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烂桃花六字咒/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沃森城很大,可银狼的速度也是极快的,没过多久我们就来到了城主府的门口。

我们一路上的声势很大,本来我以为这里会有很多妖兽在等着我们,甚至是阻拦我们。

可我们过来的时候,四周看热闹的人很多,可城主府中却没有任何的护卫。

或者说,那些护卫知道尘谣要来,已经全部跑掉了。

城主府的大门也是开着的,银狼驮着我们直接穿过大门来了一个巨大的院落之中。

在院落的尽头的阁楼前,站着一个兽面人身的男人,他的实力在四重神格,他的头顶还有两个类似山羊的犄角。

看到我们过来后,他就缓缓说了一句:“新夜城那边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我们选的兽潮时机有些不对,没想到碰到静神的人在新夜城。”

尘谣看着那人问了一句:“我想知道,你和祐颉策划这次兽潮,到底想在新夜城找什么东西,说实话,我已经把新夜城结结实实探查了几遍,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可以让你们为之疯狂的。”

那人缓缓说了一句:“您都没有发现吗?”

尘谣点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不仅是我,古兽神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所以他才毫不犹豫地杀了祐颉,你最好能给我一个答案,否则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羊角兽面的城主微微一笑说:“您这话说的,好像我告诉您答案,您就可以不杀我似的,您身上的杀气可是没有半点遮掩的样子。”

尘谣也是笑了笑说:“你还能笑得出来,说明你已经有死的觉悟了!”

说话的时候,尘谣周身一股很危险,但是我的意识又感知不到的超强黑暗元心的力量就开始聚集。

那股力量可以看到,但是感知不到,这就让人很奇怪。

大部分的力量,都是看不到,但是靠着意识能够感觉到,可尘谣展示出来的这股力量却恰好相反。

看着那股力量,我在心中也是反复琢磨,很快,我便在意识中觉醒了对这种力量的控制方法。

也知道了这种方法的好处。

眼所能及的范围,肯定不如意识所及的范围大,这力量用作远距离攻击最好,在人能够看到的时候,就基本已经丧失了躲避的机会。

当然尘谣这种级别的强者,已经和羊角兽面城主面对面了,那用什么神通都是一样的。

我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段记忆却是苏醒了过来。

在记忆力,我站在一片草原上,一脸稚嫩容颜的尘谣抬头看了看我说:“你说,我将来要是做了静神的主神,你的父母是不是就同意咱们的婚事了?”

我看着尘谣说:“你的实力还不够。”

尘谣问我:“那你教我一些本事啊,让我变得更厉害啊。”

我道:“你是静神,还需要我教啊。”

尘谣嘟着嘴说:“你父亲是永恒神、无限神这两个最强神的大护卫,号称超越九神的强者,而你是你们家族天资最好的人,你能没有东西教我吗?”

我便说:“那我就教你一招,同级别针锋相对的时候,只要是面对面,那就百分之百可以让对方中招的神通。”

尘谣一脸兴奋问:“什么神通?”

我缓缓说出了一个名字:“光逝。”

记忆到这里又停了下来。

可现实中的尘谣却缓缓抬起了手说:“我看你好像不准备告诉我,那我就送你一记光逝吧!”

说话的时候,尘谣右手出现一个极其明亮的光球。

看着那光球,再看着尘谣的背影,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很快山羊兽面的城主就说了一句:“反正都要死了,那这个秘密我还是告诉你们吧,我和祐斩烂桃花六字咒颉要找的东西便是当初被那位大人斩杀在新夜城的几个九重神格古妖兽的内丹。”

“祐颉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他说,他亲眼看到几颗九重神格的古妖兽内丹,被埋在了新夜城之下。”

“祐颉隐藏实力,心甘情愿去做九角场的主人,就是为了留在新夜城,为了找风暴中的铠甲,以及新夜城隐匿的超强内丹。”

