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姑娘是?”沈润一脸疑惑地问。

“公子不记得了?那一日公子捡到了奴家的香袋,我们在这条街上见过的。”莫大姑娘含着笑说。

“是么?”

“奴家姓莫,那日多谢公子了。”莫大姑娘眉眼带笑,福了一福,热情地问,“公子可是来镇上游玩的?”

“内人喜欢海,我夫妻二人慕名前来,打算游览一番。”沈润直接将晨光往前一推,对莫大姑娘笑道,“这便是家妻。”

晨光眼看着莫大姑娘那张粉粉嫩嫩的小脸逐渐变白,她瞥了沈润一眼,他虽然年过三旬,比人家小姑娘大了十来岁,可在小姑娘们的眼里,他还是挺俊的。

莫大姑娘的情绪明显低落了下去,支支吾吾了两句,便告辞了。

“姐姐,她是谁啊?”郑蓝萱一脸疑惑地问。

“好像是县令家的姑娘。”

郑蓝萱哑然了半天,撇了一下嘴角。

郑吉很懂地笑了起来,沈润瞅了他一眼,郑吉就不笑了。

回到客栈,沈润让伙计打了热水上来,想将一身的酒气洗去。

晨光站在屏风后面问他:“你喝醉了?”

“才喝了几杯,哪里就醉了?”沈润泡在浴桶里回答,顿了一下,他慢声说,“苍丘地方上的官员,该整治一下了。宜城里那些曾经位高权重的,这会儿正人人自危,不敢迈错一步,就怕招来杀身之祸,反倒是地方上的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贪官污吏,上边没抽出空来管他们,他们就自以为是土皇帝了,圈出一块地方为所欲为,到最后,苦的是百姓。”

“天高皇帝远,地方上的官儿本来就比京里的官儿更难管,要不然怎么专有一群人求外放,你看箬安里谁敢骂我,到了边陲小城,我就成‘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最新章节阅读,

吃人妖怪’了。”

沈润哧地笑了:“‘妖怪’倒不至于,妖怪没你好看。”

晨光笑了一声,她坐在椅子上,望着屏风上忽明忽暗的影子,指节屈起,轻扣扶手,道:

“那个莫姑娘,我明明听她叫县令‘爹’,海神镇的县令不是姓朱么,他们怎么不是一个姓氏?”

沈润愣了一下:“入赘的,随母姓?要不就是收养的。”

“我看莫姑娘刚才在街上的样子,他们这家人在镇上口碑不错。”

沈润蹙眉道:“听当地人的意思,朱县令将海神镇治理得很好,海神镇的百姓似乎很拥戴他。”

德高望重的“土皇帝”可比明着欺压百姓的坏官更不好处置。

“郑家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忽然问。

晨光歪着头,思索了片刻,似笑非笑地道:“听说有不少小的商族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入狱,若是集中重审,即使不将他们的家产发还,免去罪刑他们也会对新朝廷感恩戴德,还可以趁此机会惩治几个苍丘的地方官,不杀几个让他们知道知道,他们还真以为我会顾虑他们圈地造反。”

沈润无语,她对搞银子这件事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不发还家产,但是免去了罪刑,又将过错全部推给制造冤案的地方官,一番操作下去,那些蒙冤入狱的百姓的确会对新朝廷感恩戴德,认为是地方官府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甚至还会对新朝廷的廉洁产生期待,只不过这一切存在她的刻意推动,多少有些阴损。

“郑家欲联合其他大的商族上书,想要修改现有的《商法》,消除官府对商家的限制,再建立苍丘商会。大商族和小商户不一样,苍丘的商族和雁云的商族也不一样,雁云商族当年是除了凤冥国再无立足之地,苍丘商族却不是,若不谨慎处理,他们私下搅乱行市,或与赤阳国勾结,都是有可能的。还有雁云国,你把雁云国还给端木冽,端木冽那个人,他是没找到机会,你坑了他那么多次,让他抓了机会,他绝对会找你报复。”沈润拿起水瓢舀水,往肩头上泼。

“《商法》是他们一直遵守着的《商法》,并没有改变,他们这个时候提出想要修改,不就是想趁国家更替之际威胁我么,我若答应,他们必得寸进尺。”

“我不是要你答应他们,有些事不必答应,但也不必铁口钢牙地拒绝,一直拖下去,缓和了事态,缓和了矛盾,达成了和平。”沈润笑着说。

晨光眉一挑,哼道:“我知道,你常干的嘛,可我讨厌这种磨磨唧唧的解决办法,从前七国的时候,我给多少人赔过笑脸装孙子,现在还要我顾虑区区战败国的商族,我呸!我不会杀鸡取卵的前提是鸡要听话,鸡若不听话,别说下金蛋,就是下金山,它也该死!”

