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罗占卜多了运气会变差吗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哎呀,久违的回到小主人的心中的感觉真好啊,您的心还是在如此炙热的跳动,就像是午夜绽放的血之花,正在骚动的等待着一位女士的回应。

要不,我干脆不走了吧?

没有我的陪伴,小主人你该有多寂寞呀。”

被重新召唤回意识的萨拉塔斯满腹骚情的在海盗耳边喋喋不休,就像是一个谄媚的女舔狗,又像是回到了往日和布莱克愉快的相处时光。

但介于她的内在可比女舔狗可怕多了,因而正在托尔巴拉德的术士高塔上布置恶魔召唤仪式的布莱克选择了充耳不闻。

不管萨拉塔斯怎么聊骚,他就是不回应。

搞得虚空精粹小姐姐就像是欲求不满一样,在谄媚之后就变成了女人经典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在臭海盗心里不断的发出哀怨的哭泣。

好像是得知情人在外面有人的小姑娘一样,把个布莱克烦的不行。

“闭嘴,找你是办正事的,不是来找乐子的。”

海盗在心里冷酷的呵斥道:

“你给我证明一点,不然你就走!我不需要一个只会拖我后腿的虚空精粹。”

“不是都说小别胜新婚嘛。”

萨拉塔斯不满的发出了鼻音,她反驳说:

“怎么到你这里就如此冷酷?你这铁石心肠的男人,我当时真是瞎了眼,瞧瞧我这凄惨的人,被你卖了还要帮你骗黑龙们。

我在外面为你这么努力的服务,时刻陪伴在危险的龙母身边当卧底,你却连个好脸色都不给我。”

“想要我对你好一点啊?行,没问题,先帮我搞定眼下这个马上要过来‘做客’的家伙。”

布莱克将一块邪能石丢在脚下,又打了个手势,身旁的巨魔术士立刻跑过来,半跪在地上帮自己的船长修正这枚邪能石摆放的位置。

在他们眼前,是一个已经完成大半的超级恶魔召唤仪式。

它是由布莱克这个术士大师为首,加扎拉克和坎瑞萨德两个高阶术士,外加一群布莱克亲自教导的术士学徒们忙碌了两天才弄出来的成果。

这个过程里还有蓝月院长时不时过来查看的微调。

这么一个精密宏大的恶魔召唤阵法,只要配上一个足够强大的能量源,再来一个导向性的施法核心,用来召唤污染者那样的大恶魔都足够了。

普通的术士别说布置这样的法阵,他们连看懂这个法阵的魔力导向都难,更缺乏足够的眼界和见识来辨别这个召唤仪式所具备的多重效果。

没错。

它可不只是一个恶魔召唤仪式那么简单,它是集召唤、压制、虚弱、抽取、束缚、遣返等等效果为一身的黑暗循环仪式。

这可是布莱克从他私藏的麦迪文之书的书页里学会的黑暗禁忌知识,是麦迪文独自居住于卡拉赞高塔时用于研究恶魔秘密的副产物。

真的很难说这个循环仪式的诞生

塔罗占卜多了运气会变差吗 完整版_

,是出自麦迪文的智慧,还是来自萨格拉斯潜移默化的影响。

总之,在艾泽拉斯的大地上,估计是很难找到能和这个超级法阵媲美的术士仪式了。

据说麦迪文在卡拉赞之塔的大图书馆的某个密室里,还留下了一副自己绘制的黑暗循环仪式的蓝本,但可惜布莱克上次去的急,没有时间搜寻到那个密室。

不过这也不见的是坏事。

那地方的法阵如此稀有,导致在麦迪文死后,那个密室很可能已经被强大恶魔占据为自己的地盘。

以上次布莱克去卡拉赞时的弱小状态,就算他真找到了那个密室,也肯定打不过里面潜藏的恶魔,说不定还会被狠狠教训一场呢。

“在我完成今天的召唤之后,你们要继续工作,这就是你们接下来半个月的工作内容。”

布莱克用闪烁离开这里,跳到了术士高塔更上层的边缘,居高临下的观察着下方的仪式的完整性。

他对自己正在紧张忙碌的仆从和学徒们大喊到:

“在邪眼回来之后,他也会加入你们的工作中。

这个黑暗循环仪式必须被制作成半永久性的印刻,以后这里就会作为‘黑镰隐修会’专司高阶恶魔召唤的场所。

这里将成为术士学派的新圣地!

