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儿子说明你前世,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司明镜说:“不怪你,你先回位置上坐着,我这会儿没心情安慰你,别嚷嚷的让爸妈都知道,跟着一起担心。”

今天是公公婆婆嫁女儿的大喜日子,司明镜不想破坏他们的好心情。

漠银河也重重的看了夜深一眼,吓得夜深立刻闭上了嘴巴,自觉回到位置上坐着,继续见证亲姐的婚礼。

婚礼仪式已经举行得差不多了。

司明镜觉得遗憾,那些山盟海誓的浪漫瞬间,她和漠银河都没有赶上,看到夜思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朝她走来,她又莞尔一笑。

“明镜,你和大哥刚才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你们错过了我的仪式!”

夜思缘也觉得遗憾。

举行仪式的时候,她左找右找,都没有找到亲哥和嫂子。

漠银河站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不想看,故意不看的,嫁人有什么好看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夜思缘气得打落漠银河的手:“你别弄乱我的发型,收拾了很久的。”

夜思缘以为漠银河舍不得看她出嫁,她说:“离骚说了,等将来要随我回夜城住,他要做夜家的上门女婿,不过要过几年。你才是嫁出去的男人泼出去的水!”

漠银河伸手,捏夜思缘的脸:“没大没小!”

生儿子说明你前世,

司离骚早已得知小白和惊蛰失踪的消息,他也派人去找,同时对夜思缘压下了消息,一直到婚礼结束,宾客们都散场之后,司离骚才告知夜思缘。

“你说什么?”夜思缘吓得脸都白了!

“你大哥大嫂去找孩子,没有找到又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夜思缘此刻才知道,大哥大嫂坐在宴会厅里参加她的婚礼,心里是怎样的焦虑,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想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

司离骚又交代:“这件事,暂时不要让爸妈,还有爷爷奶奶知道,奶奶年纪大了,老年人最受不得刺激。”

司离骚说的是夜老夫人。

夜思缘点头,又催促司离骚:“你快去找孩子!”

“已经派了人去找!”只是,未必能够找到。

司离骚已经得知漠银河和薄冷的分析,这可能是曲流殇的还击!

曲流殇想要通过偷孩子这件事,震慑他和漠银河!

如果曲流殇真的掌握了任意门的科技,那是非常可怕的!

将来,他的部队可以来无影去无踪!

薄冷用几颗导弹震慑根达亚国,逼根达亚国割让城池,现在是曲流殇的还击,曲流殇从来不是软柿子,只是因为上有根达亚王,所以他隐藏实力!

现在曲流殇成为一国之主,他要做的就不隐藏实力,而是彰显实力!

当然,到目前为止,这只是他们的猜测而已!

无凭无据,他们也没办法打电话给曲流殇要人!

只是一个星期前,根达亚国媒体忽然爆出来,他们国家的科学家掌握了任意门的技术,媒体的报道并没有真凭实据,很多民众不相信,觉得媒体在吹嘘!

毕竟根达亚国的媒体,最喜欢捕风捉影,吹嘘他们国家的科技!

但是每次都被打脸!

但这一次,也许就是曲流殇故意放出的信号。

喜宴结束之后,司离骚顾不得洞房花烛夜,连夜与薄冷、漠银河、司明镜、夜深等人坐在一起开会商量,他们都对“任意门”既忌惮,又垂帘三尺!

夜思缘也坐在会议桌上,她说:“嫂子,你再给我泡那个药浴,我再弄一颗后悔药出来,让时光倒退,我一定看好孩子!”

夜思缘很自责,她觉得是她的婚礼让人有了可乘之机。

司明镜安慰她:“不关你的事,何况药浴是让你排毒,后悔药是身体自我清洁的产物,你身上无毒,产不出后悔药的。”

夜思缘使不上力,很郁闷,郁闷的几乎要哭了,心急如焚:“那现在怎么办?”

