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掐指神算 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你用他的尸体来见我,是为了什么?”

柳平说道。

这个庄园主看上去不像是噩梦之主那样的存在,毕竟他还在奇诡的世界里拥有一处庄园。

发现自己在调查众多奇诡者的事情后,他竟然也没出现,而是派来了持伞人的尸体。

那么。

他想来对付自己,却无法亲自来?

还是说,他没有恶意,只是想来跟自己谈一些事情?

持伞人开口道:“我已经说过,一切奇诡者都要奉我为主,因此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跟我签订契约——”

“看在你这么出色的份上,你可以保留自己的身体。”

柳平一默。

没有恶意?

不,它显然是有恶意的。

现在趁着他愿意说话,得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你难道对持伞人的去向不好奇么?他骗过了你,灵魂离开了虚空神柱,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知道他后来的事?”柳平道。

“他的事与你有关,不是吗?”

持伞人尸体毫无情绪的道。

“所以你已经不想深究他的事,而是直接来找我?”柳平问。

“你身上有很多秘密,只要你成为我的手下,我猜我会获得非常有价值的秘密。”持伞人尸体道。

“那么我就直说吧,我没有成为别人奴隶的打算。”柳平道。

持伞人尸体沉默不语。

柳平想了想,说道:“如果你开得起价码,我倒是不介意出售一些情报。”

持伞人尸体依然没有回应。

柳平心有所感,猛然抬头望去。

只见这一方小世界的天空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星辰。

这些星辰飞落而下,化作一名名奇诡者,站在了持伞人尸体的背后。

他们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如同死尸一样木然站着不动。

等所有奇诡者全部降临,持伞人才缓缓开口道:

“所有奇诡者都是我的手下,你也不能例姜子牙掐指神算外,否则——”

那些奇诡者身上顿时腾起杀意。

他们鼓动身上的法则之力,令其达到‘涌现’的程度,进入随时可以搏命的状态。

数百名奇诡者,全部把目光汇聚在了柳平身上。

他们开始释放术法——

“停!”柳平喝道。

“怎么?”持伞人尸体道。

“你们有几百人,我一个人打不过你们。”柳平道。

姜子牙掐指神算 全文|

所以你决定投降了?”持伞人尸体朝身后挥挥手。

那些奇诡者顿时停住。

“我实在无法理解,你已经有这么多手下了,为何还要执着于我一个人。”柳平道。

“一种收藏爱好。”持伞人尸体道。

“也许这是一方面,但其实还有更深的秘密,你并没有说。”柳平道。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奴隶也想窥探我的想法?”持伞人尸体冷笑道。

他背后的奇诡者们动了。

数百名奇诡者无声的越过持伞人,朝柳平冲过来。

战斗瞬间打响!

“快。”柳平低声道。

只见赵婵衣从他背后转出来,手中长刀朝大地一斩——

轰!

整个世界被切成无数片,陷入彻底的崩塌。

奇诡者们顿了一瞬,立刻出手!

就在他们出手的这一瞬间,一道金芒穿透世界,带着柳平和赵婵衣朝无尽的虚空深处飞去。

是娅娜!

柳平争取了几句对话的时间,她便赶到了!

三人风驰电测一般穿过黑暗的虚无,朝不知所在的深处飞去。

“你的速度怎么比以前更快了!”

赵婵衣不满的道。

她捏了避风法诀,却依然被吹得睁不开眼,连头发都吹乱了。

娅娜道:“当年还是圣骑士的时候,我所有的能力几乎都用来增加速度,如今突破至奇诡境界之后,更是把速度堆到了更高的程度。”

说完,身后远处出现了几个小光点。

那是其他速度型的奇诡者。

娅娜冷哼一声,身上的金芒再次暴涨数分。

那些小光点顿时被远远甩开。

“不错嘛,奇诡方面的能力也是逃跑——看来你什么时候都想着逃跑啊,娅娜。”赵婵衣语调温柔的说着。

“赵婵衣你太胖了!这会影响我们逃命的速度,给我回卡书里去!”娅娜冷冷的道。

赵婵衣瞪了她一眼,又被反瞪回去。

“或者你想成为那个庄园主收藏的一具猫尸?不,也许是女尸?”娅娜悄声道。

赵婵衣说不出话,乖乖的变成一张卡牌回到卡书里去了。

娅娜终于腾开一只手。

她双手环抱着柳平道:“我们朝哪里跑?”

