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野ひかり苍月女战士 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夫君,我们去何处?”离了二贤庄后,单小妹抱着儿子,牵着单英,有些茫然的看着吕布。

“太行山。”吕布并未犹豫,他们这般拖家带口的,要远逃肯定不行,太行山地形复杂,正适合避祸,同时观天下局势谋。

就杨广这般闹法,天下大乱也不远了。

单雄信去山东,雄阔海、齐国远、李如珪都跟着去了,但太行山里的山贼对吕布可是不陌生,山寨的骨干不少还在吕布面前听过训示,如今见到吕布携家带口而来,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将众人收进来。

这次吕布是仓促离开,留在潞州的不少产业一时间也没办法带回来,二贤庄在潞州经营多年,就算田地没法带走,但积累的财富可不能留下。

安置好家眷后,吕布便带人下山,趁着官府没有再做出反应之前,吕布将能转走的家财尽数转走,转不走的则由明转暗,留在山下打探消息。

“奉先,究竟发生了何事?”一切处置完后,吕古终于忍不住,拉着吕布询问道。

他甚至到现在都不太明白为何要突然跑来山寨里,只是他习惯了儿子安排,所以并未询问,来到这边后,又见吕布忙前忙后,也不好多问,此时见吕布闲下来,终于忍不住问道。

“二哥那边造反了,多半是真的,外面局势如何,暂且不知,但潞州是不能待了。”吕布说的很平淡,好像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小事一般。

“造……造反?”吕古有些呆,他自问也算见过世面之人了,这辈子起起伏伏,经历的风浪较之常人而言,已不算小,但造反这种事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嗯。”吕布点点头。

吕古有些不知所措的抓住儿子的衣袖:“奉先,你说若我等自守,会否……”

“满门抄斩。”吕布的话直接绝了父亲这个心思,这条路不管是主动走上还是被动走上去,那都是一条不归路。

吕古不说话了,默默地坐在一旁的青石上,长吁短叹,一会儿看了看吕布,跟着又叹起气来。

吕布也没说话,只是坐在一边陪着,他现在也有些闹心,本以为这一世是盛世,能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谁知道还是遇到了这种情况,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卷进来。

“奉先……”吕古终究还是忍不住,看向吕布道:“我父子难到就这般躲藏一辈子?”

“不会。”吕布摇了摇头:“杨广做的事情太多,天下已有分崩之相,隋朝灭亡已成定局。”

言下之意便是他们不可能东躲西藏一辈子。

吕古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身在潞州,为何他一点都感受不到吕布说的情况:“我儿莫要以此安慰为父。”

吕布摇了摇头道:“非是安慰,杨广自断根基,如今天下看似安稳,然根基已失,不用几年,大乱必起。”

吕古看着儿子,感觉有些陌生,也不知道他这话是安慰自己还是真的水野ひかり苍月女战士,但事到如今,也没其他事可做了,叹了口气道:“为父能做些什么?”

不做点儿什么,总觉得有些慌。

吕布想了想,看着吕古道:“父亲不如去管山寨吧。”

吕古:“?”

专业是不是差太远了?

“放心,不难,孩儿教父亲。”吕布看着吕古的眼神,笑了笑道。

不……不难吗?

吕古将信将疑,吕布似乎也没做过山寨寨主,但看上去,好像一来就控制住了局面,这么说来……好像确实不难。

习惯了被儿子安排的吕古最终点点头,在吕布的指点下,开始整治山寨,以前吕布没想过要落草为寇,所以对于山寨也只是给点建议,并未真的管过,如今既然已经落草了,那自然得有一支自己的力量在,吕布自己又不想被琐事所累,既然如此,让父亲去处理便是。

在吕布的指点下,吕古渐渐发现……这哪里是不难呐,怎么服人、怎么用人,如何维持秩序,怎么赏罚……吕古从未感觉过自己头有这般大过。

“奉先,为父不行,还是你来吧。”吕古看着吕布,近乎央求的说道。

吕布叹了口气,想了想道:“父亲不懂这些,只是未能掌握方法,这治理一寨就如同配药,这药物配伍也讲究君臣佐使,父亲只需……”

药方中,有主药、佐药,其实以这个道理来讲管理,也是有相通之处的,吕布数世治世经验,今世医术已然冠绝天下,将两者结合起来讲,初时还觉有些别扭,但到后来,不但他讲的越来越顺,父亲听的也越来越入迷。

