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接下来连续两个月,吕布一直闷在庄里的小铁匠铺,带着几名铁匠叮叮当当的敲打个不停,每天也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偶尔出来。

“姑姑,又不开心,可是为了姑父?”这日,单雄信女儿跑来吕庄找单小妹玩耍,见自家姑姑闷闷不乐,不由好奇道。

“哪有?”单小妹摇了摇头,随口问道:“好长时间没见二哥他们过来了,可是庄中有事?”

“爹爹和徐叔他们去给秦伯的娘亲贺寿。”

单小妹闻言恍然,秦琼之母要过六十大寿,之前单雄信还来问过吕布,不过吕布跟秦琼交情泛泛是以并没跟着去凑热闹,听说秦琼当什么王的义子,算是在官场和绿林中都颇有作为的,不过吕布显然不需要去巴结这些,是以拒绝的很干脆。

单雄信也不好为难吕布,不过雄阔海、齐国远、李如珪倒是都跟着去凑热闹了。

“难怪英儿这几日都往这边跑,闷坏了吧?”单小妹抱着英儿笑道,这孩子是她跟吕布去终南山之前便已经诞下,如今已有五岁,平日里在家中没个玩伴儿,倒是她这小姑不时有孩子心性,能玩儿一块儿去,如今又有了吕忠以及吕布的弟弟能做玩伴,所以单英来吕庄是最勤快的。

“嗵~”

正在姑侄闲聊之际,突听远处传来一声闷雷般的声响,将姑侄二人都吓了一跳。

“小姑,是何声音?”单英捂着耳朵,有些畏惧。

“莫慌,定是你姑父又作出什么物什了。”单小妹对于吕布的日常已经习惯了,吕布在铁匠铺带着一群铁匠已经两个月不怎么见人了,她也好奇吕布做了什么出来。

当下将吕忠交给奶娘,带着小单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等到了后山时,正看到吕布立于一粗长的铁管前手搭凉棚眺望远处,那边烟尘缭绕,一眼看去,不知有多远。

单小妹看向吕布时,却见吕布神色也有些惊愕。

“夫君?”单小妹疑惑的看着吕布,她很少见吕布有这种表情。

吕布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远处,再看看脚下的铁管,惊叹道:“难怪这几年想用这火药做个车却一直不能,这火药一旦引燃,太过刚猛,难以将其威力缓缓提出,但若以之做武器,却是威力惊人!”

吕布以铁铸就一根铁管,为了防止被炸裂,管壁铸造的极厚,而后又尽量将管壁空间缩小,而后填充火药,以球状铁球火石球堵塞管口,通过引信将内部火药引燃。

那日将人崩飞之后,有了此想法,不想一试之下,竟然如此惊人,这一发之位,目测距离足有两百步,而且看着到现在才渐渐散去的烟尘,这一发威力可不小,比之弩砲威力可强多了。

“这便是夫君所说武器?”单小妹看着吕布问道。

吕布点点头,将火药从孔洞中填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进去,而后将一枚打磨好的石弹填入那孔洞之中,铁管用铁架固定住,而后引燃引线。

“嗵~”

又是一声闷雷声响,若非吕布提前捂住了单英的双儿,此刻都能让她双耳失聪,在单小妹惊愕的目光中,石弹远远飞出去,后山的一片土石纷纷滑落,烟尘漫天。

这般威力,让单小妹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唾沫,这东西,威力可比寻常的投石车、床弩什么的看起来威力大多了。

吕布摸了摸铁管,但觉入手发热,不过如果攻城时有这么几百支,怕不是城墙都能给直接轰塌了。

不过想想,吕布又摇摇头,这只是试做的,用料可能不准,日后改进之后,或许可以做的快些,但单是一支铁管都需好久,几百支铁管,再加上相应的石弹或铁弹,想做出来怕那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至少二贤庄和吕庄提供不了这种人力物力。

正想着,突然觉得胳膊一紧,紧跟着,单小妹抱着吕布的胳膊,有些担忧道:“夫君,莫要再想这些东西,若让朝廷知晓,恐怕会招来祸患。”

以前的单小妹天不怕地不怕,但自从成家之后,却内敛了许多,一颗心也就扑在自己的小家上,如今见吕布做出这等威力的武器,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朝廷的诘难。

“朝廷……”吕布叹了口气,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杨广这两年的表现让他有些失望,好好地盛世,几年时间里搞的已经出现民不聊生的局面。

科举、集权已经叫人头疼,谁知那杨广又征集民力疏通运河,开始准备征伐高句丽!