听到山羊兽面城主这么说,我的记忆再次苏醒,这次我的记忆是在战场上,不过已经是到了这场战争的末了,大部分的人都死了,整个战场一片狼藉。

我一手提着长剑,身上的铠甲早就不知去向。

同时我也是一身的血,左手缓缓抬起,在我的掌心漂浮着几颗九重神格的妖兽内丹。

不过我并没有吃下去,而是看了看自己身下的地面。

因为这次战争,新夜城只剩下了原本的十分之一,而吾神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会死掉。

于是我分离出身体中一部分的真谛力量,制造了禁地风暴。

将吾神的存放了起来,我清楚的记得,我是没有给吾神上任何镣铐的。

而我这一次回来见到吾神身上有镣铐,说明那镣铐是后来有人给他们带上的。

因为真谛规则的存在,没人能够杀死九子,所以只能将他们控制起来。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狱嗟和吾神身上都有镣铐了。

回到眼前的回忆中,我在制造了禁地风暴之后,又将几颗九重神格强度的妖兽内丹灌入了面前的大地上。

[标

斩烂桃花六字咒/

签:p标签]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停止仅剩下的十分之一的新夜城继续崩塌。

那几颗妖兽内丹,不是被我藏起来,而是被我融合到了新夜城中,没有那几颗内丹,这新夜城,早就不复存在了。

我的记忆这次没有停止,还在跳跃着继续。

做完这一切后,我便带着残余的大军撤退到了神星城,在神星城,我完成了自己在黑暗元心变革的最后一战。

属于原来那个我的时代,就此落幕。

记忆到了这里才结束,而尘谣那边手中的光球已经消失,等光球再出现时,已经在羊角兽面城主的胸膛出现了。

那城主的身体,连同他的内丹一并消失了。

见状,从记忆中醒过来的我就叹息道:“我的内丹!”

尘谣说:“如果他什么都不肯说,内丹我留给你,可是他告诉了我这些秘密,那就不会让他的内丹变成食物,而且你想着升星,已经不能单纯地依靠内丹了,你需要的是黑水晶。”

我点了点头。

尘谣继续说:“你记忆苏醒太快了!”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去妖域,还要带上李十六?

我心里疑惑,便问了一句:“是去新夜城的妖域吗?”

尘谣摇了摇头说:“不是,是妖族领域。”

我惊诧道:“你该不会要带我直接去古兽神的兽神城吧?”

尘谣说:“现在带你去,不是让你送死吗,放心吧,不是去那里,而是带你去另一个地方,这次兽潮的起点。”

我有些不放心说:“那徐铉、王俊辉怎么办?”

尘谣就说:“放心好了,我找人给了他们足够的黑暗元心力量,他们可以安心的修行,等你们回来的时候,他们的修行会迈向一个新台阶的。”

“另外祁彦也会照顾他们的。”

我疑惑道:“祁彦?”

尘谣说:“是的,祁彦心中对静神的感情有些复杂,虽然他看似对静神失望,可因为他先祖的原因,对静神的安排,他还是会去执行的。”

神星城、黑白城,再到现在的新夜城,这些个城主,学武堂的堂主里面,这个祁彦是我目前见过最值得培养的一个,那个煌橙也不错,可以被古兽神给带走了。

我点了点头。

同时心里也在想,尘谣说的培养祁彦要做什么。

接下里,尘谣也没有给我细问机会,就让我起来去找李十六。

我体内的力量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可自由活动,以及大分部的神通都可以自由运用了。

李十六听我说,尘谣要带着我们去妖域,也是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则是说了一句:“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接下来我们先出了新夜城,然后就看到银狼在等我们,我们便坐到了银狼的后背上,被银狼驮着向着妖族领域的深处飞去。

一边走,尘谣就对我们说:“祐颉虽然是四重半神格的力量,可独自策划一场兽潮,特别是惊动了古兽神规模的兽潮,对他来说,也是有些勉强的,所以在妖族领域肯定还有一个和祐颉合作的人。”

“而那个人,就是将你真谛之门中那白蛇送到九角场的人。”

“古兽神救走了煌橙,杀了祐颉,他的那一半的任务完成了,剩下这一半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我问:“是谁给你们的任务。”