威尔弗雷德!

你这可悲的侏儒,看看你刚放置的那枚魔印的位置,我是不是该挖掉你的一只眼睛,来让你能更好的校准?

它和我的蓝图描绘的节点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想要在仪式开始前就被失控的邪能搅碎吗?你以为你在玩弄谁的性命?蠢货!你这丢三落四的毛病再不改改,我就要给你换个新脑子了!”

被点到名的侏儒术士顿时抖了抖身体,盯着布莱克的恶毒呵斥,他急忙把刚才那枚魔印调整位置又讪讪的笑了一声。

其他术士学徒们可没心情安慰侏儒,他们这会也是精神紧绷。

在从达拉然历练归来后,这是他们第一次参与到如此大型的恶魔召唤仪式中,又是布莱克亲自指挥,让每个人都精神紧绷。

连最喜欢说话开玩笑的安纳瑞斯·月郡这会都板着个脸,半跪在地上一枚一枚的安置邪能石,连这邪能石插入地面的角度都不能错。

“如此复杂的仪式,看来小主人今天要召唤的是个‘大家伙’。”

萨拉塔斯借助海盗的感知共享从高处看到了下方的仪式,见多识广的她一瞬就分辨出了这个仪式的份量。

她说:

“但要启动这样的仪式需要的魔力也很可观,主人准备抽取地下魔网吗?如果真打算这么做,是不是等到那头傻乎乎的小蓝龙回来之后更稳妥一些?”

“等她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海盗撇了撇嘴,打了个响指,将自己的“蓝胖子”召唤了出来。

已经完成了进阶,成为了一名空灵领主的湮灭者祖拉玛特呜呜叫着从暗影汇聚的奇点出现在物质世界。

这个如披着盔甲的暗影棉花糖一样的暗元素生物挥舞着爪子,用低沉又含糊不清的声音说:

“我...来自虚空...为主人服务...”

“好,乖。”

布莱克笑了一声。

伸手唰的一下探进蓝胖子软绵绵的身体里,像是摸鱼一样在里面摸来摸去,几秒之后把古尔丹之颅从蓝胖子的身体里取了出来。

“唔...虚弱”

这宝贝被取出来的一瞬,空灵领主就发出了一声呜咽。

它显然很喜欢古尔丹之颅这种充满暗影能量的东西留在自己体内,那种身体里热热的感觉,让它充满了力量。

布莱克没理会自己这个沉默又忧郁的蓝胖子仆从的抱怨,他看着手里的古尔丹之颅,全新的属性词条映入眼帘:

重铸的古尔丹之颅

卓越·传奇品质【暗影强化】

卓越暗影灌注.超凡魔力强化.超凡魔力汲取.超凡魔力抗性.极效施法急速

物品特效:

一.影铸辉煌光环:

极大的提高三十码内所有暗影系施法者的魔力恢复速度,强大的强化所有暗影魔塔罗占卜多了运气会变差吗法的施法速度。

二.影魔化身:

主动汲取重铸的古尔丹之颅中的魔力,临时改变生命形态进入“暗影”形态,极大的强化所有暗影系魔法的破坏力,并短时间内获得暗影恶魔的力量。

注意:激活此特效,需要使用者具备大师级的暗影魔力操纵!否则会被暗影魔力侵染血肉,异化为特殊生物,严重时导致死亡。

物品说明:

