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指甲盖脱落,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我来承受你的愤怒。”

无夜跨过满地碎片,面色平静的向花火走去。

花火白眸里闪过一抹恼色。

她想看到无夜紧张的模样,想看到他焦急的脸庞,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从容。

“你是不是以为吃定我和花火了?!”

花火的音调陡然上扬,脑袋也稍稍昂了起来。

无夜当然能猜到她在想什么,她需要什么。

作为一个情感大师,他能习惯性的分析出彼此之间的问题。

但最后采取什么措施,他却不会让理性推动,而是任由感性发挥。

毕竟情感是感性的,绝对理性的人没法得到真正的感情。

所以无夜没有采用最正确的应对方案,而是让自己随着情感流淌。

经过和花火雏田的事,还有美琴突如其来的爆发…

他现在…只想挨揍。

“花火,我很抱歉,但你们有选择,而我…没有选择。”

无夜看着花火的眼睛,一眨不眨。

“呼…呼…”

花火握紧小拳头,怀里的小猫咪膨胀收缩,轻微喘息。

“哈!”

忽然,她抬起一掌,横切在无夜心口。

砰地一声,无夜却一动不动。

“再来。”

他微微笑。

花火仰起小脸看他,渐渐的,小脸皱成了一团:“你别以为不抵抗,我就下不了手!”

“嗯,我没以为。”

无夜依然在笑。

花火看他这可恨的模样,怒火在心底火烧火燎。

“哈!哈!哈!…”

纤弱的小手使出了柔拳,杀伤力绝对不小。

无夜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渐渐的,嘴角溢出血迹来。

日向日足和日向铃在门外面面相觑。

花火愣愣的停了下来。

但旋即却发现无夜身上查克拉光芒闪烁,随后平息。

“我恢复了,你继续。”无夜道。

花火面无表情:“混蛋。”

“我确实是。”无夜点点头。

花火:“……”

“别以为能恢复,我就没办法!哼!”

花火眼神变了,双拳一握,摆开架势:“八卦…六十四掌!”

“啪啪啪…”

无夜被打得很有节奏。

如果要挣脱点穴,只要针对性的冲穴就可以,但他没有这么做。

[标签梦见指甲盖脱落:p标签]就让自己被完全封锁,随后慢慢仰天而倒。

花火停下来,看到他身体倒地的方向地板上都是碎片。

明知道无夜就算受伤也能恢复,但她还是下意识冲了上去,及时从身后抱住了他。

日向日足、日向铃:“……”

接下来…做什么好?

花火抱着无夜,脑袋懵懵的。

打也打了,甚至都打吐血了,还啪啪啪了一通,给他全身上下封了穴。

那么,抱着一动不能动的叔叔,还能做什么?

花火怔怔出神。

惩罚吗?还能怎么惩罚?

彻底拒绝他的要求?

不想,也不愿意。

说到底,他也没有办法。

而她自己,也不过是发泄而已…

“叔…叔…”

花火从身后抱着无夜往后挪,挪向床边。

结果她脚下不小心撞到了床沿,低低的“啊”了声,和无夜一起往床上倒去。

无夜只觉得自己压在了一团柔柔软软的棉花上,香香甜甜的被包裹着。

“唔…”

花火的小脸被他后颈压住,想说什么,结果被他堵着嘴,只好对他后颈肌肤狠狠咬了一口。

“嘶。”

无夜吸了口凉气。

花火听到,下意识松开贝齿,伸出小香舌,在他被咬红的肌肤上舔了舔。

“嘶…”

无夜倒吸一口凉皮。

“花火!”

日向日足眼睛发红,差点把白眼瞪成写轮眼。

但花火沉浸在男色里不可自拔,假装没听到亲爹的声音,继续抱着大猪脖子舔。

“花火!醒醒!”

日向玲冲进来,伸手揪住了她耳朵。

“啊…松手!快松手,妈妈!”

花火终于停了下来,从无夜身后挪出,拍开

梦见指甲盖脱落,

亲妈的手,翻身坐在了无夜身上。

“我决定了——”

她仰起脑袋发出一声萌虎咆哮:“今天!我就要和他结婚!直接洞房!”

全世界都安静了。

日向日足和日向玲就像忽然变成了傻子,脑袋被百八十斤的锤子砸了一样嗡嗡作响。

这算什么?

