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我今天晚上是你的了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小鬼,再看,眼珠子掉下来了,呵。”

还没琢磨过来,脑袋就被掰到另一边,对着臭着脸的沈哥哥。

池芫扁嘴,真的不懂男人心,太海底针了。

这脸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沈昭慕不理池芫了。

还是晚上海边烧烤时,池娇拿着烤肠,经过围着周文讲笑话的池芫时,低声提醒,某个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姑娘才知道的。

池芫看了眼那边坐着像个大爷似的,冷着脸,单手刷手机的沈昭慕,闻言,立即撇下和她讲沈昭慕学校风光事迹的周文,端着烤玉米奔向浑身写着“我不高兴别惹我”的沈昭慕。

“沈哥哥,你怎么不吃?周文哥哥烤得可好吃了,我给你拿了你喜欢的玉米,给你!”

双手讨好地将小盘子往前递。

原本看见她屁颠屁颠过来喊他,脸色稍霁的沈昭慕,一听那刺耳的“周文哥哥”,就冷呵了声。

下巴往一侧一挪,脸冷得像冰块。

“不吃,起开。”

池芫便往他下巴挪过去的方向走了一步,“尝尝嘛,尝尝!”

“再烦我,把你扔海里。”

沈昭慕烦躁地抬头,恨不得伸手将盘子掀了,但看着小鬼一脸懵懂无辜的表情,他生生忍住了。

阴郁着眉眼,起身就将手机丢沙滩裤的兜里。

“回去睡了,你们自己玩。”

明明闹别扭,但还是不忘对靠谱点的周文叮嘱,“一会将她……俩送回酒店,别玩太晚,小孩晚上要早睡长脑子。”

周文听着他这老父亲似的口吻,不禁哭笑不得地点头。

“好。”

他这才馋别人家有妹妹,一下子就来了俩,还真是……

幸福来得太突然啊。

傅荇在旁边和新认识的大姐姐聊天,还拿着啤酒装成熟地在那喝了起来。

池芫看沈昭慕走远了,才收回视线,将玉米塞嘴里咬了口。

唔,磕着牙了。

一下就没了食欲。

她看着傅荇手边的罐装啤酒,伸手就想拿。

池娇像个幽灵似的及时出现,按住她想要“犯罪”的小手。

“池芫,未成年不能喝酒。”

像个老太太似的说教口吻。

池芫嘴角下撇,池娇眉眼不动,“你少来这套,我不是爸爸妈妈更不是你沈哥哥。”

别以为卖萌撒娇对她这样石头心的女孩子管用。

池娇冷着脸严肃极了。

傅荇听见动静,忙看过来,吓一跳,将啤酒拿起来。

“小姑奶奶,要是叫你沈哥哥知道你喝了我拿的啤酒,我会被剥皮抽筋游街示众的!”

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将刚认识的美女都给冷落一旁了。

池芫嘟着嘴,池娇刚要说她,就被池芫亲了下脸颊。

池娇懵了,然后,从脖子红到了耳后。

宕机了。

讨厌鬼居然亲她!

“姐姐别告诉妈妈,我不敢了。”

默默对手指,池芫就是好奇想看一眼,哪知道被池娇这个教导主任给捉住了。

池娇脸越来越红,最后磕磕绊绊地维持着她作为姐姐的尊严,话不成调地道,“你,你别以为做错事了撒娇管用!我不会吃你这——”

“吧唧。”

池芫又搂着她脖子,在她另一边脸颊上亲了口,很响。

这下,池娇眼睛都红了。

嫌恶地抹了几下脸,“口水都亲我脸上了,你烦不烦!”

“不烦不烦。”

“……”

烦死了!