柳平苦笑一声,说道:“神柱之外,哪有我们熟悉的地方?”

短短几句交谈间,两人已经不知道飞出了多远的距离。

那些追兵再也看不见。

同样的,柳平他们也渐渐迷失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忽然。

一张卡牌从卡书中飞了出来。

安德莉亚。

“你怎么出来了?”

娅娜奇道,顺便不着痕迹的朝安德莉亚打了个眼色。

——我好不容易把那只猫气回书里,如今又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你跑出来干什么?

安德莉亚脸红了红,说道:“不是的,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要跟柳平说。”

——姐姐别怪我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谈情说爱?

“是不是这块黑色鳞片的事?它在发烫。”

刚才娅娜和赵婵衣交谈时一直没出声的柳平终于开了口。

他从怀里取出那块黑色鳞片。

——这正是真实世界2027年的时候,柳平在噩梦地宫之中,为了救出世界之灵而取得的那块黑色鳞片。

鳞片上的一道噩梦术法用来对付黑暗执行者了,而柳平过去所留的法门,都被世界之灵吸收一空。

世界之灵即是过去时代的安德莉亚。

她流落永夜,与柳平重逢,一直到如今再次获得黑色鳞片。

“是它,虽然它上面已经没有任何术法,但我似乎还是要凭借它,才可以做一些事——当你获得它的时候,我就记起了过去发生的事情,这真神奇。”安德莉亚道。

“不,并不是你记起了过去发生的事,而是过去的事情已经成为固定的历史,所以才会出现在你的脑海之中。”娅娜道。

安德莉亚一想,不禁也点点头。

是的。

自己进入永夜是一定会发生的事。

但在这之前,是被黑暗执行者杀死,还是被柳平所救?

没有人知道。

当柳平回到2027年,战持伞人,杀血肉巨人,进噩梦地宫,夺使命,抢下黑色鳞片——

当这一切都发生,并且历史也被固定下来之后——

所有与此有关的人才会获得这一段固定的记忆。

更重要的是——

自己的龙脊被那个噩梦中的家伙动了手脚,但在永夜之中,与柳平再次重逢后,柳平帮自己更换了龙脊。

自己又重获力量了!

安德莉亚满目欣然的望向柳平,只见他正认真端详着手中的黑色鳞片。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就如同之前一样:

“完好无损的战甲之鳞。”

“它可容纳一切,但此时并没有什么东西寄托在它上面。”

柳平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无比感慨的道:

“过去之因,即是现在是果,这块鳞甲片就是我们在过去拼命努力所争取来的果。”

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黑色鳞甲片上。

安德莉亚思索道:

“当时你释放这片鳞甲上与‘灵王’有关的东西之时,我昏了过去。”

“没错。”柳平道。

“我记起来了……这片鳞甲与我的记忆共生,我需要它来释放一些什么东西。”安德莉亚道。

柳平将黑色鳞甲片递给她。

安德莉亚捧着鳞甲片,闭上双眼道:“这里面藏着灵王的三千世界之秘……我想起来了,它就是钥匙。”

她划破手指,在鳞甲片上飞快的勾勒出一个奇诡的符文。

鳞甲片闪了闪。

一抹光芒突然凭空而生,将黑色鳞甲片和安德莉亚一同笼罩其中。

柳平看见安德莉亚的头顶上跳出来一行行小字:

“唯一圣灵。”

“已觉醒。”

“她获取了过去时代的记忆,是当今之世唯一能对抗噩梦的希望。”

紧接着。

一张光影变幻的卡牌从安德莉亚的手中出现。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面镜子,而镜子中有着一道时隐时现的战甲虚影。

安德莉亚将卡牌贴在黑色甲片上,开口道:

“这是洞察与互换之牌,它作用在甲片上,就等同于作用在你的那件战甲上。”

“效果呢?”娅娜问。

“只有柳平触碰它的时候,它才存在;此外它可以与战甲上的其他鳞片互相交换。”安德莉亚道。

“可是你这张卡牌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娅娜问。

“你们还记得我总是能摸出各种各样的兵器吗?”

