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蝴蝶结卡我里面了怎么办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天仙觉察到身后的脚步声慢了下来,回头一看,汪馨蕴他们落后了一段距离,她不知道他们那么做,是因为担心很没有眼色的成为电灯泡,只觉得这更方便说一些话。

她在周晨肩膀上推了一下,小声说:“是不是在床底下,藏了什么不好让人看到的杂志,嗯?”

周晨哑然,说什么呢。

那样的杂志,国内没有,只有国外才有,而我一知名天才,总不好回国时包里带一大堆那些个杂志吧。

万一要是被抽检,那俺这天才少年的形象,可就迅速跨掉啦。

再说,你以为我会像毛头小子那样,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的吗,告诉你,我可是……

“你想什么呢,怎么会有那样的事?”他立马否认。

“没有

狗的蝴蝶结卡我里面了怎么办 最新章节阅读,

‘那样’的事?那究竟是哪样的事?”天仙亲切的在他肩头拍着:“看来你很懂啊,少年。”

周晨:……

都会布陷阱了这是。

他想再一次否认的,但转念一想,那会不会显得自己不正常?

正常17、8岁的少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一些小动作的。

“就算是有,狗的蝴蝶结卡我里面了怎么办也不会放在这边,这边我又不常住。”他干脆不否认。

“哼,我就知道。”天仙气鼓鼓的瞪了周晨一眼。

“就是说,你知道的也很多嘛。”周晨淡淡的说。

切,嘴炮嘛,本天才还真没怵过谁。

被反将的天仙顿时有些羞恼,“你……”

“这只说明,我们都是身心健康的人,对吧。”周晨依然很平淡。

话说,作为一个过来人,当然能对这些小事表现得很平淡。

天仙这样的时候,有些宁愿自己不正常,我可是仙女儿来的,但周晨已经打开了他卧室的门,她顿时就大叫了一声,“啊?”

周晨的房间,和楼下的大厅一样,一看就不是经常住人的,干净整齐得像一些都市剧所呈现出来的房间一样。

家具的风格也很现代,色彩也是冷静的高级灰,桌椅床柜等,是全套的某家的产品,这年头,它并不是一些人鄙视的廉价家具的代名词,反倒是小资的代表,周晨房间里的这些,是周镇海和方红霞,当年特意去某家在在上海,也是国内的第一家店拉回来的。

但天仙可能都没有看到其它东西,她只看到了贴在墙上的那张大大的海报。

海报上,一个姑娘白衣胜雪,迎风侧立,螓首微昂,黛眉闲蹙,目若秋雨同悱恻,发与清风共飞扬。

正好迎着太阳,全身上下,都带着一层柔光,明暗得宜,似静若动,可以说,就是在演绎什么叫飘飘欲仙……

天仙很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高兴是真高兴,不好意思,那是有些假,“你,这么喜欢……这张?”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周晨捧着海报中姑娘的脸,“你的侧颜,无敌。”

他的视野马上被一张大脸完全占据,“正面就不好看?”

“正面当然也绝美,但侧面,无可挑剔,难以超越。”

这话说得天仙挺高兴的,她背着手,站在海报前,还也侧身站着去看,并郑重的点头:“我也觉得是这样……盒盒盒……”

汪馨蕴他们还是靠近了这房间,一看那张海报,顿时明白了天仙为什么这么开心。

不过,一天才摄影师,在房间你只挂你的海报,你怎么还这么开心?

天仙也想到了,“为什么不用你给我拍的那些照片,同样有侧颜照的。”

“我,”周晨指着自己,“是一个天才的、有职业操守的摄影师,那些照片,版权属于你,我怎么好用?”

“哦对,”天仙恍然,“那可是我花了大价钱跟你买的。”

之后表示不屑,“切,我就不信,你没有留底,哼哼,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放在电脑里,经常偷偷的看?”

这个事,究竟是有你高兴,还是没有你会高兴?

