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放生泥鳅果报大: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只是,黄霸天怎么和薛丽搞到了一起?

薛丽不是陈威的女朋友么?

不止龙傲阳万分不解,便是刘雯雯的世界观也崩塌了。

唯独薛丽一脸镇定的解释道:“雯雯,我已经和陈威分手了,以后我就是黄先生的女朋友了。”

说着,薛丽还特意挽住了黄霸天的胳膊,一副恩爱模样。

结果,黄霸天却是一把甩开了薛丽的手,冷声道:“别胡说,我们就是玩玩而已,谁要和你谈恋爱啊,你想什么呢?”

“啊!?可我们都已经发生过关系了啊?你怎么可以提上裤子不认账呢?人家的贞洁都给你了啊?”

薛丽懵了,她原以为黄霸天喜欢她,可现在,这家伙却是说玩玩?

黄霸天内心一阵不爽,虽然他是富二代不假,但他可不是傻子。

薛丽这种女人一看就是拜金女,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

之前可以出卖陈威,以后同样可以出卖他。

他又岂会喜欢薛丽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想着,黄霸天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张支票,拿出笔唰唰的写了几个0,“这是一百万,你的贞洁损失费,拿上滚蛋,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啊?你觉得我是喜欢钱的女人么?我是真心喜欢你,才和你睡觉的,可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拿钱羞辱我?”

薛丽气急败坏,她要的可不是一百万,而是黄家的所有。

“三个数,赶紧滚,不然一百万都没有!”

“你个小骚狐狸,以为老子的感情是那么好骗的么?如果不是为了教训那个陈威,老子会看上你这种货色?赶紧滚吧,别挑战我的耐心。”

黄霸天很强势的吼道。

薛丽气的直掉眼泪,她算是看出来了,黄霸天和陈威一样,只是把她当棋子而已。

无奈之下,薛丽只能气呼呼的拿着一百万支票灰溜溜的走掉了。

龙傲阳与刘雯雯亲眼看到这一幕,都不知道该说黄霸天点什么好。

不过龙傲阳倒是看明白了,黄霸天这家伙不傻,为了教训陈威,还把人家女朋友给睡了。

而且,薛丽竟然还是第一次。

如此一来,陈威这次被黄霸天伤的不轻啊!

“大哥,你也看见了,我就是教训教训这对狗男女而已,没办法,为了替你出气,我只能出卖我的肉体。”

黄霸天义正言辞道。

龙傲阳却是冷笑连连,这货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心眼都让他长了。

“对了,与楚江流的比武明天就要开始了,你小子好好准备准备。”

龙傲阳不忘提醒道。

此话一出,黄霸天顿时懵了,苦着脸道:“大哥,我准备啥啊?不应该是你准备才对么?我哪有和楚江流对抗的实力啊?”

“哼,你现在不是江都武林的大红人么?你不是吹得挺厉害么?怎么现在又怂了呢?”

龙傲阳冷哼道。

“大哥,我那还不是靠您么?没有您,我黄霸天是个啥啊?您就别逗我了。”

黄霸天一阵心虚,担心龙傲阳这次不肯帮她。

“你知道就好,行了,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正常去参赛就行。”

龙傲阳懒得和黄霸天废话,交代完便带着刘雯雯去楼下餐厅吃饭了。

彼时,整个西虹县都沸腾了。

燕都楚家的楚江流带着楚天豪等人已经抵达了西虹县。

而明天,便是楚江流与黄霸天的巅峰对决。

一时间,天南海北的武林人士纷纷赶赴西虹县,想要目睹这场盛世一战。

而黄霸天的人气已经达到了顶峰,很多人都坚信黄霸天可以打败楚江流。

但楚江流的呼声也很高,毕竟楚江流的实力很神秘,再加上又是燕都第一剑楚天豪的父亲。

所以在众人看来,楚江流的实力定然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

与楚江流一起来的还有楚凝柔。

楚凝柔面容很憔悴,人也消瘦了许多。

她默默的跟着父亲身后,内心却是五味杂陈。

之所以跟着一起来,就是她想最后再看一眼龙傲阳。

因为这场比武过后,百花谷的少主就会亲自登门迎亲,将她接走。

而那时,她这一生都不会再与龙傲阳见面。

每每想到这些,楚凝柔内心就是一阵绞痛。

她不想连累龙傲阳,她不想让龙傲阳得罪百花谷。

只可惜,楚凝柔还是小瞧了龙傲阳的实力,孰不知,区区一个百花谷,在龙傲阳眼里,狗屁都不是。

黄昏降临,夕阳播洒在波光粼粼的西子湖上,倒映出世间最美的景色。

西子湖,作为本次比武的场地,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这些人都提前来目睹楚江流的英姿的。

