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away在线观看免费韩国: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还回去了。”明西洛一早抱走了。

项承松口气:“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么大的人了,心敏都成婚了,帝安也这么大了,怎么做事还不知道瞻前顾后——”

“这不是个好词吧。”

“你就缺犹豫不决的自觉!”

这样的话——项心慈起身:“爹,外面太阳不错,咱们出去晒太阳呀?”

“我在跟你说什么!”

“晒太阳啊?”

项承气的一口气没有喘上来:“你记着!以后不准把太子抱去忠国府!”

“皇上硬给我怎么办,不接很尴尬的,好像我看不起太子一样。”

项承扶着桌子才没有被她气死:“出去!给我出去!”

“哦。”

项承看着女儿走了,心口痛的毛病险些犯了,又深知女儿的德性和帝安孩子气的任性,这件事必须有个知道事情严重性的人阻止才行。

项承没等过夜递交了进宫觐见的牌子,接皇子去忠国府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

……

“项承?准了。”明西洛第一时间传了项承觐见。

项承没想到这么快,他刚刚递了牌子,但下一瞬便懂了,皇上定然也十分苦恼项心慈和帝安的行为有意敲打自己一二。

正好,他也有此意,赶紧穿上官袍,绝不能让皇上再松口。

……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

明西洛翻着手里的折子:“平身吧,项爱卿有事?”

项承起身余光第一时间看到不远处的婴儿床,太子在这里?

但有先皇带着帝安公主上朝的先例,在御书房见到太子也没有什么惊讶的,毕竟太子身为未来的储君,从小耳需目染治国之道是百姓之福。

“微臣有一事恳求。”项承掀起官袍重新跪了下去:“皇上,微臣是来为小女请罪的,太子是国之未来不该任由忠国夫人和帝安公主轻慢,更不该带到忠国府过夜,如今夫人和公主都已经认识到自己错处,还请皇上也严厉监管,勿再让忠国夫人和帝安带走太子殿下!”

明西洛早已放下手里的折子,神色慢慢严肃下来,若有所思,并没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忠国夫人跟你说什么?”否则项承怎么会知道轩昇在心慈那里。

项承十分愧疚:“回皇上,是帝安公主说的,微臣知道皇上重情重义,疼爱帝安殿下,可太子关乎国体,不可轻易许诺runaway在线观看免费韩国,望皇上慎重。”

明西洛思虑更深的是既然能被帝安说漏嘴,恐怕心慈没有瞒着项承的意思。

他更不想瞒着,但要怎么说。

明西洛看着放在砚台上的朱笔,又缓缓看向下面的人,双手慢慢交叉……

项承等了很久没听到皇上的回答:“皇上……”

明西洛突然做正,缓缓开口:“项大人记不记得,荒野山的水道是朕修的。”

当然知道,项承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说这些:“回皇上,略知一二。”当时心慈还和皇上闹了不愉快。

“自那时起……朕与七小姐一直有联系……”

项承突然心底一颤,有种不好的感觉,觉得这种开场方式有些熟悉,心里本能的闪过拒绝。

明西洛却在继续:“一起听过曲,在街头吃过馄饨,逛过街,一起……商讨过嫁给先皇的利弊。”

项承骤然抬头,顿时脸色苍白:皇上什么意思!

明西洛却不觉得自己说了话,只是见项承似乎……所以话锋一转,给他充足的时间思考:“当然了,七小姐和皇上关系很好,后来……也一直没过问过朕和七小姐的关系。”明西洛修饰的很有技巧:“先皇在位的最后几年,是我主动提了去东南,七小姐与我……对先皇无愧于心……”

项承简直——皇上怎么能说的如此干净平静!项心慈是皇后,他和心慈就是——就是大逆不道!

项承不想听,明西洛对帝安的宠爱、明西洛为心慈挡的那把弓、明西洛拒绝选秀,如今还将太子抱给心慈带着……都改变不了,这两个人在先皇在时早有龃龉的事实!

