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有腾宝雅这话,不知道怎么了李朵儿跟李香蝶升起无限的希望。李朵儿催促着惊呆的李香蝶。

李香蝶反应过来,行了礼,自己就连忙跑出去了。那速度让腾宝雅不由看呆了。

没多久,李香蝶就将太医院中擅长妇科的,擅长儿科的太医,御医全都请了过来。分别给李朵儿把脉着,现在有腾宝雅在这里,李朵儿也不好说让他们悬丝把脉。

不过在比较年轻的太医上前把脉时候,李朵儿手不由稍微缩了下。

楼御医紧蹙着眉头。

腾宝雅在这些人之中依然是最为相信楼御医的,见状忙问:“楼御医,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不管如何,您大胆直接说出来,有病则医,无病看看也不是什么大事。无病防病也是好的。”

楼御医不由笑了笑:“殿下您还是跟以往的一样。”

腾宝雅扬起了头:“那是当然,坏人老了依然是坏老人,好人老的依旧是老好人。”

“楼御医,娘娘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样?您现在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了?”腾宝雅等的实在是有些着急。

有腾宝雅开口询问楼御医,导致其他的御医太医都不怎么敢开口。

楼御医虚点了腾宝雅几下:“殿下,您不要太过着急。老夫这是为娘娘看诊,总是需要小心谨慎些。当然要是为殿下您看诊的话,老夫会记得随意些快点告诉殿下您病情。”

腾宝雅没好气反驳:“你这是区别对待。”

楼御医:“殿下……娘娘这是有些滑脉迹象,来往流利,如走盘珠,可能是因为怀孕时间太短,过段时间再仔细看看或许更能确定。”

李朵儿跟李香蝶激动无比:“当真?”

腾宝雅:“就是把脉不准,娘娘先别高兴的太早,还是等过上十天左右再让御医把脉看看吧,到时候更能确定。”

“你们全都不许传出去,等过段时间确定了再往外说,不然的话……”腾宝雅没说什么不好的话,但李朵儿跟李香蝶却知晓腾宝雅的意思。

李朵儿蹙了下眉头,这等好事不往外说。

李香蝶则理解腾宝雅的意思,现在皇宫之中,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好消息的,万一现在传出李朵儿可能怀孕了,但过半个月又确定没有。

到时候让人白高兴一场,反而会招惹来陛下跟太后的埋怨。

李香蝶低声将情况跟李朵儿分析诉说清楚,也让李朵儿传令让其母亲入宫看望她一次,将这情况告诉其母亲,看看对方也怎么说。

外人可能谋害李朵儿,但身为李朵儿的母亲自然是更不会有恶心的。

李朵儿最终心情不上不下的将腾宝雅跟所有被封口的御医太医们送走。也听李香蝶的话,让自己母亲明日入宫一趟。

南宫秋得知消息的时候还狠狠讽刺了李朵儿一顿:“不过是不下蛋占着坑的女人,难道还金贵到不能说的地步?今天找腾宝雅,明天找自己母亲,就这么会告婆母的状?当真是贱人。”

腾宝雅原本是快走到皇宫门口,可想到南宫秋的性子,立即折身返回到慈宁宫这边来。

结果腾宝雅压住通传的侍女,走了进来却听到南宫秋这一番话,腾宝雅有些庆幸自己今天折回来了。不然的话,恐怕明天一早,南宫秋又会将李朵儿找过来奚落折腾一把。

尽管没能肯定,但腾宝雅还

女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是相信楼御医的话,应该是有了。

万一到时候李朵儿被奚落的过于激动,孩子出事怎么办?

腾宝雅随即出手,再度将南宫秋狠狠教训了一顿。“太后,你说出这话的时候,你本身就不配当这个太后。”

南宫秋见到腾宝雅到来,被打的有点怕,不由往后缩了下。闻言依然昂着脖子反驳:“可惜陛下投胎到哀家的肚子里。”

“那是陛下可怜,有了你这样的母亲。当初投胎到谁的肚子里,陛下依然会是陛下。”反正允正帝就他一个儿子,不是他当皇帝,谁当?跟谁是母亲没什么差别的。

南宫秋闻言气的激动不已:“你……”

话没落下,腾宝雅来到面前就出手了,也不打南宫秋头部身体,就挑手脚软筋软肉打,让南宫秋痛不欲生。

南宫秋:“你这个恶鬼!”

