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夜晚的墓地被一道淡淡的金光照亮。在海蒂里希庄严的吟唱声中,一层金色的护盾在她的身边升起。

这层护盾如晨曦一般清澈、高洁,完全不同于圣骑士和巫师常用的护盾,甚至还隐隐有种让人敬畏膜拜的崇高意境。

原本是隐藏在黑暗中观察的格里菲斯一看到这层护盾升起,立刻放开灵性,将全部注意力调动起来。

三头食尸鬼在他的驱使下没有一点嚎叫喧哗,沉默的奔袭中只有连绵的沙沙声,在荒凉死寂的陵墓间更加令人恐怖。它们从三个方向围住海蒂里希,纵身一跃,利爪和骨镰飞舞,向她猛刺过去。

但是,下一秒,这些凶残的怪物就撞上了透明的墙壁,冲的最快的那个直接被一堵移动的风墙拍在地上,“嘭”的一声就炸裂成漫天的黑色污血!

海蒂里希双手握持闪耀着深蓝色光芒的十字剑,英气逼人的双目完全摆脱了刚才的惊慌和畏惧,只有纯粹的、不可动摇的光芒如刺剑一般令人心悸。她不做任何格挡,持剑一挥,第二头食尸鬼紧接着被无形的灵能剑芒扫过,直接爆碎。

与此同时,第三头食尸鬼已经发动了狂暴的攻击,它用爪挠,用牙咬,打在海蒂里希的护盾上,只是激起阵阵金色水波般的涟漪。海蒂里希反手一抽,这头怪物就被打碎脑袋,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海蒂里希粉碎了食尸鬼的同时,马车也炸裂开来。狂风裹挟着一块块黑色的碎片四散而飞,劳娜被同样金色的光球包裹,从爆炸中漂浮出来,缓缓落向地上。

“死亡途径的不死生物和傀儡吗?狡猾的家伙,”年轻的女巫低喝道,“海蒂里希,我现在就把这家伙的本体揪出来!”

就在挣脱束缚的两人要靠在一起互相掩护之际,一团黑影如落雷般划过半空,径直砸在两人之间。黑影落地的瞬间,令人肝胆碎裂的咆哮响彻墓园。被这声怒吼影响,措手不及的劳娜和海蒂里希像挨了闷棍般耳中一阵嗡鸣,身体更是滋生出干涩、凝滞、说不清的眩晕和呆板。

她们被同时施加了减速和眩晕。与此同时,两人身上的淡金色护盾亦更加明亮的闪耀起来,转眼间驱散了负面状态。

但是,咫尺之遥的两人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敌人分割。海蒂里希刚刚抬手尝试反击,一条巨大的骨链突然从背后的阴影中射了出来。骨链的末端是一个船锚状獠牙,上面还附着着奇异的灵性,竟然是穿透了护盾,卷住女骑士的腰急速拖向附近的树丛。那个刚刚出现的敌人见状,立刻丢下身边的女巫扑了过去。

“海蒂里希!”劳娜惊呼一声。眼看自己的骑士被拖走,她正要吟唱魔咒解救,脚边的碎块却突然活动起来,像虫子般聚集成一个人形的物体。

在劳娜的注意力被海蒂里希分散的瞬间,米诺斯重新凝聚成形。它的身边,还涌上来四个喷溅绿汁的圆球和六头食尸鬼。

格里菲斯早就选定了这处墓园作为这场。这里荒凉、偏僻,凡人根本不敢在夜晚靠近,哪怕发出异响也很难在第一时间引来军队。更重要的是,这里遍布尸体,可以迅速的集结不死生物作战。

没有骑士掩护的女巫立刻陷入了棘手的境地——食尸鬼和自爆球并不强大,但是也不能无视,仅仅是片刻的耽搁,就让她和海蒂里希被彻底的分割开了。

……

海蒂里希·希梅厄拖行了十几米的距离,滚过一片灌木丛和乱石堆才停了下来。她刚要起身,一股难以形容的腐烂气息就从黑暗中喷涌而出。

“嘭!”

