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女人梦见被毒蛇咬了中毒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苏醒过来,可那苏醒的过程却是极其的缓慢,按照我预估的速度,等那东西完全苏醒过来,至少需要一个时辰。

而一个时辰的时间,祐颉早就把我们几个砸碎了不知都多少次了。

祐颉在说完那些话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抬手便对我们这边再次砸了过来。

祁彦忽然抬手,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就把我们包裹了起来。

祐颉一拳便打在了这个黑球上。

“轰!”

余威四散,整个九角场又有一大片的区域崩塌成了废墟。

令我惊讶的时候,祁彦的这个黑球破碎了,可我们三个却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祁彦站在我和煌橙的身前,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不言而喻的气势来。

祐颉那边也不吃惊,而是看着祁彦笑道:“我教你的本事,你运用的不错。”

祁彦说了一句:“那是,我总不能辜负老师的一片苦心。”

我还是有些惊愕,祁彦是怎么挡下了四重半神格强者的攻击。

煌橙此时就在旁边解释说:“祁彦刚才的神通可不是简单的防御,而是将攻击直接分解成余威的超强转化神通。”

“具体原理我也不太懂,不过使用有着很大限制,它的转化威力只能是五重神格以下,而且一天好像只能用一次。”

“因为需要聚集什么玩意来着……”

祁彦接着说:“需要凝聚黑暗元心的核心力量,需要对黑暗元心力量进行一次提纯。”

提纯黑暗元心力量?

我脑子“嗡”的一声,觉醒了一段记忆。

在记忆里,我站在一大片草坪上,对着成百的人和妖兽讲的正是黑暗元心力量提纯的事儿。

而我的脑子里也是缓缓出现了提纯的方法。

只不过我现在身上没有半点的力气,我根本无法提纯黑暗元心力量。

同时我在回忆中寻找祐颉的声影,除了在战场他被我打飞的场景外,我再没有任何有关祐颉的回忆,也就是说,祐颉的神通不是我教的,可能是我的某一个学

已婚女人梦见被毒蛇咬了中毒了*

生教的。

祐颉那边一击失效,很快左拳握紧,又对着我们砸了下来。

煌橙这个时候,忽然把手放到我和祁彦的肩膀上,接着他的身体迅速虚化成一道残影,然后“嗖”的一声躲开。

煌橙已婚女人梦见被毒蛇咬了中毒了在一瞬间的速度竟然比四重神格的拳头还快。

“轰!”

大地再次被轰出一个大坑来。

我们三个人已经漂浮在空中,煌橙抓着我们肩膀一扔,就把我和祁彦扔到了空中,接着煌橙迅速变成一匹银灰色的巨狼,而我和祁彦就落在了煌橙的后背上。

此时祐颉巨大的猩猩身躯再次挥来一拳,煌橙的身躯再次化为虚影,托着我和祁彦在空中“休咻”的躲避。

祐颉的拳头很快,开始的时候,摸不到煌橙躲避的路线,可在挥了十几拳后,祐颉嘴角忽然阴险的一翘,他的拳头忽然加速,而且径直对着煌橙躲避的方向打去一拳。

“轰!”

我们三个顿时被打飞了出去。

煌橙、祁彦两个人直接向左边飞去,而我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力,直接摔到了右边的乱石废墟之中。

“轰!”

我的身下直接砸出一个大坑来。

好在我的身体结实,所有的伤都不致命,不过我的身体却动弹不得了。

而我心里也是清楚,刚才那一拳,大部分的威力都是煌橙吃下的,我和祁彦只吃了很小一部分。

此时的煌橙估计只剩下半条命了吧。

而令我更为惊讶的是,煌橙银灰色的狼躯,这让我想到了尘谣的银狼。

唯一不同的是,尘谣的银狼是银白色,而煌橙是银灰色的。

可我总觉得煌橙和尘谣的银狼有什么关系。

我的力量虽然消耗巨大,好在心境之力并没有受损。

我飞快开始在废墟中寻找煌橙、祁彦的下落,同时也在查探祐颉的动向。

祐颉没有理会我,而是转头向着祁彦的方向走去。

至于煌橙就在祁彦的身后,和我想的一样,被四重半神格的祐颉砸了一拳,煌橙已经奄奄一息,好像随时都会咽气一般。

煌橙银灰色的身体也是被鲜血给染红了。

祁彦站在巨大的银灰巨狼身前,他双手下垂,身体迸发出拼死一战的气息。

可我心里清楚,这是祁彦最后的倔强,我们都得死。

所以我在意识里对着尘谣说了一句:“看够了吗,该出手了吧,我知道,你在看着我。”

半天没有听到尘谣说话。

难不成尘谣不管我了?

