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算命离婚到最后没离的*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此时的大唐还处于国力蒸蒸日上的时期。

四面八方的部落与国家,都深知大唐的威名,他们也是想尽办法的来到大唐讨生活,做生意。

在长安城内,据说就生活着来自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

阿拉伯人带来了香料和昆仑奴,粟特人带来了葡萄酒和胡食,波斯人带来了地毯与胡姬,天竺人带来了佛经与宝石,新罗人带来了新罗有没有算命离婚到最后没离的婢,高句丽人带来了毛皮与人参,扶桑人带来

了...

作为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世界中心,无数国度的商人们,不惜爬山涉水渡过千里万里来到大唐做生意,甚至干脆就生活在大唐这里。

王霄走遍了东市与西市,入目所见皆是繁华。

“你说。”

王霄伸手指着眼前的繁荣市面询问身边的薛崇简“眼前这副景象,是不是让人很开心。”

太平公主一党虽然覆灭了,可身为太平公主儿子的薛崇简却是活了下来。

不但活下来了,而且还活的很滋润,成了王霄身边的近臣。

原因也是很简单,薛崇简一直反对太平公主争权夺势,更加反对其起兵造反。

之前太平公主派遣薛崇简去拉拢羽林军大将军葛福顺的时候,他反手就去了王霄那儿将事情说了个明白。

这样的人,王霄自然不会动他。

不但不会动他,还会让他过的很滋润。

薛崇简想了想说“的确如此。我大唐国力昌盛,四方来贺实乃前所未有之盛世。”

“四方来贺?”

王霄可是知道的,这些所谓的四方在大唐衰落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他平静的对薛崇简说“四方来贺什么的,我是不稀罕的,我又不想做什么天可汗。我只希望,这四方之地全都插上咱们大唐的旗帜!”

这话说的薛崇简没法接话,因为牵扯到了那位著名的天可汗,你让他怎么回话?

他总不能说,三郎牛笔,二郎煞笔吧。

好在很快高力士就跑过来,为他解除了这份为难与尴尬。

“陛下,宫中有紧急军情通报。”

王霄挑挑眉梢“葛福顺和郭子仪打输了?”

此时大唐的重要军情,也就是幽州平叛了。

可葛福顺和郭子仪都不是废物,而且还带着数千精锐甲士过去。就那些连甲胄都没有的叛乱,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

“不是幽州来的。”高力士小心翼翼的说“吐蕃入侵河东诸地,已经兵围临洮。”

“XX的。”

王霄当即破口大骂。

一旁的薛崇简心说‘刚刚还想着李二郎做过的事儿,没想到这报应就来的这么快了。’

当年李二郎将文成公主嫁去了吐蕃,作为嫁妆还送去了一支规模巨大的送亲队伍。

这其中包括各种工匠,什么铁匠木匠懂得农业的专业人士,会医术的人等等许多真正的技术人才。

如此之多的技术人才去了吐蕃,直接导致吐蕃的国力疯狂攀升。

从原始部落联盟,一跃成为大唐的心腹之患。

虽然说不排除当年李二郎想着通过这种方式,给吐蕃来个演变啥的。

可从结果上来看,却是给大唐造就了一个需要无数鲜血去应对的对手。

历史上突破甚至攻破了长安城,城内的废物们收罗妹子,用绳子拴着送到吐蕃人的军营之中去。

其所作所为,比起被行了牵羊礼的宋徽宗赵佶,那也是丝毫不差。

大唐无论是河东河西,还是关中西域,几乎都是被吐蕃杀的血流成河。

丢掉河西之后,独自坚守数十年的西域,也是被吐蕃人所淹没。

那些白发唐军,都是惨死在他们的刀口之下。

无数男丁被掠上高原,成为了低贱的农奴,活的不如牦牛。

无数妹子被掠上高原......

所以只从结果上来看,李二这个煞笔!

薛崇简屏气凝神,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他不敢看向王霄,因为王霄此时的目光实在是太可怕了。

王霄的目光落在不远处那些贩售藏红花等特产品的吐蕃人身上,沉默片刻之后对着薛崇简招招手“过来。”

薛崇简小心翼翼的询问“陛下?”

“你去安排人手,跟这些吐蕃人做生意。”

“呐?”

