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视频软件夜晚必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喏,这是你们这几天的工资,按道理是月初才支出的,但你们情况特殊,我先垫支给你们。”

说着,梁生拿出一个信封给纪晓舟。

纪晓舟推辞不受,说:“这段时间从你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优秀的品格,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钱就不收了。”

“拿着吧!不要客气。这里是香江,一分汗水一分收获,是你们应得的。”

梁生硬把钱塞给了纪晓舟。

纪晓舟无奈,只好把钱收下,然后他也留下自己在东湖丽苑的地址,请梁生有到内地就到他家做客。

梁生并不知道东湖丽苑有什么来头,如果他知道,一定就知道纪晓舟和花想容不是一般打零工的散客这么简单。

“好,如果有去内地,就去找你们玩。”

梁生接过地址,点头道。

回塑料厂宿舍后,纪晓舟打开梁生给的工资一看,也有一千元,是他和花想容的工资。

梁生给的很良心了,现在香江普能人一个月是3000到6000左右,白领能有上万元。

梁生算是蓝领里的金领了,上万是肯定有的,在厨房帮工的小弟一般也有5000元到6000元,所以他们帮忙五天,给了一千元,基本上就是帮厨足额的工钱了。

“梁生还真是实在。”纪晓舟感概,然后对花想容说,“咱们还有半天时间,你想想要怎么过?”

“还能怎么过?当然是去逛街,购物啦!”

花想容呵呵一乐。

在香江,如今还是有很多内地买不到的好东西,回去要买都买不到或者很难买到的那种。

出关和过关是同一个关口,因为经历过一次,纪晓舟便没有了第一次入关时疏离的感觉。

他本来就是一个聪明的人,但凡事情做过一遍就会很快熟悉起来,再次出关他很麻溜,大件的行李都是他来提,小件的才让花想容拿着。

也不是花想容不想帮忙,她想帮忙,但是纪晓舟不让。

看进出关的人们提的行李就挺有意思的,都是很大的包裹,但进关的一般都是家里的土特产各种,而出关的人们则带的都是内地买不到的香江日常用品。

有的能看得出来是瓶瓶罐罐的样子,这些瓶瓶罐罐应该就是奶粉、咖啡、花旗参之类的好东西。

能送这样的东西的都是至亲,不是父母就是兄弟姐妹,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些东西在香江这里不算贵,但在内地就属于高档货,有的现在内地市场根本没有,即便有,也是凭票供应,要拿侨汇券去换的。

所以一有机会回到内地,惦记着家里的亲人,大家都会尽量买一些这边平价,但是内地却视为奢侈品的“瓶瓶罐罐”带回家。

还有一些行李袋鼓鼓的,不小心碰及会发现是柔软的物体,应

小视频软件夜晚必备,

该是衣物。

这样的衣物一般也不会是新的,都是这边大人孩子穿过时的或者不想穿了的旧衣物,拿回内地给亲戚穿。

这时候香江的衣服时髦又好看,即便是旧的衣物,内地的亲戚也是趋之若鹜。

纪晓舟和花想容也买了一些,比如说花想容想要的咖啡、奶粉、红茶包、巧克力。

而纪晓舟则买了一些骆驼、万宝路这样的香烟,按规定,每个人只能够带一条,两个人可以带两条,一个人可以带两瓶洋酒,纪晓舟买了威士忌。

4瓶酒,两条烟,充分把额度都用上了,虽然可以多偷带一些,但是万一被海关查了,得不偿失。

奶粉没有限购,不像后世,购买洋奶粉的大军把香江这边的奶粉货架都买空了,他们只能出了限购令。

不过就算没有限购,他们也带不动太多,零零散散已经是两个超大的行李箱。

花想容又买了带4个轮子的超大行李袋,才把东西都赛下了。

至于衣物,两个人也各自置办了两套行头,纪晓舟是两套西装,花想容则买了几套衣物,总而言之也花了5000元左右。

这样的花销,如果放在老家,已经是够一家人开销两年了,纪晓舟和花想容还算是克制着买了。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东西没有买齐,比如说纪晓舟很小视频软件夜晚必备眼馋的漂亮戒指,都要上万元。

