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揉着我的小兔兔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第1110章不归之路

许进,不许出。

这封印之地

他揉着我的小兔兔 全文阅读

,妖地关园的法则就是一个字:入。

难怪,商羊管这里叫做“不归途“。

英招急道:“你不试试么?用强力打破,你可是有三尸准圣境的强横修为!”

陈玄丘摇头道:“不必试,这是法则!法则之力,当然也可以打破……”

计蒙一喜:“当真?”

陈玄丘道:“当然。不过,得有创世神盘古一般的伟力,法则在他面前,才不如一道丝线,不要说‘入’这种法则,就算更高级的时间、空间法则,他都可以打碎。”

计蒙顿时哑然,盘……谁能有盘古那样一力破万法的神通?

商羊沉声道:“这真是法则的力量?圣人施加的力量?”

陈玄丘道:“不错!我现在的修为,只能借用一部分规则力量,还谈不上掌握。所以,我无法修改这‘入’的法则力量,也无法调动更强大的法则力量,抵消这‘入’的法则力量。”

英招的脸上已经露出绝望的神色,惨笑道:“圣人施加的法则力量?那我们还怎么可能离开?我们要在这里,直到耗尽天年了。”

计蒙牙齿咬得格格响:“圣人……圣人……我记得,昊天称帝时,因为他是鸿钧的童子,诸天圣人都曾送礼道贺。西方接引、准提,昆仑山上三清……不过,亲自到场的只有一个!”

计蒙恶狠狠地咒骂道:“风里希那贱人!”

难怪计蒙恨之入骨,风里希可是妖族大圣。

她成圣之后,帝俊和东皇太一,曾恭恭敬敬,将之待若上宾,奉为妖族的精神领袖。

但是,妖族与巫族死战不休时,她未曾出手相助过一次。

不然的话,有她这尊圣人在,巫族又怎么可能与妖族打个两败俱伤。

她享受着妖族天庭的供奉与尊荣,身为妖族的一份子,却不曾为妖族做过半点事。

这也罢了,昊天算计了妖族与巫族,踏着巫妖两族的累累白骨走上天帝宝座之后,三清和接引、准提,也只是遣一道分身,奉上一份贺礼,没有亲身来到,吃上一杯水酒。

倒是她这妖族大圣,堂而皇之地踏上这曾把她奉为本族至尊的天庭,坦然享受昊天的礼遇。

她强大,强大到每一个妖族中人,对她根本升不起一丝反抗的想法。

但她的所作所为,却让计蒙这位妖帅,无比的鄙夷。

身为妖族的一份子,坐视妖族的没落。

身为人族供奉的圣母,却充当了鸿钧的急先锋,向毁灭人王,捅出了第一刀。

英招黯然道:“诸圣人中,她的实力是最弱的。可再弱,也是圣人,与我们有云泥之别。是她出手,帮着天帝给这悬圃加了封印,我们就永远也不可能再有机会出去。呵呵,就在这里……直到化为枯骨的一天吧。”

商羊不甘心地看着陈玄丘:“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总有一丝变数。天道,也当没有绝人之路。圣人法则,就能彻底封印悬圃?在我的蓍草之卜中,你,就是变数。你应该是引领我们走出这里的关键,你要不要试试,你应该可以成功的。”

陈玄丘苦笑道:“并非我不想一试,只不过,到了一定的境界,并不一定还要亲身去试,才能知道结局。我已经推演过这法则了,如果我想用蛮力打开它,只能是把我的力量,引入这封印,使它更加牢固,根本就……”

陈玄丘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陈玄丘呆立半晌,目光缓缓看向商羊,道:“悬圃,妖帝之花园。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名字,叫不归路?是你起的?”

商羊道:“不是我,是天帝加了封……不,是天帝在此处加了封印之后,传音进来的,他说从此这里就是不归之地。我等既然踏上了不归路,那就永远不要出去了。”

陈玄丘喃喃道:“如果,是娲皇赴宴时,帮他为悬圃加了封印……并且告诉他,从此这里将是不归之路……”

陈玄丘忽然目光一闪,抬起头来:“不归路,一定就是绝路吗?会不会,所谓的不归,就是不走回头路?”

