋无双。

但他们的兵器却未必能够如此,许多神兵的器灵纵使在至高天尊的加持之下,也顶多只是渡过第七次兵劫,就连渡过第八次兵劫的神兵都屈指可数,十分罕见。

这自然不能称之为传世圣兵,只能称之为寻常的圣兵,尽管同样罕见,但却无法支撑一个圣地的传承。

在这方天地之中,想要被称之为真正的圣地,除了拥有有关于仙神的传承之外,还需要有一件传承圣兵才可。

昊华宗过往尽管也被称之为圣地之一,但其中却并没有一件传世圣兵存在,就连圣兵也很稀少。

但到了今日,等到这一场大劫之后,那件古剑必然蜕变为传世圣兵。

昊华宗的圣地之名,也就名副其实了。

甚至不仅是传世圣兵,还有一位刚刚完成晋升,寿数悠长,气血强大无比的至高天尊。

“昊华宗之后,要崛起了........”

四处的人轻叹,此刻心中纷纷闪过了这个念头。

对于昊华宗之后的崛起,在场众人仿佛已经能够清晰看见了。

一位在世的至高天尊,这是当前修行界无法比拟的力量。

只要那些存在于传说中的仙神不出,没有人可以与其比较。

远处,昊华宗的众人也明白这一点,此刻脸上的笑容十分璀璨,纵使是平时最为阴沉的人也是如此,十分喜悦与兴奋。

而在前方,不知不觉间,大劫已经逐渐衰落下去了。

经历足足半月的时间之后,这一场大劫的最后力量即将衰落,最终逐渐落幕了。

“终于.....要结束了么?”

半空中,陈恒仰望长空,望着那逐渐消退,散去的雷霆,此刻心中也不由闪过了这个念头。

算算时间,这一场大劫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

漫长的时间过去,纵使陈恒的积累深厚,此刻也不由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像是整个身躯都被掏空了。

到了这时候,他的气息尽管仍然强大,但不论是神力还是神魄都已耗尽,接近油尽灯枯。

也幸好,到了这个时刻,半空中的雷劫终于过去,缓缓消散开了。

而伴随着雷劫消散,半空中,浓郁的紫色造化之力再次浮现而出。

那紫色造化之力之中蕴含着许多符文,在其中跳跃,像是活着的生灵一般。

在实际上,这是纯粹的法则之力,也是这方天地对于修士最佳的嘉奖,是最大的造化。

纵使对于陈恒而言,这些造化之力也是足够珍贵的,不仅可以让他的修行更加稳固提升,还能让他体内的神性之力增长,变得更加完善与强大。

这种东西,别说是他了,纵使是诸神世界的诸神来了,恐怕也要眼红与争夺。

而现在,就是收获的时候了。

望着身前浮现而出的一片造化之力,陈恒的脸上流露出淡淡微笑,随后直接冲入了其中,在其中尽情吸取。

他沐浴造化之力,在那里汲取这些造化,借此来恢复自身。

在这个过程中,他自身的气机慢慢展露出去,流露四方,恍如一尊至高无上的神祇一般,格外的恐怖与强大,给人以一种恐怖的惊悚感。

感受着那股恐怖气韵,四方聚集而来的天尊心中都惊悚。

不过好在,这股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仅仅只是片刻之后,陈恒便隐藏了自身的气机,没有将其彻底展露在外界。

