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圈的规矩与打法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相比于谢燕来在值房里走动坐立不安,谢燕芳已经稳坐许久未动,唯有官员们书吏们来来去去围绕着他而动。

桌案上的文卷似乎永无尽头,不过谢燕芳的形容仪态没有半点疲惫。

邓弈是觉得这样就会累到他了吗?

他虽然是个世家公子,从未做过邓弈这般小官杂吏,但大家族的事物比一县一sp圈的规矩与打法郡少不了多少,甚至还要繁杂。

倒是邓弈,小官杂吏一跃高位,怎么样汲汲营营?难道还像以前那样送礼?

现在如果还送礼——谢燕芳握着笔忍不住轻笑一声,那真是成了笑话。

有太监疾步进来,恭敬施礼:“谢大人。”

谢燕芳看他,认得是皇帝身边的太监,含笑问:“陛下有什么吩咐吗?”

那太监无奈地笑:“陛下——”他看了眼四周,四周竖着耳朵听的官吏们忙退开。

谢燕芳对太监道:“无妨,有话尽管说,陛下说什么都可以。”

陛下九五之尊,就算如今只有六岁,亦是万人之上说什么都是金口玉言,就算说了不妥的话,有他谢燕芳在,也不用担心,能将不妥变成稳妥。

太监明白谢燕芳的意思,笑得更恭敬,说:“陛下要见谢大人,闹着不肯吃饭,奴婢们没办法——”

陛下是个小孩,但发起脾气来,他们不敢管——陛下轻易不发脾气,一旦发脾气,就没人能劝住。

先前也没觉得这样,自从皇后娘娘不在宫里后,就体会到了。

自从皇后娘娘离开,陛下晚上睡觉都不许灭灯,殿内灯火通明,睡不着吃不好,也开始发脾气。

但上朝读书陛下又都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半点不叫苦,他们也没办法让官员们来劝说,这种人后的情绪脾气,只能亲人们来安抚管教约束,现在陛下在宫里没有亲人了。

所以这个唯一的亲舅舅多么重要。

陛下这次发脾气也是说要见舅舅。

谢燕芳听了,却没有立刻起身,而是问:“陛下是找舅舅,还是谢大人?”

太监愣了下,这有什么区别吗?谢大人不就是舅舅,舅舅不就是谢大人?

“你想想陛下是怎么说的?”谢燕芳提醒他。

太监想了想,确定说:“是要找舅舅。”

谢燕芳笑了笑,伸手往外一指:“去找谢燕来吧,他今日在这里当值。”

太监愣了下,谢燕来?

他当然知道谢燕来是谁,也是陛下的舅舅,而且地位也不低,如今整个皇城的禁卫都在他手里,但有谢燕芳在,陛下哪里需要见别的舅舅。

所以是谢燕芳太忙了,让兄弟去哄孩子?

“去吧。”谢燕芳看出太监的胡思乱想,说,“陛下见了他,就不会发脾气了。”

真的吗?太监心想,陛下脾气可大了,但眼前这个看起来温和的世家公子,脾气也不会小,皇帝和谢三公子,他都不敢惹,那就只能听他们的。

就让那个谢燕来去见陛下,陛下有脾气就冲谢燕来撒吧。

......

......

谢燕来沉着脸踏入皇帝的寝宫,还没来得及施礼,就见一个孩童哒哒跑向他。

“舅舅。”萧羽扑入他怀里,抱住他的腰。

跟在后边的太监吓了一跳,哎?怎么没有发脾气?陛下是没看清来得是哪个舅舅吗?

齐公公在后笑着跟着:“陛下慢点。”又对谢燕来恭敬施礼,“都尉大人。”

谢燕来板着脸,伸出两根手指将萧羽拎开:“臣还没见礼呢。”

萧羽摇晃站稳,仰着头看他,先道:“舅舅免礼。”

齐公公笑道:“陛下和都尉说话,奴婢们在外候着。”说罢主动走出去,看到还张大嘴愣着的太监,伸手推了他一下。

太监回过神,小孩子陛下脾气不好,谢燕芳脾气不好,邓弈大人脾气不好,齐公公这个后宫总管更脾气不好——

别看他脸上带着笑,这一段后宫里多少太监宫女都死在他手里了。

太监打个寒战忙跟着退出去。

“找我什么事?”谢燕来将小孩推开,沉声问,看了眼那边的食案,“我可不会喂你吃饭。”

萧羽摇头:“舅舅,我找你来问别的事。”说罢牵着他的向内走,“你这边来坐。”

谢燕来抽回手,但没有再说什么,跟着萧羽向内去。

退到门口的太监回头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喃喃自语:“原来真是找这个舅舅啊。”

走在前方的齐公公听到了,似笑非笑说:“看出来了啊?”