商羊愕然道:“什么意思?”

陈玄丘的目光徐徐望向远方,道:“这悬圃的尽头,在哪里?”

商羊举手一指,道:“那里,怎么?”

陈玄丘道:“既然是不归,那咱们又何必回头,一直往前走吧。就算是绝仙四方城,也有脱困之法,我还不曾听说过,三界之中,有真正的死地!”

“走!”

陈玄丘带着独腿人、龙头人、人头马,毫不犹豫地向着那大地的尽头走去。

既然这是叫不归路,那我……便不回头!

……

天庭,弥罗宫。

弥罗宫与琼花宫相去甚远,中间隔着光明宫、妙岩宫、化乐宫,云楼宫,乌浩宫,彤华宫,共六座殿宇,而每座殿宇间,又有广阔的空间,所以发生在琼花宫的一场恶战,丝毫没有影响到弥罗宫。

此时的弥罗宫中,巨门星君、禄存星君、文曲星君、廉贞星君、武曲星君、破军星君俱在。

自从其他三御与紫微帝君一起赶到紫微帝星去,他们这些紫微帝君的从属将领便暂时留在了天庭。

毕竟有三位帝君赶去了北极天,他们留在北极天,还不如暂时听从中央天庭的调遣,更能发挥作用。

弥罗宫中,摆着一座酒宴,巨门星君等六位星君神色凝重,端坐不语。

大殿尽头,长廊之下,贪狼星君萧红雨和李花仙子杜若,正联袂走来,后边跟着狱神古浩和几名狱卒。

萧红雨和杜若的手脚处,都有半透明的锁镣,锁住了她们的元神,使不得神通。

二人行走之际,那半透明的神镣,便似衣带一般轻盈,根本看不出那竟是能锁得大罗金仙的天庭刑器,丝毫不比那捆仙绳儿差。

“姐姐……”

眼见萧红雨沉默不语,杜若不禁轻轻唤了一声。

萧红雨步伐微顿,然后苦苦一笑:“若儿,我死不足惜,只是连累了你。”

杜若摇摇头,从容地一笑:“你我姊妹,相傍而生,虽非一母同胞,却早已情同手足。你若不在了,若儿情愿随你而去,独留我一人存活的话,又有什么意思?”

一个天狱狱卒有些不耐烦,想要上前催促,却被狱神冷冷瞪了一眼,硬生生止住步子。

贪狼星君虽然要被斩首了,可她的旧部包括袍泽,却是无比的众多。

这不,北斗七星中的其他六位神君,一同向天帝求恳,得天帝允许,在此为贪狼星君摆下了这桌“饯行宴”。

贪狼星君可以死,可她就算成了阶下囚,也不是他们这些刑狱之神能够加以羞辱的。

萧红雨动容,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了抱杜若。

杜若不忿地道:“姐姐,我只恨那陈玄丘,不甘心我们为他而死,他却逍遥法……”

萧红雨凄然一笑,道:“本是敌人,无所不用其极,何必他揉着我的小兔兔多言。”

杜若恨恨道:“他便是交手之际,将我斩得碎了,我也不怨他。可他,竟然变作仙娥,欺骗姐姐……”

萧红雨想起二人初遇场面,那个提着裙子,脚踹所谓轻薄了她的那个仙人的刁蛮小仙娥,不禁苦苦一笑:“是我找上了他,他才将计就计。是姐姐眼瞎,不必再说了。”

杜若眼见姐姐难过的情形,知道触及她心中痛处了,连忙不再言及“玄心儿”,转而安慰萧红雨,说到伤心处,自己先落了眼泪。

萧红雨红着眼圈儿,强作欢颜,道:“擦擦眼泪,巨门他们,设宴为我送行。姐姐一向要强,莫教他们看轻了。”