薛崇简此时的表情很精彩,因为他是真没想到王霄会是这种反应。

这边还对吐蕃人恨的咬牙切齿,看样子就是想要直接生撕了。可转头就要和人家做生意。

别怪薛崇简太坦白,他感觉王霄有些精神分裂。

“安排人手卖盐给他们。高原缺盐,你就卖给他们足量的上好精盐,要多少卖多少,尽可能的压低价格给他们。”

薛崇简心中更加疑惑了,他压下疑惑小声的说“陛下,盐是封锁物资,等闲不许贩卖去高原。再说了吐蕃人也不是傻子,大量贩售便宜的禁运物资,他们也会怀疑的。”

“没事。”王霄摆摆手说“你就说你们是太平公主一党...”

看了眼面无表情的薛崇简,王霄改口说“就说你们是韦后一党的残渣,想要报复大唐与他们合作。你干脆就和他们直接发展成长期合作关系,不但出售禁运物资,还给他们透露大唐的

情报。”

薛崇简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如果不是确认身边的的确是李三郎,他都准备去找官府衙役报案去了。

大唐皇帝手把手的教导自己这个大唐的忠臣,如何去与敌国进行交易出卖大唐。

如此玄幻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让薛崇简感觉自己头皮发麻,整个人都是难受的不得了。

“陛下。”

薛崇简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小声询问“这究竟是为何啊?”

“为何?”

王霄侧目“当然是为了坑吐蕃人了。难不成你还以为我是要出卖大唐不成?这天底下谁都有可能出卖大唐,唯有我不可能。”

这话说的在理,可薛崇简想不明白“出售禁运物资,出卖大唐情报。这是如何坑的吐蕃?”

“哎~~~”

王霄长长的叹了口气“你呀,阅历太少了。出卖食盐,那是要在其中掺加铅粉,这可是要命的东西。出卖大唐情报,这其中假假真真,平日里给些没什么大用处的真实情报取得其信任

,等到关键时刻给上一份假情报,就足以决定国家命运!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非得我解释的这么清楚呢。”

薛崇简恍然大悟,随即面露羞愧之色“是臣无能,没能领会陛下的意图。”

“现在知道了也不迟。”

王霄摆摆手说“努力去做吧。”

“那个。”薛崇简有些扭捏的说“陛下,此事若是被人知道了,臣会被人骂死的。”

“为大唐效力,何必纠结于这些小事情。就算是有些许委屈,等到吐蕃被灭之后,自然会恢复你的名誉。自己多加小心一些就是。”

薛崇简郁闷至极。

没想到只是陪皇帝逛个街而已,居然会遇上这种倒霉的差事。

可这个时候他也别无选择,可他也不能拒绝皇帝的要求。

他毕竟是太平公主的儿子,而太平公主之前可是造反。

这种身份之下,哪怕皇帝不说什么依旧是重用他,可他实在是没办法拒绝皇帝的要求。

留下薛崇简安排勾连吐蕃人的事情,王霄回到皇宫之中迅速安排相关事宜。

派遣援军之事刻不容缓,可王霄却是知道根本来不及。

临洮那边要不了多久就会失守,上万百姓被掳掠为奴。

安排好事情之后,王霄告诉高力士“我要闭关为河东百姓祈福,这两天谁都不许来打扰我。”

高力士感觉古怪,因为他可是知道王霄压根就不相信这些的。而且还曾在醉酒的时候说过什么,降过妖伏过魔,打过神揍过佛,总有一天要定住仙女什么什么的。

真是罪过罪过,想都不敢想呐。

“是。”

高力士离开之后,王霄走进了偏殿之中。

关好房门,王霄换了身衣服,推开窗户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

几个时辰之后,他就出现在了临洮城外。

此时临洮城已经被数万吐蕃大军所包围,入目所见全都是密密麻麻穿着兽皮的野人军团。

王霄抬头看了眼天色,找了个地方开始布置阵法。

他在蜀山学过一招特别牛笔的法术,之前一直都没机会用过。

现在他准备用上一次。

这个法术威力巨大,只不过需要的比较长的准备时间。

临洮城内的气氛并不好,城内虽然有着上万之众,可老弱妇孺却是占据了大半。

面对吐蕃野人的四面围攻,守军估计也坚持不了几天了。

吐蕃人凶名在外,城中之人都在担心着一旦破城之后的悲惨遭遇。

天色渐晚,城墙上点着无数的火把。

神色紧张的守军,瞪大了眼睛看着外面无数的帐篷,忧心忡忡的做着警戒工作。

“那是什么东西?”