“现在的确和从前有所不同,从前你是凤主,想杀就杀,现在你坐了帝位,就该少造杀孽,有民才有君,你把民都杀光了,你去做谁的君?你不要刁民,可以,但你不要忘了,有些时候,刁民并非一开始就是刁民,也可能被逼成了刁民,若存在将良民逼成刁民的环境,人人都可能成为刁民。”沈润语重心长地说。

“你觉得我不知道这些?”晨光冷声问。

“我知道你知道。”沈润噙着笑道,“我只是白提醒你一句。”他从浴桶里站起来,擦干身上的水,穿好衣服。

晨光盯着他映在屏风上的影子,哼了一声。

“你腰可好些了?”沈润系着衣带,突然问。

晨光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没有回答。

“要是还不好,找个郎中看看吧?”沈润提议。

“用不着。”晨光懒洋洋地歪在椅子上,慢吞吞地拒绝了。

这一夜晨光睡得不太踏实,醒了几次,沈润问过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就又睡下了,直到天亮之后,她又一次醒来,这一回觉得身下有些奇怪,蹙着眉坐起身,顺手往床上摸了摸,心里一惊,蓦地掀开被子,只见雪白的被褥上湿红一片。

她被惊得睡意全无。

沈润被她掀开被子的大动作惊醒,跟着坐起来,狐疑地问:“怎么了?”顺着她惊愕的目光望去,他也被惊住了。

喜欢荣凰请大家收藏:

郑蓝萱目露吃惊,又皱了皱眉。

晨光想,看来到海神镇来游玩的人并不知道此地发生过游人失踪的事件。

“海神祭都有什么好玩的?”她问。

“我也是第一次来,不过我在蓉城听人说,有祭龙王、赛龙舟、放海灯,还有戏班子,还有采珠女,会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当着客人的面下水采珠,一两银子十个珠蚌,现场开蚌,若能开出一颗拇指盖那么大的海珍珠,可比淡水里的珍珠值钱多了。”

“蓉城?”晨光微怔。

“我和哥哥在蓉城时碰见了一个兜售地图的少年,他说山海镇马上就要举办海神祭了,特别热闹,不容错过,他说得天花乱坠,我有点想来,就和哥哥来了。”

晨光沉默了一会儿,问:“那地图,你们花了多少银子?”

郑蓝萱一愣,不解其意,回答:“五百文。”

她话音刚一落下,饭桌下,晨光一脚跺在沈润的脚上。

沈润:“……”他端起酒杯,啜了一口。

“那小子嘴巴厉害得很,开始要一两银子,说什么出自名家,绘图精美,可以留作纪念收藏,我差点被他骗了,后来给了他五百文,他也卖了。”郑蓝萱有些得意地说。

在晨光看来,五百文也贵了。

黄昏时分,郑吉结了饭钱,四人往海神客栈走。

沈润和郑吉走在前面,晨光和郑蓝萱走在后面,郑蓝萱开朗活泼,三两句话就和晨光成了朋友。

“我和哥哥这一回说是探亲,其实是家里面被丰城的官府逼得实在没有法子,想通过姑丈往箬安搭一搭关系。仗是打完了,地方却成了烂摊子,重振需要银子,官老爷们日子过得不舒坦也要银子,衙门缺银子周转,就把主意打到了商户头上,商户们俨然成了待宰的肥羊,每天都有小商贾被安上各种罪名入狱流放,我们郑家和丰城的官府还有些交情,每日被打秋风都苦不堪言,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郑蓝萱叹了口气。

“你姑丈可有法子?”

“其实哥哥说的联名上书组建商会是姑丈的主意,姑丈的意思由我们郑家牵头,他去联络其他商户,姑丈的一个妹夫是龙熙人,正在凤冥做官,任槐州知州。”

“既有了法子,你们怎么不急着回去?”

