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顶长树出贵人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而老林曼站在柜台窗口前却并没有离开,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金币。

一是确实能取出来钱让他放心了不少,二则是在这一枚崭新的金币上。

这是一种老林曼曾经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金龙,它的正面依然还是坦格利安家族三头火龙的纹章,而在这枚金龙的背面则是描绘着一个头戴王冠的银发年轻人的侧脸,英姿飒爽。

“这是...”

老林曼拿着这枚金龙略微有一些迟疑,凭借着他经商多年的经验,他不用上手摸,单只是看一眼就知道这枚金币是真的。

然而他在君临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这枚金龙他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但帝国银行柜台中的小姐随即便为他解开了疑惑。

“这是帝国准备发行的新钱。”

“您应该能看出来这是真是假。”

而老林曼犹豫了一下再一次用手摸了摸,然后微微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一枚真钱,他倒是可以确认,不过没有想到陛下竟然发行了一批新钱。

而掂了掂重量,似乎也相差不多,随后挑不出来什么毛病,老林曼还是将信将疑的把这十枚新钱收好。

但是如果仔细想一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陛下都已经更改国号为瓦雷利亚,举行了重建瓦雷利亚的决议,即位为了皇帝,自然要作出一系列的改变。

老林曼虽然不懂什么叫做经济学,但铁王座的统治者发行一些新钱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戴蒙·黑火、伊里斯一世、戴伦二世、伊耿四世等等都发行过自己的钱币。

再加上三百年前征服战争之前七国所使用的各种钱币,自由贸易城邦的客户所携带的铅笔,目前整个七国上下流通的金钱非房顶长树出贵人常混杂,各种各样的金钱都有。

金龙、银月、银鹿、铜星、铜麦、半铜麦、铜分币还有铜板等等,太多太多了。

做交易的时候商家也会根据顾客付款的钱币种类灵活的调整价格,有的金币含金量并不高,而有的又价值不菲,还需要综合汇率还考虑,实在是太麻烦了。

因此统一货币市场和规范钱币的流通也是韦赛里斯交给财政大臣的工作之一。

自从伊利里欧从潘托斯来到了君临之后就没有一天清闲的日子,每日忙来忙去跑银行的建设,跑君临三家的铸币厂,还需要跑黑水湾的港口,海关部门,税务部门等等。

因此财政大臣伊利里欧并不是很经常出席御前议会,他的作为经常是空缺,包括如今远在狭海对岸的战争大臣卡戈。

卡戈的军事素养事实上也并没有多高,战斗经验确实丰富,但知识非常的欠缺,并且只会指挥骑兵。

韦赛里斯当初给卡戈这个战争大臣的职务只是为了更好地收纳多斯拉克人的忠诚,做好‘真龙卡奥的马鞭’并不是真的需要参考卡戈睿智的建议,否则铁王座现在早就开始四处宣战,四处掠夺了。

...

“维拉斯老弟,你终于来了。”

君临城中拥有三家王室的铸币厂,铸造钱币是为数不多国王独有的权力,七国其他的贵族没有这样的权力。

而财政大臣作为皇帝陛下的首席经济顾问,手下掌管着大量的政府官员,包括王室和国库的收支情况,税赋和关税的缴纳,对外借贷,包括这三家本地的铸币厂。

铸币厂的油水很多随便一过手就是满手油,三家劳勃·拜拉席恩时期的铸币厂厂长如今同样在长城上吹着冷风,而新更换的厂长短时间内自然不敢造次,并且这里作为王室的产业同样由王室专属卫队的无垢者军团来镇守。

曾经劳勃国王时期铸币厂腐败混乱成风,但无垢者军团摒弃的欲望,想要说服他们参与其中难上加难,因此如今新朝的铸币厂还算是比较清廉。

并且最近他们接了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大量回收旧制的钱币,然后回炉重铸为新币,如今正是忙得不可开交。

而当下维拉斯·提利尔解决了老林曼的事情,然后启程来到了君临城中的王室铸币厂,此刻财政大臣伊利里欧已经等候多时了。

“伊利里欧大人。”