一想到花想容和自己结婚,他还没有赠送过定情信物给她,纪晓舟就觉得心里很愧疚。下一次来香江,他一定带够钱。

两个人提着行李过了关,虽然大包小包的,但是海关人员的检验也很克制,或许是见惯了这样大包小包提回家的旅客,按规矩检查完,就出关了。

出关后,二人只能够打的,不打的那么多东西要转几趟的班车,实在是很不方便。

乘着的士到了东湖丽苑,两个人把东西搬进家,花想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感慨地说:

“有自己的家真好。”

纪晓舟则赶紧把窗户阳台的门都打开,通风透气。

屋里因为封的严,所以开窗换了空气之后,屋里的沉闷被新鲜的空气驱除,感觉就像他们离开时那般清新爽利。

纪晓舟拿着手拭了一下桌子,没有灰尘,这才满意地坐下烧水,给花想容泡了一杯参茶。

花旗参也是在香江买的,这年头香江的补品很名目繁多,而且内地人吃着都挺有效果的,所以在内地市场愈发卖得好。

其实,这是因为内地人平时都没吃什么补品,一旦进补,效果就特别好。

不过花旗参能够滋阴养颜倒是真的,花想容端起杯子,闻着浓浓的参味,喝了一口,惬意地道:

“晓舟,咱们得装两台电话,一台装店里,一台装家里,不然实在不方便。”

纪晓舟想起他们给《明报》张记者报地址时,没有电话,只能够报住址,如果有电话,也许很快就能接到爆料人的电话了。

“好。”纪晓舟毫不犹豫地道,哪怕现在装一台电话要七八千元。

花想容又道:“等我把户口迁到大学后,你也把户口迁到这吧,以后要做什么事都比较方便了。”

买房子送一个蓝印户口,一家人都可以用,纪晓舟觉得可行,便点头应好。

休处了一会,花想容也来不及收拾买来的东西,对纪晓舟说:

“咱们下去看看面包房的装修做的怎么样了。”

纪晓舟也想看看装修的最新进展,便和花想容一起往屋外走去。

电梯里,纪晓舟有些愁眉不展,花想容伸出手指抚平他眉间的纹路,问:“怎么了?”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小容,虽然学不到手艺,但这就是收获。”

小视频软件夜晚必备,

晓舟发表完自己的感想,看着身边微笑颔首的妻子,最后总结道。

“是,管理者并不需要事必亲躬,但一定要懂得如何把控细节和过程,要善用制度管人。”

花想容前世的商业经验,有很多心得,但只能一步一步慢慢和纪晓舟分享。

对,是分享而不是教。

因为分享是平等的,而教是居高临下的。

在他们的关系里,没有谁需要居高临下。

纪晓舟现在不懂,因为他没有经历过,而她的经验和记忆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如果花想容以“教”的视角,那种不平等会带来不舒服的感觉,但如果是以分享的心态,纪晓舟只会觉得是自己说的话得到了回应。

果然,花想容说完,纪晓舟高兴地点点头,道:

“小容,你真聪明,举一反三,消化得很快。以后我要是有什么心得,就和你多多交流。”

“本来就该如此小视频软件夜晚必备。如果不交流,和陌生人又有什么区别呢?”花想容道。

纪晓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一脸满足的感觉。

剩下的时间,夫妻二人都在半岛酒店帮厨。

任花想容想象力再丰富,也想不到上辈子是半岛酒店VIP客人的她,这辈子会在半岛酒店后厨帮忙。

“晓舟,我有个主意,不知道你会不会支持我。”

回家后,洗完澡,花想容吹完头发,对纪晓舟道。

“你说说?”纪晓舟隐隐猜到,是和康馨有关的事。

其实来香江主要是为了找康馨,到酒店学习是附带的,但找康馨无果,二人只好先去酒店学习了。

现在看来,花想容还没有放弃最后一线希望。

“是这样的,我妈当年出来,也不知道是跟了哪支队伍,如果她有顺利到达香江,总之肯定是跟了哪支队伍出来的,不可能她一个女人可以跑出来。

只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一一排查这些队伍。

所以我想,我们这么艰难地找她,或许她还不知道,那为什么不让她知道呢?”

