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家狗五年了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打着护国讨逆,救驾锄奸旗号的大军,就这样迅速完成对舰队的占领,而岸边的那青袍官也只能悲愤的咒骂着。

至于李首辅……

他在舰队没有开火后就毫不犹豫的跑了。

大势已去,不跑难道等着被挂树杈吗?再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这个前台能解决的,接下来需要的是赶紧返回福建,然后召集议事会的耆老们,商议下一步的对策,实际上他们还没输,毕竟这些刁民不可能真就去澎湖,张敬泉的这些船去了等于自杀。

俞咨皋的四艘横海船和数十艘斗舰在那里看着,就这些破烂去了只能送死。

那是海上。

那可不是刁民们能用数量优势解决的。

然而……

“战舰,我们要更多战舰!”

傅宗龙抓着张敬泉衣服吼道。

救驾行动由他全权负责,毕竟刘世赏和马鸣銮都一把年纪,而且接下来还得面对广东士绅的反扑,至于卢龙云也必须留下,刘世赏也没准备真和广东士绅拼命,所以可以通过卢龙云劝降他们。说到底大家都是一个阶级,虽然因为对皇帝的问题上立场不同而斗争,但终究不能赶尽杀绝,再说通过这件事,刘世赏二人也发现刁民的问题的确很严重。

利用刁民归利用刁民,但如果清理了广东士绅,他们也就没办法控制刁民了。

所以傅宗龙和熊廷弼统帅迎驾军……

当然迎驾军并不是那些青壮,他们也不可能划着龙舟去澎湖,他们的任务就是冲击水师,以快打乱,趁着局势混乱,水师仓促间也不可能知道太多,直接以无数民船利用珠江顺流优势完成占领。

行动很成功。

虽然主要是因为这些战舰上都带着陆勇。

广州府本地招募的陆勇,和城内青壮都少不了亲戚朋友,后者喊一嗓子他们就知道帮谁。

水兵是福建人。

哪有广府人帮着福建人对付广府人的?

但是……

这还不够啊!

就这些斗舰和武装商船也不可能打得过俞咨皋的横海船啊!

“副使,您就是杀了小的,小的也就是这些船了,水师就留守十二艘最小的斗舰,南洋公司如今是贸易季,商船在送完御营后不少被御营扣下,就算回来的也都去南洋了。”

张敬泉说道。

傅宗龙现在身份是迎驾副使。

正使熊廷弼。

可怜的老熊现在被当驴使,不把他累死誓不罢休。

至于张敬泉说的也是实话,南洋公司的武装商船在运输御营后,多数都被御营扣下,毕竟后者也不傻,明明是要回广东,却把他们运到大湾,这时候那里被闽粤民间称为大湾,这事情明显不对,当然不能放商船走。直到陈策被拉拢过来后才陆续得以离开,但也只是部分,还有部分依然被那些军官扣住,回来的当然赶紧去做生意了。

他现在这三十艘已经是所有能调集的。

就这还引起各处掌柜和船长们的不满,毕竟这耽误了他们赚钱。

“那就杀了你!”

被抬上船的熊廷弼虚弱的说道。

说完还一副眼看就咽气的架势,在那里喘息着。

“快,参汤!”

傅宗龙喊道。

一个跟着的赶紧上前,从保温的壶里倒出参汤,给熊正使灌参汤吊着命。

张敬泉颇为惊叹的看着这一幕……

“有船,有船,我知道哪里有船!”

他灵机乍现般说道。

“哪里有船?”

傅宗龙拿枪指着他喝道。

“濠镜还有十艘蕃舶,他们刚刚从果阿过来,准备今年的贸易,他们都是带着大炮的,而且体型巨大,都有三四层甲板,最大甚至超过横海船,虽说炮没法比,都是九斤小炮,但咱们可以从佛山调用重炮,濠镜也有炮厂,都能直接装到船上。”

我跟我家狗五年了

他说道。

“去濠镜,征用!”

补了血的熊廷弼挥手说道。

“正使,他们未必肯答应。”

张敬泉说道。

“他们不答应就去死,征用他们的船救驾,是他们天大的福报,一群蛮夷能有这机会,祖坟都冒青烟了,于奇,告诉将士们,兵发濠镜,我记得香山那边也有皇庄吧?”

傅宗龙说道。

“有,陛下上次在香山抄了好几家。”

于奇说道。

他和刘新还有剩下那些情报员,因为在这场救驾行动中的突出表现,已经成了广州义民首领。

虽然他们并不是广州人。

但是……

这更好!

“那就行了,调集香山的皇庄青壮,给他们分发铳炮,濠镜的蕃商敢不同意就统统斩首,!”