真正的古尔丹之颅已经随着伊利丹·怒风的邪能汲取而崩溃,它的故事本该就此终结。

但在经过艾尔娅·蓝月匠心独具的修复,并得到了传奇般的黑暗阿塔玛水晶的强化后,古尔丹之颅摒弃了杂乱的邪能,全心投入暗影力量的滋润修复。

终于,它完成了脱胎换骨,晋升为了更强大的形态。

或许,此时叫它“暗影之颅”更合适,这是独属于术士大师布莱克·肖的奇迹之作,也只有在他手中,这枚暗影神器才能发挥出真正强大的威能。

“我并不需要小星星操纵魔网,因为我有更合适的仪式核心,或者叫它‘诱饵’。”

布莱克将重铸的古尔丹之颅抓在手中,他看着眼前这颅骨黑洞洞的眼眶,其内部的暗影魔力几乎凝聚成漩涡实体。

而它颅骨之上闪耀的金色星点,那曾是蓝月院长修复它时留下的痕迹,代表着过去的失败,但在此刻暗影力量的萦绕中,连这些星点都变的神秘异常。

臭海盗摆出一个此时不知道浪到群星哪里去的蛋哥的经典造型,他对萨拉塔斯说:

“那些扭曲虚空中强大的纳斯雷兹姆恶魔们都有自己的力量特性,就如卡萨纳提尔那个废物拥有萨格拉斯赐予的邪能神力一样,每个恐惧魔王都有属于它们的看家本领。

那么我来提问一下你,我忠诚的仆从。

你知道,在诸多著名的恐惧魔王中,最擅长暗影法术的是哪一位吗?”

“唔,这个问题有点难度,我得调集起古老的记忆搜索一遍。”

萨拉塔斯佯做不解,又在戏精的思索沉默之后,尝试性的回答到:

“魔王贝恩霍勒?还是污染者拉瑟莱克?”

“都不是!你在装傻,这让我感觉很没意思。”

布莱克伸出手指,在古尔丹之颅的内部捏住了一样东西,轻轻向外一抽,那暗影流转的阿塔玛水晶躺在他手心里,绽放出神秘诱人的光泽。

海盗眨了眨眼睛,将那水晶丢回了行囊,他对故意装傻的萨拉塔斯说:

“贝恩霍勒这会还不知道在哪个世界里执行军团的征服呢。至于拉瑟莱克?呵呵,那个倒霉蛋早在阿克蒙德加入燃烧军团之前,就拥有了‘污染者’这个称号。

但强大的阿克蒙德无礼的夺走了属于它的称号,敢怒不敢言的拉瑟莱克只能远远的躲开大恶魔,根本不敢提及自己以前也叫污染者,生怕引起阿克蒙德的不满。

那是个非常可悲又可怜的家伙。

目前纳斯雷兹姆领主中最擅长暗影魔法的,乃是它们的第三领主孟菲斯托斯,它把暗影魔法玩的神乎其神,根本不需要做太多转化,就能提供给我足够纯粹的暗影魔力。

它才是最适合成为我心魔的恐惧魔王。

你知道最棒的是什么吗?”

“哈!这个我知道!”

萨拉塔斯和她的恶棍主人一起发出奸诈又恶毒的笑声,她一边桀桀长笑,一边说:

“恐惧魔王第三领主的翅膀是海蓝色的!那是小主人你最喜欢的颜色,这还真是‘凑巧’啊,看来它天生就和你有解不开的命运。”

“啊,果然还是你懂我,一会给力点,把那个和我有缘的第三领主干趴下。如果你干得好,我就给你奖励。

这一次我说真的。

我会给你一个你无法拒绝的奖励。”

布莱克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飞身而下,正落在准备完毕的黑暗循环仪式的中心,挥了挥手,其他术士们纷纷退到法阵之外。

海盗弯下腰,将缠绕着暗影魔力的古尔丹之颅端正的放在了仪式中心的祭台上,这是仪式核心,也是布莱克说的“诱饵”。

他要借助这个东西,把扭曲虚空中游弋的恐惧魔王第三领主引到物质世界来。

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

只听孟菲斯托斯的“第三领主”的名号,就知道这家伙的实力绝对不是卡萨纳提尔那样的虚弱恐惧魔王可以比拟的。

但海盗也已经今非昔比。

坐拥整个纳萨拉斯学院的魔法资源,别说是个第三领主,就算是纳斯雷兹姆第一领主,“亵渎者”提克迪奥斯过来,他也完全不怂。

不就是个恐惧魔王嘛。

它敢过来,布莱克就要说起它一万年前被胡恩·高岭堵着传送门屠杀的丢人事来臊死它!

