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我确定那尖叫声是朱晓燕发出来的,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在那尖叫声还没有完全落下去之前,我就从睡袋里窜了出来。

没错,我当时的反应就是闪电式的,因为我早就时刻准备着,一旦有任何突发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出现。

我急步奔出帐篷就朝旁边朱晓燕的帐篷跑去,直接冲进她的帐篷里。

眼前的请进让我大吃一惊!

朱晓燕穿着一套白色的保暖内衣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按着胸口,表情十分痛苦!

将我突然冲进来站在她的面前,她抬起一双痛苦的眼睛看着我,表情有一种猝不及防的小惊慌。

我急切的向她问道:“燕姐,怎么了?”

她一脸不悦的冲我道:“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我……我这不听到你在叫么?出什么事啦!”

她仍不说话,我也拿她没办法,只好退出了她的帐篷,一边对她说道:“行,我出去。”

刚退出帐篷,她又叫住我:“等等。”

“又怎么了?”我又无奈的返回她的帐篷。

她抬起脸,眼中含着一种痛楚,还带着一丝羞耻感说道:“我……我被咬了……”

我随之一愣,向她问道:“被什么咬了?咬哪儿了?”

“不知道什么东西,总之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她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

“被什么咬了你也不知道,那被咬到哪儿了?给我看看伤口吧。”

她低头不语,表情难堪,眼中又掠过一抹羞耻感。

见她这样子,我好像明白了,多半是咬到胸口位置了,因为她的手一直按在那里。

我又对她说道:“我跟你说,山里的东西多半是有毒的,你最好给我看看伤口,我才能分辨是被什么咬的……万一是毒蛇,那就惨了!”

“应该……不是蛇,我也说不清楚……我当时睡着了,它冲我脖子里爬进去的……然后、然后……”

从她这隐忍的痛楚表情来看,伤口一定是有毒的。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急忙奔上前,蹲在她面前对她说道:“你让我看一下啊!如果有毒,必须尽快处理的,你再拖就处理不了了。”

朱晓燕不是那种很内向的女人,她只是不愿意给我看而已。

我真有些无奈了,只见她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而且白中透着微紫,嘴唇也是红里透着紫,苍白的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渗出。

经过我多年的户外探险经验看来,这就是中毒的迹象!

我也不等她给我回答了,直接冲过去,用野蛮的方式将她拉了过来,然后一把将她的保暖内衣从肩膀上往下一滑。

整个雪白的肩膀瞬间露在我的眼前,还有她胸膛的一片雪白。

多美的形状,像一件品相极好的白玉。

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气血一下子冲上了头顶。

此刻,我要是再说自己毫无邪念,那我一定是虚伪的。

可当我的目光落在她左胸上角时,我所有的邪念顷刻间烟消云散,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从这伤口的形状来看,我一时也有些分不清是什么东西所致,但能肯定的是咬她的东西一定有毒。

那里有一小片洪总了,局部的肌肤轻轻隆起,红肿中心处

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

呈暗紫色,就像淤血那种暗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紫色。

我靠近,俯身,仔细端详着那伤口,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所致。

朱晓燕一直保持着一种姿势不敢动,她将连瞥向另一侧,紧咬着下唇,看得出来已经很难受了。

如果是其她女人,估计现在早已经被吓哭了,可她朱晓燕好歹也是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人,没那么娇气。

“你凑那么近干什么啊?”朱晓燕忽然开口问道。

“我不不看清楚是什么咬的,我怎么帮你治疗啊?”

“你去打卫星电话给俱乐部那边的工作人员,叫他们派医生来啊!”她急声道。

“来不及了,我跟你说,你这伤口不简单,有毒的。”

要是别人,早就被我这句话给吓晕了,可朱晓燕却沉声向我问道:“那怎么办?”

“你别动,我好像知道是什么咬的了。”

没错,我看出来了,从这伤口来看,不是蛇也不是其它什么生物,而是蜘蛛。

是的,只有蜘蛛咬的伤口才会是这样,曾经我们一起探险的一个队员也是被毒蜘蛛所咬,就是这种伤口。

我还记得的上次是怎么处理的,当时也没有多想,将心一横,便直接将脸朝她胸前的伤口贴了过去。

有淡淡的好闻的香气……

她转过脸来,又羞又急的看着我,眼中被惊愕充满了。

我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嘴巴凑了上去!

