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禄财对照表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看着大厅里客人的两个助理手里拎的东西,周晨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问天仙:“这是你让他们去买的?”

“看到你家才想起来。”天仙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看到了吴助理和女助理拎回来的东西,想要的那几样,如鲜花、红酒等,一样没有,都是些小卖部里能买到的寻常的东西。

“你怎么还讲究这个?”周晨接过他们手中的东西,两瓶白酒,应该是小卖部里镇店的存在,他去买,大概得600多,不知道从首都来的这俩当时进店时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搞不好,老板一瓶就得卖600多。

小店嘛,碰上外地人,特别是那种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外地人,笑嘻嘻的宰你一笔,那很正常。

还有一瓶红酒,哦不,果酒,再就是小卖部里都会有的各种适合走亲访友的套装食品、饮料之类的礼品,都是成本的至少三分之一,都花在包装上的那种,有个三样。

还有用塑料袋装的苹果和香蕉两样水果。

天仙又转过脸去,她从来没有这样送过水果。

“辛苦了两位,我说……”

他看到天仙又把吴助理叫过去,悄悄的耳语着什么,“还有事?”

“哦,没有,我想起来,有东西忘在酒店,回去拿一下。”吴助理说。

“我打个电话,让他们一会顺道带过来……哦,”周晨看向天仙,看着有些躲闪的天仙,摇头笑了起来,“你……”

吴助理还在拒绝,“他们可能找不到,我自己去拿。”

“真不用,”周晨拦住吴助理,对他的老板说:“你想到了酒店可能会有红酒啊,花啊什么的,对吧。”

“是,”天仙没有否认,“毕竟,这是第一次到你家里,总得……”

“哪用这么客套?再说,这些还不够啊,你如果觉得还不够,要不,折现给我?”

天仙打了一下他伸过去的手,轻轻的“哼”了一声,还是有些自责,为什么十二禄财对照表来之前,没有想到这些。

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尴尬。

“我很高兴,真的,你能想到这些,这说明,我对你的教导,真的起了作用。”周晨看着她认真的说。

“嗯?”天仙马上瞪着周晨,人家本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你还想着占我便宜?

“这说明,你是真的有听我对话,用心去观察和体验生活。”周晨一副很欣慰的样子。

“切,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那些用去观察和体验吗,我难道不用生活?至于这些,我从小就知道好不好。”天仙又送了他一个白眼。

“是,你是什么都明白的小仙女儿嘛,”周晨夸了她一句。

因为这样的事而觉得不好意思的天仙,确实更可爱。

这下,天仙的两位助理也觉得,真没必要留在旁边,这大厅里,还不够亮吗。

“你们先坐坐,我去烧水……哦,我去趟小卖部。”

岛上是通了自来水,部队打的机井里抽起来的,又经过了严格的灭菌程序,绝对干净卫生,但味道嘛,反正岛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喝白开水,至少得用茶叶调调味。

周晨打算去拿两件矿泉水。

这是没准备好的客人,碰上了同样没什么准备的主人,也算是绝配。

“喝茶就好啊,”天仙以为他要去买什么饮料。

“岛上的水……”

天仙一看,就有些明白,“那我更要尝尝。”她推着周晨去厨房。

她的两手下一看,得,刚好离开,还是去外面看看风景吧。

“你真会做饭?”天仙看着周晨接水、开火,“你们一直是用燃气?”

“小时候应该是烧煤,更早的时候,只能烧柴,也得亏像我们这样的岛,很适合树木成长,以前人也少。”

“至于做饭,你难道不会?这应没什么难的吧,看着爸妈做,应该会学到一些,自己再动手试试,总能做几个菜的。”

他一直觉得,一些影视剧中所呈现出来的桥段,如把菜做得太咸、太甜,或者还没熟,却等到上桌了才发现,太不合理,特别是一个新手做菜的时候,自己不会经常尝尝味道、生熟?

