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八字里有几个印_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谢良辰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地颔首,他能不顾性命地救她,眼看着他有危险时,她还能挣脱多年压在心头的阴影,重新凫水向他游过去,面临生死的时候,更容易看清楚。

谢绍元没有说话,谢良辰抬起头道:“爹爹没仔细说过您和娘当年的事。”

谢绍元一时哑然,半晌才笑着道:“你外祖母是不是说过,我与陈家村是在逃荒路上遇到的?”

谢良辰应声。

谢绍元道:“当时你母亲才经历过家中巨变,很少与人说话,你外祖父也怕她被人认出来,有意让她避开人群,但就是这样遮遮掩掩,还是被我看出来了。”

谢良辰知道父亲曾出入过广阳王府,在那之前见过母亲。

谢绍元道:“我去八州做些买卖,自然知道广阳王的事,但我就是个庄户人,也知道有些事不是我们能掺和的,而且一旦被你外祖父发现,我恐怕性命难保。”

“你不知道你外祖父有多厉害,因为有他老人家在,防了不少的山匪流民。”

谢绍元记起往事,脸上因为老岳父多了一抹敬重。

谢良辰道:“但即便是外祖父,爹爹也没怕。”

谢绍元不禁一笑:“路上发现了一群悍匪,我就自然而然地留下帮了忙,后来与陈家村走得近了,果然被你外祖父察觉。”

谢良辰道:“之后呢?”

谢绍元眉眼中满是温和:“被掐着脖子打了一顿。”如果不是岳母求情,他差点就死在岳丈手里。

被打了一顿谢绍元也没有放弃,找到机会就去陈家村。

谢绍元接着道:“日子长了,你母亲也欢喜我,干脆就将事情挑明了,你母亲跟我说,她还是要查清楚广阳王府的事,可能会遇到很多危险。”

谢良辰望着谢绍元:“父亲当时害怕吗?”

“不怕,”谢绍元道,“我了解你母亲的性子,她定要为家里人报仇,绝不会不闻不问,她不在意富贵荣华,但有些事必须讨个公道。如果她真的什么都不管了,那倒不是我喜欢的人了。”

谢绍元接着道:“后来我出去做生意,寻找广阳王的人,一点点地将大家连在一起,每次有点进展,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告诉你母亲。”

谢绍元说完忽然叹了口气:“刚失去你母亲那会儿,我也想过,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也许你母亲寻个更好的人,会更好地保护她,也许我不去做那些不擅长的事,也不会为你母亲引来祸端。”

“许久之后,我有一次梦到你母亲,你母亲没有与我说什么话,就像往常一样在灶房里忙碌,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说话,就像是她在的时候一样。醒来之后我就想通了,我们本就没做错什么,从前那些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刻都弥足珍贵,顺着自己的心意就是最好的,哪怕时光短暂。”

谢绍元心情平静,没有难过,也没有悲伤,他伸手摸了摸谢良辰的头顶:“本来有许多事要问你,最后反倒是我自己在说。”

谢良辰轻声道:“问过父亲之后,我觉得如今的我,就与父亲当年差不多。”

谢绍元一笑,知道了,从他看到女人为宋羡红了眼睛,因为担忧宋羡手抖的拿不住药那一刻,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但是有件事我要问清楚,”谢绍元道,“宋羡知晓广阳王的死与当今皇帝有关,若是将来皇帝有意为难你,宋羡……”

谢良辰

怎样看八字里有几个印_

道:“宋羡能站在我们这一边。”

如果连这一点都不能确定,她和宋羡也不会有今日。前世皇帝疑心病重,让朝廷内外纷争不断,百姓因此苦不堪言,最后逼得宋羡兴兵……

今生因为她和广阳王府的关系,便多了一个防备皇帝的理由。

谢绍元微微思量,接着道:“你母亲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广阳王府从来没有害人之心,但有些人只怕不能就此放开,得知半点消息,可能就会夜不能寐。”

谢绍元停顿片刻接着道:“如果宋羡因为我们影响了仕途,甚至陷入危险之中,那么你们两个人都可能因为这件事收到影响。”