不然的话,恐怕这片大洲都要崩塌,无法承载他的那种盖世气机。

伫立原地,他静静盘坐于虚无之中,在那里汲取紫色造化之力,演化自身的道则,一面消化此前在雷劫中的收获,默默提升自身。

四周的强者望着前方陈恒的身影,此刻脸上都有些羡慕。

那紫色造化之力是如此的庞大与惊人,若是能够尽数收取的话,直接加持在一个凡人身上,恐怕直接将其从毫无修为的凡人变成一位盖世天尊都有可能了,可见其恐怖。

面对这等造化,没有人不动心。

只是纵使如此,也没有人敢动什么坏心思。

一方面,此前陈恒出手的场景此刻还浮现眼前,那种盖世的威视无人可敌。

他们纵使敢出手,恐怕也抵不过人家一剑,直接就会身死道消。

初次之外,另一方面就是天劫自身的机制了。

大劫起于修士自身,也终结于修士自身,从始至终都是锁定的。

那大劫过后的造化之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锁定的。

陈恒若是不愿意分享,只要一念之间便可令那些造化之力消散,其余人根本无法获取。

他们仅仅只有羡慕的份。

不过,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

在这等绝对不可能有人出手的情况下,却仍然还是有人出手了。

半空中,在大劫渡过,一切尽数消散之时,一种变化开始出现。

在那里,一双眼眸不知何时,隐藏在虚无之间,就这么出现。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眸?不带半点慈悲,唯有绝对的冷漠与无情,像是不带丝毫人性一般,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恍若仙神般超然。

他从半空中浮现,望向了前方,随后视线逐渐聚集,凝聚在陈恒的身上。

感受着陈恒身上存在的那一股气息,这位莫名的存在双眸中带上了一丝不知名的意味,似乎在思索。

陈恒都在盘坐于半空中,默默沉寂。

他吸取外界的诸般元气,借此来恢复自身的力量,为已然枯竭的神力做出补充,迅速恢

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

复自身的力量。

这个过程按理说不会有多少意外。

毕竟,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这个世界至高天尊绝迹,纵使有着天尊留存也没什么大碍,无法对他做出什么威胁。

纵使有其他圣地搬出圣兵前来阻道也无用。

在事已成定局的情况之下,理应不会有什么人出手才对。

只是在这个时候,陈恒错了。

某一个时刻,一股致命的杀机展现,向着陈恒冲来。

在身躯深处,陈恒那敏锐的灵机在涌动,疯狂跳跃,为他提醒。

冥冥中,天命开始燃烧,天命印记同样在发光,为其展现未来的一角画面,在提示着什么。

刹那间,陈恒被惊醒,迅速动了起来。

一股恐怖的力量出现在前方,恐怖的气息横扫,向着他击打而来。

不得不说,这一击的出手时机把握的很好,恰好处于陈恒渡劫之后的虚弱期,此刻浑身神力乃至于神魄都枯竭,战力十不存一的时刻。

这一击落下,既斩体魄也斩神魂,像是要一击彻底将陈恒从这个世界泯灭一般,格外狠辣。

而且,其力量也是极其的恐怖,在陈恒的感应中比之方才大劫最巅峰之时也丝毫不弱。

砰!

关键时刻,陈恒还是出手了,一身躯体绽放仙光,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流转,加持在其身上。

在他身旁,古剑同时发光,其上的力量迅速借度到陈恒身上,为其加持,短暂升华,爆发出最为强大的一击。

轰隆!

最为恐怖的碰撞声响起,在此刻响彻与爆发。

身前的空间被拍打,彻底被打成了一片虚无,有无数的碎片飞舞四方,对这片天地造成了恐怖的冲击。

陈恒的身躯直接横飞出去,根本无法挡住,整个身躯差一点被拍碎。

喜欢玄幻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半空中,一道道雷霆劈落,响彻四方。

隐约之间,可以感受到一股股道韵流转,此刻正从苍穹之上浮现而出,显化于世间。

陈恒望着前方的场景,静静感受着其中的那一股道韵流转,此刻静静伫立于原地,沉默以对。

在眼前这个时刻,他的雷劫的终于来了,彻底的爆发。

浩大的雷霆不断落下,向着下方劈落而来,强大的气息令人恐惧,足以轻易的将一位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天尊级别的人物给劈伤,甚至遭受严重损害。

当然,对于此刻的陈恒而言,这些雷霆已然算不上什么,连给他挠痒都有些差劲,并不算什么。

经历了长时间的积累与尝试,此刻的陈恒早已经走到全新的地步,实力达到另一个层次。

“来吧........”