船锚大小的骨链迎头砸下,捶向护盾。海蒂里希敏捷的一闪而过,借着冲击波直接向外翻滚而去。

一个身高三米的肥硕巨汉迈开大步,隆隆的踏出断墙下的阴影。它头戴粗糙的亚麻口袋,在眼睛的位置挖出两口小洞,一双猩红诡异的小眼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在地上翻滚的女骑士。

“苏——卡——不——列”

巨汉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嘶吼,又一次抓起骨链。他身穿满是油腻和血迹的屠夫皮围腰,赤裸上身,双手带着黑色的皮手套,裸露在外的肌肤有着清晰的缝合痕迹,更诡异的是,他发黑而肿胀的身体表面竟然钉着许多十余厘米长,血迹斑斑的尖锐钉刺,用红的发黑的粗绳捆扎,看起来就像是把什么东西囚禁在血肉中一样!

这巨汉的身体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就像是尸体腐烂过后又被水泡到发胀那般臭的让人发指。见女骑士躲开了攻击,他咆哮举起手中可怕的凶器就要再次砸下。与此同时,另一个强大的气息已经来到附近,毫无隐瞒的宣泄出来。

麻烦了,要被夹击了!海蒂里希的护盾还在,但是翻滚躲闪让她的姿势却处于极其不利的趴在地面的状态。

“慢着。”黑暗中突然有人说话。

一个戴着黑狼般恐怖头盔的黑甲武士扛着双手巨斧大步走来。他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巨汉,用手指比比身后:“去那边。”

“苏——卡——不——列”

腐臭巨汉低吼一声,朝着黑武士吐了口唾沫,迈开大步就向灌木丛外面跑去。

“站起来,”黑狼武士对半跪在地的海蒂里希说道,“站起来,小妞。”

“?”女骑士一时间还以为自己遇到了绅士。

“就这么偷袭干掉你,往后想起来也很不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是滋味,怕不是有人会说我像那个‘输给女人’的家伙一样不敢直面女人,”黑武士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站起来,架起剑,面对着我。

“就像是决斗的骑士在竞技场的两头策马对冲,大概就是‘举起骑枪吧!让我们比比谁的家伙更厉害’这种感觉。”

被这样轻视和怜悯,一向心高气傲的海蒂里希也恼怒起来。

“居……居……居然小看我,”海蒂里希银牙紧咬,将十字剑举起,在心里低吼道,“因为我是女人小看我吗?自以为是的莽夫,只会用浅薄的逻辑思考,说什么回想起来不是滋味,说什么不能输给女人……

“这种浅薄的刚入伍的新兵才会有的无聊念头会夺走你的胜利。

“我,海蒂里希·希梅厄,可不一样,为了保护劳娜,我要做的事,很简单,只有一条!”

海蒂里希·希梅厄站起身来,在晶莹的金色护盾加持下,高声挑衅道:

“嚯嚯,想不到你也是个带把的,不是选择乘势夹击,反倒是独自挑战我吗?

“你的同伙,好不容易才将我和劳娜分开,像男朋友已经到了楼下还没有选好粉底的少女一样,拼命的给你制造有利的局势呢!”

这学姐也是个会说话的人啊!黑甲下的拉纳兴致来了,微微俯身,如野兽般蓄势待发:

“战斗的乐趣,怎么能分享呢?”

“嚯嚯,那等你被我踩在脚下的时候,也要这么带劲才好。”

两人各持武器,若朝阳和乌云,一明一暗的冲撞在一起。海蒂里希一剑劈开了拉纳的肩甲,在胳膊上割开一道伤口,后者一斧头劈裂护盾,风压擦过女骑士的胸甲,刮起一片火花。

双方一个交锋,各自错身而过,再度拉开距离。

身为序列7“毁灭之镰”,拉纳拥有对各中灵能强化的压制效果,哪怕是普通的攻击,都附带着削弱敌方加护的特性。仅仅一次交手,他便已经将女骑士的护盾攻破,即便对手可以重新加持护盾,只要再打破一次,对面的女骑士就只能靠单薄的轻型胸甲防御了。

胳膊上的伤口和痛苦刺激着拉纳的神经。他的气势更加旺盛的燃烧起来:

“贫弱,多么贫弱的防御,我的力量、速度都在你之上,仅仅一个回合,你的护盾已经损……嗯?”

