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手贱去浏览暗网 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秦虎拳头一握,张小凡身上的威压叠加了几倍。

瞬间,张小凡直接趴在了地上。

喉咙一甜,吐了一口血。

白须老者一个箭步来到张小凡身旁。

才抵消了那股莫大的威压。

不过,此刻张小凡脸色有些苍白。

“秦虎,你过分了!”

“你这样做,我看你如何跟上面交代!”

白须老者扶起张小凡说道。

“我只是按规矩办事,他既然冒犯了我,我就必须给他一个教训!”

“肖老,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这不是你的工作范畴!”

秦虎瞪着虎眸对白须老者说道。

“这是在武道场发生的事,这里是我的管辖范围,那就关我的事。”

白须老者不惧秦虎。

哪怕他是四星修炼者,哪怕他是秦家的人。

“肖老,我是看在你我都是武道修炼局的人,还有你比我年长不少我才尊敬你的。”

“但你这样对着我干,我很不高兴!”

“你要想好,你这样对着我干,可没任何好处!”

秦虎双手交叉置于胸前说道。

“我没有和谁对着干,我只是做我本职的工作。”

白须老者回答。

“虎叔,别跟他废话,那小子破坏了规矩,那就得接受惩罚!”

秦海面色阴狠的看着张小凡。

那是恨不得把他踩在地上,然后一脚一脚的踩着。

“肖老,既然你如此执着,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虎的元气似乎在滚滚燃烧,暴躁得很!

然后伸出了右手,拳头似乎在燃烧!

“秦虎,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这样,绝对无法向上面交代!”

白须老者只是武道修炼局武道场比赛的一名裁判。

他的实力在气动境五重。

这已经是他苦修六十载的成果。

可是秦虎不同,他是南都秦家的人。

现在年仅半百便是四星修炼者,实力已经是气动境八重。

白须老者无论是武道实力还是天赋,那都远不及秦虎。

“肖老,你护着这样一位不懂规矩的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秦虎气动境八重的元气实力,化作一只巨大的爪子向白须老者和张小凡抓去。

这是秦虎的武技,灵虎爪!

秦虎的灵虎爪意在一爪把白须老者给压制住,让他动弹不得。

千万别手贱去浏览暗网 全文|

此爪压制力十足,白须老者深知自己气动境五重的实力根本无法抗下。

可是,他不能躲开。

因为躲开,受到压制的将会是张小凡。

白须老者用手凭空画了一个圈。

“残月印!”

虽为气动境五重实力,但白须老者能使出的武技只有凡级中阶。

说起来也是够寒酸的。

毕竟,秦海这种开元境实力的修炼者都能拥有两种凡级中阶武技。

一个元气化作的残月,光辉璀璨。

但奈何,在秦虎那拥有庞大能量的灵虎爪面前。

那就是一片饼干。

一拍就碎。

残月印被灵虎爪给泯灭。

“住手!在武道修炼局谁敢如此放肆!”

一道如九天之上的雷声传来。

声音蕴含着莫大的攻击能量。

[千万别手贱去浏览暗网标签:p标签]直接把秦虎的灵虎爪生生震碎。

蹬蹬!

余威把秦虎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古乐来了!

武道修炼局的四大使者之一,拥有深不可测的武道修为。

一个踏步瞬间到了秦虎面前。

双手置于身后,衣诀飘飘。

“见过古使者!”

众人异口同声问候起来。

“见过古使者!”

无奈的秦海和秦虎也问候起来。

在武道修炼局,除了局长和两大守卫者,谁敢对古乐不敬或者不礼貌?

即使是大家族的人也不敢随便无礼和不敬。

“秦虎,你这是做什么!”

古乐问道。

而秦虎把刚才的事用他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放肆!”

古乐怒喝一声。

把在场的人吓得背后发凉。

“张小凡是我好不容易请到武道修炼局的!”

“你居然敢这番对待他,我看你是不想在武道修炼局混了!”

“我告诉你,马上给张小凡道歉!”

“否则,我定追究你今天做的事!”

古乐语气颇冷的说道。

让秦虎向张小凡道歉?

至少在秦虎心里是不可能的。

“古使者,武道修炼局有武道修炼局的规矩。”

“我觉得我做的一切都符合武道修炼局的规矩。”

秦虎硬气的说道。

“规矩?你跟我谈规矩!”

一股恐怖澎湃的能量从古乐身上爆发开来。

扑通!

秦虎直接跪在了地上。

如此措不及防。

这是一种绝对实力的威压。

秦虎那是动弹不得。

众人震惊不已,秦虎那可是气动境八重的实力。

古乐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他跪下。

“我跟你说过,这里是武道修炼局,张小凡是我请回武道修炼局的。”

“难道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似乎,只要古乐想,他一个眼神就可以杀死秦虎。

“当你知道他使用的武技是天元三爆之时,你就应该明白,他你不能动!”