“等吧,会有人给我打电话的。”司明镜笃定的脸上,暗含愠怒。

她相信会有人打电话,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

司明镜找不到,便耐心的等待。

可是她足足等了一个星期,这期间漠银河、薄冷和司离骚都派出大量的人寻找两个孩子,始终一无所获。

他们在根达亚国的谍报人员,也没有在根达亚国寻到任何有关孩子的蛛丝马迹,夜念白和夜惊蛰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司明镜的耐心,彻底耗尽。

生儿子说明你前世

这一天中午,她心不在焉的吃午饭,窝火的声音:“肯定是曲流殇,他比我们有耐心!换做其他人若是绑架了孩子,不管是求财还是其他,早就按耐不住要打电话找我们提条件了,只有曲流殇会耐心的钓鱼,等着我们主动找上门!”

漠银河缄默不语,安静吃饭。

他不能给曲流殇打这个电话。

一旦他打电话,就说明他忌惮曲流殇的“任意门”!

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如果他足够强硬,就会像薄冷一样直接开着飞机去根达亚国上方的海面上,直接投放导弹,逼曲流殇交出人!

但他现在不敢这么做,因为他确实忌惮曲流殇的“任意门”,他失去了绝对的实力!

就像曾经去接席磊的时候,他们发现一个时空隧道,能够瞬间将人从A地去往B地,拥有“任意门”,曲流殇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部队开进他的大后方!

曲流殇忌惮他的导弹精准定位技术,他也忌惮曲流殇的“任意门”!

两方都有所忌惮,等于打了个平手!

不过,这不代表漠银河就会任人宰割!

漠银河已经在布局,他说:“别急,他会给我们打电话!”

司明镜听漠银河笃定的口气,她烦躁的心吹过一丝明朗的风,精神一震,问:“你做了什么?”

漠银河几天前就在布局,他静等消息,司明镜问他,他故意卖了个关子,不答,给她碗里夹菜,说:“我会让他自食恶果,明镜,我们吃饱喝足,等着曲流殇求上门,我漠银河的儿子不是那么好偷的,他会知道代价!”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司明镜的心猛地沉下来,她终于知道自己怎么被算计了,鞋盒子果然是烟雾弹,对方想要利用鞋盒子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其真实的目的是掳走小白!

薄冷站在旁边,看司明镜慌了手脚,脸色渐白,大掌扣住她的肩膀,压低的声音有着定海神针般的力量,说:“别慌,我派人去找,把孩子们都集中起来,看看还有没有少了谁。”

薄冷提醒的话,让失魂数秒的司明镜迅速冷静下来,她立刻给相关部门打电话,封锁帝都所有出入口,阻止任何船只离开帝都。

又打电话回白家,叫人查监控,看看小白最后出现的地方在哪里。

然后叫来宋元,把孩子们都聚集起来,看看还有没有少了谁?

忙完这一切,她才疾步走入宴会厅,去告诉漠银河这件事。

漠银河满身腥风血雨,与她一起疾步离开宴会厅,等着宋元把孩子们都召集过来,最后发现不但少了小白,还少了惊蛰!

两个孩子都不见了!

白家那边查了监控后反馈,接亲队伍离开的时候,孩子们确实都上了潜水艇,但是夜惊蛰和夜念白并没有上潜水艇,两个孩子早就不见了。

早到新郎官和伴郎们冲进新娘房的时候!

那时候大家一窝蜂冲进新娘房,拿到红包的孩子们便涌了出去。

[标签:p生儿子说明你前世标签]夜惊蛰和夜念白涌出去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两个孩子。

今天家里热闹,人多,少了两个孩子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只以为孩子们都跟随着接亲队伍上了潜水艇离开了。

漠银河的预感也很不好,他鲜少眉头紧蹙舒展不开,他今天失算了,失算的代价是丢了两个孩子,还是在白家丢的,所有监控都没有捕捉到两个孩子是怎么被偷走了,说不定人还在白家,只是被藏起来了!

漠银河说:“先回白家。”

司明镜点头:“嗯。”

两人乘坐潜水艇回白家,司明镜坐在监控室里自己查监控,漠银河带着人将整个白家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一无所获。

帝都已经全线封锁,薄冷亲自作证,派人一寸土地一寸土地的搜……

期间,薄冷给司明镜打视频通话:“监控查到何时离开的白家?”