不是说不能做,而是说不能一起做,其实杨广一开始掌权时做的还是不错的,但从科举开始,吕布发现杨广的性格就有些好大喜功,两件事尚且可能动摇国本,如今四件事都拿来做,当真是……自找死路!

这四件事任何一件,都没错,高句丽确实已经威胁到大隋的统治,尤其是对北疆的控制,这些事分开做都没错,但绝不该放一起做。

两件还有化解余地,但这两件还没做完就又开始另外两件那就纯粹是找死了,这杨广多少是有些不太聪明。

“莫要担心,家中有我,不会有事。”揉了揉小妹的头发,吕布没再说什么,研究还是要研究的,这东西出去后扩大神机营,还是可以在十年内成规模做出来的。

也正是因此,吕布需要继续革新,研究出最佳的工序,此外也看看是否能够将这东西再进一步?

东西已经做出来了,接

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下来要做的就是优化,要优化,首先得弄清楚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何能有这般大的威力。

所以接下来的几日,吕布便开始研究火药为何直接点燃并不会产生爆炸而只是燃烧,但放在狭窄空间内却能发生爆炸?

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吕布还特地用其他比如桐油之类的替代火药,却无法如同火药一般发生爆炸。

经过多次试验之后,吕布发现火药是能够迅速燃烧,密闭的空间中,火药迅速燃烧就能产生爆炸。

吕布将这些东西记录下来,虽然具体原因不知道,但知道这个原理,爆炸产生的力道越强,炮弹的威力自然也就越强,所以他开始设计更适合发射的铁管,将形状进行改变,然后如此这般。

最终,他再用了一个多月做出来的铁管,却能将同样的石弹射出近四百步。

这个距离,如果数量够多的话,那场面吕布甚至都不敢想象。

看着做好最终形态的铁管,吕布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用火药的初衷,明明只是想做出能不用马拉就能自动行走的车而已,谁知最后做出来的却是这么个东西。

同时吕布也有些担心,如果这个东西被推广了会怎样?猛将将再无用武之地,不能说完全没用吧,但比之此前,要少了很多,战争模式,兵法都会发生改变,自己做出此物,究竟是好还是坏?

想着这些,吕布陷入了沉思,天下人……真能驾驭这种利器么?火药的出现,会否反而让人走向毁灭?

吕布突然有些畏惧继续将这些东西研究下去了,这般一想,竟然让他生出害怕的感受,已经很久没有过恐惧的他,竟然因为自己所创造的东西生出了恐惧感!

时间在吕布这般患得患失的心情中,又过去几日,这日吕布一家人正在用膳,却见二贤庄关家单全匆匆赶来拜见。

“全叔?你怎亲自来了?可是二哥回来了?”单小妹诧异的看着气喘吁吁地单全。

“小妹,姑爷,祸事了。”单全喘了口粗气后,看着吕布道。

“坐下说,出了何事?”吕布示意单全坐下,看着单全问道。

“二爷去贺寿,不知怎的却闹了起来,如今……”单全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对着吕布道:“虽然尚未传来消息,但我听闻那秦爷已经是官府张榜通缉的反贼,除了秦爷之外,还有个同去之人,我担心,二爷恐怕也在其中。”

“反贼?”单小妹闻言皱起了眉头,二贤庄虽然不是什么善茬,但被扣上反贼的帽子绝不是什么好事。

一时间,单小妹没了主意,一脸担心的看向自家夫君。

“如今可知他们在何处?”吕布问道。

“尚不知晓。”单全摇了摇头,他们闹事是在山东闹起来的,单雄信应该不会贸然派人回来,免得引来官府注意,而且二贤庄家大业大,也不是说撒手就能撒手的。

“姑爷,现在我等该如何是好?您可得拿个主意。”单全担忧道。

单雄信不在,二贤庄只剩下一群孤儿寡母,吕布也算半个二贤庄主人,单雄信不在时,他自然要来问吕布,他现在便成了二贤庄和吕家的主心骨。

“莫要乱动,另外多做些准备。”吕布思索片刻后道。

“如何准备?”单全连忙问道。

“挖条随时可以走的狄道,另外将一部分财物安置在庄外,免的若真有变故走得急了家当都没了。”吕布想了想道:“你且回去,我准备些物什,明日便去帮忙处理。”