周晨朝后靠了一下,刚好把虚掩着的衣柜门关上,“其实,这海报,不是我买的。”

他刚才之所以有些迟疑,是因为房间里,还有肖嶶的照片,还是大幅的那种。

肖嶶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表示,即便这边他只是偶尔住住,也应该有她的照片,第二次来,就带了一张放大的,放在大相框里。

周晨记得,上一次回来,为了不让相框接灰,好像是收到了衣柜里,但又不太确定,现在确定了,就在衣柜里。

而衣柜里,只有寥寥几件衣服,一打开看,那就完蛋了。

“我爸妈觉得,我这房里,墙上太空,而我拍的那些照片,不是星空就是海浪,有些太素,太静,所以才在地摊上找了几张顺眼的明星海报,不止有你的,还有那个胖胖的冰,瘦瘦的圆什么的好多,好像平均下来,不到两块钱一张……”

“呼,”天仙又吹鼻子:“还说你是有节操的摄影师?这个版权呢,怎么不尊重?”

“只贴你的,难道还不够尊重?”周晨反问。

这话,让天仙又马上高兴起来:“你可以放一张你拍的,放心,我不会告你侵犯版权。”

她再一次朝自己的海报看了几眼,得意的点点头,然后,像个检查宿舍的学生会干部一样,在房间里视察起来,“床底下,挺干净的,什么东西都没有,看来有些人很有经验。”

“桌子上,也没东西,抽屉里……放心,我不看,哎,衣柜,”她眼睛一亮,“这是能客观的反应一个人品味的地方,来,让我看看。”

她那不是请求,她那只是通知,话音未落,她的手,离衣柜拉手只有0.01公分,如果再不做些什么,四十分之一柱香之后,场面将会变得不可收拾。

周晨冷汗都下来了,我该说个什么谎……找个什么理由?

“老板,”楼下有人在叫,正宗的京片子,“你们在哪儿?”

“哦,他们到了。”天仙拽了一下周晨的袖子,“走,跟我下去。”

“哎!”周晨颠颠的跟上她。

这一刻,他真的有些想学一些影视剧里的桥段,双手作揖、在胸前画十字,衷心的感谢满天神佛。

前面走的天仙回头看他,有些不解:“咦,你头上怎么这么多汗?”

“你竟然到了我房间,我不激动一下,哪好意思?”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所以说,美的一大要义,就是和谐。

这些外墙都呈灰黑色,门窗漆色褪尽,看起来都有些朽坏,连大门都带着各不相同的沧桑感,最高只有两层的民居,现在不说放在城里,就是放在大多数镇上,都称得上老破小。

如果叫一些国外媒体看到,他们会极感兴趣,因为又看到了中国的“贫民窟”。

但这些房子,坐落在这座小岛上,那又确实挺有味道。

她并不是那种洗尽铅华后,内在却变得更强大的贵妇的味道,也不是那种学问或者修为,高到了一定程度后,所以豁达又内敛的味道,她是那种……

大致类似于你在乡下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老旧但干净,朴实却温馨,无论是房子还是人的穿着打扮,可能还包括人,放在都市里,都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偏偏任何人,只要看到这些房子,看到迎出来的人脸上和眼中,那发自内心的高兴的笑容,以及,激动,便会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幕。

当然,大多数时候,我们大多数人只会短时间这么觉得而已,但这已经足够,在这个什么都快的快节奏时代,能短时间这样觉得,就已经非常不错。

总之,大多数人初到这样的地方,都会觉得放松,随之觉得莫名的亲切,也有可能,在城市里呆久了的人,在这样的蓝天白云下,看到什么都觉得是美的。

周晨看了一脸兴奋的看着老街的天仙一眼,她说喜欢这样的地方,应该和肖嶶有一样的理由吧。

街后不知道谁家,正在听着同样有些年代感的歌,“长长的站台,漫长的等待……”

此时此地听这歌,感觉也格外的和谐。

有人忍不住跟着哼,“长长的列车,载着我短暂的爱……”

天仙拉了一下周晨的袖子,娇嗔道:“我不会唱!”

“都知名歌手了,怎么好随便开腔?”周晨说:“所以以后要这样说,不是我不会,我是担心一开嗓,会打击到你们所有人。”

天仙却并不领情,白了他一眼然后说:“这就是你一贯的处理方式?”

