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死后头七几点回家,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周家夫妻俩在确定离京时间后,苏羡意就接到了来自周妈妈的电话,询问她这个周末是否有空。

“我有时间啊。”

“我和小楼的爸爸想请你吃个饭,如果方便的话,你帮我约一下你姐姐,看她是否有空,再把你男朋友也叫上。”

“好,我会帮您转达的。”

“如果你弟弟也有空,把他也叫着吧。”

苏家姐弟三人都在燕京,叫了两个,总不可能丢下苏呈。

苏羡意答应后,就拨通了苏琳的电话。

将周妈妈的话如实转达。

苏琳自然一口应下。

周家父母这次请客,就是为了感谢大家对周小楼的照顾。

苏琳不仅和周小楼做了一段时间的室友,还在她生病时,第一时间把她送去医院,悉心照顾。

——

而苏呈接到电话时,正在厉家做家教。

如今小堂妹成绩比较稳定,到了一个平台期,基础题会做,但是想要拿高分,就必须攻克些难题,才能与其他人拉开差距,但这不是三五天就能提高的。

厉家人对她如今的成绩已经很满意了。

厉成苍甚至觉得,可以减少让苏呈过来的次数。

与堂妹商量,她却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哥,你对我就这么点要求?”

“我对你的要求一直不高。”

小堂妹被一噎,直接说,“你这行为,算不算卸磨杀驴?”

“你说小呈是驴?”

“……”

厉成苍有此考量,除了近期堂妹成绩稳定,还有他最近忙于局里李德正的案子,没有时间来回接送苏呈。

而随着天气愈冷,让苏呈来回奔波也不容易。

而且他也考虑苏呈有自己的学业要兼顾,总不能一直占用他太多时间。

他本打算这天回家,正式和苏呈提起这件事,没想到某人主动开口了:“哥,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你说。”

“我们学校最近有个航天设计类的活动,我报名参加了。”

苏呈以前扬言说自己的理想是星辰大海,可不是说着玩玩,但凡涉及相关活动都会积极参与。

当你进入顶级学府,你就会发现,周围都是学霸,遍地都是天才。

苏呈想脱颖而出,也是需要狠下一下功夫的。

所以做家教之余,他也一直没想着。

“所以?”

“我最近可能没时间经常过来给她辅导功课。狗死后头七几点回家

“这样啊……”

这不是正合他意吗?

只是不待厉成苍开口,苏呈就急忙说道,“不过哥,你放心,就算我不来,我也绝不会缺她一节课的,我已经找好了帮我代班的人。”

厉成苍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端着保温杯喝水,“其实没这个必要,你少来几次也没关系。”

苏呈一听这话,有些急了!

当初厉成苍找他时,可不是这个态度啊,很关心小堂妹的成绩,希望能通过自己,提高她的成绩。

如今怎么就没必要了?

难不成,他还想辞了自己?

苏呈就指着这份工作赚钱了,急忙说:“哥,你找的人,你可以放心。”

“我不信任陌生人。”

就是苏呈,都是厉成苍考察过才请来的,他怎么可能放心把自家小堂妹交给其他人。

“不是陌生人,你认识的!”

“嗯?”

厉成苍挑眉。

“我姐!”苏呈直言。

“你姐?”

“苏琳,你认识的啊。”

厉成苍吹了吹保温杯瓶口冒出的一丝热气,啜饮着热水,却没说话。

“她是师范毕业的,教书育人比我还有经验,绝对是专业的。”

“她近期不走?”

苏家毕竟在康城,苏永诚夫妻进京,是商量苏羡意和陆时渊的婚事。

但是距离婚期尚有一段时日,苏家人也不可能在燕京久留不走。

“我爸最近在帮看房子,说是要给姐姐添嫁妆,正在各处楼盘晃悠,他近期不会走,所以我妈跟我姐也不走,这点你可以完全放心。”

“不过你姐的性子……”

苏琳凉薄得好似冷寂的月光,只怕自己小堂妹受不了。

“哥,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姐是外冷内热,只要混熟了,你就会发现,她很热情的。”

“热情?”

关于这点,他真没看出来。

“她真的一点不高冷,你不要被她的表象所迷惑,那都是她装出来的!”

“是吗?”

厉成苍这语气,不太相信。

“回头,我可以带她过来,让你试听一节课,我保证你会很满意。”

为了说服厉成苍答应,苏呈是用尽了浑身的解数,把苏琳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最后,就连苏琳烧得一手好菜,又爱看书之类的特长与喜好都说了。

厉成苍才算松口,“时间。”

“什么时间?”苏呈愣了下。

“试听课程。”

“哦……”苏呈冲他咧嘴一笑,“哥,你这是答应了?”