维拉斯拄着拐杖走入到了热火朝天的熔炉室中,然后看到了金色头发留着分叉胡须身材肥胖的潘托斯人,他礼貌的点头问候,然而换来了对方的哈哈大笑。

“来,老弟。”

“跟我来,我带你看看这里。”

伊利里欧虽然后来靠着香料、宝石还有龙骨等生意赚的盆满钵满,最终成了潘托斯的一位富商总督,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个佣兵和窃贼的出身,后来也干着不少见不得人的买卖。

他见到韦赛里斯的时候毕恭毕敬,然而私下里也是一个豪爽的性子,只是这笑容之中有多少笑里藏刀就没有人知道了,如果对于伊利里欧深信不疑的人或许会被坑的很惨。

琼恩·克林顿虽然当初寄人篱下,但他对于伊利里欧这个人谈不上多么的喜欢和信任。

如果不是对方确实在陛下起家的时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帮助,琼恩·克林顿早就想要把对方给拿下马来。

而维拉斯虽然年轻但却确实深谙贵族之间的规

房顶长树出贵人全文阅读/

则,伊利里欧看起来和他亲近,但维拉斯却并没有被迷昏了头脑,仍然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不过分亲近也不拒人千里。

伊利里欧的家业在潘托斯,他和维拉斯亲近主要也是想要借助提利尔家族的关系和人脉为自己谋利,毕竟如今他可没有在自己的老家。

他们这种人没有没由来的亲近,同样也没有没由来的厌恶,一切都处于最根本的利益。

“老弟,你来看。”

“你知道这一枚新钱是如何铸造出来的么?”

身材肥胖的潘托斯人走入到了工坊之中,周围满是叮叮当当的铁锤声,工匠们在燥热沉闷的环境下挥汗如雨的不断挥锤。

在没有滚轮压机、摇杆压机等机械之前,硬币都是要靠着一锤一锤敲击出来的。

此刻伊利里欧手拿着一枚崭新的金龙,然后转过头来嘿嘿笑了两声,继续开口问道。

“你知道制造这一枚金龙拥有多少利润么?”

而维拉斯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还是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

“不知道。”

“还请大人解惑。”

他虽然博览群书,但他在高庭遭遇多恩人包围之前没有带过一兵一卒。

同样维拉斯来到君临之前,他也不知道底层民众的生活,包括许多看起来最基本的常识。

他认识古往今来包括贸易城邦的无数种钱币,知道它们的由来,知道它们的历史,但却不知道它们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

喜欢睡龙之怒请大家收藏:

晌午时分。

一上午的时间匆匆而过,然而老林曼从炼金术师公会斜对面的一间门脸非常奢华的‘店铺’走出来房顶长树出贵人的时候,脸上还一脸懵逼。

自从他在几个小时前面对维拉斯·提利尔大人真挚的眼神,然后重重点下去头后,一切就发生了变化。

他被帝国的税务总长大人拉着来到了这里,然后签署了一系列的合同,最终借到了一笔不菲的经营款项。

名义好像叫做...促进经济发展还是什么贸易什么救助的款项。

反正最后就是老林曼成功以一个很低的利息借到了一笔金龙,然而这一笔金龙还没有落入到他的手中就先被税务总长维拉斯大人抽走了他下一年应交的税款,随后其余的金龙他也没有拿到,因为据说全都被存到了...

老林曼微微低下头来看着手中这一张薄薄的黑色金属卡片,上面雕刻着一条张开双翼仰天怒吼的巨龙,而在右边则是老林曼的名字,右下角还有一个数字代码。

“0173。”

老林曼拿着这张金属卡片不由得念出了声,根据那位接待他的小姐所说他是整个帝国之中第一百七十三位持有帝国银行储蓄卡的客户,未来拥有很高的纪念价值...

然而随即老林曼微微打了个寒蝉,头脑清醒了许多,他倒不是没有听说过这种存储和借贷的形式,因为据说狭海对岸布拉佛斯的铁金库就是这样运转的,但是他这是第一次见到。

头发半白的商人之前一直都是跑白港和君临这条路线,只是近两年才和贸易城邦的人接触,但也从来都没有出过海,只是货物运送到了君临,然后他出钱购买下来自己雇佣工人加工一下,制成成品再贩卖出去。

“帝国也搞了一个自己的铁金库?”