至于那些做个饭,把厨房给炸了的,那就更是太高于生活,但凡智商不太感人的,都做不成那样的事。

倒是因为油太多,引得锅里烧起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实际些,但只要不是年龄太小的孩子,可能还包

十二禄财对照表_

括一些年龄还小的孩子,那时下意识的反应,也会是把锅盖丢过去盖上。

特别胆小的除外,以及那样的情况下一些人一慌,可能会忘了先关火。

“我有做过,但味道很一般。”天仙说。

“要相信自己,一定会是最棒的。”周晨握拳。

“不,我做不好。”

“你一定会做得很好。”

“我肯定做不好!”

“你肯定会做好!”……

两个人一时对这个问题非常来劲,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直到吴助理跑进来,他们俩还在就这个问题较劲,又一次让吴助理觉得自己很打扰很多余,“周总,酒店送来了一车东西。”

周晨出去一看,正有两个酒店员工往家里搬东西,客厅里已经放着了一些,主要是饮料和水果,也有酒,“周……周总,”一个小伙对他说,“这里面都是餐具,卢总担心你家里不够。”

“哦,就放在桌子上。”周晨是看到了那一箱碗碟才想到这个问题。

“这些,是处理好的鱼虾,葱姜等调料,厨房也备到了一起……”

“这些,是调味汁和蘸料,主厨配的……”

“卢总不知道这边有没有合用的蒸锅,让带过来两个……”

天仙在一边笑,难怪说会做饭,这就差给每道菜备一个教程了,哦,说不定有的哦,她想看看那些处理干净的海鲜旁边,有没有小袋子装着的纸条。

周晨也觉得有些好笑,这个样子,还不如让酒店烧好了送过来,或者干脆在酒店吃呢。

外面又传来一阵响动,“老板!”

这是郭浩,“我们搬东西都时候,艇长又拿出来不少,说是余总家准备的,这一辆三轮车还装不下。”

周晨出去一看,好么,除了水果饮料,竟然还有很多洗的干干净净,装在盒子里的蔬菜……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天仙觉察到身后的脚步声慢了下十二禄财对照表来,回头一看,汪馨蕴他们落后了一段距离,她不知道他们那么做,是因为担心很没有眼色的成为电灯泡,只觉得这更方便说一些话。

她在周晨肩膀上推了一下,小声说:“是不是在床底下,藏了什么不好让人看到的杂志,嗯?”

周晨哑然,说什么呢。

那样的杂志,国内没有,只有国外才有,而我一知名天才,总不好回国时包里带一大堆那些个杂志吧。

万一要是被抽检,那俺这天才少年的形象,可就迅速跨掉啦。

再说,你以为我会像毛头小子那样,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的吗,告诉你,我可是……

“你想什么呢,怎么会有那样的事?”他立马否认。

“没有‘那样’的事?那究竟是哪样的事?”天仙亲切的在他肩头拍着:“看来你很懂啊,少年。”

周晨:……

都会布陷阱了这是。

他想再一次否认的,但转念一想,那会不会显得自己不正常?

正常17、8岁的少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一些小动作的。

“就算是有,也不会放在这边,这边我又不常住。”他干脆不否认。

“哼,我就知道。”天仙气鼓鼓的瞪了周晨一眼。

“就是说,你知道的也很多嘛。”周晨淡淡的说。

切,嘴炮嘛,本天才还真没怵过谁。

被反将的天仙顿时有些羞恼,“你……”

“这只说明,我们都是身心健康的人,对吧。”周晨依然很平淡。

话说,作为一个过来人,当然能对这些小事表现得很平淡。

天仙这样的时候,有些宁愿自己不正常,我可是仙女儿来的,但周晨已经打开了他卧室的门,她顿时就大叫了一声,“啊?”

