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风水大局是哪个高人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向老大媳妇跟着乐了,可见心里很是认同这话的。

不过还是腼腆客气的说道:“没有弟妹的手艺,在勤快也没用,金奶,这事我记着弟妹的情分,以后家里但凡吃卤味,都不许自己做,到我摊子上拿。”

爽快的根本就不像他们向家老大媳妇。

金芳心说,你怕是我自己做卤味,给你泄露秘法吧,说这话的时候,估计心脏都停摆了。

不过人家这么客气,自己也不好如此不通情理:“大嫂你太客气了,哪好意思的。家里老太太胃口软,其实不太吃这些胃口重的东西。”

金芳都能听到向老大媳妇松口气的声音,估计刚才客气的心里很紧张,怕她们当真呢。

向大嫂搓搓手:“那哪天我卤点豆片给金奶送过来,这个好,软和,这个吃着还便宜。”

哎呦,这个话题呀,哎哟这个话头呀,透着一股子小家子气,就知道向老大媳妇就不该多开口。

金老太反倒觉得实在:“对,对,居家过日子,还得老大媳妇。”

向老大媳妇一脸找到知音的表情:“奶,您不嫌弃我就成,我就是觉得,吃啥都是吃,能吃饱就成,自家干嘛非得吃好的,等以后有卖不动的,我给您拿点来。”

金芳用那种,您敢答应,我就闹给你看的眼神瞪着老太太。咱家不缺吃的。

老太太心说,我也没有那么便宜:“不用,不用,哪有卖不了的东西,咱们乡下出来的,不讲究糟践好东西。少做点,别剩下。家里孩子小,真的都不太喜欢吃这些东西。”

向老大媳妇越听越觉得同她对脾气,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金老太的好。

可不是吗,都是乡下出来的,成天大鱼大肉的,也不怕把福气给吃光了:“奶别跟我客气,我惦记着您。”

这还说不通了,多来两次,金芳能郁闷了。

向老大媳妇不好意思的开口:“奶,来了镇上我才知道,我家能在镇上把买卖扑摊开,多亏了向阳、金芳,还有您了,大伙听说我是向阳的嫂子,同金老太认识,人家都信我们,多卖了不少东西。”

金老太:“那就成,那就成,买卖讲究的是实诚,你给人好东西,人家下次还来,这玩意不讲究糊弄,你糊弄人,人就不来了。那是一锤子买卖,不能长久的。”

要不是自己名声在里面呢,老太太才犯不上同这么一个女人说这个呢。真的逼没法了。

向老大媳妇不以为然,都用贵的,她挣什么?

就听老太太说道:“咱们村里来的,到底同镇上的人不一样。平时都好好的还成,真要是有点事,你看着吧,人家镇上的人抱团,到时候咱们肯定占不到便宜的。”

老太太把向老大媳妇拿捏得死死的,不怕你不当回事。

向老大媳妇怕了,是这么回事,为啥过来同金芳示好,到了这里才知道,单独一户人家,不好混,别人不听你那套,也没人同村里一样让着你。

人家不太在意你公爹是不是大队长。

惹出来事,只有给人赔礼道歉的份。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别让人找毛病:“奶,你在镇上时间长,这事我听你的,我不糊弄人,他们别欺负我就成,你说挣钱怎么那么不容易呀。”

金老太心说,只要你别想着挣歪道的钱,还是很容易的。

当然了对于向老大媳妇来说,没占到便宜就算吃亏了。难怪说的如此痛彻心扉。

向老大媳妇学了买卖经走的,回家就同向老大把话说了:“可不敢糊弄人,回头咱们在镇上,要人没人,要钱没钱,那不得让人欺负死。”

向老大心说老天开眼了,媳妇突然就明白了:“不糊弄人就没事,踏踏实实的做这个买卖,有赚头。”

向老大媳妇:“就是可惜。你不知道,用便宜货,那可是比这个挣钱。”

向老大看着婆娘痛心的表情,就知道她怕了:“你不怕,你就用。”

向老大媳妇:“我也不敢,以后天气热了,我估摸着少做点,别剩下,省的坏了。”