那太监忙跟上齐公公,两人一起站在殿外,太监看着齐公公的神情,哪里还不明白,苦笑又讨好说:“您怎么也不提点小的一下,小的乱跑一通,让陛下久等了。”

齐公公看着他,嘴角带着笑,说:“因为陛下没有说。”

陛下只是说找舅舅,陛下没有多说多解释一句,就是让听得人误会,他怎么会提点这太监。

齐公公嘴边的笑又变得怅然,也许每个当了皇帝的人都会变了样子,哪怕是个六岁的孩子。

......

......

一个小吏将茶放在桌案上。

“谢大人,请用茶。”他恭敬地说,“谢都尉已经去见陛下了,不知道是要说什么,小的让人去打听下?”

谢燕芳接过茶,道:“不用,应该是问皇后的事。”

皇后不再宫里的事没有对朝臣宣告,只说当时救萧羽时负伤,要休养了,所以不再上朝见客,朝臣们也不在意,巴不得她一直这样养伤不出现呢。

当然,谢燕芳身边的人都知道皇后去了哪里。

sp圈的规矩与打法 小说全文/

小吏哦了声,笑道:“原来陛下真是要找谢都尉啊。”又摇头抱怨,“这太监也是蠢,跑来打扰大人。”

谢燕芳笑了笑:“不怪他,是陛下让他这样做的。”

小吏愣了下,什么意思?

“陛下故意让我知道,他要找舅舅。”谢燕芳说,“但要找的这个舅舅不是我。”

谢氏是小皇帝的外祖家。

太监们都知道朝中姓谢的是皇帝的舅舅。

但太监们不知道,皇帝称呼谢家的舅舅们是有区别的。

先前小皇帝会称呼他为三舅舅,自从入朝后,小皇帝干脆称呼他为谢大人,以示尊重。

舅舅这两个字,始终只有一个人才有。

谢燕来。

喜欢楚后请大家收藏:

深秋的太阳高远,大地上腾起的灰尘,疾驰的兵马似乎绵绵不绝,遮天蔽日。

路上的行人都惊恐不安的避让。

“怎么回事?”

“这么多兵马?”

“西凉打过来了吗?”

萧珣坐在马车里,掀着车帘,一手掩着口鼻遮挡灰尘,和路人一样好奇地看着兵马。

兵马很快过去了。

路人们重新在大路上行走,因为惊惶不安脚步都加快。

“殿下。”车夫铁英回头低声唤,“我们该走了。”

萧珣非要亲眼确认是真的兵马过来,才肯走。

“走吧。”萧珣说,有些无奈,“回去又要被父王笑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笑多了,也就不觉得好笑了。

为什么面对那女孩儿,总是不能顺心顺意呢?

真是让人恼火。

......

......

山谷里响起的马蹄声,以及地面的震动,让刚走出来的楚昭一行人一惊。

难道还不肯罢休,这是要明目张胆的刺杀了?

“是官兵!”斥候当先奔来,喊道,“是官兵来支援了。”

官兵啊,楚昭松口气,向身后遥看,隐隐见如云的旗帜,以及铠甲相撞声。

“官兵来的好快啊。”她又有些惊讶。

小曼在一旁哼了声:“是挺快的,能赶上给咱们收尸。”

楚昭笑道:“别这么说,是我没告诉他们动向,他们不知道我会遇到危险,此时此刻能赶来,已经是很快了。”

小曼将头转向另一边不说话了。

......

......

大军停在不远处,将官被带过来,大礼参拜:“见过——”

楚昭忙制止他:“我隐瞒身份行路,大人无须多礼。”

那将官僵硬地站好,应声是,刚要自责,楚昭又再一次先开口,说不怪罪他来迟,本就是不让人发现,他们不知道也不为罪。

“把山上清理干净。”楚昭只道,“看看能不能查出身份。”

如果能查出是中山王的手笔,那也是一件好事。

当然,楚昭觉得没什么可能,中山王既然敢做就必然笃定不留痕迹。

将官应声是领命,认罪也不用,多礼也不能,他想了想,转身唤人。

一个兵士疾步跑来,站定在楚昭面前,神情略有些拘束。

“这是陈县驿。”将官说,“是他报告我们您可能有危险,他手里还有紧急调令,才调动我们寻来——”

楚昭有些惊讶看向那个驿兵:“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

而且怎么知道她到这里了?