周晨的房间,和楼下的大厅一样,一看就不是经常住人的,干净整齐得像一些都市剧所呈现出来的房间一样。

家具的风格也很现代,色彩也是冷静的高级灰,桌椅床柜等,是全套的某家的产品,这年头,它并不是一些人鄙视的廉价家具的代名词,反倒是小资的代表,周晨房间里的这些,是周镇海和方红霞,当年特意去某家在在上海,也是国内的第一家店拉回来的。

但天仙可能都没有看到其它东西,她只看到了贴在墙上的那张大大的海报。

海报上,一个姑娘白衣胜雪,迎风侧立,螓首微昂,黛眉闲蹙,目若秋雨同悱恻,发与清风共飞扬。

正好迎着太阳,全身上下,都带着一层柔光,明暗得宜,似静若动,可以说,就是在演绎什么叫飘飘欲仙……

天仙很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高兴是真高兴,不好意思,那是有些假,“你,这么喜欢……这张?”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周晨捧着海报中姑娘的脸,“你的侧颜,无敌。”

他的视野马上被一张大脸完全占据,“正面就不好看?”

“正面当然也绝美,但侧面,无可挑剔,难以超越。”

这话说得天仙挺高兴的,她背着手,站在海报前,还也侧身站着去看,并郑重的点头:“我也觉得是这样……盒盒盒……”

汪馨蕴他们还是靠近了这房间,一看那张海报,顿时明白了天仙为什么这么开心。

不过,一天才摄影师,在房间你只挂你的海报,你怎么还这么开心?

天仙也想到了,“为什么不用你给我拍的那些照片,同样有侧颜照的。”

“我,”周晨指着自己,“是一个天才的、有职业操守的摄影师,那些照片,版权属于你,我怎么好用?”

“哦对,”天仙恍然,“那可是我花了大价钱跟你买的。”

之后表示不屑,“切,我就不信,你没有留底,哼哼,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放在电脑里,经常偷偷的看?”

这个事,究竟是有你高兴,还是没有你会高兴?

周晨朝后靠了一下,刚好把虚掩着的衣柜门关上,“其实,这海报,不是我买的。”

他刚才之所以有些迟疑,是因为房间里,还有肖嶶的照片,还是大幅的那种。

肖嶶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表示,即便这边他只是偶尔住住,也应该有她的照片,第二次来,就带了一张放大的,放在大相框里。

周晨记得,上一次回来,为了不让相框接灰,好像是收到了衣柜里,但又不太确定,现在确定了,就在衣柜里。

而衣柜里,只有寥寥几件衣服,一打

十二禄财对照表_

开看,那就完蛋了。

“我爸妈觉得,我这房里,墙上太空,而我拍的那些照片,不是星空就是海浪,有些太素,太静,所以才在地摊上找了几张顺眼的明星海报,不止有你的,还有那个胖胖的冰,瘦瘦的圆什么的好多,好像平均下来,不到两块钱一张……”

“呼,”天仙又吹鼻子:“还说你是有节操的摄影师?这个版权呢,怎么不尊重?”

“只贴你的,难道还不够尊重?”周晨反问。

这话,让天仙又马上高兴起来:“你可以放一张你拍的,放心,我不会告你侵犯版权。”

她再一次朝自己的海报看了几眼,得意的点点头,然后,像个检查宿舍的学生会干部一样,在房间里视察起来,“床底下,挺干净的,什么东西都没有,看来有些人很有经验。”

“桌子上,也没东西,抽屉里……放心,我不看,哎,衣柜,”她眼睛一亮,“这是能客观的反应一个人品味的地方,来,让我看看。”

她那不是请求,她那只是通知,话音未落,她的手,离衣柜拉手只有0.01公分,如果再不做些什么,四十分之一柱香之后,场面将会变得不可收拾。

周晨冷汗都下来了,我该说个什么谎……找个什么理由?

“老板,”楼下有人在叫,正宗的京片子,“你们在哪儿?”

“哦,他们到了。”天仙拽了一下周晨的袖子,“走,跟我下去。”

“哎!”周晨颠颠的跟上她。

这一刻,他真的有些想学一些影视剧里的桥段,双手作揖、在胸前画十字,衷心的感谢满天神佛。

前面走的天仙回头看他,有些不解:“咦,你头上怎么这么多汗?”

“你竟然到了我房间,我不激动一下,哪好意思?”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