“听完课再说。”

“好勒,我立马去安排。”

**

苏呈在周末,乐颠颠得前去赴周家父母的宴席,他到包厢时,除了周家三人,被邀请的几乎都来了。

除却苏家姐弟三人与陆时渊,房间里还有肖冬忆与许阳州。

苏呈年纪最小,由于剃了寸板,觉得脑袋上没有安全感,最近出门总是戴着各种颜色的帽子,凹造型的利器,今天也是一顶橘色帽子,搭配灰白卫衣与蓝色羽绒服,干净又阳光。

苏羡意给他介绍,他还笑着打量李玉:

“要不是介绍,我都想喊您姐姐了,您看着可真年轻,和小楼姐根本不像母女,倒像是姐妹。”

他嘴甜,瞬间就博得了周家父母的好感。

肖冬忆坐在边上,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什么时候,他才能有苏呈这种待遇。

苏呈打完招呼,也很不客气,直接挤到了自己的两个姐姐中间坐下,掏出自己的保温杯,喝着热水,还端着一副老干部的姿态,看向苏羡意,“姐,你最近身体怎么样?小外甥女有没有闹你?”

“挺好的。”

苏羡意孕期反应不太大。

自从陆时渊和苏呈提过,想要个长得像苏羡意的女儿,苏呈也想要外甥女了,如今开口闭口都是小外甥女如何如何。

“你乖乖的,等舅舅赚了钱,给你买芭比娃娃。”苏呈看向苏羡意的肚子。

说完,还不忘扭头看向另一侧的苏琳。

苏琳也刚到不久,在外面受了寒气,手脚有些凉,正捧着盛有热茶的杯子暖手。

“姐,你最近忙不忙?”

“不忙。”

苏琳就是太闲了,前几天还跑去郊外的雪场滑了雪。

“你能不能帮我件事。”

“不帮。”

毫不留情,一口回绝。

“……”

苏琳太了解自家弟弟,无事不登门,登门准没好事。

“姐,你如果不帮我,我就完了,真的,求求你。”苏呈扯了扯袖口,开始撒娇,苏琳是表面高冷,但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心底也是疼爱的,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

某人甚至说什么: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无法去征服星辰大海了,你帮我,也是为了国家做贡献。”

苏琳当时就恨不能踹他一脚。

什么玩意儿,就扯上国家的高度了。

“如果你不帮我,我就没时间参加航天设计比赛,这次比赛,有很多业内大佬参加,听说会选拔人才。”

“我不参加,大佬就无法认识我,这不就等于我们国家的航天事业损失了一个人才?”

“所以你帮我,也是为国家做贡献!”

“……”

苏琳悻悻一笑,看了他一眼:“你过了18岁生日,没看你成熟多少,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

看他说得口干舌燥,苏琳一时心软就答应了。

“说吧,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事?”

“姐,你这是答应了吧!”

“说吧,到底什么事?”

“我想让你帮我厉家代几节课。”

“……”

苏呈刚才说了半天,愣是绝口没提厉家一个字,以至于苏琳根本没想到这事儿会和厉家扯上关系。

只要和厉家有关系的,大部分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苏呈就是料到这点,才一直没敢说苏琳说具体要做什么。

最关键的是:

光她答应还不行,需要试听课程。

敢情,这件事还不是她同意就行,还得厉成苍首肯。

自己居然还是被挑选的那个!

“姐,你这脸色不太好啊。”周小楼走过来,还

狗死后头七几点回家,

以为是她身体不舒服,或是觉得他们家招待不周。

“我没事,”苏琳冲她笑着。

三分凉薄,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

余光瞥了眼苏呈,“我只是……手痒,想打人了。”

亲弟弟,居然坑自己。

苏呈一听这话,立马起身,躲到了陆时渊那里:

姐夫护体,百毒不侵啊!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周小楼还把这件事告诉了苏羡意,把她乐得不行,差点笑岔了气儿,弄得陆时渊一阵头疼,“让你核对一下大概要宴请的宾客名单,你居然在这里和小楼八卦?”

又是要和谢驭婚礼合并,需要宴请的宾客非常多。

整个燕京,都找不到可以容纳所有宾客的喜宴厅,所以核对好了名单,估计是要添加包厢。

“我要请的人很少,你们家怎么这么多?”

苏羡意原本只大概听说陆家亲友多,当他看到陆家初步拟定的桌数时,还是吓了一跳。

“我们家的亲戚本来就很多。”

陆家是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谢家与他们真的不能比。

“对了,那大哥来吗?”