站在原地,感受着浩浩荡荡的雷劫弥漫,陈恒喃喃自语,像是在等待着些什么一般。

果然,片刻之后,一股异样的气息略过,在此地响起。

在那半空中,一股崭新的气机流露而出。

一道雷霆劈落,随后迅速显化,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那是一座仙钟的模样,尽管不算太大,但却已然有了某种神韵,其气息逸散而出,像是镇压了地风水火,导致四方一切皆沉寂。

这是.......仙钟。

轰隆!

不远处,雷霆再次响彻,浩大的仙门被其演化而出,极其庞大,其中一股让陈恒格外熟悉的道韵流转诶如,被陈恒迅速捕捉到。

仙门!

除了仙钟与仙门之外,在那雷霆之中还有更多的兵器被演化而出,不仅仅只是这两件。

对于那些雷霆演化而出的神兵,陈恒并不完全了解,有些还能从典籍中寻找到些许蛛丝马迹,但有些却是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既然能够与仙钟仙门并列,共同出现在这一场雷劫之中,想来多半同样属于天神兵,为这个世界的至高巅峰之一。

陈恒心中闪过种种念头,随后迎面向前,与那浩荡的雷劫相接触。

两者彼此碰撞,即将接触在一起。

眼前的这一场雷劫,既是陈恒晋升至高天尊的天劫,也是他的第九次兵劫。

兵劫与修士的天劫交织在一起,随后演化而出了更加强大的劫。

这不同于当初白安那一次。

在当初白安渡劫之时,他的修为远远比不上此刻的陈恒,那时的古剑所渡的劫也仅仅只是第八次的兵劫。

相对于当初,此刻不论天劫还是兵劫,都已经达到了巅峰,远远超出了一个档次。

不过,陈恒仍然毫无畏惧。

面对这浩大的劫,他纵横向前,冲向了半空。

在四方,一切的气机流转都被锁定,一切的灵机都被封锁,只留下这仿佛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

浩瀚的天劫落下,那种力量恐怖无边,每一道雷霆都能轻易重创天尊,此刻一经呈现而出,简直就像是要灭世一般。

毫不客气的说,此刻大半个世界都在颤抖,但凡化婴层次之上的修士都惊骇抬头,能够感受到那恐怖无边的波动。

若非大部分天劫的力量都集中在陈恒一人身上,恐怕仅仅只是这一场天劫,都足以将大半个世界毁去。

一道道符文开始飞舞,从半空中浮现而出。

那是陈恒事先布置好的法阵,以此来隔绝内外,一面防止他人干扰,另一方面也防止这场天劫的余波损坏天地,导致出现什么问题。

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因为在此刻,他的状态很糟糕。

雷劫之中不仅仅有雷霆响彻,还有种种天地之间的法则凝聚成型,一同向着陈恒身上劈落。

这些都是法则之力所化,表面看上去似乎平平无奇,但实则蕴含着毁灭性的力量。

纵使以陈恒如今的身板,一个不好也要惨淡收场,会遭遇惨痛的代价。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道神兵虚影从半空中显化,共同演绎出神威,击打在陈恒身上。

过往的第八次兵劫中,曾经有种种地神兵的虚影出现,在兵劫中对陈恒出手。

那一次的兵劫已然足够惨烈与恐怖。

而到了如今,这兵劫还要更加升级,其中演化而出的种种神兵直接就变成了这个世界的种种天神兵。

那每一道天神兵的虚影尽管并非本体,不拥有那种与神器等同的恐怖力量,但却也绝对不容小觑。

毕竟这等层次的存在,纵使仅仅只是一点演化而出的道韵都极其惊人,绝不是寻常人所能够阻挡的。

“破!”

半空中,惊世的剑芒略过四方,硬生生斩落雷霆。

外界,人们冲向大劫所在的地方,努力望清其中的场景,却只能望见有一人在那里横跨而出,一人一剑,横飞到那大劫中央。

他独自一人将所有道韵承载,更是一剑将这恐怖雷劫劈开,硬生生打出了一条路来。

世人颤抖,纵使是天尊也感到恐惧与不可思议。

这等恐怖的大劫已然超乎所有人想象了,为兵劫与天劫混合,比之寻常至高天尊的大劫何止强了一倍?