秦虎有些难受,他此刻动弹不得。

他当然知道张小凡必定是特招回来的。

并且是武道修炼局以后重点培养的对象。

任何人不能轻易动他。

不管是在武道修炼局这里,还是在外面。

可是,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击败了秦海,这个面子要为秦海挽回,必须要教训张小凡。

另外,他得让张小凡知道在武道修炼局,不管你多有天赋,不能得罪南都秦家的人。

最后,秦虎想着用莫须有的罪名把张小凡赶出武道修炼局,其实他知道这不可能,但他还想试一下。

“我告诉你,我也可以以你在明知的情况下对张小凡动手的罪名,从武道管理局开除!”

古乐身上散发的滚滚威压,让在场的人都难以呼吸。

秦虎知道,古乐的确有这个权力。

按照古乐的性子,他也敢。

毕竟,如果按照规矩,秦虎自己也是犯了错。

名正言顺的开除,秦家也不会有什么闲话。

“古使者,这样不好吧?”

又有一个使者踏步而来。

同样有着一身深不可测的修为。

“见过秦使者。”

此人,是武道修炼局四大使者之一的秦牧。

也是南都秦家之人!

秦海,秦虎,秦牧。

三人都是南都秦家之人。

并且一个比一个在武道修炼局的地位高。

秦牧更是武道修炼局的四大使者之一,有着一身深不可测的修为。

南都秦家,比张小凡想象的还要恐怖。

“秦使者,你不能因为秦虎是你秦家的人就要护他吧?这样太假公济私了。”

古乐说道。

“古使者不要误会,秦虎怎么说也是武道修炼局的四星修炼者。”

“说开除就开除,影响不好,对武道修炼局也不好。”

“你说是吧。”

长脸的秦牧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秦使者说的也是,但秦虎和秦海就这样对待张小凡,怎么说也要一个道歉吧?”

古乐说道。

“这个自然,秦海,秦虎向张小凡道歉。”

秦牧口吻里面有命令的语气。

尽管万般不愿,可是秦牧的命令摆在那里。

特别是秦虎,叫他给张小凡道歉,真的是比折磨他还难受。

可是,秦牧说话,他们也没办法。

秦牧是谁?

那是南都秦家的少家主,他的命令就是南都秦家家主的命令。

“对不起。”

秦海和秦虎说出了对他们来说最侮辱的三个字。

而盘坐在地上恢复身体的张小凡闭口不语。

“好了,今天都散了!”

秦牧说道。

“秦海,秦虎,还不走!”

“古使者,那这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希望你不要告诉局长。”

秦牧转头对古乐说道。

“呵呵!放心,不会的,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古乐呵呵一笑道。

说完,秦牧也离开了武道场。

只是那脸,变得很快。

像吃了黄连那般难受,也有着一股未知的愤怒。

“哼!”

......

“少家主,我...”

“这里是武道修炼局,要叫秦使者!”

“秦使者,其实刚才你可以不用叫我们道歉的!”

想起刚才道歉的事,秦虎那眼里就冒出火来了。

全身被羞辱得体无完肤的感觉。

“不道歉?”

“你知道张小凡是谁吗?”

秦牧说道。

“他不就是被古乐挖掘的武道修炼天才吗?”

“武道修炼局最不缺的就是武道修炼天才,当然,他的天赋的确是天才中的天才,但也不至于让您都棘手。”

秦虎说道。

“我告诉你,今天如果那张小凡真的发生了什么,你吃不了兜着走!甚至都会连累我。”

“他是武道修炼局局长钦点必须要的人。”

秦牧严肃的说道。

“就连我也不能随便动他。”

听到秦牧的话,秦虎和秦海目瞪口呆。

武道修炼局局长钦点要的人!

喜欢村野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还有另外一点,天元三爆是武道修炼局的独有灵级武技,从不外传!

并且,即使是武道修炼局的人,也没有几个人能有资格修炼这一强横,狂暴的武技。

而张小凡一个刚加入武道修炼局的人怎么会有?

“这我不管!比赛中随意伤人,那就是坏了规矩。”

“坏了规矩就要接受惩罚。”

“刚加入武道修炼局就如此不知规矩,那就让他滚蛋!”

但是,此刻的秦虎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放过张小凡。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武道修为,并且还修炼了天元三爆。

这要在武道修炼局呆下去,让他成长,那就是一种莫大的威胁。

“刚来就被开除?这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吧?”

“哎!他就不应该惹到秦家的人,虽然这里是武道修炼局,但也有秦家的势力啊!”

“可惜了,这么天才,刚被挖掘就被扼杀。”

“我觉得未必,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次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武道修为,并且还习得此等武技,如果我没猜错,那武技就是武道修炼局独有的狂暴武技,天元三爆。”

“一个刚加入武道修炼局的修炼者就学了武道修炼局独有不轻易外传的武技,这说明什么?”

“快说,说明什么?”