“宋羡可能会怨怼你,而你也可能因此自责,总之这一节要想清楚,不要让它成为你们的束缚。”

谢良辰应声:“父亲放心吧,其实就在宋羡与我提及这件事时,我就想了清楚。”

“那就好,”谢绍元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谢绍元长长叹一口气:“这么快,没想到我也与你外祖父一样,为自己的儿女打算这些。”

在谢绍元心里,良辰还是那个被他抱着、背着、牵着的小孩子,天黑了、天冷了、摔跤了都要来找他撒娇,让他陪着,让他捂手,让他在摔疼的掌心上吹一吹……

谢绍元道:“论理说宋羡品行不错,无论怎么看都是青年才俊,能舍命为你,也是你的福气,但他再好,在我心里也比不上你,因为我是你爹爹。”

谢良辰鼻子有些发酸。

谢绍元接着道:“这世上有许多事都说不清楚,或许开始好,日后会更好,也兴许会有变化,那也没什么,你要知道世事总变化无常,如果将来万一不好了,不喜欢了,就来跟爹爹说,管他是什么肱骨之臣,有什么富贵荣华,咱们都不稀罕,爹爹只希望你,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委屈自己,兴许我这话听起来不讲理,那也得照着这个去做,因为我是你爹爹。”

谢良辰眼睛有些潮湿。

谢绍元道:“能答应吗?”

“能。”谢良辰伸手拉住了谢绍元的手,爹爹宽大的手掌与她记忆里的一样。爹爹说的那些,她都明白,现在爹怎样看八字里有几个印爹回来了,她心里就更踏实几分。

父女两个说到这里,就听院子里常悦道:“大老爷,大小姐,我家大爷来了。”

宋羡走进院子,就看到谢良辰从屋里出来,少女一双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宋羡的心一沉,再去看门口站着的谢绍元,谢绍元沉着脸,面色颇为不善……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张老将军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几日之前,谢绍元也觉得宋羡与寻常官员不同,有些理解为何良辰他们会送军备来忻州。

但是知晓那两个孩子的心思之后,这件事就没这般简单了。

张老将军不敢说太多,再说下去,他就不敢去看谢绍元的眼睛,于是换了话题道:“萧兴宗吩咐人来寻我,提及当年广阳王之事,我知晓萧兴宗此举是为了战时扰乱我的心绪,但有些话仔细想想也不一定完全都是萧兴宗胡乱说。”

谢绍元眼看着张老将军神情变得郑重:“广阳王的死另有内情?”

张老将军点头:“萧兴宗的意思,当年广阳王的死是有人故意为之,先调走广阳王的兵马,又眼看着广阳王被高豫和辽人合围。”

听到这里,谢绍元已经清楚张老将军的怎样看八字里有几个印意思:“萧兴宗说的是大齐当今的圣上?”

谢绍元脸上没有意外,张老将军不禁迟疑:“你……知晓?”

谢绍元摇头:“我岳父……陈友礼在世的时候就有所猜测,我们之前就是没有找到实证,隐瞒阿辰母亲的身份也是这个原因,既然不知当年广阳王到底是被谁加害,最稳妥的法子,就是在此之前不要将实情透露给旁人。”

所以谢绍元心里早就有所准备。

张老将军皱紧了眉头:“现在伪王伏法,萧兴宗也被拿住了要害……就怕良辰的身世遮掩不住,会传到大齐皇帝那里。”

谢绍元道:“这样的消息必然遮掩不住。”恐怕比战报去的还要早一些。

谢绍元说完沉默片刻,再次看向张老将军:“这件事你可告诉了宋羡?”