“你一贯就是连白眼都翻的这么好看?”周晨笑。

于是天仙又拽了一下他的袖子,“讨厌啦你!”

她背着双手,在因为还没到大家回家的时间,所以很幽静的老街上跳着转圈,“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在这条街上跑上跑下?”

“那当然,我跟你说,小时候,这条街一直就是我们的主场,我们不知道在这条街上演过多少次游击队打鬼子,但我们最喜欢做的,是在大清早去学校的时候,特意跑到街上,跑得特别响不说,还会一起鬼叫,引起一阵鸡飞狗跳……”

“还有,我们特别喜欢突然从巷子里钻出来,把一个在街上走的人吓一大跳,因为人吓得越厉害,或者被吓的人越厉害,那个人就越厉害,就赢,所以,我们还小的那几年里,乡里从书记到乡长以及下面的干部,尤其是书记和乡长,那是我们针对的主要对象……”

现在想想,那会的干部,心脏真的强大,居然没有一个人被他们吓得心脏病发作。

那会的自己和小伙伴,也是真强大,完全不拿那些人当干部。

天仙表示质疑,“他们就由着你们恶作剧?”

“不然能怎么样,他们还好意思跟我们计较不成?再说,他们要是跟我们计较,或者找大人,我们一定会追着他们骂……”

哦,说太快了,连这也说了出来。

“你知道,小孩子嘛,就是……单纯的骂而已,完全没有恶意的。”

他也觉得自己这解释,好无力好苍白,但又非常怀念那样的日子。

想想那样的日子,可真是好,什么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而且,那是真正的今日仇今日报,哪管你是谁,是不是一方老大,只要惹到我,哎,那马上骂你没商量。

现在想,真爽!

可是,那样的日子,再也回不去咯。

所以长大后,我们一个个的才那么怀念童年,因为童年总是那么爽,却又回不去。

天仙下了一个结论:“那你小时候,就是个一个小恶霸……”

周晨马上说:“所以你看我现在进步多大?”

这连汪馨蕴都觉得有些无语,这样还能自夸?

果然,这成事的人,就没有幸致的,这脸皮就一定得不一般。

“我可以断定,小时候的你,肯定一样的调皮,”周晨又说。

天仙叫:“谁说的?”

然后觉得有些不妥:“没有,不是!”

然而周晨已经了然一切,“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因为一般长大后能有些出息的人,小时候都会很调皮。”

一些长大后有出息的人:我谢你,我谢你全家!

“我不是!”天仙再一次强调,一抬头,就看到了那栋三层的小楼,实在是那成色很新,而且还很高的小楼,和这个渔乡,有些格格不入,“那就是你家?”

周晨觉得她转移

狗的蝴蝶结卡我里面了怎么办 最新章节阅读,

话题的本事,又厉害了几分,“是哒,”

他还想介绍几句,就看到天仙突然跑到后面,拉住自己的女助理,咕哩呱啦的好像在密谋着什么,这是虾米回事?

女助理好像有些惊讶,又好像有些自责,这……

周晨彻底搞不懂了。

“有什么事,是……不舒服吗?”周晨顿时想到了女孩子的一些事上去。

“没什么,”天仙摇头,“后边还有一条街是吗?我们先走,他们俩一会就来。”

周晨看到,她的两位助理脱离了大部队,像是要在这里好好逛逛的意思。

既然天仙不说为什么,他也就没追着问,带着大家到了自己家,家里反正没什么好说的,整体来说,接地气中带着些豪华,豪华中又透着几分俗气,还非常干净——不常有人住,堂哥又经常帮着打扫。

周晨准备带着大家粗略的参观一下,还征求天仙的意见,“这边有四个房间,你们晚上想住这边还是酒店,或者,游艇上?”

天仙不置可否:“哪个是你房间?”

周晨顿时有些迟疑。

见他这个样子,天仙顿时来了劲:“快带我去!”

汪馨蕴于是打了个眼色,狗的蝴蝶结卡我里面了怎么办自觉的带着几个手下落在后面,这屋里已经够亮……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