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辰是魁罡最强的*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对这座皇家园林的破坏是巨大的,但是还没有到不可使用的地步,真实的圆明园衰败其实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有民国人的笔记记录,在民国建立之后圆明园还是留有很多破败的房屋,周围百姓还在从这里取土拉砖盖房子。

英法联军烧毁的主要是那些大殿,很多偏殿包括太监宫女居住的庑房都是保留起来的,尤其是清朝还在的年月里,这里有士兵把手,盗贼草寇什么的也是不敢打这里主义的。

为什么奕譞会被囚禁在这里呢?说明当时还是有很多地方是适合居住的而不是彻底的荒芜一片。

惇亲王奕誴选这里屯兵真的是一个绝佳的宝地,士兵们不用安营扎寨直接就在这些残破的房间里居住就行,怎么残破也比帐篷要好得多啊。

而且这里地形复杂非常善于防守,奕誴的精兵都是千挑万选的,在这场内战中,他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的势力执行最危险的任务。

他可舍不得让自己的嫡系去死,打这种防守战当然是最妙的了。

当然了,选这里当自己的一个京师基地,还有他自己的心结在!想当年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在圆明园里被阿玛驱赶了出来,过继到了惇亲王府内!

看着自己的兄弟们还在这里游玩读书,而自己却在太监的带领下,拿着有限的几件玩具和贴身的衣物,坐上轿子离开了这里,去了那个陌生的惇亲王府!

这是怎样的一个记忆啊,那时候的心情根本就无法形容!

天色稍微擦黑,圆明园东南方向传来一阵马蹄声,大概三百多骑兵簇拥着光绪帝奕䜣来到了这里。

距离大宫门还有二里地,这些骑兵跳下马来,对面走出李拓和多宝道人的身影!

“给恭王爷请安了!”二人跪地扣头态度非常谦卑。

奕䜣盯着李拓看了半天最后居然长叹一声“哎……我的责任啊!是我的责任啊!我眼拙没有看出你居然是如此大才!”

“当年我在军机处的时候,天天见你……居然把你埋没了,我要向你道个歉啊!”

李拓一听这个头更低了“王爷实在是太高抬属下了,实在不敢当……风雷机遇我也是凑巧出点小注意,没有什么大本事,不值得王爷夸赞!”

奕䜣翻身下马大咧咧的说道“来我这边你想当个什么差事?户部还是吏部?我觉得这两个部最适合你……你开口,只要你要,朕都恩准赐给你!”

“王爷手笔当然大了,不过小的能有什么本事呢?还不是大清国的这些贵人们托一把吗?五王爷手指甲大的地方就把小的给托起来了!”

“这二两的贱命,真不敢和朝堂重臣们比肩……我就是个小吏,小吏而已!”

奕䜣听着他一口一个王爷,知道这人不好招揽,冷笑道“嘴里不断说自己小的人,未必小的了!”

“天天说自己大的人,也大不到那里去!说吧,五哥有什么条陈?”

李拓笑着站起身来“我们王爷说了,勤政亲贤殿后的内书房见面,双方各带十个人……其余人马都退到二里地之外……”

“王爷您的人马留在大宫门影壁这边,我们的人撤到梧桐书院后面,这二两方圆的面积,就双方各带十个人……可好?”

载图在一旁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有埋伏?”

“大阿哥可以提前带十名侍卫进去查看啊?查看安全了,再请恭王爷入殿,这样可好?”

奕䜣点了点头,载图带着十名侍卫高手,一路小跑进入了大宫门内!

长春仙馆、九州清晏、天然图画、洞天深处……凡是方圆二里地的地方都搜了一个遍,果然没有任何埋伏。

奕䜣听到安全消息之后还做戏的呵斥了载图一通“你难道还信不过你五皇伯父吗?真是小家子气……”说完奕䜣大摇大摆向勤政亲贤走去。

圆明园的勤政亲贤殿,可不是就一两座宫殿,这是一片院落群,洋兵烧掉的连三分之一都不到,还有很多区域是保护下来的。

内书房就是其中之一,这里的很多陈设甚至都没有太大的改变!