尘谣说:“没人给我们的任务,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任务。”

妖族领域和人族领域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都是无尽的黑暗,充斥着强悍的黑暗元心力量。

要说不同,也有一些不同。

在妖族领域中,巨大的城市很少,但是妖兽丛生的星域却有很多,那些星域都是一颗又一颗的小星球,在那些小星球中,生活着很多的妖兽,他们有一个固定的头领领导,其他的妖兽基本没有什么组织。

而且在那些星域中,会有很多的宇宙果实、宇宙种子。

大部分都是纯天然的。

不需要妖兽播种管理,那些宇宙果实的长势也不错,甚至比人族专门种的还要好。

也正是那些自然生长的宇宙果实,养活了一个星域的妖兽。

我们当初去神星城的时候,我还在人族这样的星域捕捉过妖兽,打猎过内丹。

这次飞过那些星域的时候,尘谣就问我,要不要再搞几颗内丹。

我摇了摇头说:“还是算了。”

对黑暗元心越发了解,我也是越发的不想再直接以妖兽的内丹为食物。

当然一些罪大恶极的妖兽,我要是吃了他们,也就吃了。

尘谣对我说:“这些星域丛林里面的妖兽,就是之前袭击新夜城兽潮的一部分,而将他们组织到一起的,就是前面那座城市的城主。”

顺着尘谣指的方向看去,我只看到一片茫茫的黑暗,并没有看到什么城市,我的心境之力也没有探查到什么。

我们一行走了四天,我们终于看到尘谣所述的那座妖兽的城市。

这座城市里面,几乎没有人类,就算偶尔有人类,也是妖兽的玩物。

这就好像黑白城的妖兽,只是黑白城主养的玩物。

我作为人类过来,自然是引起那些妖兽的注意。

这座妖兽城市名叫沃森城,城里的妖兽整体实力和新夜城的基本差不多。

不过这个星球城市,要比新夜城更大斩烂桃花六字咒

在这里妖兽很少幻化人形,基本都是以兽的形态活动,但是也有一部分妖族幻化为了人类,不过他们会把自己的脑袋,或者手脚保留兽形态。

银狼驮着我们来到沃森城的城门口,几个妖兽立刻过来拦截我们。

银狼的气势很足,让他们上前看了看,就又主动地退了回去。

而拦住我们的,只是几头牛妖。

当那些牛妖发现我和尘谣,以及李十六从银狼的后背上站起来的时候,其中一头直接恭敬地低下头。

它也是认识静神的,便直接开口说了一句:“见过大人。”

尘谣“嗯”了一声说:“让开,我要进城。”

尘谣没有隐藏身份,也没有隐藏实力的意思,直接带着我们强行往城里走。

那些护卫自然也不敢拦着。

我们一路在街上,来往的妖兽也是纷纷驻足观看。

在看到尘谣后,他们也是缓缓低下头。

我就小声说了一句:“没想到静神的名号在妖首领御也这么好用。”

尘谣就说:“九大古神是整个黑暗元心的神,可不是某一片地狱的神,就算我们不是信仰之神,可我们还是要被全黑暗元心的人和妖兽去尊敬的。”

尘谣一边走,就一边布置了一层巨大的结界,这结界直接把整个沃森城给笼罩了起来。

不等我去问,尘谣就说:“为了防止那个城主出逃,杀了他,这次新夜城的兽潮才算是终了,当然,说不定我们从他的身上还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消息。”

我问什么消息。

尘谣就说:“白蛇变革,为什么在这里差一点成功了。”

这的确也是我想知道的。

同时我也说了一句:“那城主什么实力,要是杀的话,内丹给我留着,别像古兽神杀祐颉似的,别说内丹了,

斩烂桃花六字咒/

一根毛都没有留下来。”

尘谣“哈哈”一笑说:“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内丹,也罢,我给你留着。”

我们说话没有刻意的隐藏,街道上的人听到了。

在知道我们是冲着沃森城的城主内丹来的,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似的张着大嘴!

而我们则继续向城主府前进!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