司明镜坐在监控室里,后背发凉,她说:“我没有查到两个孩子离开白家的踪迹,所有监控画面都显示,两个孩子没有离开白家。”

司明镜眼睛都看酸了,始终没有找到两个孩子离开白家的任何一帧画面。

薄冷说:“别找了,既然孩子没有离开白家,漠银河将白家翻了个底朝天都找不到,那只有一个可能性。”

“什么?”司明镜心里的预感很糟糕,她觉得薄冷吐出的话只会给她带来更大的绝望。

果然,薄冷说:“我得到了一个不确切的消息,曲流殇名下的科研团队,近期研究出了一项突破性的技术,目前消息还没有得到百分之百的肯定。”

“什么不确切的消息?”司明镜冷着脸问。

“任意门!”

这三个字,不是薄冷说的,而是推门走进监控室的漠银河砸下的话。

漠银河迈着腥风血雨的步伐,走进监控室,脸色山雨欲来风满楼,他站在司明镜的身后,声音冷得仿佛啐了冰:“曲流殇名下的科研团队,极有可能掌握了任意门科技,可以让人空间穿梭!”

所以,小白和惊蛰极有可能是通过任意门,直接被人从白家带到了其他地方,以至于监控查不到两个孩子离开白家的蛛丝马迹。

漠银河和薄冷的想法一致,当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孩子后,想到了任意门。

漠银河看看时间说:“走,晚上的婚礼要错过了,我们先去参加思缘的婚礼,让其他人继续找。”

漠银河确定了心里的想法后,反而把心放宽了,他料想就算有人绑架了他的儿子,也不敢伤他儿子分毫,左右不过是想要拿儿子威胁他而已。

只要儿子没有生命危险,天就没塌下来。

漠银河揽了她的肩膀,结束了她与薄冷的视频通话。

司明镜心里担忧孩子,道:“你心宽!”

漠银河听出她语气里的怨气,他解释:“孩子们总是要经历事情的,早经历晚经历多一眼,就当这次是提前给他们上危机课了,我们呆在这里干着急实际没有用,不如去参加思缘的婚礼,转移一下紧绷的心情。”

司明镜知道,如果孩子真的被人通过任意门带走了,她此刻就是在这里急上天也没有用,逐点了头,与漠银河一起返回摄政王府。

她想,既然孩子被劫持了,劫持孩子的人总会给她打电话,她可以等。

回去的路上,坐在潜水艇里,她甚至打起了任意门的主意。

她说:“任意门的科技要偷过来,以后去哪里都不需要做潜水艇。”

司明镜想到的是交通的便利。

漠银河也眼馋,他阴沉着脸:“或许曲流殇就是想要通过这件事告诉我,他已经掌握了任意门的技术,他这是要震慑我!就算我的导弹能够精准定位他的帝都,他的任意门也能悄无声息的把部队送到我的老窝!”

漠银河想到的是军事上的震慑!

司明镜心里有担忧:“我们都在猜曲流殇。万一不是他……”

“就算不是他,目的没达成之前,孩子们暂时也不会有危险,别担心!”

司明镜明白这个道理,但没办法不担心。

漠银河也未必不担心,但他必须保持镇定!

两人回到摄政王府,赶上了晚上婚宴的尾巴。

温馨浪漫的宴会厅,宾客满座,司离骚和夜思缘正在交换戒指。

漠银河拉着司明镜坐下来,夜深立刻猫着过来询问情况。

小白和惊蛰失踪的事情,司明镜封锁了消息,没有告诉其他人,目前只有夜深知道,家里的其他长辈都不知道,所以夜家的长辈都开开心心的参加婚礼。

“哥,嫂子,小白找到了吗?”

漠银河道:“等婚礼结束后再说。”

夜深哪里等得及,他祈求的看着司明镜,司明镜摇摇头。

夜深狠狠的敲打自己的脑袋:“都怪我,自以为是,我上了别人的当,还以为自己聪明,发现了别人的阴谋诡计,自鸣得意!”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