直到走出了门外被凉风一吹老林曼的头脑才清醒了许多,同时也意识到了这就是铁金库的运行模式。

然而老林曼却没有任何的喜悦,想到了刚刚签署的一系列合同,反而打了个寒颤。

因为他虽然是一个北境人但在君临生活了太多年的时间了,他对于铁王座的统治者们实在是太了解了,一拍脑门一个想法,搞得整个国家一片乌烟瘴气。

他怀疑这个帝国银行怕不是也是一个半成品,最后搞不了多久然后跑路,他的钱也就打了水漂,而欠下的贷款和利息一分不能少的要归还...

先前他在劳勃国王统治时期交了三十年的税款就是一个最鲜明的例子。

“不行!”

“我要拿回我的钱!”

老林曼打了一个寒颤过后赶忙噔噔噔的跑回到了这间门面非常奢华的帝国银行之中,这座建筑位于君临的最中心和圣贝勒大圣堂、帝国神学院、帝国医学院、炼金术师公会等挤在了一起。

未来这里在君临的城市规划中必然属于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地带,而伊耿高丘依然延续政治中心的位置,那里正在兴建着几座御前大臣的官邸。

如今这座帝国银行的门面虽然非常奢华,一层大殿足有三层小楼那么高,数十根石柱支撑着穹顶,门外还有王室卫队无垢者士兵把守,但却并没有挂任何的牌匾或是标示,寻常的百姓从这座建筑开始兴建的时候就好奇的打听,但却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

而如今这座建筑盖好之后还是不允许闲杂人等参观,但每天出入这里的无一不是君临城中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

[标

房顶长树出贵人全文阅读/

签:p标签]这不由得勾起了许多老百姓的好奇心,他们都想要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甚至众说纷纭,有人猜测是给贵族老爷们享乐的地方,还有的人猜测这里是一座宫殿。

然而如今老林曼刚从这里面走出来,然后不顾身边达官贵人们奇怪的眼神,噔噔噔的再一次跑了回去。

好在如今帝国银行刚刚试营业不久,隶属于财政大臣伊利里欧重点工作之一,因此君临城中知晓的人并不多,空缺的窗口也很多。

老林曼一口气又跑回到了刚刚给他办理存储的窗口,里面一位衣着得体的红发女子正在吃着果干,看到了老林曼去而复返,赶忙收起了自己的零食正襟危坐。

“先生,您还有什么...”

“取钱!”

“我要取钱!”

而老林曼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道,生怕跑得慢一步这个小妮子就拿着他的钱跑路了。

“哦?”

坐在窗口中的红发女孩微微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了几分明悟,知道了对方正在担心着什么。

帝国银行如今是试营业,出入这里的都是君临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他们或许对此也将信将疑,但一点小钱他们也不在乎。

而这个老头子是税务总长维拉斯·提利尔大人亲自领进来的,他本来应该是没有资格进入的...

不过内心明悟对方的担心,但表面上女孩还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这是秘密培训的内容之一。

“您想要取多少?”

“呃...”

然而这个问题却把老林曼给问住了。

他刚刚只是担心自己借的钱会消失掉,但如今想想这是维拉斯大人介绍自己来的,如果自己刚存进来就都取走,岂不是摆明了对于维拉斯大人的不信任。

而这位大人出身名门望族,又是帝国的什么税务总长,如果对方知道这件事以后给自己穿小鞋...

念及此处,老林曼的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忍不住跺了跺脚,下定了决心。

“取...十枚金龙。”

十枚金龙对于君临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是一笔不菲的财富,但老林曼作为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商人还是拿得出来的,更何况他刚刚一口气借了比这还要多得多的钱。

“好的。”

然而窗口中的女孩没有犹豫,从老林曼的手中接过了这张金属卡片,然后核对上面的编号,找到了三位数一开头的账本,最终从账面上给老林曼划去了十枚金龙。

随后十枚金灿灿的崭新金龙摆放在了他的眼前。

“请收好!”

“慢走!”

窗口内的女孩礼貌的微微颔首。

喜欢睡龙之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