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母子,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就只剩下了局座咆哮之后的余音,包括黄姓高层在内的三名中统特务,也都没有想到,唐城的背景居然如此强势。实话说,此刻就连唐城都有点懵逼,他曾经听张江和说过,自己那位已故的父亲曾经在委员长卫队里待过,可他却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曾经是那位的贴身护卫。

虽说南岸别墅里住着的那位,虽生性多疑,可是对身边认可的人却很是优待。唐城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张江和,毕竟任谁听到这么劲爆的事情,都会在狂喜之后,下意识的寻求亲近之人的证实。察觉到唐城看向自己,张江和心中轻叹之余,只能开口言道。“没错!你父亲调职军统之前,曾经是委员长的贴身护卫,这件事,是你母亲不让告诉你知道的!”

如果说局座刚才说出的事情,给了黄姓高层几人极度震撼,那么此刻张江和吐露出的真相,就更加令这几人心中震荡。敢情他们误以为唐城表现的如此跋扈,是因为有委员长撑腰的缘故,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局座几步走到唐城身边,伸手拉住唐城的一条手臂,对着那黄姓高层言道。

“老黄,这孩子是他们唐家现在顶门立户的唯一男丁,如果你们中统想要给这孩子身上泼脏水扣帽子,麻烦先做好掉脑袋的觉悟。咱们相识多年,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从不说二话,是提醒也好,是威胁也好,随便你们怎么想。真要是到了出事的时候,可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们!”局座这应该是第二次表明自己的态度,黄姓高层不得不仔细考量局座表露出的态度。

张江和这个时候,也站起身走到唐城身边来,面色严肃的看向中统三人。“我和唐城已故的父亲是多年老友,也曾经在委员长的卫队里待过,算是这孩子的叔父。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中统手上,到底有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这孩子跟你们的案子有关联。我要说的是,如果你们想要用这个孩子去背黑锅,我是会告状去南岸别墅的。”

“我张江和少了一条手臂,但并不是一个废人,相信委员长也不会拒绝见我这个老部下。家里的后辈小子吃了亏,我这个做叔叔的,总是要尽上一份力!你们中统人多势众,我们军统似乎也不差,大不了就去委员长面前比拼一下,我也很想知道,你们中统到底靠的是什么底气!”和局座那些话相比,张江和后面这番话,已经算是不客气的了。

局座跟张江和同时站出来,为唐城撑腰,早已经出乎黄姓高层三人的预想之外。可还没等黄姓高层开口说话,那个一直没有开过口的杨姓侍从官却突然开口言道,“我离开南岸别墅的时候,委员长亲自交代过,他希望搜索队没有案子的时候,唐队长能带着家人,去南岸别墅做客。夫人早就听说,唐队长家里有一对混血妹妹,很想认识一下。”

杨姓侍从官说话的时机抓的很准,恰好是那黄姓高层心中动摇的时候,他的这番话,瞬间便彻底击垮了黄姓高层心中的坚持。无独有偶,会议室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带来推开,进来的是跟随黄姓高层几人一同来搜索队军用的那个司机。能在中统里为黄姓高层开车的,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唐城一看就看出这货腰里也是别着手枪的。

发觉对方腰里别着手枪的唐城,第一个反应,便是上前一步,同时双手微微张开,将局座和张江和挡在了身后。张江和的反应要比局座稍稍快了一些,发觉唐城突然上前一步挡在自己两人身前,张江和便马上觉出不对来。就在张江和准备反手掏枪的时候,这个从会议室外面进来的中统特务,却大步走到黄姓高层身边低声耳语起来。

已经下意识做出防御反应的唐城,并未看到这个中统特务,做出过激的举动,略微有点尴尬的他,只能轻咳一声,侧了身子,将挡在后面的局座让了出来。身边的唐城和张江和相继做出反应高考母子,局座这时才算是反应过来,不过他并没有责怪唐城的意思,反倒是脸上略带欣慰的伸手轻拍唐城的肩膀。

“老黄,有什么事情,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一听!”从唐城身后走出来的局座,看着那黄姓高层面色大变,随即心中一动,朝着对方朗声言道。局座的话似乎给了黄姓高层极大压力,这货暗自在心中思量一阵之后,看到那杨姓侍从官也是一副探究的表情,这才咬牙将自己刚刚得知的消息说了出来。

