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安兹没有依赖“强制不生气”那种不死者设定上的被动能力,嘴上抑制住了想骂人的冲动,看似平静地问道:“弗兰你就这么讨厌圣女这个头衔吗?”

他已经知道弗兰切斯卡是穿越者,只是对照知识后发现其原本的世界好像又和自己与莫德雷德都不同,但和莫德雷德那边比较接近,老实说感觉都对不同世界的穿越者出现无法产生惊奇了。

弗兰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完整版/

切斯卡也没隐瞒自己的基本身份。自称和圣女贞德同时代的人物——虽然她讨厌贞德,可说当代其他名人也许未必能让游戏宅懂,但圣女贞德多半会知道的。

“不觉得这种仅仅靠象征性就引领时代的存在,很不合世间的理吗?蹂躏这种家伙让真实展现出来,不该是非常非常有成就愉悦感的事情啊?”弗兰切斯卡撑着脸发出了欢快的声音。

……………………………………………………

安兹派给公国用来刺杀圣女的两人,杰克是不死者,萨普里肯特则是恶魔,是他分别用技能创造和魔法召唤的有理性作战单位。

杰克实际上就是所谓“开膛手杰克”,游戏中出现也不足为奇的东西,虽然好像和某个上次合作的萝莉身份重复了,但“杰克”也并非罕见名字,完全堪用;萨普里肯特则是种族名,意为祈愿恶魔。简而言之,就是安兹懒得给他们起名字。

他们原本并非完全长得和人类一样,尽管这个国家并非没有人外,可为了最大限度减少当地主要居民的疑虑混进来,给杰克和萨普里肯特做了修饰,杰克脸上的面具和手指上的指套、萨普里肯特脸与手上不自然的伤疤都是粗略掩饰人外特征的东西。

这天夜里,他们便在负责追踪圣女的密探指引下找到了圣女所在的城市。

然后开始打探他们住在何处。

诶?这密探这么不称职的吗?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靠得太近或看见圣女的,都已经倒戈了。

那是本地最豪华的旅馆。

为避免和圣女直面,等夜深人静,按照打听到的圣女作息时间,认为其应当已经睡下的时候,密探带杰克和萨普里肯特来到了旅馆附近。

“我先去看看。”密探说。

“要是你也变成那些人那样,我们岂不是暴露了?”

“我只是去大堂问问空房间情况和看看人员走动而已,干我们这行的从这点就能判断出很多东西。交给我吧。不过预防万一等会儿出来了,你们就对圣女破口大骂,如果我被控制了,应该会无法忍受吧。”

密探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走进了旅馆,不一会儿,他出来了。

“喝,圣女对你来说是什么?”

“是敌人。说好的破口大骂呢?”

“白痴,你自己都知道了,那么问还有什么意义吗?”

萨普里肯特双手一拍,口中吹气,发动特殊技能【叹息】。虽然只是效果副产物,却足以给予犯人灵魂上的震撼,让凡人下意识不敢说假话。

“再问你一次,圣女对你来说是什么?”

“是,敌人!没错!”

“很好。说出你的调查结果。”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标签:p标签]“明白。”密探拿出一张纸开始一边绘制简易地图一边比划解释起来。

旅馆和外观所见一样,有四层,四楼被圣女和至少二十人的护卫包了。

在二三楼有警戒魔法的痕迹,只要有人通过,施术者就能知晓,四楼更是张开了结界,虽然人员通过不受影响,可应该也有什么效果,以密探的能力无法探明。

不过密探通过经验判断,应该会对和毒物和魔法有关的东西起反应。因为若要对圣女不轨,扛着作响的装备经过护卫的房间几乎不可能,顶层也不可能有其他客人,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扮成旅馆工作人员或隐身通过,这样要对圣女下手就只能用毒物和魔法的手段了,以房间的位置和周围建筑的布局看,远距离狙击是不可能的。

密探倒是很好奇,上面派来这两个他也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的“人才”要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刺杀圣女。