拉纳的话还没说完,他便惊讶的看到海蒂里希的金色护盾完好如初。一般来说,能够攻破防御伤到护盾下的本体,意味着护盾的能量已经被破坏,必须重铸。

但是,海蒂里希的护盾就像是在嘲笑他的攻击一般毫不困难的填补了缺口,根本不需要重构。

“撕开护盾?”海蒂里希指指自己的胸甲,“你指的是把我刚上的彩绘刮掉这件事吗?还真是,可惜了我2个银郎买来的颜料。”

……

与此同时,在战场的另一端。

连绵不断的自爆球和食尸鬼从四面八方扑向劳娜,将她淹没在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中。当凄厉的吼叫和烟尘平息,格里菲斯赫然看见劳娜身上的护盾竟然纹丝不动。

他已经投入了二十个自爆球,除了少数在突击过程中被点射摧毁,几乎全部撞上了劳娜的护盾。

这护盾的强度是怎么回事?哪怕是某种持续施法,到了这个时候也该耗尽魔力了!

足以攻破超凡者防御的连续撞击竟然打不破一个序列7女巫的护盾,这种情况完全超出了格里菲斯的认知范畴。

被选中者都是怪物吗?!

劳娜·德·洛克哈弗特像一个嗡鸣的球状闪电般原地旋转。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龙一般的金色竖瞳,以让人不敢直视的威压扫过格里菲斯的藏身之处。

活尸和缝合怪还在蜂拥而来,撕咬撞击护盾,劳娜只当是在一群蝼蚁在脚边徘徊。

“精神构型2;锁定,指向;

“雷电构型7:聚合,投射。”

天幕间突然风云色变,电闪雷鸣,黑袍下的格里菲斯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某个极高位的意识注视,无所遁形,无法逃避。

劳娜·德·洛克哈弗特轻哼一声,高举魔杖,与天空翻滚的闪电链接:

“找到你了,躲躲藏藏绝对不会有女生喜欢的死亡骑士!

“让你见识一下,序列的高低不是胜负的决定因素!在我的威严下颤抖吧!

“双重施法强化(TwinMagicSpells),拟态(Imitation),龙眠——戒令(DragonSlave)!”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劳娜小姐登上马车以后,四人就立刻向着郊外赶去。

这时,天选者的战斗已经开始波及住宅区,甚至还有变得更加剧烈的迹象。驻守在重要路口的城防军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马车没有走多远就被守军拦住,不等带队的军官喝斥,驾车的女仆就挥舞了一下悬挂家纹的小旗,显示天选者的身份,不在宵禁的限制之列。

围上来的城防军连忙散开,撤除路障,放她们过去。

“他们动作倒是挺快的。”劳娜小姐靠在车窗边,看着城防军手忙脚乱的搬开路障。

“只要是珍惜生命的人,都会努力避开与天选者遭遇,毕竟,万一被战斗波及,那后悔就晚了,”女骑士海蒂里理所当然的说道,“拜耶兰城里至少有十几个被选中者藏在暗处,盯着那两场战斗,一有机会就会扑出来咬住猎物的脖子。

“我们离开城区以后在安全屋休息。清晨六点第二次热点标记开始以后恢复行动。”

她指了指地图上城外一处道路错综复杂的小镇:“在这里,五分钟的时间只能让天选者知道我们的位置,却不能锁定我们的方向。我们到了那里再决定前进的方向。接下来的几天皆是如此。思菲丽珂,你和娜拉轮换驾车。”

“是。”黑发双马尾的女仆乖巧的坐在劳娜小姐和她的女骑士对面。她穿着黑白色的女仆裙和长靴,个子很高,没有被问到的时候始终望着窗外。在这样百年一遇的大事件中,也只有劳娜小姐亲信的贴身女仆之一能够被留在身边。

“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躲下去吧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劳娜小姐亮出魔杖,“以我们的实力,哪怕是超凡者也可以拿下!如果能偷袭夺下一个徽记,接下来就非常有利了。”