杜若低低应一声是,举袖拭去眼泪,萧红雨牵起她的手儿,一同向前行去。

默然而坐的巨门等六神君,忽然看见萧红雨牵着李花仙子的手,从容而来,六位神君不禁站了起来。

只是,哪怕是平素最喜与萧红雨争强好胜的巨门星君,强挤出一副笑脸,张了张嘴巴,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多少年的袍泽,如今就要踏上不归之路,他又能说些什么……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第1109章三界第一大盗

[标签:p他揉着我的小兔兔标签]听到这里,陈玄丘心头便是一沉。

方才听及他们身份时,本来因为同是天庭的对头,陈玄丘确实生起了同仇敌忾之心,不过他忽然记起白泽也是十大妖帅之一。

东夷那个白泽王,应该就是当年的十大妖帅吧?

很多神兽,是临到暮年,寿元将尽时,才会诞育后代。

就像地维秘境的饕餮,就是快要天人五衰之时,才生下小煜铭。

东夷那个白泽王,有两子一女,而他的子女年纪都不大,也就是说,他的寿元本来也是将尽的。

记得他当时曾经说过,之所以做为妖族大圣,甘为天庭所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可以从天庭那里获得什么。

他能活得什么?不会就是增长寿元的天材地宝吧?

反正,如果那个时候,是他寿元将尽的时候,以白泽神兽绵长的寿元往前推,那么他就应该是当初的十大妖帅之白泽。

同为十大妖帅,应该是袍泽兄弟了。

而且,妖族比其他种族更加在乎族群的远近,而不论是非。

所以,陈玄丘立时就运转玄功,做好了爆发的准备。

“然而,白泽自立为王,在东夷挑起战事之后,我当时正担任大雍太子少保,前往东夷平叛。于是,白泽死了!”

陈玄丘随时准备腾身而起,一字一句地道:“死在我的手上!”

现场一片寂静,陈玄丘等了许久,没有等来计蒙和英招、商羊的合力出手,倒是看见英招和计蒙一脸的古怪神气。

半晌,计蒙才转向商羊,挑起了大拇哥:“商羊,你的占卜之术,我服了!”

英招动容道:“你说他必不得善终,没想到还真的是不得善终,厉害。”

这是什么反应?

陈玄丘挑了挑眉,目光看向商羊。

商羊面瘫脸,一点儿也没露出得意神色:“这不是占卜出来的。当初被你们吃掉的那家伙,说白泽投靠了昊天,还献上了周天星斗大阵阵图,我就知道,他一定不得好死!”

妖族天庭的第一占星师淡淡地一笑,对同样一脸懵的陈玄丘解释道:“我们虽然受困于此,好在昊天猜忌心重,偏又喜欢打造一副虚怀若谷、心胸宽广的模样,所以得罪了他却罪不致死的人,时不时就会丢进来两个,使得我们对于外间发生的事情,并不阳生。

白泽,是我们十大妖帅之首,他兼任我妖族军师。

不过,论战力,他其实并不算特别强。

他最擅长的,是出谋划策,能勘破所有妖族的优缺点。

他于阵图之学也尤其精通,我妖族天庭第一杀伐大阵—周天星斗大阵,就是他协助我妖族妖帝和妖皇参悟出来的。

所以,他虽然不是最不能打的,在我们十大妖帅之中,却排名第一。

他贪生怕死,眼见我妖族大势已去,便投靠了昊天。

可是,他终究是我妖族中人啊,昊天岂能信任他、重用他?