“唰、唰”

在传送术的流光中,蓝月院长,法罗迪斯王子和大法师埃兰三位传奇法师的幽魂分别出现在黑暗循环仪式外层三角法阵。

他们要用自己强大的魔法掌控力,帮助布莱克压制住即将进入物质世界的恶魔。

而其他术士们也纷纷就位。

在仪式最外层预留了很多法术位,那是给他们站立的地方。

他们在这场仪式里基本起不到什么大作用,只能被用来当做缓解仪式魔力震荡的“人肉镇压器”。

同时借助仪式的连接,帮助仪式主持者布莱克和三位大法师分担一下精神层面的压力。

百分之百无任何添加的纯工具人。

“都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啦。”

布莱克从行囊里取出那张自己私藏的麦迪文之书的晦暗咒语。

他用纯正的恶魔语念出了书页上的禁忌之音。

第一个字符念出便化作低沉雷声一样的音波,同时在物质世界和扭曲虚空两侧回荡。这可不是一般的召唤咒语,普通的术士也根本别想念出来。

从古尔丹之颅中逸散出的暗影魔力被灌注到布莱克脚下的黑暗循环仪式上,一道旋转的墨绿色邪能传送门在布莱克眼前的空间中浮现。

随着他精准的念出一长串晦涩的恶魔之名,更精准的联系被在他和扭曲虚空中的某个强大存在之间建立。

随着古尔丹之颅的气息渗入恶魔传送门里,很快,对面就有了反应。

在布莱克肩膀上的基尔罗格之眼那又期待又渴望的注视中,一只点缀着蓝色宝石的恶魔爪子先从传送门里伸出来。

随后,一双又大又漂亮的蓝色蝠翼,在海盗眼前轰然展开。

纳斯雷兹姆第三领主傲然从扭曲虚空中一脚踏入这个乏善可陈的物质世界,然后立刻被脚下那散发着暗影力量的兽人颅骨吸引了注意。

当然,这强大的,拥有漂亮翅膀和幽蓝色双角的恐惧魔王第三领主,也注意到了它眼前的布莱克。

海盗这会彬彬有礼的俯身行礼,并如颂歌一样赞叹道:

“欢迎您莅临寒舍,真是让我这个破地方蓬荜生辉,我亲爱的‘永夜大灵堂堂主’阁下,来了就别急走了。

我有些暗影魔法方面的疑惑,还需要您的解答呢。”

“小的们!动手!”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古老的狼人诅咒在这个时代再现,这毫无疑问是大自然的愤怒!你们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吗?

正是因为你们人类堕落腐朽的生活,对于自然没有节制的索取,才引来了这一切!

这只是灾难开启的警示,你们还有机会挽回!从现在开始敬重自然母亲,和那些肆意破坏自然的恶徒们划清界限!

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大自然的怒火。

也唯有如此,才能让可悲的吉尔尼斯从自然之怒下幸存。”

吉尔尼斯城,国王的宫殿的会客室里,身穿白色自然法袍的仁德会首领,大德鲁伊伊索拉留斯挥舞着自己的自然法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给面色疲惫的吉恩诉说着他对于狼人诅咒的看法。

他说的“有理有据”,将一切都归结于吉尔尼斯人“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并且打包票说,只要吉尔尼斯人愿意接受大自然的教诲,狼人诅咒什么的就能不药而愈。

