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证明五七回来过了*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看到如此情形,已经弯腰移动到那人身后不远处的宋宛月眯了眯眼。

京兆府尹来的很快,他接到顺德的消息便快马加鞭过来了。

下了马,走到萧娴妃轿子前行礼,“京兆府尹见过娴妃娘娘。”

娴妃微微颔首。

京兆府这才看向场中,看萧瑶被人劫持着,脖颈上有不少的血迹,还有一些顺着抵着她脖子的匕首流下来,流到那人粗壮的手上,顺着这只手,他目光上移,看清男子的面容,大惊。

男子叫吴金,和他们的同伙两个月前被缉拿进了京兆府的大牢。他们一共有六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主,为了抢钱杀了好几个人,京兆府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抓到他们。按理说他应该在大牢里,怎么会逃出来的?

男子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朝着他呲牙一笑,挑衅的意味很是明显。

京兆府尹此刻脑子发懵。这劫持的人犯既然是逃离京兆府大牢的人,这干系不可谓不大,就算不是为了解救萧瑶,而是为了将功赎罪,他今日也必须把人拿下。

压下心里的震惊,他转身,再次行了礼,“娘娘稍等,犯人马上就被押到。”

萧娴妃再次点点头。

所有人都注意这边,无人看到萧乾似乎是扬了扬手,远处屋脊上刚冒出头的几个人影,又迅速的消失下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管事姑姑看着时辰,低声的提醒,“娘娘,回宫的时辰到了。”

皇上允许娘娘回家送侄女出嫁,已经是天大的恩典,娘娘如果不能按时回去,且不说会引起皇上不悦,恐怕今后余生再也不会允许出宫。

“无事。”

萧娴妃声音平静,没有丝毫的恐慌。

管事姑姑还要说什么,萧娴妃看了她一眼,管事姑姑闭上了嘴。

一刻钟后,一辆马车疾驰过来,马车上是五名带着枷锁脚镣的犯人,赶车的是刘捕头,他身后跟着京兆府的兵士。

马车疾驰到了萧娴妃轿子前两丈远的地方停下。刘捕头从马车上跳下来,把五名犯人一一拎下来扔倒地上,这才朝着京兆府道,“大人,人犯都带来了。”

“带过来!”

刘捕头带着兵士把人押过来。

“把他们的枷锁和脚镣打开!”男子大吼着,他手中匕首抵着萧瑶的伤口处,细小的血珠渗出来。

京兆府也刚张开嘴,就听到萧娴妃的声音响起,“给他们打开,有什么事本宫担着。”

“娘娘……”

京兆府尹有些担心,这些人都是穷凶恶极之徒,如果今日真的放他们走了,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他们祸害。

萧娴妃声音平静,却带着迫人的压力,“打开。”

京兆府尹咽下要说的话,挥挥手。刘捕头掏出钥匙,一一给他们打开。五名贼人活动着手腕脚腕,嚣张的朝着刘捕头呲牙狂笑。

刘捕头真想把枷锁朝着他们的头砸下去。

“大哥。”

“大哥。”

……

五名贼人眼里只有他们的大哥,其他人等仿佛不存在一般。那“大哥”张狂一笑,“都过来。”

五人刚抬起脚——

“慢着!”

萧娴妃的声音传来,刘捕头反应迅速的抽出腰刀,五城兵马司的人手中的箭弩也对准了他们。

怎么证明五七回来过了*

五人齐齐脸色一变。

萧娴妃的声音再次传来,“先把瑶儿放开。”

那人笑,语气中带着嚣张,“娴妃娘娘,您当我是傻的呢?我一旦放开她,我们哥几个就会被射成筛子。您还是让我那几个兄弟过来,再给我们找几匹好马,等我们安全了。人,我自然会会放开。”

“你休想!”

没等萧娴妃说话,五城兵马司的为首之人怒不可遏的拒绝他。

“是吗?”

男人握着匕首的手移动,血涌出来,萧瑶没忍住闷哼了一声,又死死的咬住自己的舌尖,苍白的脸上没有半丝血色。

萧娴妃闭了闭眼,心中涌上滔天的恨意,可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硬生生的把这恨意压下去,声音依旧平静无波,“给他们马!”

