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壬算是泄露天机吗 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听闻两人的对话,我们不难得知,这两人是早就约好见面的,这个乌鸡来这里,就是为了等大胡子的。

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又不像是一场简单的饭局。

因为大胡子来了以后,也没跟乌鸡坐在一起,而是单独坐在旁边的桌子上。

这两拨人马的行为举止如此怪异,我们不由得留了一个心眼,虽然我们喝着酒,但是却在暗地里观察这两拨人马的一举一动。

“大胡子,菠萝带来了吗?”乌鸡喝着啤酒问大胡子。

大胡子笑了笑:“来,给乌鸡哥尝一尝我们家的大菠萝!”

其中一个壮汉打开编织袋,就看见编织袋里面装着一颗颗大菠萝,看上去都挺新鲜的。

缅甸这边地处热带,盛产很多热带水果,像菠萝之类的,也是它们的重点出口水果,有很多菠萝都是从缅甸那边过来的。

不过,在当地这么高档的饭店里面谈论菠萝生意,怎么都觉着有些怪怪的。

而且,即使要做菠萝生意,都应该是一车一车的拉呀,怎么可能就只有这一口袋菠萝呢?

壮汉随手捡起一颗大菠萝,摸出一把刀子,唰地削掉一层皮,递到乌鸡手里。

乌鸡接过菠萝,舔了一口,猛地一仰头,顿时直翻白眼,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

大胡子嘿嘿笑道:“我大胡子的菠萝可是出了名的好,吃过的人都忘不掉,乌鸡哥,味道怎么样?”

乌鸡摇晃着脑袋,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半晌,用力擦了擦鼻子,冲大胡子竖起大拇指:“味道正宗,不错!这一口袋菠萝我全都要了!”

大胡子满脸笑容:“好说好说!”

然后,大胡子给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扛起编织袋走过去,放在乌鸡脚下,乌鸡也勾了勾手指,方才那个黄毛从桌子下面拉出一个运动背包,递到大胡子手下的面前。

大胡子的那个手下接过背包,拉开背包看了看,满意地冲大胡子点点头。

我们又不是傻子,眼前这一幕我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两拨人马哪里是在交易什么菠萝,而是在交易毒品。

大胡子是个鬼精,居然把毒品藏在这些菠萝里面。

缅甸那边有很多制毒工厂,大胡子从缅甸带来的毒品非常纯正,那个乌鸡刚才尝过之后觉得很满意,于是决定从大胡子手里拿货。

这一口袋菠萝,很快就会从乌鸡的手里流向市场,流进内地。

眼看着乌鸡和大胡子交易完毕之后,双双起身离开,小刘猛地拔出配枪。

这两拨毒贩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交易,我们岂能坐视不管?

其实,就算小刘不拔枪,我也寻思着不能轻易让这群毒贩离开月亮酒楼。

“站住!”

小刘大喊一声,拔枪便射,一颗子弹激射而出,击小六壬算是泄露天机吗中大胡子的右小腿。

大胡子哎呀一声惨叫,就像皮球一样,骨碌碌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大胡子手下的那几个壮汉,以为是乌鸡他们开的枪,立即掀开衣服,拔出手枪,对着乌鸡他们就是一通乱枪伺候。

乌鸡反应极快,看见他们掏枪,立马拉过那个黄毛,当做肉盾挡在自己面前。

刹那间,就听枪声大作,黄毛被数发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乌鸡侥幸捡回一条命,一边找地方躲避一边对手下喊:“妈了个巴子,打死他们!”

其实不用乌鸡开口,他的小弟们也已经掏出手枪,对那几个缅甸汉子进行还击,两个缅甸汉子中枪,翻身从楼上跌落下去,摔成了人肉板子。

砰砰砰!

乌鸡发现是小刘开的枪,于是躲在角落里,朝着我们开枪射击。

猴子和古天同时掀翻两张桌子,把桌子拉到面前当成盾牌。

乌鸡一边开枪,一边对那几个缅甸人喊:“打他们,他们是警察,是他们开的枪 ,你们几个蠢蛋!”