只见杰克掏出一副魔法卷轴,激活燃烧,然后——

“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密探叫了起来。

看见那种东西,常人不可能保持冷静,哪怕训练有素也一样。

那是身高足足超过两米,全身包裹着巨大的漆黑铠甲,面罩上没有眼洞,棘刺在铠甲各处突起,感受不到铠甲下面有与其相配的隆起肌肉,与其说铠甲是在保护相配战士的身体,不如说铠甲本身就是暴力的化身。

左手拿倒三角形盾牌——鸢盾,将尖角对准前方突击,密探毫不认为那威力不如冲城车;右手则是缠绕着青色火焰的混种大剑,只看外观就能感觉是英雄才有资格装备强大武器。

而这样的存在竟然一次出现了三具!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

“是格雷姆,喝哈!上吧!”

杰克一声令下后,三具格雷姆便“哐当哐当”的突破了夜色,毫不费力地冲垮了旅馆外墙,就像旅馆本身只是个纸盒一样地撞了进去。

一具不停从中间冲撞砍断所有立柱和承重墙,两具从两侧一路平推掉了外侧的墙壁,在一楼和外面的人四处尖叫逃逸,不消半分钟的时间里,整栋旅馆楼房就这么倒了下来,变成了废墟。

“……那个,就这样?”密探除了僵硬地张大嘴瞪圆眼什么也做不到。

如果是人类英雄领域的战士,被倒塌的楼房压住也不至于丧命,但根据情报,圣女应该是魔力系兼信仰系魔法双修的魔法吟唱者,这样兼修两种魔法应该更没时间锻炼身体才对,事实上从倒戈抓获的人那里审问得到的情报,圣女看起来身体相当的娇。就算护卫很强,可仅能作用己身的武技并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保护同伴,也没见楼房垮塌瞬间外侧出现人形的自由落体。

这时,附近的街道传来喧哗声和大量的脚步声、马蹄声,甚至还有履带碾压地面的声音。

(待续)

喜欢Re,骨傲天屠戮的我请大家收藏:

阿方索与自称飞飞同伴的杰克与萨普里肯特说了几句话,很快便下了“很麻烦,还是保持普通雇佣关系,不要牵扯太深”这样的结论。

然后就是确认委托内容的时间,现在圣女正在旅游度假中,即便如此,护卫力量应当也不会少;以妖精圣殿的基准,能封为圣女,本身实力不会低于人类的英雄领域。让两人再最多加几个能当向导的接应部队前去刺杀圣女似乎和送死没有两样。

然感受到杰克和萨普里肯特两人氛围的阿方索丝毫不觉得他们会失败。而双方也不过是雇佣关系。

……………………………………………………

现在的重点还是安兹方面的行程。

派给安兹的队伍一共有三支共十五人,分别叫『四色武装』、『五鸣哨』、『六剑勇士』,人数和队伍开头的数字相同。

令安兹有点不满的是,这些人不是冒险者,而是虽然能做和冒险者类似工作但不受约束说不定和非法搭边的黑工。

不过既然被政府雇佣那就等同为国家干活了,看在这面子上他不计较,和他们简单问候致意后,就坐上了安排的班车。

因为人数很多,所以特地批给他们了一辆能容纳三十人的大型兽车,多出的位置放置探险所需行李和装备道具。

而三个队长和安兹、弗兰切斯卡也理所当然地坐到了有柔软坐垫的上等舱。

安兹和三人时不时聊一下,在保持谦逊的同时又无时不刻流露出强者风范。因为有着不少实绩,三个队长都对他敬佩有加。

弗兰切斯卡就不屑于龙套这种纯属客套的对话了,也不想在凡人面前展现本性的她只是在涉及重要知识的对话中时不时问答几句体现自己的博学程度。也提出了一些借出道具的事情。

如果这些人见到未知的时候对他们产生依赖,自此基础上搞事就再有意思不过了。

过了一些时间,普通舱那边有人敲着门通知吃饭了。

“两位一起出去吃吗?”一个队长邀请道。

“不必了,我们自带了口粮。”安兹说这话的时候,弗兰切斯卡已经打开点心袋子吃上了。

三人不再多说出去后,安兹问弗兰切斯卡:“你刚才决定借给他们那些,真的没问题吗?”