腾宝雅:“本宫也不想入宫见你这老贱人,你总是作妖,害的本宫总是不得不入宫来收拾你,本宫也累的很。下次你要是再作妖的话,哼,本宫就打断你双手双脚,让你动弹不得,不怕你就试试!”

伤了筋肉,就南宫秋爬疼的性子她也得躺好几天才能起床活动。

南宫秋几乎都缩在千娥的怀抱里,看着腾宝雅双眸含泪,恐惧的又缩了缩。

腾宝雅:“既然说不听,那就动手来教训,哼。要是你不怕丢脸的话,那也就打你的脸,让你变丑看你还怎么见人。”

南宫秋喊着眼泪:“你就不怕百官弹劾?”

腾宝雅嘿嘿坏笑着:“弹劾本宫什么?不敬张嫂,还女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是不敬帝母?可惜百官都不知晓本宫会打人,陛下也不相信。”

除了你这个当事人之外。

南宫秋:“你,你,你……”

腾宝雅:“南宫太后,你还敢继续作妖么?”

腾宝雅突然沉下脸来询问着,南宫秋见状皮肉都在颤抖着,连忙摇摇头:“不敢了。”

就算敢也是得在伤好了之后,不疼了才会想着作一作,不然就现在浑身酸痛不已,让南宫秋作妖都作不起来。

腾宝雅满意点点头:“那就好。”

腾宝雅这才转身离开慈宁宫。

南宫秋在腾宝雅走了之后忍不住痛哭不已:“哀家这是摊上什么人呀!她长公主就能不敬哀家这个太后,陛下也不孝顺哀家,皇后也是如此,哀家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千娥这才安慰着南宫秋:“太后,您总归是太后呀。您要是活着熬死了他们,您这太后总比他们强。”

南宫秋擦拭着眼泪,却觉得很可行。

只是最后,南宫秋不仅没熬过腾延邦,李朵儿等人,甚至连腾宝雅都没能熬过。

主要是南宫世家中,南宫秋的父亲,跟大哥死去全都给她来信,说后悔当初没好好教导她,所以才将她养成这般骄傲自满,自狂自大,目空一切的性子,偏偏年老越左,一点更改都没有,不仅害了自己,害了先帝婆母,更害了娘家人跟着倒霉。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半年来,腾延邦除了忙碌政务之外,更多将心思放在了后宫的女人们身上。除了李朵儿,柳含芙,司徒雪外后宫渐渐多了其他女人。

不过半年的时间来,后宫始终没有传出好消息。

不管是腾延邦,还是南宫秋,亦或是李朵儿的心不断的往下沉。

原本南宫秋还挺会作妖的,总是会在关键时候生病,逼着腾延邦不得不前来侍疾。腾延邦被闹的没办法,只有请来腾宝雅来解围。

腾宝雅到来,南宫秋就病愈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子,南宫秋总是会被腾宝雅狠狠的教训一顿。

你不是生病么?既然是这样那就真的病着好了,反正我都入宫来了,没事,我会看顾到你病好的。

腾延邦的神色日益沉重,显露出来的也越发的威严。朝政事物逐渐捋清,很多关键位置都换上了自己的人,除了裴成旭手中握有兵权无法更换之外。

不过腾延邦对裴成旭还是很有信任的,加上裴成旭在朝中只要腾延邦提出的更改是对百姓对社稷有益处的,裴成旭都会表示支持赞同。若是有不好的地方,裴成旭当场并不会表态,若是有也是建议延后再议。

转过头来裴成旭就会找到腾宝雅,诉说这些政令极有可能造成什么样的结果,百官们为什么不会接受等等给腾延邦详细的分析清楚。

最后再询问腾延邦,知道这样的后果,依然还坚定将政令执行下去么?

有时候腾延邦会更改,有时候却会为自己的利益依然要求执行下去,裴成旭第一次深深的看着腾延邦,最后表示支持。后续知道腾延邦也会继续,裴成旭脸上就不会有其他的异色,而是直接表示臣附议!臣遵命!

半年后宫没消息,南宫秋或许听说到什么没再作妖,腾宝雅也有一个月没入宫。不过现在李朵儿皇后传出旨意想请腾宝雅入宫。

腾宝雅将家中事务安排妥当,跟着入了皇宫。

女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还以为是南宫秋又作妖呢!真的是越老越bt!