可他最擅长的本领,却是要依赖于一个强者的信任,才能施展的。

不能得到昊天的重用,他曾经最引以为傲的本领,便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如果他甘心就此没落下去,倒也可以太太平平安度余生。可是……”

商羊唇角露出一抹讥诮之色:“白泽风光惯了,又如何接受得了如今的冷落。向昊天献出‘周天星斗大阵阵图’,应该就是为了邀宠。

他却不明白,有此阵图在手,昊天还会把他待若上宾。一旦交出这大阵阵图,他对天庭,还有什么用呢?扔到人间,自生自灭,已经是昊天的大度了。”

陈玄丘听到这里,心头一块大石落了地。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许多事。

包括眼下,昊天不惜算计365位正神,重新册立诸天星君,偷袭太阳星、太阴星,抓捕金乌十太子和十二月素女,试图重布周天星斗大阵,这白泽竟是始作俑者。

陈玄丘终于放了心。

既然不存在商羊、英招和计蒙三人为白泽复仇的事,陈玄丘马上就存了招揽之心。

我在地维秘境,与饕餮之子昱铭,结为了兄弟!

你们的十位金乌太子,叫我大哥!

太阴十二素女,刚刚被我救出天庭!

凤凰族的朱雀辞小女王、麒麟族的齐林公子……

陈玄丘把他如何反抗天庭,如何在鹿台一战后,携众妖族在天上占据了长留仙岛做为据点,以及如今东王公、西王母反了天庭等一系列事件,对商羊三人说了一遍,只听得三人目瞪口呆。

英招惊叹道:“这区区六百年间发生的变化,竟比之前六万年还要精彩。”

商羊幽幽地道:“不!所有这一切,连六年都不到。”

不错!

想到这里,英招和计蒙的脸色都变了。

计蒙不敢置信地道:“难不成,你是天道的儿子?怎么可能在区区数年间,便由一个金丹也未结成的武士,便已修炼到了最高境界,三尸准圣境?”

陈玄丘道:“听起来,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为什么说三尸准圣境就是最高境界?”

英招道:“因为,天地圣人,自有定数。七位,已是极。圣人不死不灭,永生不朽,没位子空出来的。所以,也就

他揉着我的小兔兔 全文阅读

绝无可能再有人成圣。三尸准圣境,就是后来者的最高境界了。”

陈玄丘淡淡地道:“哦!我忘了说了,西天灵山之主,已经证道成圣。”

商羊独腿一哆嗦,计蒙的龙嘴张得大大的,英招的马尾巴都竖了起来,无比震惊地道:“什么?西天灵山之主成圣了?他是谁,他从哪儿得到了鸿蒙紫气?”

陈玄丘这才想起,西方新教也是这几年才成立的,之前还没有西方灵山一说。

陈玄丘便道:“这西方灵山之主,就是东海金鳌岛通天圣人的大弟子,多宝。”

商羊惊奇道:“多宝?我知道,听以前扔进来的仙神说起过。通天圣人遭人算计,门下弟子纷遭算计之后,这多宝不是先被太上圣人捉去教放诲,后又转投西方二圣门下了么?”

陈玄丘道:“不错!西方二圣接引、准提,接受了道祖鸿钧所赠的鸿蒙紫气,转修玄宗仙道而成圣,倒是舍下了本门的衣钵,后来全部传授于多宝,倒是在多宝手中,发扬光大了。

他,成圣了!不靠鸿蒙紫气。也非玄宗仙道,而是以西方法门,修成了圣人!”

计蒙和英招震惊无比,这实在是太打破他们的认知了。

没有鸿蒙紫气,也可成圣。

天地间圣人之数,并没有定数。

这……

他们心中早已牢固的思维,一下子被推翻了。

商羊的神情尤其激动,一会儿脸色铁青,一会儿胀如鸡血,好半晌,才浑身发抖地道:“原来,妖帝大人说的是真的,他早就说过,成圣之途,绝非玄宗仙道一途。鸿钧老祖,欺世盗名,包藏祸心,实则全为他一己之私!”

商羊说到这里,不禁眼含热泪:“妖皇大人持有东皇钟,早就无限接近圣人。妖帝大人持河图洛书,参悟周天星斗大阵,修为日益精进,如果不是与巫族一战,也许我妖帝妖皇,早已在多宝之前,以我妖族玄功,证道圣人了!”