楚江流抵达了西子湖,陈一鸿作为东道主,亲自派人在西子湖畔摆了一桌晚宴,并邀请了黄霸天与龙傲阳一同出席。

龙傲阳与黄霸天抵达的时候,餐桌上已经坐满了人。

楚江流一家子都在,还有陈一鸿父子俩以及江都武道联盟的几位高管。

当看到龙傲阳出现了,楚凝柔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丝丝涟漪,她盼望了许久,终于是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儿。

可楚凝柔却没法和龙傲阳打招呼,因为楚江流一直在默默的盯着她。

龙傲阳也注意到了楚凝柔,看到女人这段时间消瘦了许多,不由的有些心疼。

他不知道楚凝柔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但他很清楚,楚凝柔一定有难以言表的苦衷。

“黄先生、龙傲阳,您二位来了,就快请坐吧,大家都等您二位呢。”

陈一鸿急忙招呼着龙傲阳与黄霸天入座,又特意给龙傲阳和黄霸天倒上了一杯美酒。

不过,在给黄霸天倒酒的时候,陈一鸿却悄悄的在酒里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这一幕,却恰好被龙傲阳捕捉在了眼里,顿时想到了陈一鸿可能在酒里下毒了。

也难怪,黄霸天把人家未来儿媳妇都给霸占了,这换做是谁,也要报复的。

只可惜,黄霸天并没有察觉,由于有些口渴,端起酒杯就要喝。

“等等,人家楚前辈还没发话呢

为什么放生泥鳅果报大:

,你就先别动杯了。”

龙傲阳拦住了黄霸天。

黄霸天识趣的点点头,只好放下酒杯。

而这时,楚江流才开口道:“好,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我便讲两句。”

“首先,这位黄先生打败了犬子楚天豪,作为当父亲的,我定然要为我儿子讨个公道,当然,这不是报复,而是单纯的想要领教一下黄先生的本事。”

楚江流客套的说着,旋即又将目光放在了龙傲阳身上。

“当然了,我也听说这位龙先生是黄先生的大哥,也知道龙先生与我女儿认识,但老朽今天把话放这儿,我女儿不是你可以招惹的,以后和我女儿保持点距离,不要引火烧身。”

话到最后,楚江流的言语中已经充满了浓浓的威胁,竟是当众众人的面,狠为什么放生泥鳅果报大狠的将手中的酒杯攥成了粉末。

这一举动,便是陈一鸿父子俩也微微一怔,震惊楚江流恐怖实力同时,也没想到龙傲阳与楚家还有这样的恩怨。

不过这样也好,楚江流如此一来,便不会对黄霸天手下留情。

“楚前辈言重了,我与楚小姐只是普通朋友,不过呢,我这人不喜欢被威胁,即便你是长辈,也不行!”

龙傲阳冷冷的说着,同样拿起了酒杯,但却没有捏碎,而是眼睛一眨,酒杯砰的一声炸的粉碎。

喜欢开局灭战神请大家收藏:

龙傲阳哪里知道冷情一路跟着来到了西虹县。

他趴在按摩床上,感受着女人生疏的按摩手法,愈发觉得为什么放生泥鳅果报大有些不太对劲。

按理说,就算是新来的按摩师也要事先进行专业培训才能给客人按摩吧?

可给他按摩这位女技师,分明一点按摩功底也没有啊。

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龙傲阳猛然转过了身。

此刻的冷情正在专心给龙傲阳按摩,而龙傲阳的猛然转身,顿时把她吓得花容失色。

“你……”

一时间,冷情有些不知所措。

而龙傲阳,也在这一刻认出了冷情,顿时无奈道:“我说冷情大小姐,你怎么和你妹妹冷凝一样呢?干嘛总阴魂不散的缠着我?”

“而且,你化妆成按摩师也就罢了,但咱能不能专业一点,你按的什么玩意啊?”

龙傲阳有些哭笑不得。

也难为冷情了,好歹也是炎龙的编内人员,现在为了讨好他,竟是做起了按摩的勾当。

“你,你别说了,总之,我是不会离开你的,除非你答应我协助炎龙剿灭百花谷!”

冷情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想到组织交代给她的任务,她还是不肯罢休。

龙傲阳被冷情一番话逗笑,略带几分玩味道:“女人,你觉得你这样可以威胁到我?”