“你……你干什么!你……”朱晓燕被我吓坏了,不断伸手将我往外推。

她的力气本身挺大的,可现在中毒了虚弱得厉害。

我不顾她的反抗,继续用力吸允着伤口,将里面的毒血全都吸出来。

我记得上次我们那个队员被毒蜘蛛咬伤就是这么处理的,也是最直接的办法。

可朱晓燕却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以为我在非礼她,她不断把我往外推。

边推,还边冲我大骂道:“滚开啊!你给我滚啊!……”

我依旧没有管她,吸一口就往外面吐一口,再吸,再吐,一直重复着……

渐渐地,她不再挣扎了,因为她知道我不是在非礼她了。

我没吸一下,她的身子都要微微战栗一下,鼻唇还嘤咛一声。

直到我认为把伤口的毒液全都吸干净了,我才停了下来。

她的脸色还是很苍白,没那么快好的,只是这样能有效防止毒液继续往身体里蔓延。

我也不敢多停留,奔出她的帐篷后,就跑去小溪边,蹲在溪水边上喝了一大口水。

我知道我必须要将我嘴里的毒液漱干净,否则我就会有危险。

连续漱了好几口后,我才缓和过来,想起还在帐篷里的朱晓燕,她的伤口还需要做一些处理,不然还是会受到感染,导致严重的后果。

所以我不敢停留,又急忙跑回帐篷找到手电筒,再次来到朱晓燕的帐篷前,我对她说道:“你千万不要睡,多喝水,我去给你找点治疗伤口的东西。”

“咱们上山时,不是带着急救包吗?”朱晓燕向我问道。

“那急救包里的东西不管用,我都看过了。”

“那在这深山老林里能找到什么东西?”

“这个你就别管了,记住我说的,不要睡着,要多喝水,等我回来。”

朱晓燕半张着嘴,欲言又止的说道:“小心点!”

我重重点头后,便拿着手电筒和猎枪朝着山上走去……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野外宴席很快就开始了,我们用鱼炖了一铁皮罐香喷喷的鱼汤,然后忙碌着烧烤,烤一些野鸡、两只野兔,剩下的一些鱼儿也都弄了烧烤。

很快,就有烤肉的香气从篝火上袅袅绕绕地,随着微风飘向我们的鼻翼。

大家都馋得砸吧着嘴巴,从包包里掏出面包、火腿、罐头等,还有黄瓜、西红柿等菜类水果。

李立阳甚至还从车里取出一瓶飞天茅台,这真的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抛开朱晓燕的身份不提,也抛开一切的人情世故,我们几个人其实相处的挺愉快的。

夜幕慢慢袭来,月亮取代了太阳,星星们也从深蓝色的天穹里闪现出来。

山里的夜格外静谧,如果大家都不说话,那么就只剩下山林里的生物们所发出的叫声,以及篝火噼里啪啦的声响。

偶有一只灌,或者老鼠窸窸窣窣地从不远处的草地上飞快地溜走。

我在想,这么独特的山中之夜,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故事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发生呢?

大家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喝着茅台,一边畅聊。

南海北地地谈论着,但是都没有谈及工作相关的事情。

连喝了几杯,大家的谈性似乎更浓了。

李立阳一边抽着烟,一边仰头看向天空,感叹道:“这是多么宁静的夜晚啊!诗仙李白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要我说,想今晚这样把酒言欢的快乐时光,实属难得!”

我接话道:“李白还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所以咱们应该享受当下,李总你说对吧?”

李立阳冲我一笑,然后端起酒杯和我单独碰了一下。

就今天和李立阳相处来看,我跟他真的很有话聊,不管是谈论什么,我都能附和上。

而李立阳也对我表示很欣赏,甚至还一个劲的在朱晓燕面前夸我。

喝下这杯酒,李立阳又不吝啬的向我夸赞起来:“小飞可真是有文化啊,燕姐,真没想到你身边还有这样有文化的人。”

朱晓燕似乎都有些没想到,我当然也只是讪讪一笑说:“李总说笑了,我就是平时没事时喜欢翻翻书看,比起李总还是差远了。”

朱晓燕笑笑道:“李白我也知道啊,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是他写的吧?”