苏羡意上次只看到一个车牌,一直耿耿于怀。

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苏羡意自然觉得好奇。

“他说不一定。”

“他目前不是在燕京?”

“好像是帮我姐处理了一下公司的事,最近估计一直都和秦纵在一块儿,你没发现,那小子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好像是……”

**

说起来,秦纵最近也是个人间小苦瓜。

处理完周小楼的事,被自己堂哥推出去当人肉靶子,本就很不开心、

不过他在网上看到了自己在医院地库,压轴出场的画面。

反复观看自己发表的那番言论。

抑扬顿挫,慷慨激昂,还

狗死后头七几点回家,

拿给自己的工作人员阅览,说这件事之后,应该会有导演找他演电影或者电视剧吧。

经纪人宇哥一脸无奈:“就你……还演戏?”

“就演这种出场就牛逼哄哄的,特别拉风的角色,绝对会大火。”

“现在烂片已经很多了,求你放过观众朋友吧。”

“你身为我的经纪人,艺人要求进步,你怎么总在拖我后腿啊。”

[标狗死后头七几点回家签:p标签]别家经纪人,都巴不得给自家艺人安排影视歌多栖发展,他家的倒好,一直在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我是想告诉你,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

两人还在斗嘴,宇哥说要跟他对接一下年前的活动事宜,都是些晚会和红毯活动,需要配合拍摄一些宣传照。

累到吐血才结束行程。

担心记者跟到大院,秦纵没选择去陆家,而是到了公司给他安排的住处。

这下子好了,推门瞬间,就吓得他魂飞魄散。

沙发上坐了个人,最关键的是:

你特么为什么不开灯!

当他把灯打开,怒气冲冲,想问这是哪个傻逼故意吓唬他时,看到自家大哥那张熟悉的脸,又被吓得不轻。

甚至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哥、哥?你怎么来了?”说话都声音颤抖到磕绊打结。

“来给你擦屁股。”

“你来多久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知道你在忙。”

“那你怎么不开灯啊,吓死我了。”秦纵此时心脏还被吓得扑通直跳。

“节约能源。”

“……”

你可闭嘴吧!

“哥,你什么时候回国?”秦纵喝着酸奶,状似无意得问道。

“你在打听我的行程?”

“我没有!就随便问问。”

“你希望我走?”

“怎么可能,我们兄弟都很久没见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还想和你好好叙叙旧呢,我还想为你创作一首歌,名字就叫《世上只有哥哥好》。”

“我很期待。”

秦纵语塞:

这种鬼名字,你居然也喜欢?

某人说着,又看了眼秦纵,“我原本打算近期离开,为了一解你对我的思念之情,我决定多留几日。”

“既然你想跟我叙旧,那就从今天开始吧。”

“来,说说你有多想我。”

“……”

其实,他是留下处理陆识微公司的相关事宜与其他工作上的事,只是秦纵不知内情罢了。

然后,

经纪人隔天就发现:

自己艺人只剩一口气吊着精气神。

宛若一具行尸走肉。

他微皱着眉:“秦纵,你如果不想工作就直说,你是一夜没睡,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是在跟我抗议?”

“没有,我哥来了。”

“……”

秦纵一听这话,瞬间爆炸:“我哥是不是有病!他刚回国,要倒时差,还特么不让我睡觉!”

“拉着我叙旧,让我说有多想他!”

“我上辈子是放火烧山,还是杀人掳掠,这辈子才会遇到他。”

秦纵抱怨半天,发现自己经纪人无动于衷,微微皱眉:

“你怎么不说话?”

宇哥坦言:“亲哥不疼,堂哥不爱,你好可怜。”

这是个经纪人该说的话?

秦纵扬言要罢工。

宇哥只是耸了耸肩,默默从包里翻出了合同,将违约金那一栏指给他看。

秦纵立马蔫了,乖乖去工作!

他日常沉迷工作,不愿回家,自然也就没空往大院跑。

而陆识微公司的赵姐,则如临大敌,每日战战兢兢。

某日陆识微闲来无事,打电话关心她的近况。

赵姐只说:

“我已经紧张得例假都推迟好几天了!害得我老公还以为我怀上二胎了。”

“大哥没那么可怕吧?”

“是我太垃圾,跟不上他的工作节奏。”

“……”

而秦纵正式开始工作后,周小楼事件的风波也在逐渐平息,公司很快就通知她可以正常去公司上班。

在她上班的前一天,周家夫妻俩订了回老家的机票。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