陈玄丘听到这里,心头不由一动。

如果是以前,听人这么说,他怕也要觉得这是异想天开。

可是,现在他早发现道祖鸿钧并不像经过无数次包装,再宣扬开来的形象一样的伟光正,

又有多宝证道成圣,打破固定定论的实例摆在那里。

就由不得陈玄丘不多想了:“没有道祖鸿钧的支持,他身边的童子,怎么可能成为修士一族的首领,暗中挑唆巫妖两族大战。而道祖鸿钧,当时已经成就三界第一圣人,无比超然的身份,又何必图谋帝俊和东皇太一?”

难不成,这也是鸿钧的谋划之一?

谋划天庭,是为了狙击即将成圣的帝俊和东皇太一,确保他独一无二的超然地位。

谋划人道,是为了消灭人王,确保天道凌驾于地、人两道之上,这样他与天合道,才有价值。

这个圣人,可不就是三界第一大盗?

只是,为什么一定要与天合道,现在到是还不明其详,总觉得,其中也蕴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陈玄丘越想越是心惊,如果鸿钧心思深如渊海,谋划如此隐秘而长远,他会不会算到有一天会有人反抗这天?会不会有后手留下,以防不测?

商羊自觉已经全然看破了鸿钧的险恶用心,对鸿钧更加的鄙夷唾弃之极,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是妖族,和巫族一样,天不怕地不怕。

他并不知道如今天机混乱,就算直呼圣人之名,大骂不只,这圣人于混沌天机中也不易察觉,却仍胆大包天,痛骂不止。

英招和计蒙,追忆当年妖族天庭的无上辉煌,想到妖帝和妖皇,本有机会直接成圣。

有了两尊圣人坐镇的妖族天庭,将从此不可撼动,成就天地主流,也不由得扼腕叹息不已。

陈玄丘见此情况,便道:“你我如今,同仇敌忾。我可以带你们三位,一起离开这里。但是,离开这里之后,你们要先帮我做一件事。”

三人这才回神,商羊道:“什么事?”

陈玄丘道:“还有两日,天庭就要在斩仙台上,处斩我那位朋友。我要找到她,救她离开。希望三位能助我一臂之力。”

计蒙阴恻恻地道:“偌大的天庭,如何去找?不如就等开刀问斩之日,咱们直接闯了法场,将人劫走,将他这天宫,大闹一场。”

陈玄丘道:“劫法场,必然不如劫狱容易。光靠你我四人,来不了天庭,不如先救了人,三位再随我同住北极天。那里本有许多妖族高手,三位前辈,正好加入我们,共同对抗天庭。”

计蒙和英招看看商羊,商羊道:“好,我们就助你劫狱。不过,我们不去北极天,我们要先去见过十位太子。”

陈玄丘略一踌躇,便道:“也好,他们如今在东海碧霞之国,你们去了那里,与东华帝君合作一处,依旧是我们的盟友。”

四人计议停当,商羊本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便与计蒙、英招一起,潇潇洒洒,直奔那“悬圃”入口。

商羊三人早不知试过了多少次,以他们的修为,全力攻击过封印,全无没有效果,早就死了心。

所以,三人也不动作,只是目光炯炯,盯着陈玄丘,希望他能打开这封印。

陈玄丘像来时一样,放出神识,尝试了解、掌握那封印力量内蕴的法则。

过了许久,陈玄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商羊见他一只手抵在那层隐隐的雷电之纹上,久久不语,忍不住问道:“狐族小子,怎么样了?”

陈玄丘慢慢收回手,道:“你说当年,你们遁入此处,昊天以无上手段,将此处封印了?”

商羊道:“不错!”

陈玄丘道:“你能确定,这封印,是昊天干的?”

商羊一呆,迟疑道:“我们身在其中,自然不知,不过,若不是昊天,还能是谁?”

陈玄丘摇摇头,道:“昊天与我,同为三尸准圣,他的手段,困不住我。可是现在这道封印……这是圣人手段!”

英招急道:“什么圣人?哪个圣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陈玄丘脸色凝重地道:“我的意思就是,这道封印,运用了一条大道法则,许进,不放进出。现在,我也出不去了!”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