这般一边说,一边学,不到月余时间,吕古竟真的将这山寨打理的井井有条,身上气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只是不时发号施令时,偶尔蹦出当归、黄芪之类的名词搞的一群山贼土匪一脸茫然。

期间单雄信派人回来过一次,得知这边情况后,邀他们去瓦岗共事。

“父亲觉得如何?”这次吕布没有自己做主,而是看向吕古问道。

“瓦岗距此不远,要去倒是不难,但此时瓦岗初立,朝廷连翻征讨,此时若去,便如外邪入侵……咳,为父是说,瓦岗毕竟非是二庄主一人说了算,我等过去,恐遭人不满,当然,此时若是过去,若能起到作用,也可作为一剂良药,解瓦岗之危,同时也能减少瓦岗本体对我等的排斥。”吕古经过吕布那么一番前无古人的指点,看问题总喜欢代入到药理之中来,说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吕布听懂了。

去和不去,怎么去,优缺点都有了,但没有决断,不过已经很难得了,吕古已经到了一道通万道的地步。

“既如此,便去吧,正好听说那杨林在瓦岗寨摆下了什么长蛇阵,去开开眼界也好。”吕布笑道。

父子俩定了章程,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便好办了,举寨集结,携家带口扮作商队,化整为零分作十几路抵达瓦岗寨附近而后集结。

其时杨林正摆下大阵与瓦岗群雄大战,吕布没有立刻动兵,而是立于山头,观望敌人阵势变化。

大汉对于军阵的运用其时很少用这么复杂的,除非是关中那种不事生产,专门训练的军队,否则大多数军队很难做到复杂的变阵,但如今却是不同了,将士的待遇提高了,但相应的,对士兵的要求也高,越是复杂的军阵,一但真能动开,威力自然也大,尤其是对瓦岗寨这种刚刚兴起不久的势力,若不能找到破绽破阵,出城作战跟找死无异。

吕布等到晚上,又看了杨林布营,同样谨慎,此人用兵,堪称攻守兼备,不愧靠山之名。

吕古见吕布观望一日一夜,看着吕布问道:“奉先,可有破法?我看这靠山王非寻常将领可比,不如我等先退去如何?”

“退去便不必了。”吕布摇了摇头:“这些时日做的炸药取来,今夜我等便破这靠山王大营!”

他这边满打满算也不过千人,正面进攻或是

水野ひかり苍月女战士 全文|

奇袭都很难破掉那长蛇阵,吕布昨日看的分明,这长蛇阵变化之灵活、迅捷,不是一群乌合之众能够轻易破掉的,就算他能看到破绽所在也不行,得有足够力气。

破阵不成,那就只能破营了,吕布这段时间在山寨里做了不少炸药,本是准备应对官府围剿的,如今既然决定来瓦岗,那便先解瓦岗之围吧。

当夜,吕布亲自带人携了炸药攻营。

杨林的人在吕布入营之前已经察觉到这支人马,但没办法,吕布这边用的是炸药,冲进营中别的不干,就是将带来的炸药全部扔掉。

一时间,整个大营四处爆炸,哪怕是杨林也没面对过这种场面,营中战马受惊四处乱窜,营帐被点着,更重要的是,大军在连续不断的轰炸下,炸营了。

这对任何一个将领来说都是灾难,杨林也只能无奈退走,这仗他败的有些莫名其妙,直到败走时,都不知道敌人用的是什么手段。

另一边,瓦岗寨里,一众将领还在为破阵的事烦忧,突然听到城外隐隐传来雷霆般的声响,还以为是打雷了,但很快有人来报,杨林大营大乱,已经开始退兵了。

“发生了何事?”众人不明所以。

“是恩公!”倒是雄阔海最先反应过来,一脸兴奋的道:“这是恩公的手段,是恩公来了!”

单雄信也反应过来,大喜起身,是啊,这天下有这种手段的,只有吕布了。

“什……什么呀?你这大老粗,倒是说明白些。”程咬金拉住便往外走的雄阔海道。

“可还记得当年上元夜宇文成都是被谁败的?”雄阔海傲然道:“便是我恩公。”

“哦,这个我听过,是个人物。”宇文成都为数不多的败绩,程咬金自然也听过,当下点点头道:“人呢?”