一名抬头看着天空的守军,惊讶的拍着身边的同伴。

“什么玩意。”

同伴不耐烦的抬头看向天空,然后面色逐渐惊恐起来。

“不好啦~~~天上的星星掉下来啦~~~”

繁星点点的夜空之中,一团巨大的火焰从遥远的天空呼啸而来。

摩擦空气所产生的巨大热量,绽放出让天地都为之失色的谣言光芒。

这团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直奔吐蕃人的军营而去!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提到李隆基,大家的第一联想就是杨贵妃。

可实际上作为历史上后gong人数最多的皇帝,李隆基在专宠杨玉环之前,喜欢过的妹子那可是多了去了。

而武惠妃就是最为出名的其中之一。

武惠妃姓武,听到这个姓氏就会有所联想。

而实际上,联想并没有错,因为她是武则天的侄孙女。

她父亲是武攸止,武则天的堂侄。

她的母亲是郑国夫人杨氏。

这位武惠妃在皇宫之中兴风作浪,构陷皇后与太子等人,搅风搅雨的所有人都不得安宁。

其宫斗技能绝对点满,很有往年武媚娘的手腕。

可哪怕她将皇宫之中弄的一团糟,可却是依旧为李隆基养育四子三女,并且一直得宠,甚至在其死后还给其上了皇后尊号。

她做的那些事情,李隆基不是完全不知道。

可依旧是愿意假装不知道,由此可见其惊人的美貌吸引力是多么强大。

如果不是死的早,说不得又会成为第二个武媚娘。

此时此刻,哪怕是在王霄这个阅历过无数风华绝代美人的老司机的眼中,武惠妃的美貌都是极为惊人的。

这可不是用手术刀修出来的,也不是用P图P出来的,更加不是各种美白祛痘外加化妆骗出来的。

纯天然的美貌,就是这么的让人赏心悦目。

武云儿很高兴,她今天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王霄而来。

有没有算命离婚到最后没离的*

因为父亲死的早,她从小就被武则天养在皇宫之中,其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受到了武则天的影响。

在她看来找个勋贵宗室,嫁人生子庸庸碌碌的渡过一辈子,简直就是委屈了自己这绝世的美貌。

能够配得上她这美貌的,唯有皇帝而已。

之前李显和李旦在位的时候,武云儿没能看上他们。

不是有没有算命离婚到最后没离的因为年纪大长得丑身子胖什么的,就跟现代世界之中只要有钱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人一样,外在条件在皇帝这个身份的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真正没看上他们的原因在于,武云儿不认为他们能够长久的做皇帝。

李显不必多说了,有韦后在哪儿,武云儿可不敢在韦后的眼皮子底下去出手。

李旦这里的话,从武则天那儿修炼过的武云儿,能够很清楚的看出来,他根本就没有身为皇帝所该有的权势。

兵权政权几乎都掌握在王霄和太平公主的手中,这样不是傀儡却胜似傀儡的皇帝,也不值得她出手。

直到此时此刻,王霄上位了为止。

内在条件不必多说了,真正的强势皇帝。

无论是兵权政权还是财权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朝野上下几乎全都是一边倒的支持。

外在加分项也很多,年轻英俊,气度不凡。

当然了,更重要的隐藏选项还没有试过,所以暂时还不知道。

如此之多的优势项目摆在这里,武云儿确定这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呸!是真命天子!

所以她精心装扮自己,将自己最出色的一面在王霄的面前展现出来。

师从武则天的武云儿心里很清楚,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说别的什么都没意义,第一印象看你是否漂亮,身材是否妖娆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你得先有吸引男人目光的好看的皮囊,之后才有机会去了解灵魂是否有趣。

不管怎么说,至少从现在看来她的进展不错。

从武云儿的目光看过去,王霄已经是对自己垂涎欲滴,眼神都已经变成了耶喽色。

‘呵~男人~’

虽然年纪不大,可师从武则天的武云儿,却是相信自己已经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她自己的感觉很好,然而名为现实的老师,却是狠狠的给她泼了一桶名为实践的冷水。

武云儿在宫中左等右等,等到了王氏册封皇后的消息,等到了赵丽娘册封赵丽妃的消息,等到元秋儿册封义妃的消息。

可等来等去,就是没等到有关自己的消息。

别说是册封了,就连王霄的面她都见不到。

对于王霄来说,武云儿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可也就如此了。

他又不是提醒女神记得吃药的舔狗,当然不会因为武云儿那么漂亮就淌着哈喇子扑过去。

对于这样一个算是小号武则天的妹子,王霄需要慢慢的进行烹饪。

反正时间长着呢,他一点都不着急。

做太子的时候,王霄可以轻松玩乐,毕竟有什么事情都是皇帝在前边顶着。

不过现在轮到他上位了,那纷纷扰扰的事情就全都得由他来做。

首先自然是军政方面的大事情。

幽州的乱局,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叛乱。

王霄任命张说为幽州刺史,带着大批的钱粮财货以及当地免除赋税的圣旨去上任。

像是姚崇张说等人,都是真正有能力的能臣,王霄也打算重用他们。

这次就是给张说一个镀金和立功的机会。

不仅仅是张说,王霄还任命了葛福顺为统兵大将,带着数千精锐随同张说一起去幽州,平定当地的叛乱。

而葛福顺的表弟,被认为是皇帝亲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郭子仪,这次确定了自己未来不可限量的身份。

