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和做梦 学者: 亦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闭着眼睛,你也知道,出门左转走68步就是岔路口。

从岔口直走100米到知青店。有一排泡桐树,是当年知青叔叔阿姨种的。每棵树上的泡桐花都盛开着,美极了。

从岔路口向左走100米到窑厂。叫窑厂,没烧过窑。你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但你知道窑卫门的城垛下有很多烟头,有嘴的和没嘴的。你很贪婪,你永远不会留下一个。你拿着烟蒂喊,爷爷,爷爷。公公从门里出来,摸摸你的头,笑吟吟地说,满雅子好可爱,拿着烟蒂。他把烟蒂上的烟草摘下来,卷成小号,可以烧几天。你知道窑厂是大队部,你公公在里面工作。这个时候你不能打扰他。你真的很棒。和公公告别,然后转身离去。十步之后,你偷偷回头,公公给你留了一个亲切的背影。还可以看到,卫门中间有一颗大大的五角星,闪闪发光;两边城垛上,两边各有一个石火炬,仿佛是真的。红色的火焰高高升起。

太阳也很高,很刺眼。当你眯着眼睛时,你似乎听到了蝉鸣。再说,好像是大堤旁老樟树上的蝉。你跑,向前跑,跑过岔道,跑过栗树池塘。路过江公公家附近,江公公张开双臂挡住了你的去路。

江公公爱捉弄沙仔,抢沙仔的书包。睚眦子被抢后,朝他吐口水跺脚,但他没有生气。直到被骂得几乎泄气,他才把书包放在地上。江爸爸这次要捉弄你了。你假装害怕,回去,再回去。趁他走神,你把脚一甩,使劲跑,一头扎进了江条的怀里。江Xi护着你,骂蒋公:去死!几十岁,冒大风险,冒小风险!姜的岳父张大了嘴巴,笑了。坏死!

你在大堤上跑。大堤很长,很长,长到看不到尽头。但你看到了大堤外的老樟树,枝叶茂密,像一把大伞。还可以看到樟树下的食堂。那是沐妈单位的食堂,里面有酥藕片,凉薄荷糖,黑槟榔。槟榔20美分一颗,切好,分成两半,或者四等分,用酸橙盐水点燃,用决明子油点燃,丢进嘴里,微辣耐嚼。如果你口袋里没钱,你妈妈不会给你吃的。妈妈的同事苹果姐和兰姐颗粒,往你嘴里塞了点槟榔,跟你约好了:谁也不许说什么。

虽然你妈不会给你吃的,但是你要等你妈下班,因为你喜欢看你妈关摊。小卖部前墙上有个橱窗,有木槽和木板。白天营业时,木板就被拆掉了。下班后,妈妈从角落里拿了一块大约一米半宽的木板,推到左边。然后,把一块同样大小的木板拿了进来,按照之前的木板卡在槽里。一片,两片,三片……你数了数,你妈搬了十二块木板,就为了把窗户盖紧。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被藏在食堂里。晚上做梦的时候还会梦到那些槟榔和奶奶关窗。

有时候,你会梦到湘江铁路桥,就在小卖部的右手边,距离小卖部200米。一列火车从桥上缓缓驶过,慢到你可以看到窗外伸出来的面孔,生动或呆板。你怀疑火车是从一个古老的山林里来的,不然身体怎么这么绿?

有时,你会梦见湘江附近的凌洁梯田,它离左手边的小卖部有两百米远。台基日夜被河水击打,被冲刷破碎;基石上长满青苔,软软的,水波荡漾。你和你的小伙伴们,光着脚,站在基石上捞苔藓玩,或者从立足点的缝隙里挖螃蟹。我不小心被螃蟹夹了一下,你一觉醒来“呜”。

当你醒来时,你意识到你不能闭着眼睛走老路。你的脚步比以前大了很多。出门左转,不用走68步,就到了岔口。从岔路口直走100米,没有知青点,没有泡桐花。有一个化工厂,有两个粗大的烟囱,整天冒出浓烟,对应着天空中的烟雾;离岔口左面一百米,窑厂旧址就在那里,但你再也看不到你公公从里面出来,摸摸你的头说你真行;走到大堤上,大堤还是太长看不见,比以前宽多了,却再也看不到一棵枝叶繁茂的老樟树和一个温馨温馨的小卖部;铁路桥上的火车疾驰而过时,你只能看到火车像一根长长的红线,看不清窗外的人,不管是男是女。

你吁了口气,心想:这只是一个短暂的梦。你家门前的路怎么会突然变了?你庆幸:爸爸妈妈还在,家还在,回家的路还能模模糊糊的跟着。然而,当你沿着路回到你家门口的时候,你的母亲,她的太阳穴霜白了,清楚地告诉你,看所有的女孩。你,四十岁了,还叫满雅子,看着你妈妈的手指,在你的墙上画了一个红圈。圈子里面,有一个耀眼的字“disorder”。邻居家的墙上,画着同样的圆圈,写着同样的字;你住的整个村子都被画成了一个圆圈。在你心中停留了很久的城堡崩塌了。

只能回到梦里去找以前的天堂了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