“我去接应!”单雄信提槊便往城下走。

“我也去!”雄阔海喜滋滋的扛着自己的熟铜棍,吕布来了这边,大家又能聚在一起了~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尔等何人?可知此处是何地?”单全已经让人安排夫人以及单英从密道逃走,自己带了家丁迎上来。

“搜!”李世民单臂一挥,那些自太原来的将士可不认二贤庄的威名,二贤庄的庄客想要阻拦,立刻便被围杀。

单全见此大怒:“二贤庄乃忠良之后,你们凭什么这般做!?”

“忠良?”李世民看向单全:“忠良会擅闯唐国公府杀人!?”

单全面色微变,随即摇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很快便会懂!”李世民看着一群彪悍的二贤庄庄客还在阻拦,冷哼一声到:“奉陛下旨意,二贤庄庄主单雄信于山东犯上作乱,杀官造反,其罪当诛,诸位最好莫要多事,以免牵累家人。”

此言一出,能够明显感觉到不少庄客抵抗弱了。

“报~”

不一会儿,有人上来,对着李世民一礼道:“发现一条密道,该是新挖掘不久。”

李世民看了看众人,又看向单全道:“看来早有准备。”

虽是如此,却并未派人追赶,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单全皱眉看着李世民,不知对方究竟何意,但没多久,他知道了,一支人马押着单雄信妻女及单雄忠遗孀进来,单全面色不由大变。

却是李世民来二贤庄前,看过周围地形,派出几支人马在四周警戒,不想果然抓住了想要从地道逃往吕庄的一众单家家眷。

“轰轰轰~”

李世民还想说什么,院外突然响起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李世民连忙来到二贤庄门口,正看到自己带来的数百人马脚下突然炸开,队伍被炸的七零八落,有的更是身子直接被炸开,残肢断臂乱飞。

而且,这爆炸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李世民来到门口后,爆照从远到近,从左往右,足足炸了近一刻钟方才停下来,他留在庄外堵门的人,就算活着,也没一个身体健全的。

李世民目光一凝,眼前的一幕与当年唐国公府被炸的一幕何其相似?

烟尘弥漫中,吕布带着单小妹缓步走出,径直来到院门前,打量了李世民一眼道:“自己走,还是我送你。”

“当年便是你炸的国公府?”李世民看着吕布,目光一冷道。

“不管是李渊当年与单家祖上的恩怨,还是射杀单雄忠大哥,这个结果都对得起他了,怎的,唐国公的命是命,我等的命便是贱命一条?”吕布看着李世民问道。

唐国公和江湖草莽的命,真能一样?

李世民很想这么问一句,但他没有开口,对方的答案早在五年前已经给了,对方显然并未在意过对方出身,只看恩仇,对于这种人,说什么都是假的。

“那你可想过今日?”李世民拔剑指向吕布。

单小妹持枪立于吕布身前,怒视李世民。

“轰~”

却听院中又是一声炸响,李世民连忙退后两步,回头看时,正看到自己在院中的将士被炸死几个,有人趁机想要上前救人,却被李元霸一锤一个尽数锤死。

“好大的力气!”吕布看着李元霸,目光一亮,那双铁锤显然不是齐国远那种冒牌货,一个至少也有七八百斤,但这么重的东西,在李元霸手中,竟然好似没有分量一般,这得多少力气?

吕布可以确定便是现实中的自己也舞不动这么重的锤子,项羽恐怕也不行,此人力气之大,实乃生平仅见。

难道这天赋之中,还有在霸王之力以上的天赋?

水野ひかり苍月女战士 全文|

吕布看着李元霸,这样的人,身体是如何构造才能让这般单薄的身躯中拥有这般恐怖的力量。

李世民看吕布目光一眨不眨的盯向李元霸,心中一动,宝剑突然刺向吕布。

吕布微微晃了晃,便轻易避开对方的宝剑,李世民还想再砍,单小妹已经一枪刺出,挡下李世民的宝剑。

“休要伤我二哥!”那边李元霸看到李世民这边跟人打起来了,顿时大怒,踏步间便要冲过来。

吕布见此,突然朝他丢出一枚炸药。

“元霸快闪开!”李世民心知这东西厉害,连忙喝道。

只可惜,哪里来得及,李元水野ひかり苍月女战士霸下意识的举锤一挡。

“轰~”

剧烈的爆炸声中,李元霸忍不住退出两步,黑烟散去,李元霸整个人有些懵,但除了身上被炸黑之外,竟无丝毫伤势!