他以十几岁的年纪,就被任命为行军司马,随同葛福顺这位表哥一起出征。

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都知道,王霄这是再给郭子仪镀金的机会。

毕竟幽州叛乱说起来声势不小,可实际上只要朝廷正规甲兵去了,覆灭叛乱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罢了。

可这份功劳却是实打实的功劳,以后想要晋升可以直接拿出来用的那种。

郭子仪自己也是非常兴奋,行军途中左顾右盼兴奋的不能自己。

葛福顺看不下去,直接呵斥他“老实点!”

“能做皇帝的心腹,的确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你需要更加的谨慎,更加的小心才行!”

郭子仪不懂就问“这是为何?”

“因为你是皇帝的心腹。”

葛福顺教导着他“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你,妒忌着你?但凡是有一点错漏,立马就会被人盯上。正是因为你是皇帝的心腹,所以更加不能出错让皇帝丢脸!”

“你好好想想,若是你总是做错总是失败。那别人就会说,皇帝任人唯亲,或者皇帝眼光不行,这选的都是什么人?这会有损陛下的威名。”

听完表哥的讲述,郭子仪逐渐从第一次出征的兴奋之中冷静了下来。

既然皇帝如此看重自己,那自己更加不能让陛下失望!更加不能让别人有通过自己指责陛下的机会!

看着逐渐沉稳下来的郭子仪,一旁的葛福顺也是满意点头。

这是自己的表弟,不像是现代世界里那样,表兄弟甚至可以常年不联系。

在大唐这里,这是很亲的亲戚关系,算得上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表弟出头了,他也有面子有好处。

朝堂这里,王霄既然已经登基,那之前兼任的中书省中书令,也就是宰相之首的位置肯定是要让出来。

这位置类似于CEO总经理啥的,属于打工阶层。

王霄既然已经是大老板了,那就没必要再去打工。

这个位置交给了姚崇。

其实唐玄宗时期里,名臣名将有很多。

像是姚崇,宋景,张九龄,张说,窦怀贞等人都是有本事的。甚至就连李林甫也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

将领之中的望郭子仪,王忠嗣,哥舒翰,李光弼,白晓德,李嗣业等人也是非常出众。

实际上就连安禄山和史思明他们也是很能打。

如果不是有这么多的名臣名将存在,大唐说不得在安史之乱的时候,就已经划上了句号。

王霄在朝中清退那些无能之辈,直接按上一个太平乱党的身份就行。

之后提拔那些有能力的人上位,让他们为大唐去发光发热。

还有处置太平公主党羽的事情。

太平公主虽然没有被鲨,可整日里被关在一间狭小的不见天日的房间里,除了青灯古佛为伴之外什么都没有。

对于享受惯了的太平公主来说,这样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可她死不了,除了心中还在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出去之外,她每天吃的清粥里,还添加了可以凝神,同时让人昏昏欲睡没有力气的佐料。

太平公主的党羽,基本上都被送去了矿山开矿。

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很差,采矿从来都是一项高风险的行业,而大唐对于矿产的需求量又是非常巨大。

那就没把别的办法了,只能是用人命去填,去换矿产。

这些为非作歹的党羽们虽然数量不多,可扔到矿场里也算是能有些用处。

此外王霄还要安排各地的行政,重视春耕秋收,鼓励商业运作与手工百业等等等等。

所以说做皇帝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帮能干的手下大臣们才行,否则的话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亲力亲为,那就真的得要累死了。

王霄安排大方向,然后把具体的事情全都交给各部臣工们去做。

臣工们不但不会觉得太累,反倒是甘之如饴。

如果皇帝连他们做事的权力都要霸占的话,那这大臣当着也没什么意思。

一连忙碌了好几个月,这才算是勉强把事情给安排妥当。

终于是闲下来的王霄,现在可以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

当然了,作为一个正人君子,王霄自然不会将时间都用在与妹子们做深入触及到灵魂的交流之中。

这天他带着高力士和薛崇简一起在逛街。

看着繁华的市容,王霄对此非常满意。

来到东市的时候,王霄见到了一群被阿拉伯人带过来的昆仑奴。

看着那些身躯结实,神情木那的昆仑奴,王霄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矿场里缺人呐。”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