说得好啊。

如果不是吉恩知道前因后果,他没准就真信了这套见鬼的话。

但这会吉恩的处境很尴尬。

他很不耐烦听眼前这个疯疯癫癫的德鲁伊传播那一套极端自然保护主义的思想,但他又不得不听。

因为大德鲁伊哮天者欧穆隆在带着狼人化的北方领主离开之前,专程叮嘱过吉恩。

在他不在的情况下,想要追踪吉尔尼斯境内的狼人和未来有可能会发生的狼人灾祸,必须依靠目前停留于此的仁德会。

这些极端德鲁伊们虽然行事疯疯癫癫,但他们确实是正牌德鲁伊。

而且因为极端保护环境和野生动植物,常年追猎那些破坏自然环境的混蛋,导致仁德会的成员们一个个在自然追踪这一方面的实力拔群。

有他们帮助,那头隐匿在国境内的狼人才能被很快找到。

但如果可以,吉恩绝对不愿意和这群疯子合作,他们跑来和吉恩谈合作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吉尔尼斯全国禁猎!

这根本就做不到!

可惜其他派系的德鲁伊们要么是还在翡翠梦境中沉睡,无法苏醒,要么就是在其他地方忙于其他事物,没办法大规模前来吉尔尼斯。

就一个仁德会意识到了东部大陆的“堕落”,发下誓言要长留于此,“帮助”人类文明重回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正道”。

就他们这伙让人蛋疼的家伙愿意长留在吉尔尼斯。

这真是没办法的办法。

“全国禁猎,不可能。这已经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了,就算我下达了命令,依靠狩猎养家糊口的猎人们也不会听我的。”

吉恩等到口若悬河的大德鲁伊说完,这才揉着发疼的脑袋,对眼前瞪着眼睛看他的大德鲁伊伊索拉留斯说:

“除非你们能凭空变出一条财路给他们,让他们不狩猎也不至于饿死。”

“可是我们没有钱啊。”

仁德会大德鲁伊也一脸纠结,他挠着头说:

“我们在月光林地不用钱的。”

“那你说怎么办?”

吉恩双手一摊,语气无奈的说:

“我是个国王,我必须从我的人民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我不能因为一场即将带来的灾难就先把我的人民的饭碗砸掉。

这只会让事情变的更麻烦。

不过我看你也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不如这样吧。

我先在银松森林边境那边,也就是达利乌斯领主的领地上施行禁猎政策,看看效果,如果我的国民能接受的话,全面铺开到也不是不行。

你觉得呢?”

“呃,可以。”

伊索拉留斯转了转眼珠子。

这大德鲁伊知道这是眼前这个国王在用“拖延战术”,但考虑到“教化”人类这个工作任重而道远,再加上教团那边已经对仁德会发出了措辞严厉的斥责令。

他也不得不收敛一些自己对于自然保护的狂热。

因而也就借驴下坡,咳嗽了一声,说:

“选择一个试点,让人民看到爱护大自然能带来的好处,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给予我们在吉尔尼斯境内自由行走,并传播自然信仰的权力。

就算是为了追猎狼人,我们也得四处巡查。

陛下你说对不对啊?”

“只要教会能容忍你们私下传教,我没有意见。”

吉恩瞥了一眼伊索拉留斯,他拿起手边的政务文件,咳嗽了一声,说:

“但你们也得答应我,不能和之前一样,看什么不顺眼就跑去破坏,那是野蛮人才会有的行为!你们暗夜精灵不是讲究礼数吗?

我可怜的花园现在还没修复呢。

而且你们的袭击也根本没有阻止国内的皮草贸易,反而因为你们烧掉了仓库,导致这个月的皮草价格飙升,很多猎人都开始更频繁的狩猎来赚取钱财。

你们想要保护环境,但一味的蛮干反而更加剧了环境破坏。”

“这不可能!”