“就在半小时前,我们中统在城里执行任务的一个行动小队遭遇袭击,小队长徐春,在酒楼雅间里被人杀死。根据现场勘查的结果,徐春死亡的原因,跟那晚中统死掉的三人一样,都是被人用利器豁开了脖子。”黄姓高层口中说出的消息,令张江和精神大振,因为如此一来,这个徐春的死亡,就算是洗清了唐城身上的嫌疑。

局座显然是同样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马上言道,“老黄,你可是从半小时前,一直都在这里的,应该知道唐城并没有离开过这里。这个徐春的死亡方式,既然跟那晚你们中统死掉的三个人一致,这就说明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而唐城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这就证明,唐城并不是你们中统要找的人。”

局座这番话不算全面,可是也都说中了问题的关键之处,此刻就连那杨姓侍从官,听了局座的话之后频频点头。中统这边从一开始,实际就没有确切的证据能钉死唐城,他们能做的也只是用手段来激怒唐城,然后找寻唐城的破绽,继而达到他们的目的。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彻底打乱了让他们之前的布置,就凭徐春遭遇袭击身亡的事情,就足够证明唐城是无辜的。

唐城心中却异常平静,因为这个叫徐春的中统特务,虽说不是死在唐城手里,却也跟唐城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唐城那晚接连刺杀三名中统特务之后,第二天便借助在城中追踪日伪特务时候的便利,悄悄联络了那家重庆地下党用作联络的布庄。这一次,化妆潜入布庄的唐城同样奉上大礼,他用五根金条和20支步枪,同布庄里那个叫黄平的地下党高层,做了一笔交易。

唐城负责提供具体目标的相关情报,而黄平则负责帮助唐城清理目标,而且必须使用短刀,近身做出唐城那晚杀人时一样的手法。中统一夜死了三个人,这个消息早就在重庆城里传的沸沸扬扬,作为重庆地下党组织的一员,黄平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事。只是在他问及原因的时候,做了面部伪装的唐城,只是说自己跟那三人有私仇。

泄愤杀人,这个理由虽说不能完全说服黄平,却也算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而这个叫徐春的中统小队长,双手沾满了地下党成员的鲜血,所以干掉此人,黄平表示并无心理压力。跟黄平联络之后,唐城便开始连续带队在城里抓人,他这是要故意营造出一个假象,跟随他抓人的那些队员,便是唐城最好的不在场人证。

只是连唐城自己都没有想到,地下党居然将行动时间放在了今天,而且还是在唐城在会议室里,接受中统询问的时候。徐春遇刺身亡的时候,唐城一直在会议室里并未外出,中统这位黄姓高层和其他两名负责询问唐城的中统特务,也就成为了唐城的证明人。何况这里还有

高考母子,

局座和杨姓侍从官在场,就算黄姓高层和中统的人暗中使坏,他们也不敢当着局座和杨姓侍从官的面,硬生生给唐城扣上罪名。

事情出了岔子,黄姓高层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简单跟局座交谈几句之后,便带着他的人离开军用。“这一次也算是一个教训,你小子以后做事的时候,别老是找中统的麻烦。他们做事的风格跟咱们不同,稍不顺意,就会背后玩手段。”黄姓高层离开之后,局座虽说已经放松下来,却还是不忘记提醒唐城。

唐城闻言,马上对局座用上了子侄的礼数道谢,这一次,他是真心谢谢局座对自己的照拂和支持。那杨姓侍从官,倒是对唐城之前出手教训中统特务的的手段很是好奇,看得出来,这位根本就是个武痴一样的人物。杨姓侍从官虽说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此人常伴委员长左右,就连局座说话的时候,对此人也是颇为照顾。