前一刻还打生打死,后一刻就要嫁人?还洞房?

意识到花火说了什么胡话后,日向日足和日向玲脸黑如锅底。

“你给我过来!”

日向日足还没做什么,一向温柔持家的日向玲忽然化身河东狮,伸手揪着花火把她拽下来,直接往门外拖去。

“妈妈你干嘛!放开!放开我!”

花火两脚扑腾着,一个劲儿的挣扎,但不用查克拉显然挣脱不开妈妈的铁拳。

无夜在床上坐起来,望着这一幕。

日向日足回头看他,目光里透着股子杀气。

“咳,”无夜手放在嘴边,轻咳一声,“我把姐姐抢走的时候,你也是这眼神。”

日向日足额头一个大大的“#”冒了出来:“日向无夜!你不要太过分!”

“日足大哥…”

无夜起身,神色无比认真的看着他:“说真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谁配拥有她们?”

日向日足惊呆了,自动转化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表情包。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想和我拼命,我可以接受,”无夜抱起了手臂,“我让你两只手。”

日向日足:“……”

这还有王法吗…好吧,木叶也是他说了算。

日向日足颓然低头:“行行行,反正我也阻止不了你…”

“其实,你不想想,姐姐可是低了一个辈分,难道你不觉得很有趣?”无夜笑道。

“不觉得,”日向日足连连摇头,“对姐姐来说,唯一关心的就是你,至于我和日差,可有可无。”

他面无表情的说着悲伤的事实,弄得无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到底,从一开始我就有预感是在帮你养她们了…”

日向日足摇了摇头,看向门外的脸上浮现些微笑容:“看到她们漂漂亮亮开开心心的长大,我也很满足,而且我知道你的,就算女人再多,也不会忽视了她们,更何况她们还是姐姐的灵魂…”

“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无夜放下了手臂:“今晚,就让她们住到隔壁去吧,早就有她们的房间了,还是按照她们意愿修建的。”

日向日足:“……”

喜欢木叶的恋爱大师请大家收藏:

当无夜收拾好心情,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回到家里时,玖辛奈与美琴已经互换身份回归。

在家里无夜自然不可能开白眼去分别查克拉,所以第一眼他自然是不可能分辨出来的。

但如果相处久了,许多小习惯的不同,一定会让他怀疑。

于是…

美琴顶着玖辛奈的样貌,娉娉婷婷温温柔柔的靠过来。

“嗯?”

无夜脑门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玖辛奈,你…”

真正的玖辛奈顶着美琴的模样,沉默在一旁,眼底却在放光。

‘要被看破了!要被看破了!啊哈哈哈…’

她内心欢呼。

“无夜,我学美琴学得像不像?”

美琴版玖辛奈靠在了无夜身旁,对他侧脸吐气如兰。

玖辛奈版美琴:“???”

“你学美琴干什么?”

无夜的脸色有几分僵硬,目光不时向假美琴那儿飘去。

这时,美琴版玖辛奈回头,笑靥如花:“美琴,我们说好了的,你模仿我,我模仿你,看谁学得更像对不对?”

玖辛奈版美琴瞠目结舌,干巴巴道:“对…是…是这样…”

她怎么也没想到,美琴能把互换身份完成这样。

但如此一来,就算露出一些自己原本的举动,无夜也只会以为是正常的。

太聪明啦!

玖辛奈版美琴眼眸一亮。

而她有些结结巴巴的为难样,暂时也没引起无夜的注意,反而刚好契合了美琴应该有的心情。

无夜压低了声音,拽了拽美琴版玖辛奈的小手道:“别闹了,美琴心情不好…”

“啊?是吗?”

美琴版玖辛奈眨了眨眼:“但这是美琴提出来的呀!”

她向着玖辛奈那边眨了眨眼。

玖辛奈版美琴立刻点头:“对,对,是我提出来的。”

无夜一脸迷茫。

刚刚那么“悲伤绝望”的美琴,现在居然还有心思玩这一出?