但那人倒是够好,如此的生猛,一人一剑,竟然硬生生将雷劫都给劈开了,如

梦见山体崩塌安全躲过:

此的恐怖与惊人。

“昊华宗主不愧为仙神转世........”

远方,众多天尊从沉寂中走出,望着这一幕都不由感慨,自愧不如。

到了如今,在那大劫升起的时刻,他们自然明白了那渡劫的人究竟是谁,明了其身份。

过往与陈恒有关的人此刻已尽数出世,全部到了此地观看。

昊华宗的上一代宗主,还有几位已然达到天尊境界的太上长老全部来了,在这里观看着陈恒渡劫,一张张脸庞之上满是凝重之色。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想要来到此地观看。

毕竟这是一场世所罕见的大劫,观看大劫之中的道韵流露,这本身也是一种莫大的造化,说不定可以让修为上涨,获得许多启迪。

只是纵使想要来到此地也无用。

因为在前方,那大劫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恐怖的气息镇压四方,想要真的要毁灭一切,重演地风水火一般。

修为不到天尊层次的人,连接近此地的机会都没有,根本无法靠近。

不然的话,此地必然会人潮涌至,成为修行界中的一大盛世。

陈恒冲向苍穹之上,整个身躯都在发光。

在他的手上,那古剑也在绽放仙光,有一道道符文飞舞而出,在此刻闪烁。

到了眼前的时刻,他自身的道则已经被催动到最大,就连古剑的力量也已经使用,无法再继续提升了。

到了这种程度,毫不客气的说,他已经尽了全力。

他的力量是恐怖的,自身道果与古剑相合,在刹那间升华之后,那种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然足以惊世,纵使是一位真正的九阶站在他面前也绝对要惊悚。

前方的天劫虽然恐怖,但面对他的力量也无法轻易突破,只能与他相持。

他就这么在那里伫立着,与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天劫相抗争。

当然,对于这一次的天劫,陈恒心中从未担忧过。

他并非仅仅只有自身的这点力量,还有着从诸神世界的本体中带来的神性。

神性的力量属于神祇,其层次还要超脱于眼前的天劫之上。

一旦动用,此刻的天劫便不再是问题。

不过若是如此,那无疑便失去了磨砺的价值。

而且这方天地不必此前的那方世界,其中有着天神兵的存在。

陈恒也担忧,怕一旦动用天神兵的话将会一发不可收拾,会引动这方天地之内的某种机制,出现种种意外。

到了那个时候,就很糟糕了。

因此他还是决定,只将体内的神性当做一张不到最后不动用的底牌,此刻仅仅只依靠自身的力量去渡劫。

他心中闪过这念头,随后继续与半空中的天劫抗争,彼此碰撞着。

在事实上,到了此刻,双方已经进入了一种僵持状态,如今完全是耗着,看看谁最终撑不住了。

轰隆!

天空中,雷霆滚滚而动,一把锐利无比,恍若开天神器一般的神剑从雷霆中显化,直接一剑劈砍,将陈恒彻底腰斩,那种道韵流转,带来了惊世的锋芒。

这是开天剑,同样为这个世界自古流传的天神兵之一,相传为天地开辟之初用于开天辟地的神器,锐利无双,锋芒绝世。

相对于仙门仙钟而言,这是纯粹的杀伐神兵,对于陈恒的威胁也是最大。

前方,光华流转,神剑再一次劈砍而下,不给陈恒丝毫喘息之机。

一把古朴长剑冲向前方,在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顶住了,与开天神剑相抗衡,不落于下风。

轰隆一声,陈恒的身躯开始发光,随后断开的身躯再度愈合,滔天气血纷飞,弥盖四方。

锵!

一阵金铁交织的声音,下一刻,古剑与开天神剑碰撞,竟硬生生将那把开天神剑的虚影击打了出去,险些击散。

当然,这一击之后,古剑自身的形体也有些残缺,开始出现破损了。

不过这无损于陈恒身上的气机,此刻那股气息愈发强大了。

到了眼前,半空中的天劫已然即将要结束了。

喜欢玄幻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