难怪沈昭慕都受不了她,她也想逃了!池娇咬牙,被施了定身术似的站在原地。

傅荇啧啧啧笑着,故意逗池芫,“还有傅哥哥我呢?芫芫妹妹不能偏心哦,要封口就要一视同仁呢。”

池芫看着他伸过来的脸,默默抬了下小手。

她还没动作呢,池娇就像个小老虎似的将傅荇推开,伸手拉着池芫,姐妹俩站一处,画面好看极了。

周文放下手中正在烤的鸡翅,怕场面控制不住,便站在两方中间打圆场。

“傅荇,你可别拱火,一会沈昭慕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闻言,傅荇默默摸了下自己的脸,得,虽说才第一天见识,但他门儿清了,要是妹妹真亲了他脸,今晚这半边脸就要在沈昭慕手底下被摧残得废掉了。

童养媳,童养媳,童养媳!

他话搁这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妹妹,青梅竹马、清水楼台的,时间一长要是没有点火花,他将头放地上给沈昭慕当凳子坐!

反之,沈昭慕这妄想当他爸爸的,就将脑袋给他当凳子坐。

很久以后,傅荇得意地将印着沈昭慕大头照的定制木凳拿出来时,险些被沈昭慕扔泳池里活活呛死。

小孩到了点就犯困,池娇看着连连打呵欠的池芫,看见她脖子上的红点点,立即皱起眉头来。

“是不是被虫子咬了?”

她指着池芫的脖子,紧张地问。

周文闻声便凑过来,打开手机的手电功能照了下,“看着不像是虫子咬的,倒像是过敏……”

过敏?

池娇不怎么懂,她没见池芫过过敏。

傅荇也凑了过来,“别挠,还真是,快带她回去吧!”

傍晚的时候,池母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娘家那边的生意出了点状况,她就没时间照看俩孩子,见下午这俩孩子被看得不错,就又扔给沈昭慕三个大男孩带着了。

等她看见被周文抱着,一直挠脖子的,哼哼唧唧地喊着“痒”、“不舒服”的池芫时,眼皮子一跳,手机都掉地上了。

“芫芫这是怎么了?”

“好像是过敏了,起了红疹子。”

过敏?

池母脸色变了变,从周文手中接过池芫,抱到大堂沙发上,池娇捡起她的手机,抿着唇上前。

“妈妈,池……妹妹严不严重?”

她的脸看着有些白,像是吓着了。

池芫脸红得厉害,脖子上尤为吓人,都是红疹子,她还忍不住伸手要挠。

傅荇给沈昭慕打了电话,后者穿着酒店的浴袍和拖鞋就冲下来了。

“阿姨,我叫了车,快送芫芫去医院吧。”

他应该是刚刚在洗澡,头发还半湿着,就这么火急火燎地冲下来了。

池芫半睁了下眼皮,朝他的声音方向看来,伸出小手。

“沈哥哥,抱……”

声音软软的带着不舒服的哭腔。

池母正联系司机,听沈昭慕说已经叫了车,便忙点头,要抱池芫起来。

沈昭慕盯着她怀里可怜兮兮的,红得像煮熟的红薯的池芫,无奈地伸手将她抱起来,又找前台要了一条毯子,盖住她裸露在外的脖子、胳膊和腿。

朝外大步走。

“挂两瓶水再吃点药就没事了。”

医院里,医生对池母安抚地说道。

“那医生,化验结果怎么样?是海鲜过敏么?”

沈昭慕却抿着唇,沉声问。

“根据孩子的呕吐物,还有化验看来,是扇贝过敏。”

“可是她以前也吃过扇贝,并没有事啊。”

池母听了却是纳闷。

医生推

儿子我今天晚上是你的了 完整版/

了推眼镜,耐心地解释道,“这也很正常,天气炎热,孩子吃了没处理好的扇贝,出了一身汗,又吹了风,这才引起过敏。

不过,以后还是尽量不要碰扇贝这类海鲜了。”

听完医生说的,池母有些自责,心疼地看着那边好不容易睡着了的池芫。

周文走上前,“对不起阿姨,怪我给妹妹吃了扇贝……”

“这怎么能怪你,是我没照看好她。”