海蒂里希严肃的否定了这个建议:“根据家族取得的情报,第二阶段会是一场长距离而危险的机动,我们要隐藏到那个时间,再去和其他天选者汇合,

“白天并不执行宵禁,在公开场合,身份尊贵的天选者们依然要维持自己的体面,不会公开出手。你可以第二阶段选择与其中一位结盟,协助他夺取最后的胜利,甚至可以出让自己的徽记换取奖励。

“据我估计,前半程最强势的被选中者是序列6‘圣殿骑士’康茂德殿下,预言之子‘窥秘人’亚伦,迦南的双途径非凡者嘉拉迪雅之中,还有杀害阿维尼翁大人的神秘人。他们不仅本人实力强大,背后还有压倒性的人力和物资支援,优势难以撼动。

“但是,资源优势并不能保持到第三阶段,最后的试炼仅仅对被选中者开启。到了那个时候,每一枚徽记都可能是决定性的。

“劳娜,只要能坚持到第三阶段,你的价值将是现在无法想象的。若是运作得当,神秘世界未来的领袖会和给你开出无法想象的条件,更不要说你还可以藉此窥探世界的本源,洛克哈弗特家族将会抵达从未有过的高峰。”

“是是是,”劳娜小姐鼓了鼓脸颊,“总而言之,对于我这样的咸鱼被选中者,利益最大化的战术就是苟着呗~”

“请不要这样说,荣誉取决于结果而非手段……”

“好好好,海蒂里希你都对,我什么都听你的!”

两人交谈的事项也是足以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但是,看着她们说话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小女生在聊天的感觉。

马车颠簸了一下,似乎进入了一段不太平整的道路。

“已经接近城郊了吗?有这么快?”海蒂里希掀起窗帘向外看了看,“我们应该才过敦巴瑟桥,还没有离开西敏特区才对。”

窗外漆黑一片,没有可以辨识的标志性建筑,甚至,连房屋都没有多少。

马车正在穿过一块开阔的空地,被坑坑洼洼的路面震的上下起伏。月光下嶙峋突兀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完整版,

的阴影,令人想起枯枝上窥伺着猎物的秃鹫。

“这里是通往郊外的路?”海蒂里希警惕起来。路旁的景色越来越阴霾黑暗,甚至还出现了陵墓和墓碑。

她们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墓地。

拜耶兰城的规模很大,甚至连墓地都可以容纳。

“停车!劳娜,思菲丽珂,别出来。”

海蒂里希跳下马车,举目四望只能看到阴森的枯木和坟冢,不时传来两声乌鸦的哀鸣,让气氛更显异常。

“娜拉,怎么回事?你怎么到这里来?”女骑士拔出佩剑,指着驾车的女仆说道,“下来,把手举过头,让我看到你的脸。”

但是并没有人回答她。女骑士一个箭步冲到驾驶席旁,发现那里空空荡荡,毫无人影。

突然,她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与残烛发出的噼啪声或絮叨完全不同的声音。是隐约的说话声,是令人毛骨悚然、呼吸停止、冰冷恶毒的呓语。

冰冷的墙上挂着破旧的小灯,闪着昏黄的幽光。有几个人影,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出远处的废弃石屋,接着又消失在黑暗中。

海蒂里希的心提了起来。她看到断壁残垣中用鲜血涂抹着脚掌大小的字,在忽明忽暗的火光照耀下无法辨认。一声令人寒毛倒立的尖叫。那声音绝不来自人类的喉咙,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

随之而来而来的是,是一股刺鼻恶臭以及大群夜枭的恐怖尖啸。

海蒂里希·希梅厄感觉自己的脊背冰凉。她参加过战争,目睹过可以让人心智癫狂的惨剧。但是,在霍蒙沃茨愉快的学习了几年以后,她渐渐适应了体面和优雅,那些只有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象,早已深埋心底。

