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饭小女孩给我做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接下来这段时间,奇诺都留守在丹雨城,跟进血精草后续的种植情况。

珀修斯也许是被之前的事搞怕了,三天两头飞书询问进展,生怕奇诺跟波顿一样把事情搞砸。

奇诺也没有把珀修斯吊着,对飞书里问到的问题一一答复,如实告知了所有情况——除了那些账册的事,他认为现在不是时机,也最好不要由他开口说这件事,就先隐瞒了下来。

听完丹雨城事件的来龙去脉,珀修斯极度震惊,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他敦促奇诺做好自己的工作,严格按照约定日期上缴血精草,其它事情不要操心。

奇诺在丹雨城的这段时间倒也清闲,主要是工作开展上没什么阻力,丹雨城官吏从上到下被一撸到底,整座城市的事务都由他说了算。

再加上接济粮运输到位,民众对火烧丹雨平原、改种血精草一事没了怨言,做什么事都很轻松。

「回雪」过后,年历翻到「火曜历」514年,时至「滴露」。

血精草在四季如春的气候中茁壮生长着,一直到「滴露」20日,原本金黄色的原野上已是一片猩红,仿佛铺上了一层血的地毯,如若细看,会发现那些都是在暖风中摇曳的血精草熟株。

奇诺从田中割下第一缕血精草,确认已经成熟,就开始组织收割工作。

血精草对土壤营养的汲取非常苛刻,不像麦秆那样可以一株挨着一株,所以种植密度非常低,王室所需的6290吨血精草占用了足足十几万顷地。

p标签]不过,这种低密度的种植倒让收割显得十分方便,只要组织起上千名干活娴熟的农民,几天就收完了。

最后经统计,这一季种出来的血精草有7182吨,属于超额完成,奇诺自己保留了百余株作为样本,其余全部派人押回王城。

珀修斯曾答应过,处理好丹雨城的事,奇诺的「海尔辛家族」会被他亲手授为第六大「王领家族」,这个奖励看似令人惊愕,其实一点都不夸张。

解决丹雨城的事,就相当于救整个多古兰德于水火之中,而且按照当时的情形,恪守王令就等同于要与丹雨城600多万民众为敌,从此成为被人唾弃的屠夫,再也不会获得民众的支持。

所以与其说是奖励,不如说是补偿。

只是谁也没想到,丹雨城的危机存在着另一种破解方法,这让奇诺既没留下恶名,又获得了晋升王领家族的奖励。

君无戏言,奇诺并不担心珀修斯反悔,也不认为这位国王是那种话放出来又不认的人,只要接下来没再出现什么变故,他就只需要静静等候荣誉加身即可。

第一批血精草按时送了上去,接下来就是保证丹雨平原像以前耕种麦穗那样,按时耕种血精草,定期足额上缴就行。

这种规律性的事已经不需要奇诺本人在这里跟进,他派了几个能力信得过的人留下,叮嘱他们定期汇报情况,随即就打算将告死军团带回薄暮城。

不得不说,至高存在还是挺给面子的,血精草危机这段时间没有开启轮回猎杀,否则奇诺一边要处理丹雨城的事,另一边要对付轮回者,到时候首尾难顾,恐怕会遇到不小的麻烦,珀修斯肯定也会很崩溃,这边兽化疫病即将卷土重来,那边天外来客蠢蠢欲动,他恐怕要愁得几天几夜睡不好觉。

动身回薄暮城的前一夜,奇诺进入独立空间,将血精草交给零号化验,却没有得出什么实质性的结果。

根据零号的分析,血精草的分子组成结构完全颠覆常理认知,无法与生物库中的任何植物进行匹配,也无法从科学角度予以分析,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血精草是一种完全未知的物质。

连零号都分析不出来,奇诺也只能作罢。

离开独立空间后,奇诺回想了一下,距离上次前往暴食世界已经过去很久了,也不知道菲奇这段时间怎么样。

至少从跃迁至暴食世界所需的敬畏值来看,菲奇并没有被轮回者成功猎杀,而且成长速度惊人,虽然和他还有着不小差距,但按照这个速度下去,追上他的步伐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奇诺想对「暴食」这种拒绝者有更多了解,就开启「敬畏」体系镜面,兑换了24小时的时间,折跃前往「暴食」世界。