池母忙摇头,她自己被事情绊住了没盯着些,怎么能怪别人。

沈昭慕沉默地走到病床前,看了眼挂着点滴,睡觉还皱着眉头的小鬼。

默默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

“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守着就行。”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儿子我今天晚上是你的了

池母还在给池娇抹防晒——

池娇的原话:要让除了眼珠子以外的地方都防晒到,不然就不出门了。

等母女俩全身防晒完毕,穿着防晒长衫,戴着宽边帽大墨镜出洗手间时,却没看见池芫的人影了。

池母下意识要找孩子,池娇却已经习惯性地在找桌子上的便签。

果然,找到了一张讨厌鬼留下的字条。

——妈妈,姐姐,窝先去海边找沈哥哥玩会,泥们好了就打电话给他。

后面还附带了沈昭慕的手机号码。

池娇嘴角一扯,心底呵呵了声。

还说不是来找沈昭慕的,这么一会的功夫,就黏上去了。

不知道的以为她是沈昭慕的妹妹呢:)

池母看得哭笑不得,“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喜欢和小沈玩。”

她看着,小沈也不怎么带搭理芫芫的啊,怎么就越不理越黏着?

对别人可没有见她这么热情的。

池娇哼哼,小声道,“别有用心。”

“嗯,什么心?”

池母正在拨沈昭慕的手机号,没听清,便又温和地问了一句。

池娇摇头,“没什么,我说,妹妹开心就好。”

“你们姐妹感情真好,娇娇是个好姐姐。”池母便一手拿手机放耳边接听,一手摸了下池娇的脑袋,无比欣慰地说道。

“……”

妈妈您眼神不大好,真的。

哪只眼睛看出我们姐妹感情好了?

“小鬼,你怎么有我手机号?”

挂完电话,沈昭慕按照和池母约定的,将池芫带到他租的伞下,眼皮子底下盯着,不让她乱跑。

池芫扬起唇,露出梨涡,只笑不回话。

沈昭慕哼了声,“不说我也知道是谁出卖的我。”

除了他亲外公,没别人能做得出这么坑外孙的事了。

“孟爷爷也是喜欢我,当然了,他最喜欢的还是哥哥你。”

“谁稀罕啊,我又不是你这种小鬼头,天天的将喜欢挂嘴边。”

沈昭慕默默别过了脸,假装低头看手机,别扭地道。

“那哥哥喜不喜欢芫芫?”

池芫狗皮膏药似的靠过来,小声好奇地问。

“不喜欢。”

“啊,那怎样才喜欢芫芫?”

“怎样都不喜欢。”

“哦……那好吧,那芫芫每天都少喜欢哥哥一点,这样,我长大了

儿子我今天晚上是你的了 完整版/

,互不喜欢,咱俩就扯平了。”

池芫噘着嘴,不服气地说道。

然后就被沈昭慕捏着肉嘟嘟的脸颊,恶狠狠地训了,“你歪理一套一套的,烦不烦。”

还每天少喜欢一点,长大了互不喜欢就扯平了?

沈昭慕心里立马有些不舒坦了。

他忽然意识到,这会儿小鬼嘴上念叨着最喜欢他,天天黏着他,不过是因为没长大……

等她长大了,不说成年吧,到了他这个年纪,也许就不会黏着他了。

本该是件值得普天同庆喝彩的好事,怎么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呢?

他沈昭慕是这小鬼想喜欢就缠着,不喜欢就甩开的物件不成?

“你要么现在就离我远远的,要么就一直保持现在这样,不然,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要收拾,但最严重也就是捏了下脸颊,沈昭慕将色厉内荏在池芫面前,看着是要进行到底了。

池芫继续噘嘴,“不公平,真霸道。”

“不服气?”

“服服服。”

等她长大了,看谁服谁的,现在她还小,要养精蓄锐,不对,叫什么来着……

对,卧薪尝胆!