傅宗龙满意的说道。

旁边张敬泉露出同样的笑容……

第二天。

澳门。

“不,我绝不会把船给他们的!”

葡萄牙船队指挥官莫尔看着他面前传令的太监,愤怒的挥舞手臂吼叫着。

他其实还是葡萄牙的澳门总督……

当然,这个职务属于他们内部的,需要对大明方面保密的,这里仍然在大明的实际控制下,光衙门就好几个,性质相当于过去的蕃坊,而葡萄牙人由澳门议事会推选的检察长管理,他的身份是大明朝廷任命的夷目。但根据葡萄牙方面的规定,贸易季节率领舰队到达的舰队指挥官,自动担任驻留地总督,但返航后他就没有这个身份了。

所以按照葡萄牙方面的规矩,目前莫尔就是澳门总督。

虽然大明

我跟我家狗五年了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根本不知道,当然也不会承认。

至于澳门的葡萄牙人……

“莫尔兵头,您最好理智一些,别忘了这里他们才是说了算的。”

检察长鄙视的说道。

好吧,澳门的葡萄牙人也不承认,他们将其蔑称为兵头,只不过过去是私下里用这样的称呼。

“检察长阁下,请注意你的立场。”

莫尔愤怒的说道。

“我的立场很正确,我是大明皇帝封的夷目,管理这里的葡萄牙人,现在皇帝陛下遇到危险,作为皇帝陛下的臣民,我当然要去救援,至于阁下,请阁下不要因为你的愚蠢,害死这里所有的人。”

检察长鄙视的说道。

然后其他本地葡萄牙人纷纷声讨莫尔。

“你们,你们这群叛国者!”

莫尔愤怒的说道。

“我们背叛谁,腓力三世?我们是葡萄牙人,为什么要忠于西班牙国王?”

检察长笑着说道。

话说这时候西班牙国王统治葡萄牙,作为葡萄牙人的确很难说喜欢他们的国王。

“你们哪来这么多废话,立刻卸下所有货物,以备迎驾使征用。”

太监不耐烦的说道。

此刻的他坐在太师椅上,后面还打着伞,颇有几分厂公架势。

他是这里的税监。

万历改革后原本的守澳官撤销,然后正式设立澳门巡检司,军政一把抓,但税收由澳门税监太监负责,所以事实上这个太监才是说了算的,他是刚刚得到广州送来的命令,要他扣押这里所有船只,卸下货物以备迎驾使征用。检察长或者说夷目很清楚,他们在这里没有反抗的资格,但刚刚从果阿过来的莫尔并不知道这里的局势。

“老祖宗,您不用跟这些蛮夷废话,直接让小的们登船就行。”

旁边巡检卑躬屈膝的说道。

在他们前方的码头上,一艘艘巨型商船停泊……

葡萄牙和西班牙在东亚贸易的商船不同于荷兰,荷兰人更多是使用中小型但速度快的快船,然后运输到巴达维亚,装上大型的归国船,而葡萄牙人这时候全是大型商船,甚至不乏载重千吨以上的。

西班牙人也差不多。

甚至更大。

不过这时候大明到马尼拉的短途商业已经被南洋公司控制。

西班牙船已经不来广东,他们都是在马尼拉从南洋公司拿货,然后直接走黑潮北上,再去琉球或倭国和江浙海商贸易,最终一直到仙台,再走黑潮航线返回阿塔普尔科。

他们事实上退出了直接贸易。

目前直接和大明贸易的欧洲国家就是葡萄牙,荷兰人也不是直接贸易,他们在北大年,巴达维亚和南洋公司贸易,虽然他们其实也想直接北上,但这时候直接北上也没用,因为到广东还是要和南洋公司贸易,除非继续北上,那里的江浙商人很欢迎他们。

但是……

南洋公司会把他们击沉在海峡的。

“赶紧的,一会迎驾使就到了!”

太监喝道。

“快,兄弟们,上船把他们都赶下来!”

巡检对着身后的士兵喊道。

那些士兵立刻冲向这些商船。

“拦住他们,起锚!”

莫尔吼道。

他们的船上货物主要是棉花,不过棉花倒是不值钱,真正重要的是还有三百万比索的白银。

大家都是明白人。

上了船能给他们剩下多少就只好看对方节操了。

“别听他的!”

检察长喊道。

商船甲板上水手懵逼的看着他们,不过那些冲向自己的士兵意味着什么,他们还是很清楚的。

一个水手立刻支起手中斑鸠铳,紧接着他扣动扳机。

枪声瞬间震撼了码头。

“夷人造反啦,兄弟们抄家伙啊!”