“娘娘!”

“娘娘!”

两道惊呼声同时响起。

一道是京兆府尹的,他说的又快又急,“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之人,就算是放了他们走,他们也不会放过萧姑娘的。”

另一道是五城兵马司的为首之人的,他的声音也很快,“娘娘,不能放啊。”

萧娴妃眼光扫过去,目光落在他脸上,“你可能救下瑶儿?”

一窒。

眼前的情形,根本救不下萧瑶。

“顺德,给他们备马!”

顺德应是,再次快步离去。

五人抬起脚往男人身边走去,走了一步又停下,转身,走到刘捕头身边,无视他冒着火的目光,嚣张的朝着他的腰刀伸出手——

刘捕头后退了一步,拿着枷锁的手背青筋暴起。

“大哥!”

这人扬声。

男人手中的匕首再次移动,血流的更快了。

刘捕头额头上的青筋都凸起来了,这人笑着抽走了他的腰刀,又顺手抽走了另外几名兵士的,给了自己的四名兄弟,这才大摇大摆的朝着男人走过去。

就是现在——

藏匿在男人旁边人群中的宋宛月突然一跃而起,同时扔出一颗石子,精准无误的打在男人手腕上,男人吃痛,匕首离怎么证明五七回来过了开萧瑶颈部半寸,宋宛月一脚踹在他的面门上,男子朝后仰去,宋宛月趁势把萧瑶拽入自己怀中。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只有宋思反应快,大步过来。

五城兵马司的为首之人也反应过来,高喝,“放箭,格杀勿论!”

萧娴妃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箭矢带着风声朝着场中射来。

宋思正好走到宋宛月和萧瑶身边,听到喝声,把两人护在身后,有两支箭直直的朝着他射来,眼看着就要射进他的身体里——

萧乾看的清楚,瞳孔紧缩,身体刚要动——

箭矢却在碰到宋思的衣衣服后,软绵绵的掉在地上。

萧乾愣在原地。

“住手!”

萧娴妃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

五城兵马司为首之人也才意识到了什么,急忙下令,“住手!”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老爷,不好了!”

管家跑进主院,因为着急,声音都破了。

听到他这样的声音,屋内众人心里齐齐咯噔了一声。

管家也顾不得礼仪了,直接跑进屋内,“孙、孙小姐被劫持了,那、那人说要见娴妃娘娘。”

萧峥腾的站了起来,“人在哪儿?”

“快到南城了。”

萧峥快步往外走,“备马!”

定国公也想跟着去,想到管家刚才的话,沉声,“到底怎么回事?”

管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了。

听完,定国公皱起眉头,直觉这事有异。

定国公夫人也坐不住了,语气焦急,“老爷……”

定国公摆手,“稍安勿躁,等峥儿传回来消息再说。”

萧峥快马疾驰,到了萧瑶被劫持的地方,不等马停下,纵身跃下来,三两步走到近前,看萧瑶虽然身体发抖,却还一只手紧紧的拽住盖头。

“我是萧峥,有什么话跟我说,放开我女儿!”

“站住,别过来。”

那人把匕首手上用力,有红色沿着匕首流出来。

萧峥停下脚,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尽量缓和了声音,“娴妃娘娘不方便过来,你有什么话给我说,我去转告她。”

“不行,我必须要见娴妃娘娘,她若是不来,我就要了新娘子的命!”

说完,匕首猛然一挥,贴着萧瑶的手背滑过,割断了一截盖头,萧瑶的半边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有血迹顺着萧瑶白皙的手背流出来,染红了宋思的眼,他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恨自己没有学过武。

匕首又回到了萧瑶的颈部,“给你们一刻钟,要是还见不到娴妃娘娘,我就割断她的脖子!”

……

南城,宋家门口,一应下轿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下人们喜气洋洋的抬了两筐鞭炮出来,宋姑娘说了,等一会儿新娘子到了以后可劲的放,声音越响越好。

宋慎和二丫站在门边,好奇地看着那些鞭炮,乡下人穷,就算是村里人娶媳妇的时候也没舍得放鞭炮的,不知道响起来是什么样。

宋宛月懒洋洋地倚在门框着,看着两人好奇的议论,嘴角噙了笑。

一个人从远处跑来,边跑边喊,“不好了,出事了!”