和「傲慢」世界一样,「暴食」世界也存在气候变迁,从一片枯黄萧瑟的植被看,这片地域现在处于秋季,万物肃杀。

跃迁的落点完全随机,有可能直接落在拒绝者身边,也可能隔着千里之远,找起来非常不方便,不过奇诺上次给菲奇植入了皮下芯片,可以直接定位追踪,很快发现她离自己的距离只有122公里。

奇诺用念动力飞到标识地点,在一处树洞里发现了菲奇。

这个群狼养大的孩子即使在成为拒绝者后也保持着原始天性,娇小的身体盖着芭蕉叶,蜷成一团缩在树洞里睡觉,耳朵还会时不时动一下,仿佛是在捕捉任何可能存在敌意的动静。

奇诺并非步行靠近,所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默默看着她。

这时,菲奇的鼻尖突然动

送饭小女孩给我做 全文阅读

了动,像是嗅到了什么东西,她慢慢开始睡得不安稳,两条长腿不停蹬着,口中梦呓着奶声奶气的狼嚎:“嗷...嗷...嗷呜...嗷呜——”

叫着叫着,菲奇手脚并用爬了起来,钻出树洞,用鼻子贴着地不停嗅,一路嗅到奇诺下方。

“嗅嗅...嗅嗅嗅...”顺着气味,菲奇抬起头,看到奇诺后惊喜地开始转圈:“嗷呜!我说怎么突然有一股草莓味,果然是你来了!好久不见~”

这手脚并用打滚转圈的模样,让奇诺非常怀疑,如果菲奇真是一只幼狼,现在是不是已经在摇尾巴了。

奇诺不打算聊一些家长里短,比如问最近还好吗,今天吃了什么,那都是废话,他现在最想了解的是菲奇成长至今的实力。

怎么了解?很简单,打一架就知道了。

奇诺伸出手指向菲奇,指尖萦绕着念动力的狂澜,淡淡地说:“来,咬我。”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索兰黛尔在清江下游拦截货船,象征着丹雨城大案步入收尾阶段,戈麦等人也被秘密押回了丹雨城。

阳奉阴违,以木换粮,火烧粮仓,将百万吨粮食藏于地下,放任城中民众饿死,上下勾结,私通它国...这种贪墨大案,放眼古今也实属罕见,如果就这么对外曝光出去,恐怕会弄得风雨飘摇,人心惶惶,王室的颜面与威严也将荡然无存。

所以,索兰黛尔很理智地选择了保密,没有第一时间对外披露细节,而是准备到时候回王城与父王协商。

至于那已经被“烧毁”的百万吨接济粮,肯定不能说是从戈麦这些人手上夺回来的,否则先前的保密就没有意义,只能找一个借口

送饭小女孩给我做 全文阅读

,说是王室想办法重新筹出来运给丹雨城的,这样对上下都好。

接济粮一到位,索兰黛尔重启麻斑为粮官,严格按照标准发放粮食,保证城中粮食供应,与此同时,奇诺着手开始推行政令,火烧麦秆,改种血精草。

大火在丹雨平原有序地燃烧着,麦秆化作草木灰融进土里,血精草种子随之播下,甚至连苍穹之上的神明都在出手相助,唤来漫天阴霾,温润的甘雨洒遍原野。

丹雨城的危机解除了,兽疫危机也暂时解除了。

然而,一些更加隐蔽的危机却暴露了出来。

奇诺推行政令期间,索兰黛尔带着一部分告死军团将士查抄了丹雨城官吏的家。

经账目与实物清点,光是戈麦一人,家中的秘密地库就抄出1000多枚金月,13万枚银月,铜铁月竟一枚都没有!

这意味着戈麦平时生活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没有一处用的是凡品,哪怕是最简单的吃饭,享用的都是以金银月结算的奢靡之物!

其余官吏与戈麦如出一辙,抄完那些大小官吏的家,缴获的金月总数竟数以万计,银月难以计数,铜铁月依旧一枚都没有!

更可怕的是,这只是冰山一隅...

在抄没丹雨城首富杜明威的家时,索兰黛尔发现这个人已经散尽家产,身无分文,但经过奇诺的帮助,索兰黛尔从他家的机关暗门后面发现一处隔间,并在里面找到了大量秘密账册。

多古兰德法典有严令,除公务之外,禁止官吏与外界有私人财产往来。

但在实际操作的时候,这条律令有着漏洞。

比如,某个贵族以公益形式向执政府邸捐赠资产,帮助城市建设,造福民众,这种行为本身是值得鼓励的,法典也许可。

但问题是,捐赠之后的月币用在哪,怎么用,这些账目都可以作假,最后偷梁换柱,月币往往会以某种形式落进官吏的口袋。

这种漏洞就会造成明面捐赠,实则行贿之事。

杜明威家中的账册就是如此,一眼看去好像没什么问题,但真的将那些数字精算整理出来,会发现各种各样的虚假账目环环相扣,层层伪装,竟全是上下勾结的贪墨行径。

最可怕的是名字...