“记得。”柳平道。

安德莉亚微微一笑,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更加深沉,目光也变得深邃而充满智慧。

“战甲——它的许多鳞片上,都藏有过去时代的力量和秘密,柳平必须以这片鳞甲为依托,去拿回这些秘密。”

说完,她伸手在鳞片上一点。

黑色鳞片顿时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片满是灰尘与裂痕的鳞片。

——两个鳞片交换了位置!

也即是说,黑色鳞片回到了战甲上,从而把这片鳞片换了过来。

“真是小心翼翼。”娅娜道。

“敌人太恐怖,这是一种必要的防备手段。”安德莉亚道。

她把满是裂痕的鳞片展示在柳平和娅娜面前。

“娅娜姐姐,你也回卡书上吧,后面的秘密你不能触碰,不安全。”安德莉亚道。

娅娜睁着美眸又瞪了她一眼。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没有其他人、只有柳平的地方,结果你赶我走?

安德莉亚吐了吐舌头,歉意的笑了笑。

“好啦,我去休息了,有事叫我。”娅娜身形一闪,化作卡牌,重新飞回卡书上。

黑暗中。

只剩下了安德莉亚和柳平。

以及那片满是裂痕的黑色鳞甲片。

“这里面有什么?”柳平问。

“没进去之前,我也不知道,它是你某一世所藏的秘密,恐怕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去看个究竟。”安德莉亚道。

“去看看。”

柳平将手按在满是裂痕的鳞片上。

安德莉亚立刻化作一张卡牌,飞回到卡书上。

“记住,不要召唤我们,我们不可去听闻你过去的秘密。”她最后叮嘱道。

柳平忽然想起来什么,立刻问道:“那莉莉丝呢?”

——莉莉丝是卡书“死亡之偶”的书灵。

“她没事,她就像你的兵器一样,跟你的命运已经紧紧绑在一起,被法则默认为卡牌师的兵器之灵。”安德莉亚道。

“嘻嘻。”莉莉丝从柳平的头发里冒出来,得意的笑了笑。

“那么,我开始了。”柳平道。

安德莉亚点点头,飞进卡书之中,躲了起来。

柳平紧紧握住鳞片。

霎时间,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跳出来:

“注意!”

“你激活了战甲上的一块鳞片!”

“此鳞片藏有过去世界的秘密,请小心应对!”

所有小字消失。

满是裂痕的鳞甲片顿时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波动,瞬间化作无形。

柳平在原地等了数息。

可是——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咦?难道是我激活鳞片的方法不对?”

柳平自言自语道。

下一瞬。

虚空中仿佛产生了一股巨大的拉扯力,柳平被狠狠拽住,朝着黑暗而无尽的下方疾速坠落而去。

“什——”

柳平刚吐出一个字,便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下坠的速度比娅娜的飞行速度还快上数倍!

他这一走,虚空再次归于黑暗和虚无。

一片死寂。

也不知过了许久。

终于,这里出现了一名打着黑伞的持伞人。

它四下一望,喃喃道:“奇怪,明明还在这里的,结果却不见了……”

在它身后,越来越多的奇诡者随之出现。

他们使出各种手段,想要寻找到些许蛛丝马迹,但最终都一无所获。

直到这时,持伞人终于叹了口气道:

“算了,他们肯定是用什么法子逃走了——就算我们再追上去,也追不上那个忏悔圣天使。”

“连我也没见过这种一心只追求逃命速度的职业者……相当值得收藏!”

“看来还是要我本体前来一趟。”

话音落下。

他转过身,朝着黑暗的深处飞去,渐渐看不见了。

那些奇诡者轰然而散,沿原路朝虚空神柱的方向飞去。

……

另一边。

柳平只觉得自己在不断下坠。

那块黑色鳞甲片再次出现,围绕他来回飞了几周,终于落在他背后,紧紧贴在他的后心处。

下一瞬。

黑色鳞甲片化作一根长长的、散发着微光、若隐若现的长绳,一端系在他背后,另一端没入上方的无尽虚空之中。

“这是——”

柳平回头看着背后的长绳,顿时回忆起之前的一件事。

黑暗执行者。

当时黑暗执行者解开所谓的“噩梦之拥”后,以人类男子的形象出现——

他的背后也有一根类似于此的长绳!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柳平正想着,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眼前:

“你的战甲之鳞已化作安全防御措施:”

“多重世界层面的牵引之绳。”

“它的另一端系在战甲上,令你所呼吸的风收敛你的气息、令所踩的大地不会侵蚀你的灵魂、令你的力量可以正常施展、令你所掌握的知识和秘密不会被在离开时剥夺。”

“——来自地、水、火、风的四圣柱之力。”

咚!