要知道,当初宇文成都穿着满身铠甲都被炸的吐血,李元霸身上无甲,伤势却只是锤子被炸的往回磕在脑门儿上,出现一点淤青。

吕布看着李元霸的目光更加亮了。

此人体魄,分明已经超出自己所知极限了。

“这是什么东西,好疼!”李元霸看着吕布,又看了看跟小妹打在一处的李世民,茫然道。

吕布没有回答,接二连三的炸药投向李元霸。

李元霸是不聪明,但也知道趋利避害,不敢硬接,连忙躲避。

然而,这些炸药都是受到剧烈撞击就会炸的,吕布平日都不敢多做,只是这几日知道可能有危险才做出来的,这些炸药落地便炸,李元霸左挡右挡,狼狈不堪,单家家眷早被单全趁机带着人救出,躲到一边,院子里只有李元霸被火药炸的左支右绌,溅起来的碎石打在身上,衣服破裂,生疼。

大概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憋的这般郁闷,李元霸怒吼一声,不顾一切的一锤迎向吕布丢来的炸药。

“轰~”

又是一声猛烈巨响,李元霸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目发红的看着吕布,一只锤子已经被震丢,另一只锤却是脱手朝着吕布丢来。

吕布一下子扔出七八只炸药同时后退。

“轰轰轰轰~”

千钧之势终究抵不住爆炸的冲击力,不但锤子被炸飞,吕布和李世民、单小妹也被气浪推出了门外。

单小妹也顾不得再斗李世民,上前扶住吕布,李世民一个咕噜爬起来,也顾不上这边,看向李元霸的方向,院子里,传来李元霸的痛哭声,却是腿被炸回来的锤子给砸断了。

吕布身上炸药用尽,让单小妹从密道进去将众人接出来,他却是重新来到门口,看着痛哭的李元霸笑道:“少年,可愿跟我?”

李元霸茫然的看向吕布,多少带着些畏惧,本能的觉的这人能够驾驭雷霆,定然是神仙中人,闻言摇了摇头道:“你是坏人,元霸不跟你走!”

吕布:“……”

炸傻了?

不像,这孩子看起来脑子不太灵光。

“我帮你治伤,这天下若论医术,无人比我强。”吕布看着李元霸,微笑道。

“阁下若敢将有杀父之仇之人带在身边,我便让元霸随你!”李世民看了看元霸的断腿,知道吕布若再用那爆竹来炸他们,他们兄弟今日必死无疑,心念电转间,看着吕布冷哼道。

“李渊之子?”吕布诧异的看向李元霸,李世民虽然断了一臂,但翩翩公子气度还在,自能让人信服,但李元霸就……

“正是,阁下若敢留,我便让元霸留下。”李世民看着吕布。

吕布是什么人,李世民这般一说,便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到这一刻,吕布突然察觉到,这李世民也是个人物,当断则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目光落在李元霸身上,此人眼中虽有畏惧,但更多的却是对李世民的依恋,就他那力气,自己现在没了炸药,还真杀不了他二人。

心念电转间,吕布摇头道:“不必了,当日我曾与李渊说过,他这一死,只要李家不再追究此事,两家恩怨便算了结,不过李渊大概是没给你们托梦,今日便再说一遍,我放你兄弟离开,两家恩怨,自此了结如何?”

李世民惊疑不定的看着吕布,第一个反应便是对方已经没了炸药,所以才出此言,不过自己猜测是否属实,他不敢赌。

或许此人就如大多数江湖人一般,做事讲究原则,再或者心有几分愧疚。

总之,李世民带着几分狐疑,缓缓地扶着李元霸起身,而后看着吕布。

吕布让开正门,李世民小心翼翼的扶着李元霸一瘸一拐的出的门来,见吕布果然没有为难他们兄弟,残存的太原将士稀稀拉拉的出来。

李世民突然看向吕布问道:“阁下身上,恐怕已经没了那能致人死地的爆竹了吧?”

“是啊。”吕布微笑着点点头,看着李世民道。

看着吕布那笑容,李世民心念电转,却终究不敢相试,双方便在这复杂莫名的心思重,擦身而过,然后各自远离。

“夫君,可有伤到?”单小妹见这些人真走了,这才来到吕布身边,担心的看着吕布。

“不碍事。”吕布摇了摇头,有些小伤,但问题不大,随即道:“速速回吕庄,准备撤走吧。”

经此一事,二贤庄和吕庄都不能留了,他们必须离开,这次是李世民的出其不意,那下一次可能就是朝廷的大军围剿了。

炸药这东西不好保存,吕布这里存货几乎都用在二贤庄了,再来一次,他们可没什么手段自保,必须尽快离开才行……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