有张江和的暗示,和局座的言辞提醒,唐城怎么可能得罪对方。在杨姓侍从官的要求下,唐城只能在抓捕小队的训练场里,拉开架势,跟这位侍从官好好的较量了一场。因为徐春的遇袭身亡,唐城总算是从这件事情当中脱身出来,一直关注此事的那些人,得知消息之后无不暗叹唐城的运气真好。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老黄,你们中统怎么回事?翻来覆去就只是那几个问题,唐城都已经回答的明明白白了,你们的人还要翻过来覆过去的追问,难不成你们非要唐城承认才行?是不是,只要唐城的回答不符合你们的心思,就是有所隐瞒,就是拒不交代?如果是这样,我可是要到委员长面前好好说道说道的。”

会议室外面的走廊里,面色严肃的局座正在大发雷霆,委员长派来的那位杨姓侍从官,这个时候也是一脸狐疑的看向中统这位姓黄的高层。这位姓黄的中统高层,虽说心中已经腾起怒火,可脸上却还是露出微笑,面对局座的暴怒呵斥和那位杨姓侍从官狐疑的眼神,他故意放慢的语速言道。

“一晚上死了三名中层,而且都死在了自己的住所里,中统现在是人心惶惶,很多人都生怕第二天没办法再醒过来。”中统这位姓黄的高层应该是个

高考母子,

擅长玩语言文字的,他一开口,就径自先将中统摆在了受害人的位置。“目前我们中统手头上的线索很少,所以每一条线索,我们都必须要反复核对。局座,您就先理解一下吧!”

对方这种看似委婉,实则以退为进的说法,差点没有令局座当场笑出声来,都是从事情报工作的,局座怎么可能看不出中统的那点小伎俩。“老黄,虽说咱们两家一直都带有争斗,可那些都是可以摆在台面上进行的。里面的这个年轻人,他不但年轻,而且很有能力,是我们军统一致看好的后辈。如果你们中统试图给他泼脏水扣大帽子,那咱们两家之间的争斗,可能就要从现在开始升级了,如果不信,你们大可以试试看。”

局座释放出的态度,令这名中统的黄姓高层大为吃惊,因为依照他对局座的了解,面前这位暴怒中的局座大人,似乎还从未如此公开的对哪位所谓的后辈这么看好。不仅仅是这位黄姓高层一脸狐疑,就连站在一边的杨姓侍从官,这个时候也是露出同样的表情。“老黄,我刚才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你们有证据,我不拦着你们,可如果你们没有根据的针对那小子,这事,咱们可就有的闹腾的。”

站在走廊里的局座面色冷森,摆明了要为唐城撑腰,看的黄姓高层眼皮直跳。三人接下来谁都没有说话,走廊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此刻还在会议室里的唐城,并不知道外面走廊里发生的事情。面对中统两人的连续询问,唐城表现的很是冷静,虽然对方翻来覆去的就只是那几个问题,唐城也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甚至脸上还带着淡淡的轻笑。

唐城的表现,令张江和很是满意,原本心中还有点担心的他,这时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心中隐隐有些小得意的张江和,随即不在理会唐城三人的交谈,只是专心致志的喝起茶来。“你们到底想要问什么?”唐城终于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对方翻来覆去询问同样的问题,让出唐城终于做出反应。

“你们问的问题,我已经做过多次回答,如果你们试图从这些问题当中,找出我的问题,不妨你们就直说。实话说,就在你们来之前,我还在地下室里审讯犯人。我没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陪着你们玩过家家的把戏,如果你们还要继续这种浪费时间的游戏,那我可就不奉陪了,毕竟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被白白浪费!”

唐城说着话,作势要起身离开,坐在对面的两个中统特务,脸色大变的同时,其中一人伸手指着唐城爆喝道。“姓唐的,你给我坐下!现在是我们对你进行询问的时间,不管你有没有事情要做,现在都必须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对方的突然翻脸,显然并没有出乎唐城的预料,和张江和默默对视一眼之后,唐城咧嘴笑出声来。

口中呵呵轻笑的唐城,也不理会这两个中统的人,只是起身站起,抬腿朝着会议室的大门走去。“叫你坐下来,难道你没有听到?”见唐城根本无视了自己的呵斥和警告,其中一个身形壮硕的中统特务,也跟着起身站起,大步追着唐城到了会议室门口。还坐在椅子里的张江和,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端着手中的茶杯,表情诡异的看着剩下那名中统特务。