纵使做好了心理准备,账册上的名字依旧令索兰黛尔心里发寒。

账目上那些与杜明威勾结往来的名字,几乎全都是索兰黛尔耳熟能详的人,他们有些是王宫里的实权大臣,有些是长辈的袍泽挚友,有些是她的同族血亲,这些人无一不是位高权重,遍布多古兰德王国上层建筑!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里面的许多名字,索兰黛尔根本不敢相信。

父王把酒言欢的好朋友、从小带着自己长大的叔叔、经常来家里喝茶的伯伯...一个个耳熟能详的人,和他们相处的欢声笑语仍萦绕在耳旁,但谁又能想到,这些人竟全是贪墨之徒!

这些账册实在太可怕了,索兰黛尔根本不敢擅自处理,只能亲手将其保管好,到时候带回去给父王定夺。

...

半个月后,丹雨城已经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奇诺需要留在这里监督血精草的种植情况,索兰黛尔和洛娜则是准备先动身赶回王城。

临行前,三人聚在一起吃了顿告别饭。

洛娜这几天陪着索兰黛尔跑这跑那,都没怎么按时吃饭,现在终于闲了下来,吃得是狼吞虎咽。

吃着吃着,洛娜似乎想到了什么:“诶,奇诺,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忽悠那些狗官的时候,你叫我陪你演一出戏。”

洛娜说的是当时在执政府邸忽悠戈麦等人的那一幕幕。

洛娜那天的举动,全都是奇诺事先编排好的,各种情况下该说什么话,该露什么表情,该摆什么姿势,也都是奇诺事先教给洛娜的,硬生生给她塑造出了“威严满满的亲王殿下”的形象。

洛娜虽然平时看着憨憨的,但关键时刻还真顶得住,那么多台词硬是背下来了,演得天衣无缝,把丹雨城官吏忽悠得死去活来。

现在再提起这事,倒也让人不禁莞尔,奇诺问:“记得,怎么了?”

洛娜好奇地问:“你之前说,如果那些人死活不上当,就让我用阿宝之死忽悠他们。阿宝之死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奇诺:“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阿宝被胡山戎绑架,死在大漠。”

洛娜摸了摸后脑勺:“那你为什么会有阿宝的随身戒指?我看那枚戒指一拿出来,那些狗官马上就信了,他们还真以为是你杀了阿宝。”

标签]奇诺:“我在大漠发现阿宝尸体的时候,从他身上随手捡的,刚好派上用场罢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洛娜一脸老实,小鸡啄米般点着头,笑着说,“我就记得那些狗官被忽悠的时候,我心里都笑翻了。还有你让我背的那句开场白——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亲王——哇,这句话也太酷了,你是哪看来的?”

奇诺心想:那可是《教父》里的台词,能不酷嘛。

当然,这话没法和洛娜直说,奇诺也只能厚颜无耻回答:“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就在洛娜叽叽喳喳回味之前的事时,索兰黛尔已经吃完饭了,她放下刀叉,戳了一下洛娜的腰:“娜娜,吃饱了吗?我们该出发了。”

“哦哦,好。”洛娜也放下刀叉起身,临走前不忘往怀里揣两个面包。

“现在就要走吗?”奇诺淡淡地说,“我建议你多留半天。”

索兰黛尔歪了歪头:“怎么了吗?”

奇诺看着索兰黛尔,那双琥珀色眼瞳深不见底:“我去安排人手分发传单,告诉整个丹雨城,到底是谁拯救了他们。你出城之时,我会让全城民众都前来拜见公主,让所有人高呼你的名字,记住你的仁慈。”

索兰黛尔莞尔一笑,轻轻摇了摇头,眼神清澈如没有杂质的湖水:“我做那些事,不是为了让别人崇拜我,而是它们本该如此。”

索兰黛尔对奇诺挥挥手,转身消失在屋外的暮光中,只有清脆的声音还在回响:“再见了,诺。”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