“没什么不好不是吗?里面混了几个即使面对高阶魔物也能给予杀伤的东西(对方没有免疫低级单位伤害技能前提下),恭你也想在这里推销推销测试测试自己组织制作的武具吗?”弗兰切斯卡的语气颇为欢快,还配合着语调绷紧直身体伸起了懒腰。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安兹严肃道,“那个确实就算和我一样实力的存在也……不,连你都不敢触碰吧,所以将那种东西给他们真的没问题?”

“你就觉得这么不平衡吗?让凡人拥有和你我抗衡的手段。”

弗兰切斯卡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棍子在一个纸杯里搅拌着绿色的液体,里面的东西却很快凝固起来。

“这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显得相当有趣哦,这算是布丁吗?可是之前这世界上从未见过能在凡人中流通的东西,却是用史莱姆的提取物做的?谁都可以自己做的速食布丁。”她将棍子连同里面变成圆柱体的绿色弹性物质给拔了出来,放在手里晃了一下,很快归于完全静止,“这车也是,太平稳了吧?看这个一点都不晃哦,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地铁。”

“毕竟史莱姆的尸体很难保存,有些史莱姆的粘液还具有腐蚀性,这个世界也没见有食用凝胶的技术,能用这种方式做出布丁那也只能作为奢侈品了。而且高性能的减震悬挂至少也需要矮人的工艺啊,靠不死者单一机械动作操作的流水线是很难做到这点的。”安兹认真总结了一句,这个国家作为妖精掌控的最大人类国家,很多方面被妖精当成了实验场,小到食物和作料,大到武器和工业,因此也让安兹有些怀念和新鲜感。

但他不依不饶:“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指的是你说的那莫德雷德参加的圣杯战争中所谓的副产物给了他们。”

安兹说的“他们”不是指正在隔壁车厢用餐的临时队友,而是指他派去帝都与官员应接的人。

他说的“那个”指的是一种黑色粘稠物质,按照莫德雷德的说法,那是伴随神秘黑色飘带将她拖入试图污染的黑泥。

不过弗兰切斯卡否决了,那其实是她在第六次圣杯战争中收集的泥之英灵的黑泥,并非黑圣杯而是潘多拉魔盒中溢出的东西。

就恶性而言倒相当接近,前者是被污染的圣杯中溢出的聚集世间一切罪恶的诅咒之物,后者是潘多拉魔盒中除去希望的一切反面凝聚之物。

“啊啊,你说的那个啊,那也没办法。”弗兰切斯卡“咔吧咔吧”将史莱姆做的布丁全部送进肚子里后,将棍子丢进杯中放到一边,收起双腿抱起膝盖说,“你派出那两个试探用的棋子,是你当前愿意公开拿得出手、能长时间维持存在又不影响自身的最高级货了吧,感觉他们实力不够啊,所以我就帮了他们一把、毕竟那黑泥一点都不可爱,我觉得有价值却一点都不可爱,也碰都不想碰。发挥下作用,向对手宣告这边的存在、抹黑下公国的特性也挺不错不是吗?”

“你已经知道我和那两人撇清关系的工作全部做足了吗?他们就是公国雇佣的暗杀者,和飞飞无关。”

“呵呵呵,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除非你是个蠢蛋。还有,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哦。”弗兰切斯卡忽然抬起头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安兹,“你不觉得你出的不死者恶魔和我出的恶意之物洒在拥有神秘吸引人心力量的圣女身上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很值得期待吗?正因为未知的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完整版/

存在,你才不需要费尽心思做演技哦。”

安兹暗骂了一句:“你这神经病!”

(待续)

[标签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p标签]喜欢Re,骨傲天屠戮的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