此时的二楼上面,枪火横飞,早已陷入一片混乱。

我们同时对付乌鸡帮和大胡子帮,乌鸡帮和大胡子帮在对付我们的同时,他们也在相互残杀,等于三方人马陷入了乱战。

敌人的火力明显比我们更猛,小刘的弹匣很快就打完了。

乌鸡非常狡猾,他猜到我们没有了子弹,于是立马冲那几个缅甸人喊道;“他们没有子弹了,快去杀了他们!”

几个缅甸人立即提枪冲了上来,他们一边开枪一边逼上前来,面前的桌板子都被打成了马蜂窝,猛烈的枪火压迫得我们无法抬头。

枪声震耳欲聋,子弹贴着头皮嗖嗖飞过,眼看那几个缅甸枪手越逼越紧,我们的局面也越来越是危险。

就在这危急关头,忽听砰砰声响,几道人影犹如神兵天降,挂着吊绳从房顶上落下,用身体撞碎玻璃冲了进来。

但见那几个神兵,穿着迷彩军装,手里端着突击步枪,训练有素,战斗力超强,而且火力甚猛,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哒哒哒!哒哒哒!

他们在闯入窗户的时候,单手端着突击步枪,对着那几个缅甸枪手一通扫射。

那几个缅甸枪手还没回过神来,就倒在了枪林弹雨之中。

乌鸡看见这一幕,知道局势不妙,立即带领着几个小弟冲出来,一边开枪一边往楼下跑。

那几个古惑仔,哪里是这些特种兵的对手,几个精准的点射,那几个古惑仔纷纷中弹倒地,其中还有个古惑仔腹部中弹,被打得向后飞了出去,直接飞下二楼,落在一张餐桌上,把餐桌砸得四分五裂。

楼下的那些食客听见楼上激烈的枪声,早就一哄而散,纷纷吓得抱头鼠窜,跑出了酒楼。

一大队身穿军装的特种兵持枪冲进酒楼,将月亮酒楼围堵得水泄不通。

乌鸡见状,丢了枪,转身就往后面的窗户跑去,想要跳窗逃跑。

此时,一个身材魁梧的特种兵解开腰上的绳扣,大踏步追了上去,厉声怒吼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但见这个特种兵一脚飞踹在一张桌子上,那张桌子贴地旋转着滑了过去,乌鸡啊呀一声惨叫,被桌子撞翻在地上,捂着腰动弹不得。

特种兵疾步上前,踩着那张桌子,一把手枪已经顶在了乌鸡的脑袋上,冷冷道:“别动!”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小刘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回头对我们说:“龙队临时接到一个抓捕毒贩的任务,他让我先带你们去把晚饭吃了!”

王宝宝捂着肚子说:“太好了,我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猴子骂道:“你的肚子是漏斗吗,一路吃一路都在喊饿!”

王宝宝说:“你懂什么?我这是在长身体!”

小刘笑了笑,开着越野车,来到一家餐馆前面,在门口停下车,带着我们走进餐馆。

这家餐馆算是镇上比较上档次的一家餐馆,里面也不是破破烂烂的,装修得还挺不错的,这倒是挺让我们惊讶的。

小刘告诉我们,这家月亮酒楼,是月亮镇上最好的一家餐馆,上下两层,厨师是从华夏这边高薪聘请来的,而服务员都是清一色的缅甸妹子。

镇上黄赌毒泛滥,也不缺乏一些有钱人,像是一些从赌场出来的老板,或者一些生意人,都喜欢到这月亮酒楼吃饭。

说得直白一点,到月亮酒楼吃饭,是当地一种身份的象征。

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麻麻黑了,只剩下一抹残阳正在一点一点被黑夜蚕食。

整座月亮镇到了晚上,显得冷冷清清,街上都没几个人,因为当地人都知道晚上出来很危险。

一到夜晚,这里就是帮派和贩毒集团的天下。

相比街道上的冷清,月亮酒楼里面则要显得热闹许多,这里的生意挺好的,我们进去的时候,小六壬算是泄露天机吗已经坐了好几桌客人,有老板带着保镖在吃饭,有满身纹身的帮派成员,抽烟喝酒,高声喧哗。

“那一桌是干什么的?怎么全是妹子?”王宝宝扬了扬下巴,指着角落里的一桌客人问小刘。

角落里的那张桌子,坐了不下十个年轻女孩,有华夏来的,也有缅甸这边的,一个个怯生生的,整张桌子上只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戴着金表,喷着香水,端着红酒杯,正对着那些年轻女孩高谈阔论。

小刘冷笑道:“那个男人是镇上最大一家按摩店的老板,搞色情产业的,这些女孩一看就是新来上班的!”