下一刻是明显带着喜悦的吼声。

旁边南洋公司看热闹的老海盗们欢呼着拔出刀枪蜂拥而来,明显都对这一刻期待已久……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珠江上。

南洋公司驻澳门总管张敬泉看着远处的海鳌塔。

他就是水师留守的实际指挥官,虽然他并不是水师的,但因为俞咨皋和李旦的联盟,这时候水师和南洋公司实际上早就成了利益共同体。

南洋公司的这些大佬们,随时可以调动水师甚至指挥战舰作战。

毕竟在海上很多事情都不可能等朝廷命令,而南洋公司背后就是朝廷,南洋公司的意志,就是朝廷大佬们的意志。

内阁首辅,吏部尚书,户部尚书等等,统统都是公司股东,甚至包括皇帝陛下都是公司第一大股东,虽然这个第一大股东其实并没什么用,毕竟其他股东绝大多数都是福建世家大族,另外还有一部分广东的。这种情况下南洋公司要做什么就肯定会得到朝廷支持,而朝廷支持的方式就是派出水师,所以对于水师来说何必那么麻烦。

直接听南洋公司的就行。

这时候的南洋公司也已经很有东印度公司的模样。

总号设在泉州,不过那只是个开会的地方,真正有权力的是各地的掌柜们。

这些掌柜不仅仅在大明,大明以外也有的是,比如马尼拉,北大年,会安统统都设有掌柜。

而广东就五个掌柜。

潮州,澳门,广州,另外还有琼州和廉州。

但这些掌柜之上还有个总管负责整个区域的贸易,比如澳门总管就实际上主管整个广东业务。

这些总管,掌柜,全都是福建人。

尤其是总管,全都是漳泉系的,实际上也是原本各地的海商首领。

比如张敬泉这个澳门总管,之前其实就是在倭国长崎的,但现在北方贸易被江浙海商抢占,倭国的闽南海商都混不下去只能回来。

而他和欧华宇是结拜兄弟,后者是李旦的副手,而李旦以大总管统领整个南洋公司,他本人对公司议事会负责,公司议事会在泉州,由这些大股东派人在那里坐镇,重大事务他们商议。只要议事会做出决定,那么这个公司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对南洋藩国发动战争,因为李旦还是南洋宣慰使,而且以后南洋公司大总管都会兼着朝廷的南洋宣慰使。

可以在南洋发动战争,可以在南洋开矿,可以贩奴,而南洋藩国必须给他们贸易特权。

总之越来越像东印度公司。

相当霸道。

实际上这一切也不是这几年建立的,李旦就是把原本的闽南海商整合起来而已。

他利用朝廷的授权和武力支持,将从闽粤到南洋的所有主要海商,全部纳入到南洋公司,然后给这些海商首领封掌柜或总管。

比如巴达维亚的黄鸣岗,北大年的李锦……

这个是荷兰人的好朋友,原本历史上就是他和另外几个闽南海商,引荷兰人占据澎湖,意图借助荷兰人获得贸易上的优势,被南居益武力驱逐后,荷兰人又转而占据某岛。

不过这个公司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商号,更像是一个联盟而已,也不存在内部的财务审计,甚至没有真正的财务制度,各地掌柜总管都是利用这个身份自己做生意,但无论他们怎么做生意,都必须服从总号划分的区域,也必须接受货源范围,不能越过总号拿货,不能越过总号销售……

当然,他们本来也无法越过。

毕竟这时候的东方海上贸易,其实都是以大明为核心的。

总号控制大明就行,想从别的地方拿货也没有,这样总号就可以收到足够的利润分给股东。

如果违抗总号……

那就等着总号去灭门吧。

但作为对等的好处,总号也会为他们提供保护,保护他们在南洋爱干啥干啥。

哪怕他们去把人家的国王灭门,总号也会给他们兜着,需要的时候总号会调动其他各处武装商船去帮忙,甚至必要时候连水师都会调动,这一点通过上次对马尼拉的联合征讨,已经在南洋建立起威严。

当然,总号是闽粤的世家大族控制的。

毕竟这些世家大族才是真正控制两省工商业的。

这些掌柜总管在海外爱怎么横行,都是建立在贸易主导权的基础上,而贸易主导权说白了就是从大明的进货权还有在大明的销售权,但这两条都是在这些世家大族控制下,他们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这些世家大族伸向海外的手。其实过去也是这样的,李旦在马尼拉说了算是靠什么,还不是泉州李家这个庞大的宗族,只不过过去没有整合起来而已。

现在整合起来了。

所以在对付皇帝这件事上,南洋公司也只能充当打手。我跟我家狗五年了

毕竟他们后面真正的主子就是这些世家大族。

“总管,岸上有人喊咱们!”