伊索拉留斯听到这话,顿时瞪圆了眼睛。

结果吉恩把一份早就准备好的文件丢过来,白纸黑字的统计数据让大德鲁伊愣在了原地,随即他便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看!这就是你们人类堕落的证明,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钱财,就把自然母亲的馈赠当做私产,不可原谅!

我们要继续‘训诫’那些商人!直到他们学会...”

“除非你们杀光我们。”

吉恩咳嗽了一声,语气幽幽的说:

“否则你别想阻止吉尔尼斯人做生意。但我们人类也是自然的一分子,你们杀戮我们,不就相当于你们也在破坏自然的‘馈赠’吗?

你们的目的崇高。

但方法很明显有问题,我可无意在这方面和你们讨论太多。

我已经给了你需要的权限,狼人的问题怎么说?”

“我已经派了同伴们在银松森林边境搜查了。”

伊索拉留斯语气不善的说:

“昨夜的袭击地确实发现了狼人的毛发,幸运的是只有一头,或许今天就能有结果传来。让我们再来说说自然保护的问题,我们要...”

“稍等。

先抓到那个狼人,消弭诅咒的祸患,这会让我和我的人民看到仁德会的诚意和力量,我们才有进一步合作的理由和基础。”

吉恩摆了摆手,对大德鲁伊说:

“我们吉尔尼斯人擅长做生意,在没有看到先期投资的收益时,你很难说服我们在作出更多投资。

你看,大德鲁伊阁下,我也可以是一位狂热保护自然的国王,前提是成为仁德会的一员能让我看到比维持现状更多的收益。

我不知道你们精灵那边是怎么调和这种矛盾,但在塔罗占卜多了运气会变差吗我们人类的世界中,规则就是如此运转。”

“真是堕落的思想!我看比起行为,你们人类的心灵更应该先接受净化!”

伊索拉留斯愤愤不平的丢下了一句话,转身大步离开了吉恩的办公室。但他走时带上了吉恩给他的那份文件,让国王咧嘴笑了笑。

这些顽固又单纯的家伙总算不至于无可救药。

仁德会的德鲁伊们吵归吵,闹归闹,但他们也知道狼人诅咒一旦散布开后,会带来的麻烦,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比人类更关注这件事。

虽然大德鲁伊欧穆隆没有明说,但吉恩在昨晚听他提到了“头狼”这个名字,欧穆隆好像对这个人很畏惧。

这就证明,阻止狼人诅咒的大规模爆发,不但符合吉尔尼斯的利益,也符合卡多雷德鲁伊们的利益。

利益相同,自然就能一起做事了。

只是...

“阿鲁高失踪,乌尔之书倒是拿回来了,但关于狼人诅咒和研究成果都被撕下,他们在阻止我们接触到狼人诅咒的真相。”

吉恩看着手里今早刚送来的战报。

里面提到的消息让国王忧心忡忡。

他从阿鲁高遇袭这件事里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北方领主感染狼人诅咒这件事的真相一下子变的扑朔迷离起来。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和盘踞在托尔巴拉德岛上的不死海盗们有关。

“刺客大师布莱克。”

吉恩从战报第二页拿出了一份信息汇总,他看着那并不多的信息,眯起眼睛思索,几秒之后,他咬着牙,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

“所以,这就是你对于我们主动发起的战争的回应吗?”

---

“其实并不只是为了那场战争,我的海盗舰队虽然损失很多,但毕竟也捞了那么多船回来。我虽然是个小心眼,但也没苛刻到那种程度。”

回到了托尔巴拉德岛上的布莱克,一回来就被蓝月院长召唤了过去。

显然,院长对于狼人诅咒也很关心,这是出于施法者的一种好奇,她详细询问了狼人这种生物的特性和力量源头后,又问到了海盗行事的缘由。

而坐在这座已经修好了大半的精灵法师塔顶端,靠在没有装栏杆的柱子边的布莱克,一边吹着夏日凉爽的风,一边回头对院长说:

“这不是为了以后要做的大事着想吗?