认出他是去迎亲的下人,宋宛月顿时站直了身体,下人气喘吁吁地道,“新娘子被劫持了,那、那人……”

不待他说完,宋宛月已经朝那边跑去。

宋慎随后跟上,二丫也想跟过去,想到家里人不让她乱跑的嘱托,转身往院子里跑去。

……

萧峥猩红着眸子看着眼前的人,他有一百种办法让人死,可他没有一种办法能安全的救下女儿。

“一刻钟!”

那人提醒。

萧峥闭了闭眼,迅速转身上了马,飞奔回府。

萧娴妃听完,站起身,“我去。”

“不可。”

定国公阻止,且不说女儿是皇妃,如果她出了事,皇上定然会问罪定国公府,就是为了以后的大计,她也不能去。

“母妃,我回宫去请调弓箭手。”

四皇子也跟着起身。

“来不及,我们只有一刻钟。”

萧峥双手紧紧的握成拳。

“瑶儿在他手中,我若是不去,瑶儿定然有危险,父亲,无论今天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为之,我必须要去。您放心,有御林军跟着,我不会有事的。”

定国公还想阻拦,可嘴张了几张,却没说出话来。女儿重要,孙女也同样重要。

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

怎么证明五七回来过了乾缓缓的走到近前。

刚才背萧瑶上花轿出了一身的汗,他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坐着马车追送亲的队伍,没想到走到半路,就听到了萧瑶被劫持的事。

因为常年生病,他脸上透着不正常的白,气息微喘,说出来的话也没什么震慑力,“放开我姐姐,我给你当人质。”

那人不屑的看他,“滚开!”

萧乾没退,反而又走近了一些,“男子汉大丈夫,劫持一个女子不算本事。”

男子似乎是不耐烦了,手中的匕首动了动,“你休要啰嗦,你啰嗦一句,我给她一下。”

萧乾低下头,眼里的寒光闪过,抬起头,又恢复了虚弱的模样。他当真不敢说话了,往宋思身边靠了靠。

宋宛月跑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萧瑶被人挟持着,盖头也被削去了一半,雪白的颈部一道血痕很是刺眼。

她正欲上前,尖细的声音响起,“娴妃娘娘到!”

所有人都跪了下去,只有那人和萧瑶,宋思和萧乾站着。

宋宛月也跟着蹲下身体,趁着那人不注意,悄悄的往他们身边移动。

轿辇缓缓走近,到了近前停下,太监打开轿帘,萧娴妃的脸露出来。

看清萧瑶的情形,心里疼惜,面上却不显,“本宫来了,你先把瑶儿放开。”

那人非但没有放,还强硬着逼着萧瑶往前走了几步,离轿辇更近了一些,“娘娘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人,”

“说!”

“我有几个兄弟在大牢了,还请娴妃娘娘下令放了他们。”

“这个……”

萧娴妃想说她没有这个权力,话刚开口,那人手上用力,又是一道血线顺着匕首流下去,“娘娘可别说您没这个权力,否则我拉着她一块死。”

“在哪个大牢?”

那人得意一笑,“京兆府的。”

“顺德。”

禁卫军小头目上前,“娘娘。”

“去把人带过来。”

“是。”

顺德快步离去,刚走出轿辇没多远,就看到五城兵马司的人过来,他和最前面骑马之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快步离去。

马上之人也飞快的下了马,跑到轿辇之前跪下,“卑职来迟,还请娘娘恕罪。”

萧娴妃看了他一眼,语气和缓,说出来的话却让领头之人胆战心惊,“确实该死,从出事到现在已经有两刻钟了,我竟不知道五城兵马司的人如此没用,看来本宫回去要好好的禀报皇上了。”

领头之人惊出一身冷汗,“卑职该死,娘娘恕罪,娘娘放心,卑职一定救下萧姑娘。”

说完,挥手,五城兵马司的人迅速散开,把所有人团团包围在中间,手持弓弩,对着他们。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