“我…”

他张了张嘴,最后摇摇头:“你们随便玩,我去看一下花火和雏田。”

等他离开后,美琴版玖辛奈跑来撞了撞玖辛奈的肩膀:“我今天和无夜吵架了,不要露馅儿啊…”

玖辛奈眨巴了下大眼睛:“那你为什么还无夜吵架?理由是什么?别让我露馅。”

美琴顿了顿,旋即用一种若无其事的语气摸摸自己手指道:“我说…要和他分开…”

玖辛奈先是一愣,随后眼睛瞪得滚圆:“什、什么?!”

美琴搂住她的细腰,下巴搁在她肩头,悠然道:“就像你听到的那样,我随便找了个理由要和他分开。”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玖辛奈拉开她的手,转身焦急道:“你不能拿这种事开玩笑,无夜会很难过的!”

美琴撇开脑袋:“谁要管那家伙的心情!花心大萝卜!”

玖辛奈将她的脑袋搬回来,表情很严肃:“美琴,这件事,不能开玩笑!”

美琴被她阴沉严厉的表情弄得一愣,随后唇角弯了弯。

她又伸手去抱玖辛奈,却被玖辛奈侧身躲开。

玖辛奈依然严肃的盯着她。

“好啦好啦,我来告诉你原因…”

美琴伸手扯了扯玖辛奈的衣角,神情稍稍严肃起来:“以后还有雏田和花火,我们要一起努力!”

两闺蜜手挽着手,躲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无夜从后院走出去,敲响了隔壁日向日足家的大门。

很快他便被迎了进去,日向日足和日向玲满脸无奈的出现在他眼前。

“你们…”无夜有点困惑,“怎么了?”

日向日足摇了摇头:“雏田和花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没有出来,也不吃饭。”

无夜蹙了蹙眉:“我去看她们。”

日向玲欲言又止。

无夜转头看她:“有什么想说,梦见指甲盖脱落就说吧。”

日向玲看着他,眼神很古怪:“家主,你去看看雏田吧,花火一直吵闹着说…再也不想见你。”

无夜愣了下,沉默片刻,问道:“她们今天还待在一起吗?”

日向玲摇了摇头:“没有,她们都要安静一下,今天没有在一起。”

“花火在哪边?我去找她。”无夜立刻道。

日向玲晕了下:“家主,花火明确说不想见你,你还去?”

无夜回头看她,摇了摇头:“不,花火是想见我的,暂时不想见我的是雏田。”

梦见指甲盖脱落,

日向日足、日向玲:“???”

“这种少女心思…”

无夜说到这里稍稍顿了下,还是道:“我可能更懂一些…”

日向日足、日向玲:“……”

“不愧是…永带妹啊…”

日向日足一脸便秘的表情。

日向玲的嘴角抽了抽:“想想也真是,如果花火不想见你,她根本没必要大吼大叫着说出来,像雏田一样闭门不出声才是最大的对抗。”

无夜点了点头,走过去找了个侍女带路,往花火躲着的房间走去。

“砰!啪!噗!…”

结果刚刚靠近了花火的房间,那里面却传来各种打砸的声响,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影在里面拳打脚踢,似乎是…柔拳法?

无夜嘴角抽了抽。

如果这动静一直有也就算了,但这分明就是在他靠近后才出现的。

花火她,在一直开着白眼吧…

日向日足和日向玲跟在他身后,看到这一幕更是无奈叹气。

此刻他们也想得明白,越是花火这样外露的愤怒,越是问题不大,只是在发小脾气而已。

两人对视一眼,看懂了彼此眼中的意味。

现在就看一向跟着妹妹没什么主见的雏田,难得的硬气能撑多久了。

永带妹,恐怖如斯…

“花火,我来…”

无夜咚咚的敲响花火房门。接着不知道是什么瓷器被砸到了门框上,打断了他的声音。

随后咔砰一声,摔落在地,散落成碎片。

无夜在门前站定,接着伸出手,缓缓将移门拉开。

咔噔一声…

果然没上锁。

无夜抬起脚步走进去,唰地一声,一只茶杯迎面而来。

他动也没动,茶杯从肩上飞过。

在他身后的日向日足急匆匆避开,才没被那茶杯糊在脸上。

“花火…”

日向日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你到底是想扔他,还是扔我?”

花火却不理他。

她赤着脚丫站在地板上,阴阴郁郁的看着无夜:“你…来…干…什…么…”

喜欢木叶的恋爱大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