“威胁不到,不过我知道你妹妹就在隔壁房间,如果她听到她的姐夫和一个女的按摩师在干些让人脸红的事情,你觉得那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冷情很认真的凝视着龙傲阳,俏脸隐隐有些涨红。

“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傲阳不太理解冷情的意图。

结果下一秒,冷情就发出了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哎呀,你好坏啊,你弄疼人家了,轻一点好么?”

冷情发出嗲嗲的声音,就好似动情的小野猫。

便是定力强大的龙傲阳,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果不其然,正在隔壁房间做按摩的刘雯雯恰好听到了冷情发出的声音。

一时间,她有些发懵,因为隔壁房间的可是龙傲阳啊。

但现在,怎么还发出了这种动静。

难道姐夫他背着姐姐在……

刘雯雯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隔壁房间发生了什么,俏脸微微一红的同时,对龙傲阳突然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原来姐夫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姐夫也是一个有需求的男人。

可就在有需求,也不能和按摩师乱搞吧?

“哎呀,你真是个大坏蛋,人家都要被你弄死了。”

隔壁房间还在传来冷情诱人的声音。

刘雯雯听得俏脸发烫,甚至有种想要冲过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不过,刘雯雯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她很理解龙傲阳的行为。

毕竟,姐夫与姐姐好久没见了,饥渴难耐也很正常。

这是当着自己的面,这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另一边,龙傲阳静静的注视着自导自演的冷情,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好歹这也是炎龙的编内人员,现在为了请他出手,都开始不要脸了。

真有有意思了!

好,既然冷情想玩,那她倒要看看冷情还有什么更不要脸的招数。

结果,出乎龙傲阳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冷情就眼含泪花,一只手悄悄的摸上了肩头的肩带。

由于她穿的是按摩师的服装,所以这件衣服只需要解开肩带,便能轻松的脱下来。

于是乎,冷情竟是当着龙傲阳的面

为什么放生泥鳅果报大:

解开了肩带。

顿时,丝质的衣服从肩头脱落,露出了冷情如牛奶般雪白的肌肤。

这一刻,龙傲阳纵使定力再强大,也有些慌了,急忙制止道:“好了,不要再继续了,你现在马上出去,别逼我发火。”

冷情眼含泪花,一个劲的摇头:“你不答应,我就不出去,而且,我会喊人的。”

“好,你想喊随便喊,你不走我走。”

龙傲阳拿这个疯女人没办法,干脆起身夺门而出。

偏偏,龙傲阳刚出屋,就碰到了刚做完按摩的刘雯雯。

“啊!姐夫,你完事了啊?”

刘雯雯吓了一跳,看向龙傲阳的眼神一阵惊慌,俏脸也不自觉的羞红起来。

龙傲阳看出了刘雯雯可能是听到了什么,试探道:“雯雯,是不是我那屋动静大,吵到了你啊?”

“呃……其实也还好了,没有吵到我,就是姐夫,你如果真有那方面需求的话,不用在外面找的,我……我就可以帮你的。”

刘雯雯低着头,此话一出,俏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而龙傲阳,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

刘雯雯可以帮他?

这什么意思啊?

这小丫头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

龙傲阳一头黑线,突然觉得这些人都不正常了。

“雯雯,不要胡思乱想了,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还是回酒店吧,看看黄霸天那小子干什么呢?”

龙傲阳一阵无语,以前觉得黄霸天脑子就挺不正常的,现在看来,有些人还不如黄霸天呢。

结果,带着刘雯雯回到酒店,龙傲阳刚来到黄霸天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少儿不宜的声音。

这一刻,龙傲阳彻底崩溃了。

原以为就黄霸天还能正常一点,可现在,这屋子里在干些什么啊?

刘雯雯也听到了黄霸天房内传出不堪入耳的声音,俏脸顿时又是一红,娇声道:“哎呀,姐夫,你坏死了,你想让人家干什么,你就直说好了,干嘛非要欺负人家啊!”

刘雯雯误以为龙傲阳这是在暗示她,顿时一脸羞涩。

龙傲阳扶着脑袋,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气愤之下,砰砰敲响了黄霸天的房门,他要看看这家伙到底在干嘛?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房门才慢慢打开。

黄霸天裹着一个床单,看着门口出现的龙傲阳和刘雯雯,顿时有些尴尬道:“大哥,你找我有事啊?”

“我问你在什么呢?房间里还有谁?”

龙傲阳皱着眉头。

结果下一秒,房间内走出的女人却是让龙傲阳与刘雯雯都微微一惊。

只见,薛丽穿着黄霸天的衬衫走了过来,头发凌乱不堪,脖子上还有深深的吻痕,这分明就是刚做完坏事啊!

喜欢开局灭战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