沈昭慕另一个朋友也买好汽水回来了——

“你是去海里买么,一个小时了才回?”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沈昭慕毒舌地道。

这个朋友叫周文,戴着一副银丝边眼镜,看着斯文秀气,一股书卷气。

他两只手里拿着三瓶玻璃瓶装的椰汁,闻言也不恼,只温和地笑笑,“海滩太大,差点迷路。”

“雪兔哥哥……”

池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个皮肤白皙、斯文秀气,说话也温和的小哥哥,有些花痴地喃喃了句。

然后脑门上就挨了沈昭慕轻轻的一拳。

“什么雪兔哥,你少看些怀旧动画片!”

池芫捂着自己的脑袋,脸红红的,这下是羞的。

她看着周文,有些害羞地眨了眨大眼睛。

“哥哥真好看。”

沈昭慕磨牙的声音,叫周文有些站立难安。

但他见着池芫这么乖巧可爱的小妹妹,也和傅荇一样不能免俗。

不过他没有傅荇那么禽兽,他是独生子,所以很羡慕别人家有弟弟妹妹。

想了下,将自己的那瓶椰汁递给池芫,“小妹妹,你更好看。”

他笑起来太好看了,按理说,五官上沈昭慕是这三少年中最出色的,但他的气质和脾气实在是生人勿近得厉害。

傅荇呢,十几岁就有花花公子的基调了,说话风趣又抓马,是个阳光开心果。

周文就是那种少有的,这个年纪少年里,温柔耐心的白马王子类型。

和池芫前不久翻的国外某部动画片里的人物,在第一眼上,简直就是不谋而合。

漫画里走出来的温柔王子,谁不喜欢呢?

池芫苦恼地想,一个是邻家哥哥陪着她长大,一个是说要等她长大的花孔雀,现在又来了个笑起来温柔声音还好听的小哥哥……

小孩子真的太苦恼了。

[标签:p儿子我今天晚上是你的了标签]都想要。

脑门上挨了一记,叫池芫被海风吹得开始飘起来的神智清醒了。

沈昭慕眯着眼,好看的脸上满是难看的神色。

“小鬼,你见谁都是哥哥,夸好看?”

他错了,用不着小孩长大,就要自个儿飞了。

小骗子,当他面一套,别人面也是一套。

沈昭慕心里冒着酸泡泡,有种自己心爱的玩具被抢了的错觉。

但很快就被他自己忽略了。

因为池母和池娇赶来了。

这下,周文手里的两瓶椰汁,又没有他哥几个的份了。

他礼貌地递给了池母还有池娇。

池娇先是扫了眼气氛不对的沈昭慕和池芫,然后看向望着自己温和浅笑的周文,咳了声,板着脸摇头拒绝。

她才不是池芫那种,谁给瓶汽水就跟着跑的笨蛋呢。

她有骨气的。

不能乱接陌生人给的东西,尤其是男生。

周文见面前小姑娘一脸高冷,也不介意,只愣怔片刻后,笑了笑。

这姐妹俩还真是好大的反差。

姐姐高冷成熟,妹妹机灵软萌。

池母觉得沙滩太热了,有心想回去补觉,但又不放心将池芫一个孩子丢三个少年看着,左右权衡后,她做了个更不靠谱的决定。

将池娇也留下了。

池娇看着池母潇洒朝海边酒店走去的身影,不禁开始相信,她小时候能丢,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这心大的妈,怎么,是觉得放妹妹不够丢,放个姐姐一块,丢一双吉利些么?

池娇冷着脸,自带降温效果地坐在躺椅旁的小木扎上,眼睛始终盯着池芫,像是看管犯人似的,怕她跑了。

周文坐在另一侧,喝着椰汁,见小姑娘晒得厉害,便递了纸巾让她擦汗。

傅荇对池娇也感兴趣地凑过来,不过话题却是围绕池芫的。

扫了眼那边干坐着,冷着脸就有两个帅哥围着的池娇,池芫眨眼,又眨眼。

为什么觉得姐姐头顶有光圈在闪烁?

这女主角一样的气场是怎么回事捏?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