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四季 ,作家: 张洁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人生如四季。

春天,我在这片土地上,用我瘦弱的胳膊紧紧的抱着我生锈的犁。深深埋在土里的树根和石头,磕磕绊绊地踩在我的犁头上,消耗着我多重的体力。我汗流浃背,四肢颤抖,迫不及待地躺在新开垦的土地上。但我知道,我没有权利逃避在给我生命的同时给我的责任。不用问为什么,也不用考虑结果。我不应该白白浪费时间。无休止地去感受生活的艰辛,而不是自怨自艾,而是给我这样一片不毛之地。我要做的就是咬着牙,闷着头,但要把力气全部放下,压倒犁。我从来不指望有人能代替我,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块必须自己耕种的土地。

我带着希望播种,这种希望永远不会比任何智者的希望更卑微。

每天,我看着藏着我种子的土地,想象着它会发芽、生长、开花、结果。像一个孕育着生命的母亲,她在期待着自己的宝宝。我知道,人如果能期待,就能全力以赴。

夏天,因为干旱,我站在地上,焦急地期待着南风,吹着云带着雨滴。那是怎么做梦,做梦!期待着,期待着,有风吹过,但风更大一点,吹着云带着雨滴去了另一片土地。我讨厌它。我恨自己不能一下子跳到天上,我抓着云求它给我一滴雨。那是怎样的一厢情愿!我终于明白,这种妄想就像是想拔掉头发,离开地球。所以,我不再有妄想,只能在我生活的这片土地上寻找泉水。

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他就匆忙上路了。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就不用说了。要说是找水源,却发现没有容器装。就因为太单纯太头脑发热,发生了多少本可以避免的痛苦错误?也不是不可能。真正让人难过的是这里:不是不可能。我跺脚,我后悔,我哭,我想把自己撕成碎片。有什么用?我们再来一次,但是这样简单的体验需要付出别人两倍的代价才能记住。不应该责怪别人,还有一个小时我要好好表现!

我无助地看着,在无情的冰雹下,我新灌浆的耳朵,远远没有长出来,摇摇摆摆地走在薄薄的稻草上,却无法挣脱抚养它,却牢牢地把它锁在土里,再也尝不到成熟的滋味,就这样死去了。

我曾经张开双臂,心甘情愿地把全身碾压成一个大屏风,来遮挡我幼小的庄稼免受风雨冰雹的侵袭。……太善良,就会变得迷茫无知。厄运只能消灭弱者,即使它阻挡了这场灾难,也会在另一场灾难中沉沦。而强者会留下来,继续走自己的路。

秋天,我收获和别人一样多。看着我枯萎的谷粒,心里有一种酸酸的苦乐。但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粮食比别人干而气馁或受挫。我把它们握在手中,紧紧地握在心里,仿佛它们是新生的自己。

有钱善良的邻居感叹我收获甚微,我却笑得跟疯子一样。在这笑声中,我知道我成熟了。我已经有专门的量具了,不是量纹路而是感觉。邻居不知道生命和粮食是同时收割的。我爱过,恨过,笑过,哭过,尝过,完全理解……。仔细想想,我知道晴天比雨天多,收获比工作多。只要我认真的活着,我就没有良心的付出过。人家就没有权利嘲笑我是个入不敷出的傻子,就不用用他的尺度来衡量我值不值得了。

冬天,在生命的黄昏,难道没有事情可做吗?只是透过窗户,看着飘落的雪花和沙漠的田野。还是数光秃秃的树枝上的西方寒鸦?不会,我还可以往炉子里加点柴火,让屋子暖和一点;我会冷静的检查自己:我为什么会失败,我错过了什么,我欠了别人什么……我希望只有别人欠我,那我这几天心情会好很多!

已经不可能纠正已经成为过去的错误。一个生命不能再有四季。接下来的四季将属于另一个新生命。

但我还有事要做,我会全部记录下来。人无聊的时候,不妨读一读解闷,讨厌讨厌我的人。他们也可以幸灾乐祸,破口大骂:你活该!聪明人可能会说,这是多余的;刻薄的人可能会精心制作一把剑,把我一个个切开。但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理解。他们会公正地评判我所做的一切。

在人生的黄昏,哀叹孤独的不会是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