但是,此时此刻,那些糟糕的,令人无法直视的恐怖阴影又一次从她的心底里挖开尘封的泥土,用枯朽的没有皮肤和血肉的骨头,一点一点的爬出来。

坐在马车里的劳娜小姐也是一样。尽管她是一个出名的胆大冒险家,但是,依然逃不出被无名的恐惧扼住喉咙一般的战栗和恐惧。她注视着发出怪叫的黑暗,意识到,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那边的黑暗中注视自己。

这无法名状的怪异抓走了自己的女仆,将大家带到黑暗诡异的墓地。在沼泽般粘稠的恐惧气氛中,还带着几分疑惑

劳娜强打精神,握紧魔杖,用自言自语来调动情绪:

“我在害怕,这很奇怪,哪怕是迷失在寄宿古老恶灵的遗迹中我也没有害怕过。难道,这附近藏着某种引起恐惧的特质……嗯,我要,啊——!”

一种冰凉的,像蛇一样滑腻的触感卷过手腕,把劳娜吓得叫了一声。

“怎么了,劳娜小姐?”扎着双马尾的女仆思菲丽珂可爱的歪歪头问道。

她没有一点慌乱,镇定的让劳娜都有些惭愧。

“有什么东西,像蛇,碰了一下我的手腕。”劳娜一边说,一边查看座椅和车厢,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是这样的吗?劳娜小姐,长长的,滑滑的……”女仆举起双手,捏住脸颊向两边拉,摆出一个滑稽的表情。

一条条蚯蚓和蜈蚣粗细的触手纠缠着,搅动着,从漂亮女仆的樱红小嘴和头发里钻了出来,变成长满口器的肉触,而且越来越粗大。女仆的脸也像蜡一样融化,变成一滩漆黑的泛着莫名亮光的黏液团,从四面八方朝劳娜卷了过来。

这一幕击溃了劳娜的心理和认知防线。她挥舞魔杖,像拿着根棍子一样乱打,接着就被卷住双手,捆住腿脚。滑腻、恶心的触手甚至绞住了裙子。

“啊——!”

马车里传来的尖叫惊醒了因为异状而陷入迟钝和恐惧的海蒂里希。她刚要去打开车门,精巧的车厢就像装进老鼠的皮包,在劳娜撕心裂肺的惨叫中上蹿下跳起来。

与此同时,黑暗中出现了“啪嗒啪嗒”的密集脚步。一种轮廓和形状像是畸形野狗的生物向着女骑士扑来。它们有一部分是人类,长着人类的手和头,过度发育的大脑挤开头骨,丑陋的脸无比扭曲,背后还拖着苍白的骨尾,四肢伏地疾奔而来。

海蒂里希强压心中翻滚的厌恶和恐惧,举起佩剑,在恐怖尖叫和怪物奔袭的沙沙声中,以几乎疯狂的执着和镇定吟唱起来。

……

“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她们可是学姐唉~”

在俯瞰马车的墓园废墟之上,拉纳正在将女仆装撕碎,换上狰狞的黑甲。他的身体也在一点点从少女的体型容貌转变为刚毅威猛的见习骑士。

“你如果觉得过意不去,说话的时候请不要翘着嘴角,”格里菲斯用黑袍包裹自己,手指在断罪上轻叩着,“劳娜·德·洛克哈弗特,霍蒙沃茨四年级,序列7女巫,非常活跃且出名的考古学家和探险家。但是,无论是家族还是个人实力,她都仅限于引人注目的程度,与嘉拉迪雅、亚伦这样的被选中者完全不在一个层面。那么,她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得以入选24人名单呢?”

“也许是古老传承的恩泽吧,”拉纳已经披挂完毕,抓过一把双手战斧握在手中,“洛克哈弗特是拜耶兰最早的500位元老家族之一,和夏龙家一样,有着被时间埋没的神秘。”

格里菲斯拉起兜帽,戴上假面,遮住自己面容:“面对这样的对手不能大意,我们不知道她有多少底蕴和底牌。我已经投下恐惧,并且让米诺斯和食尸鬼困住她们,这拖延不了多久。要彻底拿下,还得我们俩动手。”

“好呦!”拉纳戴上头盔,身后浮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漆黑巨狼的恐怖幻影,“海蒂里希交给我,我喜欢这款。”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