不然可糟践东西了,剩下的舍不得扔,就得自己吃,这玩意吃多了也不那么香。

向老大心说,这要是让媳妇多去几趟四弟妹家里,没准他们家这买卖还真的能长久。

他以后得对四弟,四弟妹在上心点。能拿捏住这婆娘的人不多。

向老大:“你没说什么,不应该说的吧。”

向老大媳妇:“没说,我哪敢呀,那老太太精明着呢,连二流子听到老太太都招呼金奶,南水北调风水大局是哪个高人我敢说啥呀?”一脸的心有余悸。

向老大就笑了:“那就成,以后没事,就过去走动走动,也别太勤快了。”

主要是怕媳妇的嘴得罪人,让老四媳妇嫌弃了。不远不近的刚刚好。

向老大媳妇可不愿意去奉承人:“我忙着,哪有空呀。”

好吧,那样挺好的。至少向老大不担心她四处得罪人。

自己上心点,也是一样的。

金芳他们那边,向老大媳妇走了,祖孙两人四目相对,金芳盯着一块肉:“能吃吗,她不是下毒了吧。”

金老太:“去,别捣乱,你大嫂那人,下毒也舍不得用肉。打听打听,是不是老大遇到难事了,让向阳去看看。”

这话太经典了,老太太看人看的真准。向老大媳妇确实很会过日子的。

南水北调风水大局是哪个高人_

芳心说好歹是兄弟,不能装作不知道:“那让向阳去问问。”

向小五带着大强过来,看到卤肉同卤蛋,撇撇嘴:“打听什么,没事,大嫂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

金芳心说,就是因为知道,才觉得怪异:“所以大嫂这来头不对呀。”

向小五哼了哼,不想提这位嫂子。

大强看着四嫂真的不知道大嫂所谓何来:“咳咳,大嫂怕是听说金奶在镇上的好名声了。”

金芳:“啊?”

大强索性说白了:“咱奶可本事了,把大嫂镇住了。”

金芳:“继大强之后,咱们家又出来一个镇邪的。”

老太太边上气的瞪眼:“你说的啥玩意,你个欠抽的,我邪你个头。”

喜欢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那基本上也没什么事情了,金芳:“你合着什么都没说,光忽悠人了。”

向阳:“别管咋样,我媳妇开心了不是。”

不能否认,心情确实好了,金芳觉得自己也怪便宜的,怎么就让人两句话就给搞定了,确实没有那么失落了。

哎,温柔乡,英雄冢,女英雄也过不了这关。

家里就这么鸡飞狗跳的日子,金芳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竟然是自己这个生孩子的妈不太适应节奏。没找到自己已经是妈妈身份的定位,每次看着老太太对两个孩子无条件的宠溺,都很是需要心里辅导。

开春,小六先忙活起来了,每天扎在屋里做点心,然后满世界的跑,也不知道要做啥,连家里两朵都栓不住这丫头了。

老太太看的都发愁,对着金芳:“你爹妈把孩子放在你们手里,那是因为对你们放心。当兄嫂的可不能看着孩子突然就贪玩了,那是个姑娘家。”

金芳:“奶,小六心里有数,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金老太:“那也不能成天出去跑,以后还找对象不了,你这嫂子怎么当的,该说就得说。”

金芳:“不至于,小姑娘家,谁都贪玩。”

再说了,人家小六也不光是贪玩,干的都是正经事。

金老太:“你不管也得同向阳说,让向阳知道怎么回事,可不能就这么看着孩子跑偏。”

再说下去,孩子就从贪玩,跑偏,到犯错了,所以说流言蜚语伤人。

金芳:“奶,咱们自家人,你怎么还这么说。”

金老太:“咱们自家人,我还这么说,你说别人该怎么说,姑娘家的名声多重要。啥事也不能拿名声开玩笑。”

金芳叹口气,再过些年,就不会有人这么闲,看着别人家说闲话了:“知道,知道了。”

或许自己想当然了,抱着向朵,等孩子长大点再说吧。

小姑子一个人出去确实让人不放心,这年头通讯也不方便,交通也不方便。

金芳:“我记住了。”