一声闷响。

柳平感觉自己落在了一片坚实的土地上。

他抬头望去,只见四周是一片残破的、从未见过的奇异建筑。

迷雾沸涌。

除了这片建筑之外,更远的地方根本看不清分毫。

——这是什么地方?

他正想着,只见又一行燃烧的小字跳出来:

“请注意。”

“你抵达了虚空与炼狱之下的更一个大世界层。”

“当前世界归属:”

“噩梦。”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十分钟后。

娅娜站在一座宝物堆积而成的小山前,满意的数着上面的各类宝物。

“圣洁宝钻和源能钱币能帮我凝聚特殊的神圣术法,我就拿走了,其他都是你的。”

她朝柳平传音道。

柳平无所谓的摇摇头,传音道:“都是你的,你拿着吧。”

娅娜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不用战斗的时候,我就可以找一些风景好的世界,购置一些产业。”

“我说了,这些都是你的。”柳平道。

“好,我得看看这些东西价值几何——”

娅娜围绕着宝物堆积的小山,开心的计算起来。

柳平收回目光。

此刻,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对所有奇诡者都进行了询问,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不知道进入奇诡层次会丧失记忆,变得需要吞噬灵魂。

相反,这里每一个奇诡者都是自身所属种族的守护者。

“奇怪……到底是什么地方改变了?”

他望向那些五花大绑的奇诡者们,沉吟道:

“各位,你们这次都战败了,不是吗?”

奇诡者们顺着他的话说道:

“是的。”

“技不如人,心悦诚服。”

“阁下,我们输了。”

柳平点点头,目光朝虚空瞥去。

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已经浮现出来:

“你激活了守狱模式。”

“在本次战斗之中,你的对手们已经认输。”

“注意!”

“他们无法成为你的奴仆。”

柳平一怔。

守狱模式激活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无法发挥效力。

“为什么?”他默默问道。

又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

“因为他们的灵魂已经有主了。”

柳平大步走上前,拍着一位奇诡者的肩膀道:“你的主人是谁?”

那名奇诡者道:“主人?我没有什么主人,我乃是超越众生的奇诡者,怎么可能有主人!”

柳平目光一展。

其他奇诡者们见他望过来,便也纷纷摇头。

柳平陷入沉默。

娅娜感觉气氛不对,停止了数钱,走过来道:“怎么啦?”

“没事,你看好这里,我去办点事,马上回来。”

柳平说完,身形一闪便冲上天空不见。

他离开了人类世界,一直朝神柱之外飞去,很快便抵达了无尽的黑暗虚空。

在这些虚空之中,有着大大小小类似于岛屿般的小世界。

——属于奇诡者们的世界。

柳平随意落在一个世界之中,只见这个世界的额奇诡者已经发现了他,正匆匆朝他飞来。

“你是什么人——”

那奇诡者刚说完,忽然发现自己背后出现了一片阴影,正将一柄刀架在脖子上。

“你输了。”柳平道。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顿时浮现:

“你激活了守狱模式。”

“你无法收取对方的灵魂,因为对方的灵魂已经有主。”

柳平道:“婵衣。”

“好。”

一名少女悄然出现,飞落在那奇诡者面前,伸手按住了他的头颅。

搜魂术!

少倾。

赵婵衣摇头道:“他虽然烧杀抢掠,但没有认别人为主。”

“走。”

柳平身形一闪,飞出了这个世界。

他穿过虚空,瞬间进入另一个小世界之中。

那个世界的奇诡者正在吃早饭,发现柳平之时匆匆抽出兵器——

“打打杀杀多不好。”李伯塔斯把他的兵器拿走。

“对啊,不要动哦。”诺顿随手扔出一道空间禁制,将奇诡者困在原地。

——他们也成长起来了。

赵婵衣再次上前,将手按在对方的额头上。

须臾。

“他也没有臣服于任何人。”赵婵衣道。

“奇怪……”

柳平低声道。

虚空中,序列的提示符再次显现。

——依然是“对方的灵魂已经有主”这样的一句话。

柳平叹了口气。

仔细想想,整件事情的问题究竟在哪儿?