奕䜣刚进院子就看见内书房里,五哥奕誴呆呆的坐在太师椅上,望着院子里的盆景发愣呢,就是发愣因为眼神都是空虚的。

奕䜣发现五哥身边别说十个侍卫了,一个人都没有,侍卫都在院子外面呢,他也呵退了自己的手下,孤身一人

庚辰是魁罡最强的*

走了过去。

“五哥啊……别来无恙啊……”

奕誴一愣好像刚看见奕䜣一样,猛然抬头吓了一跳:“啊!老六……你?你怎么头发白成这个样子了?”

兄弟相见,没有什么军国大事,也没有什么勾心斗角,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老哥俩眼睛全都红了。

“五哥啊……咱们都老了啊……都老了啊……西陵的冷风吹的……能不白头发吗?”

“坐……老六你坐……我给你倒茶……对了,我先喝一口,我先喝一口……”说着五爷就伸手端杯子倒茶喝,这是要给老六验一下毒。

奕䜣看着五哥的头发也花白了,手背上也有斑点,人一样也煎熬的老去了,他内心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

“我自己来……哥哥不用管我……当弟弟的应该倒茶!”

说完抢过茶壶倒了两杯茶,一仰脖自己那一杯就喝进去了,奕誴看着六弟手里捏着茶杯如同喝烈酒一样,仰脖就是一杯。

二人双方对着一亮茶盏,看看空空如也,全都笑了,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哈哈哈……哎呦……哈哈哈哈……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变成史书里面写的那样了……”

“一杯茶都要千万小心提防着……生在帝王家啊!好个屁……”

“对!五哥说的没错,生在帝王家好个屁啊……想想小时候,皇阿玛考咱们读书,哥几个全都吊着心思不肯有一点点落后,都得耍心眼抖了聪明,得争父皇的宠爱啊!”

“也就你……本性纯粹,不争不抢,从来不显呗自己……”

奕誴摆了摆手“我那叫傻!我其实真的是傻……知道庚辰是魁罡最强的刚刚我发呆什么吗?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跟你见面吗?”

“因为当年就是在这里……皇阿玛召见了我……我跪在外面的盆景旁边……”

“皇阿玛下旨把我过继出去了……把我轰出去了……就在这里啊……呜呜呜……皇阿玛啊!”

“您……好狠的心肠啊……怎么就把我给过继出去了呢?呜呜呜……”

五十岁的人了,此刻哭的却跟孩子一样!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奕䜣身子一抖脸上转瞬即逝浮现出一丝慌乱,但是马上就镇定了起来,一个老牌政治家的素养让他不会在这个时刻发怒。

“老翁!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磕头磕的全都是血,你这是血谏吗?胡闹啊……”

“起来……朕从来都没有说过要杀载淳,我何曾说过要害他性命?朕要做的事情可以和天下人讲的!”

“朕就是要拨乱反正,改变载淳错误的施政……咱们大清国八旗是根本啊,不能废除的!”

“我要搞的就是八旗议政的贵族议会,学人家欧罗巴一样,人家德国还有英国哪里没有贵族议会呢?”

“咱们八旗是妥妥的贵族,孔圣人教育下的好弟子,也是贵族啊!大家一起凑一个议会,共同商量国事,这才是我动兵的唯一政治目的!”

“都是以前说过好多次的,怎么你们还怀疑我要杀载淳呢?还急赤白脸的让我发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人了?”

“你们这些儒生啊,不可凭空污人清白啊!”

“起来……就带着我的话去见载淳,他就在工业区里,只要他同意我的建议……嗯……皇位还是他来坐好不好?”

“我让贤,我退下来给他打下手好不好?这总可以了吧?大家说呢……庚辰是魁罡最强的

“万岁爷圣明啊……”庆亲王他们第一个跳出来磕头如捣蒜“圣君啊!这才是大清国中兴的希望呢!”

蔡璧暇看着眼前这一幕大戏,伪善的让人作呕但是她还得忍着“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去听候王爷的好消息了!”

“多说一句,请王爷赶紧安定京师的局势吧!这乱哄哄的,死的可不光是外人,你们旗人也死了很多啊!”

奕䜣脸一抽抽“呵呵……蔡特使也请控制一下工业区的那些工人们!真没想到啊,一些搞技术的工程师都能挑动上万工人参战了,你说他们是干活的?让我怎么信啊……”

“告辞!”蔡璧暇一拱手!

“不送!”鬼子六一仰脖!

两个人梗着脖子谁也不服谁!