大家都笑了起来,当然不是嘲笑的意思。

李立阳又向我们问道:“那你们可知道李白这个名字是怎么由来的吗?”

朱晓燕接话道:“这个我知道,据说是他自己取的,对吗?”

李立阳点点头道:“没错,不过燕姐你可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而给自己取这个

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

名字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小飞,你知道吗?”李立阳又将目光投向我。

我讪讪一笑道:“我知道也不多,据说是李白七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还没想好合适的名字。那年春天,李白的父亲对妻子说:我想写一首春日绝句,只写两句,你母子一人给我添一句,凑合凑合。其中一句是‘春风送暖百花开’,一句是‘迎春绽金它先来’。”

当我说到这儿,李立阳的眼睛亮了一下,面露欣喜之色,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继续说道:“李白的母亲想了想就说:火烧杏林红霞落。李白等母亲说罢,不假思索地向院中盛开的李树一指,脱口说道:李花怒放一树白。”

我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李白的父亲一听,拍手叫好,心里想到这句诗的开头一字不就是自家姓吗?这最后一个白字用得正好,正说出一树李花圣洁如雪。于是,他就给儿子起名叫李白。”

等我说完,李立阳双手一拍,颇为欣赏的看着我说:“不错!真是一字不差啊!”

我摆手,谦虚一笑道:“李总过奖了,只是这个我刚好知道。”

朱晓燕插话道:“这么巧吗?你怕不是刚才拿出手机查询的吧?”

我很是无语道:“燕姐,你有看见我动手机吗?”

李立阳又讪笑道:“燕姐,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啊!即使小飞是凑巧看到这个故事,可如果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即使现在给他看一遍,他也未必能记住。”

李立阳这话说得朱晓燕完全接不上话了,不过再看她时,她却一脸欣慰的样子。

虽然朱晓燕一直在否定我,可是在她这里,我始终是她的人,我这是在给她长脸啊!

这时,李立阳又对我说道:“小飞,你这么有文采,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环境工作啊?”

我深感惊讶,还没等我说话,朱晓燕便接话道:“李总,您这是要挖走我的人呀?”

李立阳笑笑道:“我只是惜才,如果燕姐不愿意那就当我没说过。”

朱晓燕却说道:“没关系的,李总,只要你想要我可以把他给你,但是还得他自己做决定。”

这下又把球抛到我这里了,李立阳也双眼紧紧的盯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沉默了稍许后,才说道:“抱歉李总,我或许没你说的那么有文采,我就是一粗人。”

李立阳扬了扬手道:“没关系,你这么选择我也挺欣慰,不过改日一定与你一醉方休!”

这话说的我都很不好意思了,再偷偷看了一眼朱晓燕,她仍是一脸的欣慰。

我摸着鼻子,迎着李立阳的目光,笑了笑道:“承蒙李总的厚爱!”

大家围着篝火又聊了一会儿,月亮突然钻进了云层里去了,深蓝色的夜空顿时变得幽黯起来。

突然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这山里的天,就是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了。

好在大家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奔波了一天也都累了。

我们一共四个人,四个帐篷。

将东西都搬进帐篷后,都各自向各自的帐篷走去。

雨还在下,篝火已经熄灭,除了帐篷边有一盏营灯之外,似乎天地间黝黑一片。

帐篷的门缝处透射出一圈光亮,在雨夜里,那灯光显得十分诱人。

我坐在帐篷边上,很快地吸了一支烟,然后钻进了睡袋里。

想起今天经历的事,却毫无睡意。

帐篷外面还断断续续的传来猫头鹰的叫声,那叫声特别瘆人。

记得有人说过,猫头鹰的叫声是十分不吉利的,行事必须要万分小心。

加上我们又是在山林里露营,其实我心里还是挺担心的,就算我们有猎枪,可是人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也不敢睡,一直将猎枪抱在身前。

李立阳他们虽然很有狩猎经验,可是相比于在野外露营,我比他们更有经验。

我知道这种环境下最好有一个守夜,否则全都睡着了,出了事都不会有人知道。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隔壁帐篷里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