虽然她会告之驿站自己的动向,这是出行前阿九对她的要求,可以不被人探查,但经过某一地时,一定要留个消息。

“免得那小孩子缠着我问,我没办法回答。”他说。

但一般是离开的时候才说一声,也是跟阿九表明,我在平安通过这里了的意思。

陈县驿这边她还没送消息呢。

她以为驿站是被动接收消息的,原来他们竟然知道她的动向?

那驿兵从怀里拿出一张图,一张手令:“是上边有令传下来的,写着您这几日会到,如果第一时间没有您的消息,我们就要调兵寻找。”

几日会到?楚昭有些不解,伸手接过图,这是一张很常见的大夏西线驿站图,不常见的是——

楚昭凑近一些,日光下图上每一个驿站名字旁边都有小字写了时间,几月几日到几月几日。

......

......

站在路边的山林中,几棵大树山石掩映,路上的人们看不到他们,他们却能看清路人。

尤其是那女孩儿。

“你们看,她笑了。”女子掀着斗笠,轻声说,“这是看到什么好消息了?笑得真开心啊。”

在看到楚昭笑了的时候,女子的唇边也散开了笑意。

被人群簇拥的女孩儿在笑,隐藏在山石后的女子也在笑,但女子身边的人神情有些哀哀。

“寨主。”身边一个男人忍不住低声说,“你去见见她吧。”

“我这不是见到了吗?”女子含笑说,她伸手按着心口,直到现在她的心还跳的压不住。

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欢喜的时刻,惨烈危险,但在夜色里,她抬起头看到前方厮杀火光中出现的女孩儿,身边的一切都消失了,唯有那女孩儿璀璨生辉。

这么久没见,阿昭长高了,也瘦了。

她怎么看,都看不够——

女子这反应,让旁边的男人更难过了。

“寨主。”他有些急,“她都不知道你,这算什么见到,趁着这次机会,干脆——”

“干脆什么?”女子打断他,嘴边的笑意散去,声音冷清,“借着救命之恩,让她认母吗?”

她看着大路上的女孩儿。

“我先前以她的性命做要挟,现在救了她,就可以一命抵一命,让她喊我一声母亲吗?”

她慢慢摇头。

“你们没听到吗?她说,她父母对她珍爱如宝。”

“我,不配。”

.....

.....

日光普照皇城,在层层宫殿遮挡之下的值房里,视线有些昏暗。

桌案上摆着一张驿站图,此时有修长的手指在其上sp圈的规矩与打法站上点了点。

“应

sp圈的规矩与打法 小说全文/

该走到这里了。”谢燕来低声说,又几分不屑,“以她的速度,真是比不上我。”

谢燕来看着驿站图久久未动,深秋的日光透过窗棂在他身上跳跃。

直到门外有禁卫轻唤“都尉。”

谢燕来收回视线转过头,凤眼垂下,恢复了面容清冷:“什么事?”

禁卫将一封驿报递过来。

谢燕来看到标识立刻接过打开,内里只有短短一张便筏,头两个字闯入视线就让他眼微微一花。

“遇袭”

他深吸一口气才能看下去。

“但平安”

谢燕来闭了闭眼,一手拍在桌案上做支撑,咬牙骂了句“死丫头”。

这张便筏上的字迹清秀,很明显是她亲手写的。

“怕你担心,也不瞒你,我也有伤,但皮肉之伤无大碍,且得新护卫三十人,将继续前行,勿念。”

短短几行字看完,谢燕来坐下来,吐口气,楚昭急着报平安,详细情况没有都写出来——伤在哪里?袭击者是谁?新得的护卫又是哪里来的?可靠吗?

说怕他担心,还什么都不写!故意的吧?

他看向禁卫:“让张都将有了最新消息亲自来见我。”

禁卫应声是,退了出去。

谢燕来坐着将便筏看了又看,怕他担心?他有什么好担心?自责吗?因为是他劝说她去见父亲?

真是可笑,他是建议了,但想去的不是她自己吗?她难道不知道危险?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风险,他才不会担心,才不会自责!

谢燕来将手里的便筏团烂,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坐下来,将团烂的便筏重新铺展。

喜欢楚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