老太太满意了,‘我记住了’比那句‘知道了’,有诚意多了。

当嫂子的,本该如此。

没等金芳同小姑子沟通呢,向老大媳妇突然来了,真的很他突然,毕竟从搬到镇上,向老大媳妇也就两朵十天的时候,来过一次。

金芳,小六,都是傻呵呵的猝不及防,没反应过来。

还是老太太热情的招呼起来:“孩子她大妈,怎么今天过来了,吃饭了吗。”

向老大媳妇拎着十几个卤蛋,还有一块包着的什么东西,有点局促。

金芳很少看到这位嫂子,如此的神情。心说怕是有事。

尤其是看到向大嫂手里的卤蛋,金芳抽抽嘴角:“大嫂,你这是来镇里做什么的。”

万一误会了,这东西不是给自家送的,那才尴尬呢。

有事还是直说的好,在这位嫂子身上,用不上婉转这个词。

向老大媳妇:“金奶,金芳,我过来就是看看你们,忘了同你们说了,我带着大红搬到镇上了,同孩子爸在一块,这也叫日子。”

老太太啥都没问,跟着就说到:“对,对,这是正理,俩口子哪有不在一块的。孩子她大妈,既然到镇上了,以后咱们就多走动,我做饭,把老大他们爷几个叫过来,咱们一块吃一顿。”

向老大媳妇难得会看人脸色:“金奶,这个就算了,家里忙着呢,走不开。”

然后才看向金芳:“那个,这个卤蛋,金芳你尝尝,还有这个,我卤一块肉,你也尝尝,等以后看到鲫鱼,我都给留着。”

示好的意图太明显,想要装做不知道都不成。

金老太心跳了,这不太好,向老大媳妇可不是这么客气的人,她要是这么舍得,那还不定有多大的贪图呢。

金芳

南水北调风水大局是哪个高人_

也怵得慌:“大嫂,都在镇上住着,有事你就直接说。能办的我肯定办。”

办不了的那就没法了。

要是放在原来,向老大媳妇听到这话,肯定呸呸两下,多大的脸,多大的能耐,敢这么说。

可她到镇上好几天了,对这位弟妹,对金老太还有向阳,那是真的了解了。

人金家在镇上同他们家不一样。区别大的让向老大媳妇心酸之余还得福气。

就同他男人说的是的,咱们家卖的卤味方子是老四媳妇的,咱们家在镇上立足,人情,靠的其实也事老四。

向老大媳妇不服都不行,在镇上打听打听,谁不认识向阳,谁不认识老太太,提五姑爷都不如提金老太好使。

不用向老大在做工作,向老大媳妇都知道,得同这个四弟妹处好了。

想想在村里,同金芳较劲,挑事,哎呦,向老大媳妇脑袋疼了一天多。

最后安慰自己:“好在我从来没赢过,也不算是把老四媳妇得罪了。”

向老大听到这话都惊呆了。这理论太强大,反正他总结不出来。也绕不过这个弯。

好在向老大媳妇知道该让着谁,不该得罪谁了。

能过去好好地同人金芳示个好就成。他不指着媳妇做的多好,让人金芳高看,只求金芳不同这个老娘们一般见识就好。

这不是,做足了心里准备,向老大媳妇才登门的。

弄得金芳同金老太都心里没底了。看着向老大媳妇,心里都在琢磨,她所图为何。

向老大媳妇赶紧说道:“没有,没有都挺好的,我跟孩子他爸,在镇上弄了个摊子,就卖这些卤味,比村里开小卖铺能攒下钱,都是弟妹的福气,我心里惦记弟妹的好。”

突然发现,这位若是想要做个人的时候,讨好人还是人容易的,而且她会说人话。

金芳差点吧唧坐下,这人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这也太不是向老大媳妇的风格了。

关键时候,还得看老太太的,面色都不带个变的。

老太太:“老大媳妇这话说的远了,都是一家人,挣的都是辛苦钱,买卖做起来了,那都是你们俩口子勤快肯干。同她一个没见识的小媳妇没什么南水北调风水大局是哪个高人关系。都在镇上住着,别客气。”

你看看,还是老太太能耐,啥场面都能应付,这话,金芳肯定说不出来的。

喜欢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