首先是这些奇诡者。

他们的层次太低了,只能使用少数几种法则的‘涌现’。

其次。

这些奇诡者都不知道自己有个主人。

难道——

他们在晋升奇诡者的时候,完全是不知不觉间,就成为了别人的奴仆?

一道灵光忽然从柳平脑海里闪过。

“李伯塔斯!”他喊道。

“什么?”李伯塔斯将匕首架在那奇诡者脖子上,另一只手正在翻他的口袋。

“我需要你的建议,给我一张建议卡。”柳平道。

李伯塔斯露姜子牙掐指神算出骄傲之色道:“哦——这可是占卜类的能力,其他人都没有呢,好吧,你想问什么?”

“关于这些奇诡者的主人,你的能力对此有什么建议。”柳平道。

“我试试。”

李伯塔斯从虚空中轻轻一抽——

只见一个黑色的信

姜子牙掐指神算 全文|

封刚露出一角,李伯塔斯便手如触电般将信奉扔到了地上。

“怎么了?”柳平奇道。

李伯塔斯慌张的道:“这是秘密级别的占卜,我建议所有人都撤离——黑色代表秘密的等级相当高,并且会带来死亡。”

“行了,你们都撤吧。”柳平道。

李伯塔斯和诺顿对望一眼,化作卡牌飞回卡书上。

柳平望向那名奇诡者。

奇诡者慌忙飞上天空,瞬间不知所踪。

只剩下赵婵衣。

“你不回去?”柳平问。

“我的实力早就超越了过去,可以和你并肩战斗了。”赵婵衣跃跃欲试道。

“李伯塔斯说可能会死。”柳平道。

赵婵衣抬起手——

手变成了尖利的猫爪,而她轻轻舔舐着爪子,细声细气的道:“柳平,我们邪道什么时候怕过死?再说‘死亡之偶’可以保留魂火,只要你别死就行了。”

“好,我们是有很久没有并肩战斗了。”柳平道。

他一招手。

那个黑色信封顿时落在他手上。

柳平将信封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叠黑色的留言信笺。

第一张黑色信笺上写着:

“想知道任何事,都必须先活下来。”

柳平翻开第二张信笺,只见上面写着:

“你夺走了手,手的主人却想夺走你的命。”

柳平不断朝后翻去,却发现后面的信笺上,都只有一个数字,并且不断变小:

“五,”

“四,”

“三,”

“二,”

“一!”

柳平神情一变,猛然抬头望去。

他看见一个身前漂浮着黑伞的男子,从天而降,轻轻落在自己对面。

这个人赤着上半身,没有手。

他的两只手的手腕处有着整齐的横切面,似乎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直接切断了。

这是持伞人?

柳平眯眼打量对方。

——不。

这个人身上有一股臭味。

尸臭。

不是持伞人。

当初持伞人放弃了一只手,只剩下微弱的灵魂,这才堪堪从那个庄园的控制下脱离出去。

虽然最后运气不济,遇上了那位伟大的存在,但毕竟——

他成功的逃离了庄园的控制。

现在。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持伞人的尸体!

“真有意思,”持伞人的尸体以冰冷而生涩的语调说着,“我有这个家伙的尸体,而你拿走了他的一只手。”

柳平道:“你是何人?”

持伞人尸体道:“一切渴望获得奇诡之力的众生,都要奉我为主。”

柳平道:“从前人们获得奇诡之力以后,只会变成奇诡怪物,以灵魂为食——我一直为此好奇,直到此刻我才有些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持伞人尸体问道。

“他们都死了。”

柳平淡淡的道。

这回终于可以说的通了。

在这个时代之中的所有奇诡者们——

他们当然保持着神智,当然记得一切,也当然不会以灵魂为食。

因为他们已经死了!

他们的身躯落入庄园主之手,只剩下灵魂重新来到神柱上,为那个神秘的主人占领一切众生所在之地!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