“蓉城的知府大人是我们丰城大老爷的门生,也不知是不是得了信儿,我和哥哥前脚刚到姑丈家里,后脚知府大人就来拜访了,大概是怕我们哪一天举家迁逃吧,我知道的就有好几家在战时逃到赤阳国去了。我和哥哥在这儿,一是想等姑丈的准信儿,二也是怕官府疑心,官府现在草木皆兵,一边给百姓安反贼的罪名,一边真怕百姓揭竿而起,知道我们是真探亲真游玩,丰城那边也能放心了。”

“官府缺银子,其实就是朝廷缺银子,联名上书意义不大,若是以为人多势众新朝廷就会对这些商族有所顾忌,太天真了,凤冥帝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郑蓝萱闻言,脸色泛白,她顿下脚步,望向晨光,抿了抿唇,说:“不是威胁,只是望新帝能够爱惜百姓,既然凤冥国占领了苍丘国,往后苍丘的土地便是凤冥国的国土,苍丘的百姓便是凤冥帝的子民,苍丘的商族愿为新帝效力,新帝也应将苍丘人与其他的凤冥百姓一视同仁,商族的繁荣是国力的象征,新帝贤明,断不会杀鸡取卵。”

“贤明?”晨光笑了出来,这个词可和她不搭配。

“姐姐为何发笑?”郑蓝萱一脸严肃地问。

“凤冥帝可是出了名的暴君,你竟然说‘贤明’。”

“曾经打赢了南越、北越和龙熙,如今又顺利攻下苍丘国的女帝,能将蛮荒之国治理成为现在的凤冥国的女帝,不可能是一位肤浅的‘暴君’。”

“郑姑娘,你是苍丘人,你真的甘心归顺占领了你家园的敌国?”

“战败了,若还想活着,就得接受。对百姓来说,能够做到让人饿了时有饭吃、病了时有药医、出去做工能够养活自己的皇帝就是好皇帝,至于这个皇帝是苍丘人还是凤冥人,久了,就没那么重要了。”

晨光不语。

走在前面的沈润垂眸,陷入了沉默,郑吉疑惑,连唤了他两声:

“陈兄,陈兄,想什么呢?”

“郑姑娘是你的亲妹子?”沈润问。

“陈兄你什么意思?她当然是我亲妹子,她在我们家大排行第九,我只有她这一个妹子。”

“你们郑家可决定了家主的继承人选?”

“虽没决定,不过这人选十成十是我大哥,怎么了?”

沈润没答,却在心里想,你大哥的新家主之位怕是要保不住了。

就在这时,前方,一个拄着拐正常走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最新章节阅读,

路的老妪突然摔倒,引起了路人的惊慌,一名绿衫少女从旁边的点心铺冲出来,抢先一步扶起地上的老妪。老妪站稳之后先道了谢,在看清绿衫少女的脸时,惊讶地笑了起来:

“这不是莫大姐儿么?”

“杨婆婆,你又头晕了?”莫大姑娘关切地问。

杨婆婆不在意地摆摆手:“老毛病了,不碍事,人老了!多谢大姐儿!”

莫大姑娘笑着摇摇头,丫鬟将杨婆婆的拐杖捡起来递给她,莫大姑娘顺手拿过丫鬟手里的点心,塞进杨婆婆手里:

“婆婆,把这个拿回去吃,我听我娘说,头晕时吃甜的能缓解。”

杨婆婆慌忙推辞,莫大姑娘则一定要她拿着,就有路人劝杨婆婆:

“老婆子你就拿着吧,谁不知道莫大人家的姐儿最是心善,这是大姑娘的一片心,你就别推辞了。”

杨婆婆不好意思地接了,又道了一回谢,莫大姑娘目送她走远,回过头,沈润正打算和晨光绕过去,只觉得前方突然目光灼灼,伴随着一声惊喜的娇语:

“公子!”

沈润只当她是在叫别人,目不斜视,极快地往前走,哪知道莫大姑娘却没有看出他的意图,双眼亮晶晶的,开心地迎上来,拦住沈润的去路,笑着唤道:

“公子!”

沈润哑然,无语。

莫大姑娘见他神情冷漠,有些慌乱,热情被冲淡,亦觉得委屈,双眼眨了眨,轻声问:

“公子可还记得奴家?”

喜欢荣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