伊利丹那瓶永恒之水藏在月光林地,那是德鲁伊们的大本营,如果不想办法分散一下他们的数量,我是不敢大摇大摆的溜进去的。

狼人诅咒是塞纳里奥教团无法忽视的‘罪孽’,一旦它大规模在东部大陆出现,德鲁伊们会源源不断的来到这里。

他们会竭尽全力的完成对狼人们的教化,这是他们的负罪感作祟。

瓦尔莎拉的德鲁伊们是不能动的。

他们要在那片自然圣地里护卫更重要的东西,而目前这个时代苏醒的德鲁伊们就那么多。

这边能多吸引一个,我们潜伏过去的时候,要面对的麻烦就少一个。

所以,就算院长你悲天悯人,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呵斥我丧心病狂哦,这可是为了学院的利益。”

“真的吗?”

蓝月院长眯起眼睛,几秒之后,她摇头说:

“我不信!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这事就是私人恩怨,你就是在厌恶吉尔尼斯人参与到了你和戴琳之间的事,所以你要惩罚他们。

不过,你说得对。

我找不到理由斥责你,如果你这是在犯罪,那我和整个学院都是利益共同的从犯。

不说他们了。

说说你接下来的打算吧。

我们要留在托尔巴拉德建造学院,同时进行死亡骑士力量体系的研究,还要为九月份的新生入学做好准备。

你呢?

你接下来要干什么?”

“唔,我接下来要干的事那可多啦。”

塔罗占卜多了运气会变差吗 完整版_

布莱克掰着手指头,对院长一件一件的说到:

“始祖龟那边吵吵着要给娜迦们一个教训,深渊之喉的事也得提上日程,戴琳的‘一骑当千’已经证明了光有破碎的潮汐之石可打不过库尔提拉斯人。

我得在削弱他们的同时,强化我自己。

为此,我还得去一趟库尔提拉斯,参加我老朋友的婚礼。在那之前,我得先把我缺失的心魔找回来。

哦,对了对了。

这趟回家,还要带着侏儒们一起去寻访传说中的‘机械王国’麦卡贡,请那些藏着真正‘黑科技’的机械侏儒们为我做点飞行器、电磁炮什么的。

除了这些大事之外,还有些小事要做。

比如霜狼兽人,比如红龙女王,再比如...

拉文霍德。”

说到这里,海盗耸了耸肩,说:

“留着公爵阁下那样危险的人在外游荡,我实在有些不安。既然都已经撕破脸皮了,也就不必再伪装天下太平。

找到他,榨干他,杀了他。

当然,如果他给的够多,也不是不能放他一马。”

“那你还真是忙啊。”

蓝月院长点头评价道:

“你的荒野试炼呢?做好准备了吗?”

“暂时还没有。”

布莱克抚摸着手指,说:

“但等这些都做完后就算准备完毕。等装备造好,实力打磨到精纯,意志磨砺到完美,就可以向超脱凡俗的传奇之境发起冲击啦。

啧啧,准备了这么久,终于要临门一脚,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导师,你说我身为凡人的时候就能搅动这么大的风云变幻,那在我成就传奇之后,这个世界又会因我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呢?

会是我想要的那种改变吗?”

“世界会不会被你撬动,我不知道。”

蓝月院长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达拉然迷藏典籍,她一边欣赏那些奇异的魔法理论,一边说:

“但我可以肯定,这片大海倒是会因为你再起波澜。唉,黑暗之门七年这个夏天是我这一万年里,过的最刺激的一个夏日了。

这以后啊,还是平淡点好。”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新晋传奇海盗指挥官布莱克·肖阁下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他摩挲着下巴上淡淡的胡茬说:

“我这样的年轻人就该学会享受生活的乐趣,不过在放送之前,还是先把要紧事搞定吧。导师你这不正闲着吗?

来,帮我抓只恶魔‘养’起来。”

海盗摸了摸心口,如颂诗的男歌姬一样,在夏日的风中,很戏精的说:

“这心里空荡荡的感觉,真难受啊。”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