蔡璧暇走了,翁同龢跟他的几个弟子也都撤了,庆亲王奕劻赶紧凑过来低声说道“万岁爷!您真的要放载淳一马?您不要这江山了?不能啊,载淳那么心狠手辣,一旦缓过气来,我们都得死啊!”

奕䜣看身边一圈都是自己人冷笑一声“我能饶他性命,也自然能够控制他的生死,拔了他的牙齿,我看这头小老虎还怎么咬人?”

“呵呵……他手下的军队都已经没了,都已经败光了,而且我非常了解载淳的性格,他可不是那种肯低头的!”

“他倔强的很,肯定会跟我斗到底的!我了解他……”

“让老翁和蔡璧暇他们去拖住载淳,拖延时间吧,朕现在最重要的工作还有的是呢……把你们的嫡系都派出去,蔡璧暇有一句话说的对啊!”

“京师里面,死人可不光死别人,咱们旗人也死了不老少,这是不行的!”

太和殿前各位王宫贵胄领命都散了,只留下两个儿子在身边,奕䜣这时候才有点笑容“别怕!这个宝座永远都是咱们的,如今紫禁城内上上下下,从侍卫到太监到宫女,都换成咱们的人了……”

“剩下的要筛选着用,都换成咱们可靠的人……而且翁同龢都已经上了劝进的奏章了,这就代表全天下的读书人都已经表态了!”

“载淳已经无力回天了!咱们要做的就是收拢人心……”

载澄拍手道“父皇说的没错!天下读书人承认了咱们,这八旗内部所有王宫贵胄也都承认了咱们……洋人也承认了,剩下的就是天下督抚了!”

“那些人好办的很,都是墙头草,咱们给他们利益,他们就会跟咱们混!”

“载淳敢回来,最后也是一杯鸩酒的事儿……”

载图却摇了摇头:“父皇啊……八旗内部还不是铁板一块呢!还有一个最大的变数,就是五王爷奕誴!”

“刚刚我说的那支神秘的援军,其实就是惇亲王的!他手里还有兵呢,他也是一大块势力!”

“必须要得到他的忠诚,否则咱们的江山也坐不稳!”

载澄天生的就要和这个竞争对手对着干,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大哥让他非常恼火“哼……一个废物王爷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皇爷爷亲自把他过继出去,已经把他除名了,他手下那一点点兵够干嘛用的?父皇让我去,我带兵剿灭了他去!”

载图赶紧摆手“不行不行!我见了他的队伍,非常严整,纪律严明不是一般的势力!没有底气是养不出这样的军队的!”

“咱们还没有坐稳江山,还是先谈判吧!这件事只有陛下亲自去……”

载澄还是想吵架,但是奕䜣抬手拦住了他俩“这件事我必须去解决……不管怎么说那是我的五哥,这个场面要走一走……傍晚时分,载图你去安排,我在圆明园见他一面!”

“嗻……我这就去安排!”

京师的乱局在当天下午逐渐得到了控制,这一夜的血火京师到底死了多少人,恐怕已经很难统计出来了。

载图骑马出西门去圆明园的时候,一路上看见无数抬死尸的民众,小推车上横七竖八的都是死人。

无论满汉此刻都没有什么分别了,有亲人收敛的放一边,找不到亲人的直接马车拉走出去城外乱坟岗子一埋!

奕䜣的手下各营头官员,正派遣手下嫡系到处查封无人的空房子,很多四合院全家都被屠杀干净了,已经成了无主的产业。

奕䜣手下将领们,贴上自己的条子就是自己的产业了,谁先抢到手就是谁的。

最倒霉的还是载淳手

庚辰是魁罡最强的*

下人的产业,几乎全都被没收了,富庆家族所有的房产和店铺,都被鬼子六的大军贴上了封条,换了锁头。

就连二毛、大四喜、小四喜的宅院也被封锁了,抄家的士兵走进小四喜和大四喜在大栅栏的四合院之后就破口大骂。

“妈的!全都是这么细腻的洋水泥啊!这得多少钱?这是拿银子铺地面啊?这都是罪证,都是昏君和手下贪官无耻的罪证!”

“把封条弄好了……别砸东西……回头万岁爷没准就赏赐给我住呢!”

“啧啧……这水门丁地面啊,真平,真漂亮啊……”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