头顶桅杆上观察的水兵喊道。

张敬泉迅速将目光转向他所指,然后举起望远镜……

“快,是李阁老!”

他说道。

“不对,李阁老像是在提醒咱们!”

他身旁的舰长举着望远镜说道。

这个称呼还是红巾军最早使用,不过目前各方都这样学。

张敬泉举着望远镜看着岸上骑着马的李廷机,后者在数百名商团护卫下,而且里面还有好几个红袍青袍,虽然距离远看不清模样,但这副架势一看就明白是在跑路,而李阁老的手在指向西边,似乎在提醒他上游有什么事。

他疑惑的将望远镜转向上游。

“哪来这么多船?”

观察哨惊叫着。

而就在同时,其他战舰上同样的惊叫声响起。

他这次总共带着十二艘斗舰,这是水师留守的,另外还有三十艘满载着士兵的武装商船,这些是他在澳门征用的,实际上此前他就坐镇虎门,虽然没想过会出这种事情,但特殊时期他还是要在虎门坐镇。毕竟要确保水师不会出问题,尤其是那些底层水兵,不会出现倒戈的,水师基本上都知道这件事,那些水兵虽然都是福建人,但是……

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啊!

更何况虎门的要塞守卫也就是那些陆勇还是广东人。

而此刻这些战舰上水兵们,乘坐战舰的陆勇全跑出来,包括后面的武装商船上,很快甲板上就全是人。

他们都在用惊愕的目光看着上游。

在上游的珠江上,伴随着逐渐清晰的鼓声,一艘五彩斑斓的龙舟最先出现在他们的视野。

而龙舟上鼓手奋力敲击着大鼓。

隆隆鼓声中顺流直下的龙舟恍如飞行般平滑的迎头而来。

所有桨手奋力划桨。

在这艘龙舟后面,是更多的龙舟,它们恍如龙舟竞赛般,在宽阔的珠江上顺流直下,而在龙舟后面紧接着出现的是更多民船,使用风帆的海船,近海贸易的蜈蚣船,浅水的平底乌艚。甚至很快就连那些民间的小舢板,渡船,渔船,最夸张的是还有濠畔街的画舫,总之所有乱七八糟,一切能够漂浮的载人船只全都出现在他们前方。

以这些龙舟为前锋,它们在珠江上组成了仿佛遮蔽一切的浮动陆地,然后直接撞向了他们。

“靠岸,快靠岸,他们疯了吗?”

舰长惊叫着。

他的斗舰其实就是护卫舰级别,虽然不怕这些乱七八糟,但问题是也不能就这么撞上啊。

“开炮,快开炮!”

岸边一个很微弱的声音传来。

舰长愕然看着那里,一名青袍官正在用闽南话喊着。

张敬泉也看着那里。

这时候那些龙舟已经到了,在龙舟前方赫然是一面大旗,旗帜上是用毛笔匆忙写出的护国讨逆,迎驾锄奸。

他瞬间清醒。

“开炮,拦住他们!”

他毫不犹豫的喊道。

但那些士兵面面相觑……

“总管,这都是本地百姓,咱们开炮以后就没法在这里待了。”

舰长小心翼翼的说道。

张敬泉也犹豫了。

“总管,咱们终究是要做生意的,不能干这种事,那些大老爷们怎么着是他们的事,咱们就是个奉命行事,可奉命行事也得有个度,咱们都是海上谋生,真要是做这种丧良心的事,以后妈祖也不保佑了。”

舰长低声说道。

而就在同时,最先到达的龙舟直接靠上了旁边的一艘斗舰,那上面的青壮纷纷扔出钩子,开始向上攀爬,几个福建水兵还想拿枪吓唬,但就在同时一名青壮用粤语喊了一声。甲板上还不知所措的一个陆勇立刻骂了一句,紧接着举枪推开那些福建水兵,那名青壮随即爬上甲板,后面更多青壮爬上,那些陆勇也纷纷举枪威胁那些水兵。

后者本来也没准备真动手,一看这样也骂骂咧咧的退到,一旁任由那些青壮登船。

而此时那些民船蜂拥而至,瞬间遮蔽了这些战舰周围水面,还有更多顺流直下冲向后面战舰和武装商船,那些青壮仿佛指环王里的亡灵军团般,一个个蜂拥而上占据这些战舰和商船。

包括张敬泉的这艘。

岸边那青袍官还在催促他们开火。

张敬泉看了看他,再看看无一开火的手下,终究还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而就在同时,几个青壮也爬上了甲板……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