古天皱眉道:“这么危险的地方她们也敢来?”

小刘说:“为了生存呗!大多数女孩来这里工作,都是因为家里太穷了,这边正式的工厂和单位又很少,这些没有文化,没有一技之长的女孩,除了出卖身体,还能做什么呢?”

一楼已经没有位置了,服务员领着我们来到二楼,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小刘点了几个当地的特色菜,要了一打冰镇啤酒。

这边的气候实在是太炎热了,每顿饭不喝点冰镇啤酒,真有点食不下咽。

我们刚刚入座不一会儿,便有几个穿着花里胡哨的青年走上来,有七八个人的样子,带头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染着一头白毛,还打着唇钉,不伦不类,自以为很酷的样子。

在我们看来,这活脱脱就是一个乡村非主流,王宝宝给那人取了一个很形象的绰号:乌骨鸡!

这群人在旁边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咋咋呼呼的,叫嚷着点菜。

看见服务员长得漂亮,这些下流胚子相当放肆,竟然当着大庭广众调戏那个服务员,衣服都给人家撕破了,那个服务员小妹哭着求放过。

看见这一幕,我们都有些忍不下去了,猴子向我请战,想要去帮那个服务员小妹,我点点头,同意猴子出手,猴子正准备站起来,那只乌骨鸡突然喝止住了他的那帮小弟,砰砰砰敲着桌子骂道:“瞧你们这点出息,我们是出来玩女人的吗?我们是出来干大事的,都他妈给我松手,等今晚的事儿办成了,小妞随便你们玩!”

乌骨鸡这一发火,那几个小弟这才住了手,服务员妹子抹着眼泪,衣衫不整,惶恐不安地跑下楼。

很快,菜品端了上来,小刘招呼我们喝酒吃菜。

我们正准备动筷子,一个黄毛走过来,直接把我们的一盘鸡给端走了。

猴子有些火了,放下筷子,问他要干啥。

黄毛很嚣张地说:“这个菜是我们点的!”

服务员小妹说:“大哥,不好意思,你们点的还在后面,这盘菜确实是这几个大哥的……”

话音未落,黄毛抬手便扇了服务员小妹一记耳光:“新来的吗?逢人就叫大哥,这里只有一个大哥,那就是我们乌鸡哥!我们的肚子饿了,他们点的菜,先上给我们,听明白了吗?”

服务员小妹捂着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敢作声。

黄毛很嚣张地指了指我们:“咋的?瞪什么瞪?不服气啊?”

俗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来到月亮镇还不到两个钟头,已经见识了太多人性的恶,每个人的心里都积压了很多的火气,我们一直没有发作,是因为我们有要事在身,不想节外生枝。

但是,我们忍气吞声,不代表我们是害怕,该出手的时候我们绝不留情。

我缓缓晃动着手里的啤酒瓶,脸上闪过一丝狠厉,我对猴子说:“一人两个,有没有问题?”

猴子不屑地冷笑道:“杀鸡焉用牛刀,让我一个人过瘾就行了!”

王宝宝说:“那可不行,这一路上我早就手痒痒了,我要好好锻炼锻炼,把昨晚吃的五花肉的热量消耗掉!”

就在我们这边准备动手的时候,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就听见一个粗犷的声音在跟那只白毛乌鸡打招呼:“乌鸡,挺准时嘛!”

我们循声看去,就看见楼道口走上来五六个壮汉,这些汉子皮肤黝黑,每个人都有肌肉,穿着缅甸人的服饰,应该是一群缅甸人。

带头的那个缅甸人估计有四十岁的样子,长着一脸的络腮胡,是个大胡子,说话瓮声瓮气的,挺着一个大肚子,很有老板派头,其他那几个壮汉,像是他的保镖,其中有个壮汉的手里,还提着一个编织袋,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乌鸡放下筷子,站起身来,走到络腮胡面前,张开双手,和络腮胡拥抱了一下:“大胡子,你迟到了十分钟!”

大胡子笑了笑,在乌鸡对面的那张桌子坐了下来。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