亏他还能说的理直气壮、轻描淡写,修饰的光明正大,难道他不愧疚,不觉的对不起现在受到的赞誉!

明西洛看着项承的脸色,心里焦躁,他和心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项承何必如此看他:“宫里根本没有云贵人。”

项承无疑听到一颗炸雷,快速抬头又瞬间垂下,没有云贵人太子是谁生的!

“所以……太子在心慈身边,朕,十分放心,只有她可以照顾太子。”

太子是心慈和皇上……你们是伯哥和弟妹!是帝王与忠国夫人!!项承现在宁愿答应莫云翳当初无理的请求也不想看到现在的局面!太子竟然是——

心慈是太子的生母!让人知道——芬娘怎么会原谅他!

“项大人,朕只后悔当年没求您成全!其它的——无怨无悔!”

“别说了!”项承不顾君臣礼仪的直接甩门出去。

明西洛见状急忙示意长安派人跟上他:“切记不能让他去找夫人麻烦。”

“是。”

明西洛揉揉眉心,知道了就知道了,早晚的事,他也无意让自己儿子没有外公,好在心慈以前也不是循规蹈矩的人,项老爷子还是尽快接受该接受的才是。

不远处小床上的小

runaway在线观看免费韩国:

人动了一下:“吭……吭……哇……”

明西洛急忙起身走到婴儿床边,将孩子抱起来:“饿了是不是,不哭,爹带你去吃饭。”

明西洛不会让乳娘亲近孩子,以后也不会允许对方掌轩晟院子的权利,一年换一个乳母,三年后彻底禁用,三年中,乳母除了哺育太子,不接触宫中任何事物,与普通宫人无异。

……

人来人往的街头,项章已经转了好几圈了,不报希望时,终于看到了老五的身影:“老五!老五!”丢魂了!

项承回头,眼中毫无焦距。

项章急忙从车上跳下来,有人说见五老爷魂不守舍的在街上逛荡他还不相信,原来对方说的已经很委婉,老五哪里是丢了魂,根本就是魂:“你这是你怎么了?”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项心慈不是不允许孩子顶撞的人,这样无伤大雅的小事纵容她闹就闹了,何况她愿意在这儿抗议就抗议好了,方正不可能让她去找心敏。

景姑姑战战兢兢的熬走了女主人后,艰难万险的将小公主哄到二小姐床上,盖上了被子。

“我刚才是不是惹娘生气了……”

“夫人不会怪公主的。”

“可是我还是想小姨……”

景姑姑心疼地看着小主子,觉得将二小姐叫回来陪主子一晚上有什么关系,新婚之夜不也是一夜吗,何必看重,但夫人显然不希望公主那么做:“后天小姨就回来了。”

眼泪又聚集到的帝安水汪汪的眼中。

“公主不哭,不哭啊。”

……

“老爷。”

项承送完最后一位好友,听说项心慈扔下哭泣的帝安走了,脸色顿时难看:“走,去看看!她就是没耐心,她小的时候不懂事我什么时候甩袖走了。”

“是,是。”

……

天色已晚runaway在线观看免费韩国,外面亮起了烛灯,院落打扫的整整齐齐。

五房的院落内,项承耐心地给帝安讲完一个故事,又一个故事。

眼看外孙女快睡着了,项承想了想,忍不住为不争气的女孩儿说几句话,声音温和:“你娘虽然凶了些,但是好意,她怕我们帝安在外人眼中成为不礼貌的孩子,但等明天天一亮,你娘肯定又舍不得我们安安,来接我们回

runaway在线观看免费韩国:

去了。”

帝安模模糊糊的回答:“天一亮太早了?叔叔说娘要多休息,还要照顾小弟弟,等娘照顾完小弟弟再来接安安就好了。”

正在旁边收衣服的景姑姑闻言脑袋轰的一声炸开,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故作镇定好像没听见一般继续叠衣服:她什么都不知道。

项承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但已经脱口问出:“什么小弟弟?”谁弟弟?哪来的弟弟?