就在充满疑惑的时候,祐颉已经挥拳对着祁彦砸下去。

就在巨大的拳头要砸中祁彦的瞬间,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祁彦的身前,接着一个身着白袍的中年人,轻轻抬手就把祐颉大猩猩的这一拳给挡下来。

所有的余威在出现的瞬间,就直接原地消失了。

祁彦吓了一跳。

至于煌橙,则是一脸惊疑。

不过煌橙说不了话,他的嘴里还在不停地往外淌血。

祐颉也是愣住,他慢慢挪开拳头看了看身着白衣的中年人,先是疑惑,然后一脸的错愕,接着便是绝望和恐惧。

再接着祐颉大猩猩的身躯直接“扑通”一声对着白袍男人跪了下去。

男人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转身向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的速度看似不快,可每一步好像在空间中移动一般,几百米的距离,他只走了两步就来到我面前五六米外。

他站在一块巨石上看着深坑中的我说了一句:“李初一,果然是你!”

他的这句果然是你,听着就十分的有深意。

我断定,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就在这个时候,我头顶不远处传来尘谣的声音:“好久不见啊,古兽神!”

古兽神?

我顺着尘谣的声音看去,就发现在我躺的深坑入口处,尘谣坐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一身青色的长裙,随风轻摆,她的长发顺着双肩垂下,一条腿搭在石头外面,轻轻地晃悠着。

样子看起来颇为悠闲。

古兽神也是抬头看了看尘谣,然后说了一句:“你的胆子可真不小。”

尘谣说:“咱们两个彼此彼此,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揭穿他,也不打算杀了他。”

古兽神冷冷说道:“要杀他和你,也得等你们到了兽神城,现在杀他,索然无趣。”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虽然我拼命地想要唤醒那段回忆,可回忆总是停的那么突然,无论我怎么敲打自己的脑袋,都无法将其唤醒。

这个时候祐颉锤了下自己的胸膛缓缓说道:“好了,该结束了,我费尽心机组织这次兽潮,甚至还惊动了古兽神,我不能就此罢休,不能让你小子搅和了我的好事儿,你们都要死!”

“新夜城的所有人都该死!”

此时看台上那些跑来看热闹的,已经开始四处逃散。

他们已经见识了我的神通,也看到了祐颉的真面目,他们已经赚到了。

他们现在要做的是逃命。

至于祐颉说要毁灭新夜城,他们并不在乎。

[标签

已婚女人梦见被毒蛇咬了中毒了*

:p标签]看着那些奔跑的看客,我笑了笑说:“逃吧,都逃吧!”

祐颉看向有些虚弱的我说:“他们不逃还能做什么。”

就在祐颉不注意的时候,我的相气节点已经布置到了栎婕的身上。

栎婕被祐颉握在拳头里,要不是祐颉的拳头缝隙大,栎婕此时已经要掉了。

在相气节点连接到祐颉身上的瞬间,我也是飞快利用相气节点变化位置,直接把栎婕送出了九角场,同时我大声说了一句:“回家去,带上人,还有我俩个朋友,让咱们的将士们去抵御兽潮。”

栎婕愣了一下,然后也是急速跑开了。

祐颉却是怔了一下,然后看着我说了一句:“一个下等人跑就跑了,你们死在这里新夜城就完了。”

说着祐颉低头看向了祁彦和煌橙。

而祁彦和煌橙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身上的气势也是瞬间提升了起来。

可他们再强,面对四重半神格的祐颉还是显得有些无力。

我这个时候直接吞下了一颗神格内丹,一边吸收内丹的力量,一边开始控制周围的黑暗元心力量。

再接着无数的相气节点布置到了会场里所有人的身上。

我继续说道:“我现在救你们一命,如果你们还有点良心的话,请你们出去之后,为了新夜城而战,和已婚女人梦见被毒蛇咬了中毒了新夜城的将士们,一起去抵御兽潮。”