“让她知道?”纪晓舟迷糊了,“要怎么让她知道?”

“我们站到高处,她就能知道了。”花想容一语道破,“我们找媒体记者,说出这个故事,让记者帮我们刊发。香江的报业这么发达,就算她没有看到,她身边的人也会看到,或者当年有看到过她的人,也会看到,多少会有线索。”花想容道。

“咦,这是个好主意。”纪晓舟立即想明白了。

香江现在的报纸每天印发的就有50多发,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有《香江日报》、《联合报》、《明报》等。

这时期大家得到资讯的途径就是报纸,最快能得到资讯的方式也是报纸,所以报业十分红火,香江人也很爱看报纸,不管是地铁里、电车上、吃茶时,都会人手一份报纸,埋头细看。

所以,如果把花想容找母亲的信息刊登出来,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看到。

“小容,要找哪家报纸?”纪晓舟问。

“找《明报》如何?”花想容道,之所以找《明报》,是因为现在金庸先生在《明报》担任主编,花想容因此对这份报纸有天然的好感。

“行,明天就打电话给记者。”纪晓舟道。

“现在打也可以吧?他们有24小时值班热线,正好今晚就可以把故事给他们。”花想容更为激进。

她知道在香江这种报业竞争激烈的地方,同样时效就是金钱,就是品牌力,加上他们能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她想这件事能及早见报。

“好,我去试试。”纪晓舟是个执行派,行动派,立即和花想容到厂门口的公共电话亭,按着《明报》上的副刊热线打了值班电话。

果然,电话才拨通,就有人接起了电话。

对方果然对花想容说的事情很感兴趣,因为这个题材可以做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他立即约花想容到报社下面的咖啡馆见面。

“是个24小时营业的咖啡馆,我们报社自己办的,你大约多久会到?我会提前在那里等你们,我是卷发,穿着黑色的夹克。”

值班的男记者道。

花想容知道这边的效率高,纪晓舟则显得有些惊讶,他知道妻子心里为这事着急上火,所以就顺着她,虽然心里感觉大晚上不定有记者值班,也按她说的打了热线电话。

没想到还真是一打就通,而且还有人接了电话马上安排工作的,他不由佩服起这种效率来。

于是,纪晓舟便陪花想容打的前往《明报》。

到了那里,果然楼下有家咖啡馆还在营业。

现在已经是夜里11点了,但香江的夜生活才开始,咖啡馆里竟然还有一些客人,看来,喝咖啡只是借口,社交才是真的,不然大晚上喝咖啡,也不怕睡不着,纪晓舟心里吐槽。

他的生活习惯一时半会还改不过来,依旧是内地的时间表,所以看到别人夜里喝咖啡,还挺替人家担心失眠的。

记者是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子,一番耐心地倾听,大受感动,手中的笔亦是频频记录着。

其间一共聊了两个多小时,花想容把所有故事倾囊而出。

“行,我把你的寻母故事写成重磅报道,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对了,我能拍下你和你母亲的照片吗?”

记者姓张,热情地问道。

“可以。”

花想容让他拍了张单身照,又将母亲的照片拿给他翻拍。

张记者夸道:“你们母女长得好象,如果伯母和你站一起,准以为是姐妹,不象母女。”

张记者让他们留下在深圳的联系地址,说要是有信息,肯定有人会写信给他们,还说《明报》的发行量很大,一定会有线索的,让花想容不要放弃希望。

次日,二人如常去半岛酒店上班。

上了五天后,二人都大有收获的感觉,照例,要走前,得向梁生先辞行。

“你们夫妻二人工作能力很强,可惜不是香江居民,不然如果长期做下去,很有前期。

做西点师这一行,虽然辛苦,但一份付出一付收获,是一门可以依仗一辈子的手艺,而且收入也不比白领低。

奈何你们做不长久,但是即便这样,你们依然很认真,感谢你们,这段时间辛苦了。”

梁生知道他们要走,竟然很舍不得,还说了一段掏心的话给他们,让花想容二人都挺感动的。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