帝安的声音更低了:“……就是小弟弟啊……”

项承急忙再问发现帝安睡着了:弟弟,心慈照顾什么弟弟?逐霖已经十岁,帝安从来叫舅舅!

景姑姑正抱着衣服向门口走去。

项承瞬间看过去:“景姑姑。”

景姑姑笑着回头,神色自然:“老爷,有事吗?”

项承看眼睡着的帝安,直接起身将人带出去,扔在长廊上:“心慈身边有小孩子!”

她就说不能让公主什么都说,夫人不听:“是……是啊,皇上新得了太子,公主非常喜欢缠着夫人要抱到家里住几天,夫人拗不过公主……就抱回来了……”

“这是能抱的事!”项城闻言气得眼睛发疼:“胡闹!帝安不懂事,她也不懂事!”

景姑姑垂着头。

项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们:“她要做什么都任由她胡闹!一个个不知道劝着些!”想到自家女孩儿的脾气,又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女儿不受气了就这点不好,教养嬷嬷的话也不听:“胡闹!”

景姑姑缩下脖子:“……”是挺胡闹的,但她已经捡最轻的可能说了,就怕五老爷晚上睡不着。

“明天她来了让她来见我!”走了两步又不放心:“一定让她来见我,要是没通知到,你以后不用在公主面前伺候了!”

“是,老爷,奴婢一定转告夫人!”公主可是她的命根子,希望夫人……不要牵连自己,她已经尽力。

……

树上的积雪落下来压弯了树下的常青藤,屋檐上的冰凌滴答滴答的在阳光下融化,

项心慈任由林无竞为自己梳着长发,不解:“我爹叫我去做什么?心敏不是明天才回门,帝安昨天闹他了?”给了无竞一瓣剥好的橘子。

林无竞垂头咬入口中。

“回夫人,来报的人没说,奴婢差人去问问?”

“不必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可能是昨天投壶的是惹脑了父亲,他总是为一些小事而殚精竭虑也不怕老的快。

项心慈吃一瓣橘子:“我娘呢?”

秦姑姑接过林统领手里的活:“老夫人在太子房里。”

项心慈娇嗔一声:“我是不值得她用心了?”

林无竞靠在梳妆台前,抛着手里的橘子:“那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我大侄子出生的时候,我的地位——一落千丈。”

“那——要不要我疼爱你一下?”

“……”

……

项心慈到项家的时候,发现父亲没有上衙,直接在家里等着她。

只是投壶而已,至于如此劳师动众,严重到模范官员的父亲不上衙。

项承一晚上都没有睡着,看着日山三竿才来,还一脸不知道做错了什么的女儿,更气不打一出来:“你看什么?都出去!”

项富带着人下去。

秦姑姑看一眼夫人,也跟着退下去。

项心慈莫名,这是怎么了,坐了下来。

“谁让你坐了!”

“我还是坐着吧,不至于话不投机,转身就走,只是投个壶而已,又不是我主动提的,是她们——”

“是投壶的事吗?投壶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说,你是不是把太子抱到你那里了!”

这件事啊,项心慈看父亲一眼:“嗯。”

项承气的后仰:“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那是太子,目前宫里唯一的孩子,皇上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殿下,你说抱走就抱走万一出了什么事你担得起吗?”

“您应该去质问皇上为什么让我抱走吧?”

项承:“……”

“他要不同意我能抱出来,最好写个折子,当众揭穿他的恶行。”

项承被她搅合的险些真觉得她对:“你……少胡搅蛮缠!皇上宅心仁厚,帝安又是先皇唯一活着的孩子,皇上怎么忍心拒绝她,可帝安毕竟是个孩子,你是个大人,你不阻止帝安还跟着她胡闹,你知道万一出了事多严重,怎么如此不知轻重。”

项心慈很无辜:“我说了不,是皇上不听。”让他带着太子在宫里住着,他非要回来:“我就想着皇上都答应了,我总不能扫他面子,你说是不是。”

是你个——项承噎住,没有一次跟她讲道理,没把自己气的血流过快的:“总之不行!将太子还回去了没有?”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