“说明这年轻人早就和武道修炼局的高层认识,并且早就被他们关注。”

“现如今只不过是来走流程加入武道修炼局而已。”

“毕竟,武道修炼局最需要的是修炼天才,不是吗?”

此番话,让很多人纷纷点头。

的确非常有道理。

武道修炼者本身就是现在世界的重要财富,而修炼的天才更是财富中的财富。

更何况是张小凡这等修炼天才的妖孽,那是早就被武道修炼局看上了。

这个道理既然很多人都懂,那秦虎和白须老者也懂。

只不过,秦虎那是假装不明白而已。

“秦虎,这样做不妥。”

白须老者不同意秦虎这样的做法。

“肖老,你如此反对,难道刚才你是故意放他伤秦海的?”

秦虎说道。

“秦虎,注意你说的话!”

“我之所以在这里干这么多年,就是给比赛的人公正。”

“你现在这番话,那是故意中伤我!”

慈眉善目的白须老者面色不悦。

“我可没有故意中伤你,这么多年这是比赛中第一次出现伤人事件。”

“他们两人都只不过是开元境,你完全可以轻松在事情发生之前阻止。”

秦虎继续说道。

“我刚才说了,没有人想到他能有天元三爆这等武技。”

“刚才的情况,你自己在这里,也无法及时阻止。”

白须老者说道。

“那既然如此,不是你的过错,那就是他的过错了。”

“既然没人想到他会如此厉害的武技,但他自己总想得到吧?”

“作为加入了武道修炼局的人,他应该清楚,比赛点到为止,不能恶意伤人。”

“所以,刚才的比赛,我甚至有理由怀疑他是想杀死秦海!”

秦虎故意说得很大声。

哗!

秦虎的话让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想要故意杀秦海?

先别说这里是武道修炼局,秦海是秦家的人。

那故意杀修炼者也是千万别手贱去浏览暗网死罪啊!

张小凡难道不知道?

可是,秦虎好像说的也有道理。

既然张小凡有如此厉害的武技,那他就应该知道此等武技的威力。

而他明知施展出来秦海必定无法接下,并且会受重伤,甚至会当场战亡。

可他还是施展了,这多少就像秦虎说的,有想杀秦海的嫌疑。

白须老者脸上出现为难之色,因为秦虎说的有道理。

他一时也无法反驳。

“不瞒大家,我是第一次施展这个武技,并不知道他有如此威力。”

“所以,刚才所说的想故意杀人的说法,并不存在。”

都被人家说到想故意杀人了,张小凡肯定会辩解一番。

“呵呵!这里的人个个都是修炼者,你觉得会有人信你吗?”

“各位武道修炼局的同僚,你们信吗?”

个个面面相觑,有些人摇头,有些人不点头也不摇头。

大部分人不站队,有一些明确态度,不相信张小凡说的话。

作为一名修炼者,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修炼武技的威力。

并且张小凡还说他是第一次使用,这太过分了,简直就是侮辱他们的智商。

“大家的态度有目共睹,没有人相信你说的话。”

“所以,我现在有非常大的理由怀疑你和秦海比赛是带着杀人之心而去的!”

秦虎指着张小凡说道。

“我和他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杀他?”

“并且比赛是他主动挑我的。”

张小凡知道,这个秦虎这是给自己莫须有的罪名。

这南都秦家,真特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哼!大家也知道,秦海平时说话做事态度比骄自傲,他当场让你做对手,你心里不爽,于是痛下杀手。”

秦虎冷哼一声说道。

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好歹也是一个四星修炼者,一个年到半百的人。”

“思考问题就是这么简单吗?”

“你不能把你傻逼的想法加在我身上。”

听到秦虎的话,张小凡也是忍不住了。

想不到武道管理局里面也有这这种强行给人家上最罪名的人。

“你说谁傻逼!”

听到张小凡的话,秦虎勃然而怒。

一股磅礴的元气威压压在张小凡身上。

张小凡双膝立刻微曲,差点直接跪在了地上。

面色通红的硬扛着。

气动境的修炼者,实力太过恐怖!

“虎叔,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一旁的秦海咬牙切齿的说道。

今天的他,脸面丢尽了。

这一切,都是拜张小凡所赐。

他关心的不是其它,而是他要让张小凡付出代价。

他不管张小凡是什么天才,亦或者学到了什么灵级武技。

秦海内心只有愤怒和报复!

他不能让张小凡这样的人踩着他得到高高在上的光环。

他是秦家的人,他是武道修炼局主动招进来的天才!

绝不允许!

“秦虎,你不能这样做!你这也是破坏规矩!”

白须老者连忙说道。

“哼!规矩?就凭刚才这小子对我不尊,我就可以以武道管理局的规矩教训他!”

说完,秦虎朝张小凡走了过去。

可是,因为秦虎施展的莫大元气威压,让他连呼吸都难受。

再加上刚才施展了天元三爆,这让他此刻感觉有些顶不住了。

喜欢村野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