张老将军点头:“此事涉及到萧兴宗的计谋……”

也就是说,宋羡知晓这些之后仍旧带兵前来代州。

谢绍元劝慰张老将军:“如今好不容易收回八州之地,更何况还是你生擒了高豫,良辰带着镇州的村子也为大齐立下功劳,皇帝就算再着急也不会这时候向良辰动手,老将军也不用太焦急,有些事还需从长计议。”

张老将军应声。

谢绍元道:“还烦请老将军与大家说一说,也不要兴师动众地来见良辰,战乱已经平定,日后还有的是机会。”

张老将军明白这个道理,别说现在大张旗鼓的动作可能会让皇帝觊觎,最重要的是,万一有人在其中浑水摸鱼……

不管是想要加害良辰,还是故意算计齐人,都是不好应对的麻烦。

谢绍元知晓张老将军急于见良辰,于是起身引着张老将军向王家村走去。

刚好陈咏胜陪着陈咏义一起来见谢绍元。

看到谢绍元,陈咏义眼睛一红:“姐夫,真的是你,你没死,”

陈咏胜也跟着鼻子发酸,谢绍元回来的时候,正逢辽人攻城,当时他忙碌不堪,只匆匆见了一面,直到宋羡来了,打了胜仗,他们才有功夫聚在一起说了说这些年的经历。

谢绍元比他们年长,在陈咏胜和陈咏义记忆里,谢绍元一直护着他们,虽然不是入赘陈家村,陈家村但凡有事,谢绍元必然会前来。

平日里他们不敢在良辰面前提及姐姐、姐夫,就怕良辰会难过,眼下以为永远见不到的人,就在面前,陈咏义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

瞧见谢绍元这般瘦,陈咏义道:“我听二哥说了,姐夫身子不好。姐夫别担心,等回到陈家村,许先生和良辰定会让姐夫的病痊愈。”

“咱家如今不一样了,能吃饱穿暖,织房的女眷们比我们赚的还多,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

“好了,”陈咏胜抹了一把眼角埋怨陈咏义,“本来是好事,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陈咏义这时候才想起张老将军,一把拉住张渭河:“张老将军也跟我们一起回陈家村,以后就住在村子里,别看我们将药材和粮食都送来了祁州,但走一趟商就什么都有了。”

陈咏胜不禁一笑,陈咏义从前可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随着陈家村买卖好起来之后,也这般有底气了。

是,他们陈家村有货栈在,他们虽然来到这里,村子里其他人一定不会闲着,陈咏胜出来之前就听陈子庚和黑蛋几个商量等战事过去了,他们就上山去捉蛤蟆。

陈咏胜忽然很想回家,回到家里才能踏实。

张渭河道:“好,过几日我与你们一起去镇州。”

说着话,就看到谢良辰带着几个村民走过来,谢良辰带着人就近在山中找些药材,代州死的人不少,大家要提前用药防杂疫。

经过了战乱,防住了疫症,接下来才能做其他事。

眼看着谢良辰渐渐走近,张渭河心头一阵恍惚,仿佛瞧见了广阳王一家,当时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广阳王的后辈就该是这样。

张老将军的眼睛也渐渐模糊起来。

谢良辰教村民们挑拣药材,眼看着大家做的越来越熟练,这才放下心去跟四舅和张老将军说话。

其实张老将军带回的消息,谢良辰都听宋羡说过了。

高豫父子被杜琢派人押赴京城,现在宪州以南是杜琢派人镇压各种纷乱,宪州以北就交给了宋羡。

两个人这样配合,很快就能让八州之地恢复安宁。

等到张渭河和陈咏胜、陈咏义离开,屋子里只剩下谢绍元和谢良辰。

谢绍元看向谢良辰:“不去看看宋将军了?”

听到父亲这话,谢良辰下意识地垂下眼睛:“一会儿再去。”

谢绍元脸上笑意更深了些:“你欢喜宋将军?”

谢良辰点头。

谢绍元又问:“是什么时候的事?你回到镇州才不久。”

谢良辰道:“也没多久,宋羡带兵来八州之地前我才发现,不知道将来会如何,心中有所顾虑,所以没有禀

怎样看八字里有几个印_

告给外祖母,外祖母和舅舅、阿弟还不知晓。”

别人知不知道谢绍元不能确定,但他觉得陈老太太定然有数,他那岳母看起来是个乡下的妇人,大字不识一个,似是没什么见识,其实比谁都看得清楚。

谢绍元温声问谢良辰:“现在没有顾虑了?”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