“是。”单全得了吕布答复后,终于松了口气,告辞离开……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已经许久未曾喝这般多的酒了,作为一名医者,也是想要研究寻常人寿数极限能有多长之人,吕布对自己平日的饮食习惯要求也是颇为严格的。

看似畅所欲言,但有些更深的问题吕布没说,他能感受得到,杨广想要摆脱关陇士族。

跟大旱时以颍川为首的中原士族为主不同,经过这数百年更替,如今天下士族却是以关陇这边的胡汉士族为主,杨坚当年能够称帝,其实说到底,就是关陇士族内部的权力更替而已。

但天下要发展,必须摆脱关陇士族的束缚,杨广显然是能看到这点的,所以他极力推广科举,为的不是吸纳寒门之才,而是希望将南方的人才吸纳到朝廷里来与关陇士族抗衡。

这本没有问题,但吸引人才过来,你得有利给人家,所以集权也是为了拿到更多的利益给别人,然后通过科举将人才筛选出来为自己所用。

[标

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签:p标签]杨广做的这两件事都没有错,但错的却是太赶了,满打满算上位还不到三年时间,就想要两全,等于是触动了这关陇士族根基的同时,却还没能拉拢到中原以及南方的英才。

可不就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

但凡杨广慢一点儿,把这两件事用一生的时间来做,吕布相信,这杨广定能成为一位有道明君,不管他私德有多混乱。

而现在,吕布就等着看杨广和关陇士族之间的相斗了,只是希望他们别把这天下重新斗乱了,难得遇到一个太平盛世,让自己能够安心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吕布不希望为避战火而烦忧。

单雄信心情复杂,拉着吕布在院子里聊了一天,多是些不准欺负我妹的言语,吕布大概能体会他的心情,哪天玲绮出嫁的时候,自己心情大概会跟他一般吧。

五人喝了一通之后,次日一早,单雄信他们先回去了,雄阔海则留下来帮衬,婚期将近,两边也都开始忙碌起来。

过了两日,齐国远和李如珪也来了,他们算是吕布比较熟悉的。

“布哥,听说你有字了?”齐国远放下他们的贺礼,小跑着来到吕布身边跟吕布问好。

“嗯,表字奉先。”吕布点点头,他的字是自己取的。

“奉先,好字。”齐国远立刻称赞道。

李如珪被他抢先,有些不忿道:“好在何处?”

“就是好。”齐国远斗大的字不识一筐,哪知道如何好,当下抱着吕布的手道:“布哥,自吃了你开的药方之后,你看我这人都壮实了不少。”

三年未见,齐国远确实精壮了许多,人瘦了些,看着也有几分表寒之气,不似初见时那般,如同个球一般。

“不错。”吕布点点头,他不但气色好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体内寒湿之气排出,整个人也精神起来,看着与三年前自然判若两人。

李如珪一把推开他,凑到吕布身边道:“布哥,我们也是相识一场,您看我这……能否也给我个药方?”

跟齐国远不同,李如珪是骨瘦如柴那种,而且是无论怎么吃都不长肉,他习武也算刻苦,但就是没有旁人长力气长的快,以前还没什么,自从秦琼他娘做寿,众人结拜之后,他们就发现自己这武艺在众兄弟中那都是垫底的存在。

而这两年,齐国远得了吕布药方之后,明显长进了不少,吕布有此妙手,李如珪自然想要也得些好处。

“哥哥,我就不贪心了,您能不能再给小弟看看,我这个儿能不能再长长?”齐国远看着吕布嘿笑道,他之前太胖,看着像个球,如今瘦下来了,人也精壮了许多,但反而看着没以前高了,总感觉好似整个人都缩水了一般。

吕布闻言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人心,莫贪。”

医术中确实有能让人增高的法子,但却是损耗寿命换来的,吕布以前给人试过,那人一个月长了一尺多,然后没活过第二月。

“你们两个也不害臊,比恩公大了多少年纪,竟然还这么叫?”雄阔海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两人还是单雄信的结拜兄弟,这也太掉价了吧?

“你长的五大三粗,自然不知道我等痛苦。”齐国远嫉妒的看了雄阔海一眼,哼哼道。

“天赋这东西,娘胎里自带的,没办法。”雄阔海闻言确有些得意起来。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自己的天赋是自己选的,人出生之前,会不会也是有意识的,能够给自己选天赋?