果然,就在起身追赶的那个中统特务,伸手抓向唐城右肩的时候,原本面朝会议室大门的唐城,却突然一个原地转身,和高考母子追赶并试图拦下他的这个中统特务,来了个面对面。转过身来的唐城,抬起左臂挡开对方抓向自己肩膀的右手,自己的右臂曲起,一记八极拳中的顶心肘,瞬间便顶中对方的胸口。

受了唐城一记顶心肘的中统特务,顿时如受重击般僵直了身体,一击得手的唐城却并未轻易放过对方。之前挡开对方右臂的左手顺势下抹,拉住对方的右手向自己这边一拉,就将身体后仰的对方拉正了身位。同时唐城右膝抬起,在对方腰腹间重重顶了上去,等唐城松开手的时候,连续遭受重击的对方,只能用手捂着自己的腰腹,弯腰屈膝跪倒在唐城面前。

唐城这一手连击,实际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等着坐在长桌边的另一个中统特务反应过来的时候,唐城这边已经全都结束了。“你怎么能随便动手打人呢?”还坐在桌边的这位,正要起身,却被已经放下茶杯的张江和,用力按住了肩膀。没能挣脱来的这货,就只能坐在椅子里,发声指责起唐城,可唐城对此并不在乎。

“消消气,先喝点茶,年轻人嘛,脾气总归是火爆一点,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应该多多包容才是。”反正唐城没有吃亏,而且极度护短的局座就在门外,张江和便笑嘻嘻的拉着身边的这个中统特务,不让他有机会起身去找唐城的麻烦。唐城和张江和这种一动一静的配合,是桌边这名中统特务,绝对没有想到的。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想要用反复询问的方式,来故意激怒唐城,然后趁着唐城暴怒或是方寸大乱的时候,来套唐城的话,继而找出唐城的破绽。可他们并没有想到,唐城面对他们的反复询问,并未表现出慌乱或者暴怒。唐城刚才拒绝继续配合的时候,他们误以为之前的反复询问,已经将唐城逼到了崩溃的边缘,所以在唐城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他们中也会有人追上去阻拦唐城。

可他们却并没有想到,在他们设计唐城的时候,唐城同样也在设计他们。依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吃亏的只能是他们,因为唐城还好好的站在门前,而那个试图拦下唐城的中统特务,已经面色苍白的跪在了地上。就算他们一会可以向局座告状,可这里还有个张江和,双方都是两个人在这里,谁也不能阻拦张江和向着唐城说话。

一旦双方之间进行扯皮般的相互指责,那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了了之,因为相互指责的双方,谁都没有明确的证据来证明自己说的就是对的。可唐城毕竟是动手打了人,还坐在桌边的那个中统特务,也没想要放过唐城。可还没等他起身站起来,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原本从会议室后门离开的局座三人,这次从会议室的前门进来的。

“怎么回事?”走在三人最前面的局座,一进门,就看到唐城站在距离前门不远的位置,在唐城身边,还跪着一个。随后进来的杨姓侍从官,也马上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不过他并没有出声,只是冷眼看着面前的这一幕。随后进来的黄姓高层就不一样了,毕竟跪在地上的那个,可是他们中统的人。

“唐城,你太放肆了!”一个站着,一个跪着,都不用问就知道跪着的这个,一定是吃了亏的。所以最后进来的黄姓高层,看清楚眼前这一幕之后,便伸手指着唐城呵斥起来。唐城现在还只是他们的怀疑对象,中统手上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指证唐城,不过他倒是可以用伤人做借口,先惩治唐城一番。

被斥责的唐城,却理也不理那位黄姓高层,只是对着最先发问的局座双手一摊。“还能怎么回事!找不到给我扣屎盆子的机会和借口,就恼羞成怒了呗!结果却技不如人,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了!”唐城的回答不算详细,可意思却已经表达的很清楚。

得知唐城并没有吃亏,局座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即扭头看向一脸怒色的黄姓高层,口中厉声言道。“姓黄的,刚才在外面,你不是一直对唐城的事情很敢兴趣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唐城已故的父亲,曾经是校长的贴身护卫。调入我军统之后,更是功勋呵呵。校长还亲自为唐家手书烈士匾额,你们想要动唐城的心思,简直是想瞎了心。”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