不过腾宝雅被宫中女官请道坤宁宫,见到坤宁宫中众人静寂着,李朵儿可怜兮兮的依靠在躺椅上,腾宝雅进来行了礼。

自己先一步起来询问李朵儿:“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

李朵儿闻言红了眼睛抽泣不已。腾宝雅有些麻爪,都问什么事情,咱就直球直接说清楚得了,还哭什么哭呀?

腾宝雅只好看向李朵儿身边的宫女,李香蝶。李香蝶是李朵儿入宫带进来的,跟李朵儿的感情很好,特别让腾宝雅另眼相看的是,李香蝶并没有想爬腾延邦的龙床,成为宫中妃嫔的意思。

只想着好好照顾李朵儿,若可以的话她可以出宫嫁人,然后当李朵儿有孕了回来当李朵儿孩子的奶娘。

不出宫也可以,就始终在李朵儿身边照顾着,直到年老成为宫中的老嬷嬷。

李香蝶觉察到腾宝雅的视线,随即对腾宝雅行了礼:“殿下您问了,奴婢斗胆就为娘娘说出来吧。”

至于这么一副‘逼良为C’的样子么?

不过腾宝雅神色不动的,对李香蝶点点头。

随即李香蝶就说出了缘由,原来也算是南宫秋作妖,只是她不对腾延邦作妖了,转而对宫中众多腾延邦的妃嫔们作妖。

昨天突然就传了消息,让宫中的皇后,皇贵妃,德妃等众多皇后妃子们前去给她请安。

所有人心里都想着,她们是得了皇上的命令,初一十五前去请安的,不过现在太后都有传话要求,所有人还是不得不去一趟嘛!

反正是请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却没有想到所有人去慈宁宫给南宫秋请安,结果全都被狠狠奚落了一顿。说她们是不下蛋的母鸡,特别是李朵儿,既然不会生孩子那就不要占着皇后的位置芸芸。

李朵儿听闻着差点就当初晕厥过去。

可南宫秋依然不放过众人,直到将所有妃子全都喷一顿,这下子所有人都有种公平的感觉。不知道怎么过去的,在慈宁宫的每一秒都度秒如年,回到坤宁宫李朵儿就躺下来了。

腾延邦得知消息后有来后宫安慰了所有妃子,不过他事物繁忙,对于已经不将自己脸面当脸面,越老越皮癞的南宫秋这位母后是真的没办法。

腾延邦安抚李朵儿过后,就给李朵儿一个建议,请腾宝雅入宫一趟,或许腾宝雅这位皇姑姑有什么好办法。

腾宝雅闻言揉揉额头,特别是感受到李朵儿跟李香蝶两希翼的目光,腾宝雅又头疼不已。她也不是妇科医生,能怎么办?

[标签女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p标签]腾宝雅:“太后这也真是的……当初她不也是入宫多年才有孕的,当初本宫的母后也没对她苛责呀,怎么自己就这么……”

腾宝雅转而安抚其李朵儿:“皇后,您就放心吧。陛下这么多年的平安脉,全都是可信任的太医御医所看的,身体健康的很。而看娘娘您的身体,想来也是健康,至于孩子这只能随缘。有时候你越是想呢,他就越不来,可有时候你不希望他来的时候,偏偏他就出现了。”

李香蝶闻言也安慰着:“娘娘,殿下说得对呀。顺其自然,没准小皇子现在就在娘娘您肚子里呢。”

李朵儿依然抽泣着笑了笑,看的腾宝雅都不知道皇后是在哭还是在笑。

腾宝雅也觉得自己挺神奇的,意识来到这个世界,收获一堆喜欢她宠爱她的父母哥哥,她也认这家人为自己的亲人,一样付出亲情收获亲情的。

也为侄子守好了近十年的江山,结果最后这摄政女王当当的就变成妇女主任了。想想腾宝雅也觉得可乐。

妇女主任上身的腾宝雅执行工作内容,亲切的跟李朵儿聊了起来,还询问了下李朵儿的亲戚来的时间,情况如何等等。

李朵儿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腾宝雅怔了下,反应过来若有所思道:“娘娘应该有十天半个月没有被请平安脉了吧?”

李朵儿跟李香蝶点点头。

李香蝶有所感的问:“殿下您的意思是?”

腾宝雅挥手:“先别想那么多,先去请御医太医一同过来请平安脉,想再多还不如看实际。”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