这两年来,吕布这样的念头越来越多,说不上为什么,以前很多所有人都认定的事实,他都抱有怀疑态度。

或者其实大家都有个光脑,只是进来时没带记忆?

不管怎样,吕布这次进来模拟世界之后,发现自己在模拟世界中的心态有些不对,总有种俯视众生之感,哪怕已经在心中不断告诫,仍旧有些跟世界格格不入之感,只是努力让自己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去做事。

家里来了两个活宝,倒是热闹了不少,对吕布来说,弟弟不用自己带了,两人爱玩儿,带着弟弟整日去玩就好,反正在这潞州境内,也出不了什么事。

这般忙碌中,婚期也渐渐到了。

按照流程,吕布去了二贤庄迎娶单小妹,然后回来。

当然,这其中的过程要复杂许多,但吕布觉的这些都不是必要的,甚至没能让他生出太多波澜。

新婚之夜,对于单小妹来说自然是期盼已久,既是忐忑,又是期待,还带着些许兴奋,但对吕布来说,对于这个流程就熟练多了,过程不足细表,总之小妹接下来一段时日见谁都是低头不敢见人。

新婚之后,吕布在潞州城外建了座山庄,他在潞州也盘了几间商铺,若他有心经营的话,自然能将生意做大做强,不过吕布显然志不在此,几间商铺也只是保证自己吃穿无忧而已。

吕布更大的兴趣还是研究医药以及火药,而小妹显然也喜欢跟着吕布研究,哪怕后来怀孕了,仍然时不时跑来这里观看吕布发明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这个队伍后来扩展到雄阔海、齐国远以及李如珪也喜欢没事跑来潞州,齐国远和李如珪更将自己的山寨拉到太行山,跟雄阔海合兵。

在吕布的指点下,雄阔海的山寨发展的不错,跟周围百姓相处融洽,给自己立了规矩,劫富济贫,只杀人不害命,只收过路钱等等一系列措施下,雄阔海的寨子现在在太行山算是半个官方机构了。

雄阔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将收成主动给吕布送来三成,算是答谢吕布指点,这也算吕布庄上的一项收入。

时间就这般缓缓流逝,吕布的儿子降生,为了纪念单雄忠,夫妻俩让儿子名为吕忠,满月酒的那天可是真热闹。

不过吕布对这些俗务并不是太关心,原本火药的出现让他以为找到一个突破口,但火药药性太烈,做出来的东西危险性十足,吕布现在似乎陷入一种瓶颈,他通过各种办法想要控制火药燃烧后的爆发状态,但效果却并不是太理想。

吕家庄后山,这次吕布可是下了血本,做了一个半铁制的铁车,火药放在铁车内,而后将火药喷射口尽量缩小。

“这车子还真动了。”雄阔海摸索着自己的胡子,看着半铁制的车子随着那罪徒坂东机括,缓缓前行,后面喷射出的火舌推动着车子速度越来越快,啧啧称奇。

他知道吕布医术通神,却没想到还有这般鬼斧神工的匠艺。

“好戏还在后头,看着吧。”单小妹抱着儿子,看着那铁车笑道。

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

下一刻……

“嘭~”

一声闷响声中,火药终究没能控制住,在车腔内炸开,驾车的刑徒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惨叫着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二十几丈远,从五六丈高的空中落下去,成了一滩肉泥。

小吕忠自然不知道远处的惨状,只是看着这一幕相当开心。

雄阔海吞了口口水,看了看吕布,又看看单小妹:“这戏不错,就是有些废人。”

本来还想坐一坐的齐国远和李如珪纷纷点头,太废人了这东西。

吕布却是看着这一幕陷入了沉思,一言不发的让人将那铁车收回,又让人备了一些铁定去了自己的熔炉那边。

“就你话多。”单小妹不满的瞪了雄阔海一眼。

自单小妹生了儿子后,那地位是水涨船高,在吕庄,除了吕布,那是谁都不敢惹,哪怕强如雄阔海,面对单小妹的埋怨也只能认怂。

“就是,看你干的好事。”齐国远和李如珪自是坚定地站在了单小妹这边。

“一边儿去,恩公不是这般小气的人,定是想到了什么关键。”雄阔海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单小妹他不敢惹,这俩货一只手就能放倒,还怕他们?

单小妹看了眼吕布离开的方向,皱眉道:“没道理,昨日试驾时还好好的。”

可能……

齐国远看着远处已经有人去收拾尸体,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能这东西就能用一次吧~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