槐心,以及和另一个神格统领,其实在向祁彦、煌橙通报了情况后就立刻离开了,他们已经开始组织队伍在抵抗了。

我相信在新夜城的四周,肯定都已经开战了。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我身后那些没有信仰的人。

再接着,我拼尽身体里最后一次力量,包括刚才吸收的神格内丹的力量,直接变化相气节点,将九角场内数万人一同给送出了九角场。

整个九角场的搏斗区,一下空旷了不少。

祐颉愣住了,他看着我说:“为了那群蝼蚁,值得吗?”

我说:“在你的眼里他们是蝼蚁,在我眼里他们是人,这就是我们看待他们时候的不同。”

祁彦此时对我说:“李初一,你做的不错,我们的职责全靠你来帮我们守护了。”

煌橙也是点了点头。

我说:“我是新夜城的副城主,是学武堂的副堂主,在这个位置上,这些也是我的责任。”

“我是从你们两个身上学到的。”

我不想暴露太多,只能把功劳都推给他们。

祁彦说了一句:“我们不如你。”

祐颉这个时候,一拳对着我们已经砸了过来。

那一拳来势极快,祁彦和煌橙立刻拉着我迅速躲避。

“轰!”

地面上迅速被祐颉砸出一个大坑来,光是爆炸的余威就把我们三个人给炸飞了出去。

同时那余威还把周围的一层结界也给冲破了。

“轰隆隆……”

滚滚余威直接把搏斗区的看台、围墙全部给掀翻,一大片的区域全部被夷为平地。

这个时候,管理区祐颉的手下带着他们的队伍跑了出来。

祐颉看了看那些人说:“还不快去追那些人,全部都杀了。”

那些人也都愣住了,很显然,他们也没想到祐颉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此时祁彦就大声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他要毁掉新夜城,你们难道也要帮着他么,别忘了,新夜城还有你们的亲人,帮他,你们的亲人朋友,都要死。”

祐颉笑了笑说:“你觉得他们会在乎这些吗?”

这个时候,我因为力量消耗巨大,身体已经开始有些站不稳了,我的身体开始小幅度的抽搐。

我再吞噬一颗神格内丹。

可这些神格内丹的力量,在我的体内好像石沉大海了一般,我的身体竟然不再吸收那些力量了。

那颗神格内丹虽然被我消化了,可力量好像被送到了另一个空间似的,我的意识星海根本感知不到一丁点。

再看祐颉的手下,其中一个看着祐颉说了一句:“毁灭新夜城这种事儿,我们的确做不出来,大人,恕我们不能从命。”

祐颉脸色骤变,挥着大拳头,就对着自己的手下打了过去。

他的手下几个神格强者飞快联合在一起,想要对抗祐颉的这一拳。

这不是四个一加起来就等于四的简单加法,祐颉的四个手下,顷刻间,就被祐颉强悍的黑暗元心力量炸成了碎片。

那些精英队伍也是在余威中陨落了一大半。

剩下的一大半直接拔腿就跑了。

祐颉没有去追的意思,而是转头看向我们这边说了一句:“几个杂碎而已,就算不听命又怎样,兽潮将近,这才是我计划的关键部分,毁掉新夜城,我的计划就完成了。”

祁彦看着祐颉问了一句:“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让你执意妖毁掉新夜城吗,是因为新夜城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吗?”

祐颉没说话,而是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又看了看头顶说:“因为我看到了你们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的秘密,禁地我进不去,那里的东西我得不到,可新夜城我却有办法毁掉,毁掉这里,我就可以找到我所想要的东西,我可以成为比肩九大古神的存在。”

“我会成为新的神!”

“我会是新的第十神!”

祐颉的口气不小,野心也很大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新夜城又藏着什么东西,而这东西还让祐颉不惜一切地毁掉这里。

我先想到是我的东西。

不对,直觉说不是我的,难不成是和我大战的那几个九重神格妖兽的?

此时我身体抽搐的更厉害了。

第一片星域中,有什么东西要苏醒了似的。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