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李弟弟会一听母亲的话,就来对付李念,也很正常,因为他妈说了,他二姐李蔚然嫁人了,她做的糕点没李蔚然做的好吃,最近生意越来越不好,钱越来越少,李念要还是回来要钱,他就要没钱用了。

李弟弟一直是啃老的人,听这话,能受的了?在他眼里,他妈的钱,就是他的钱,李念抢他妈的钱,就是抢他的钱,这怎么可以,自是李念来了,想抢钱,他妈一通电话,他马上就回来捶李念,让李念抢不到钱了。

李念看来硬的不行,为了要钱,又转变了思路,开始来软的了。

于是便是这会儿李大伯回来,看女儿哭哭啼啼的原因了,李念是想哭的可怜点,让娘家人可怜可怜她,给她点钱用。

不过经过之前她骂人,还有抢钱的行为,大伯母对她已经生气了,根本不打算给她钱用了。

李念还不知道呢,觉得多哭哭肯定能行的。

哪知道李大伯这会儿从李蔚然那儿一肚子火回来,哪有心情可怜她,相反,看她不但不为娘家做贡献,还想找娘家要钱,李大伯肚子里的火就更旺了,上前就举起碗大的拳头,捶了李念一顿。

“家里房子没买,你弟也还没讨老婆,你不说支持你弟买房讨老婆了,还跑来要钱,你个X东西,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回去赶紧将这些年你妈给你的那些钱还回来,不还回来,改明儿我打上你们家要钱!”

治不了李蔚然那个死丫头,我还治不了你了?李大伯大为光火地想着。

李念被李大伯一顿捶,简直是傻眼了。

被打疼了,又没人帮她,李念看父亲像疯了一样,脸色狰狞的可怕,吓坏了,赶紧逃了。

她可没忘记,她父亲可是坐过牢的人,惹火了他,指不定会动刀子的,反正已经坐过一次牢了,指不定不怕坐第二回。

所以看父亲一脸狰狞地打自己,李念再不敢回来要钱了,转而跑去骚扰李蔚然了。

不过她不知道李蔚然在哪儿,所以除了电话轰炸,也没其他办法。

好在电话要电话费,她没钱用,估计连电话也打不了几支,所以是想骚扰也骚扰不了。

将李念赶走后,李大伯便跟妻子说了李蔚然不孝的事。

大伯母听了丈夫愤愤不平的话,心里倒不像他那么生气,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李蔚然早就催她买房子了,只是她一直将手里的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钱拿给儿子用了,没钱买房子,所以这事真怪不到李蔚然,毕竟都是一样存钱的——她不知道李蔚然昧下了很多钱,存的钱的数量跟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她没存下来钱,怎么能怪李蔚然存下了钱,买了房子,毕竟女儿也没占她的便宜,相反,还是女儿带着她挣下了这么多钱,要怪,就怪儿子也太能花钱了,一个月几百块钱竟然还不够他糟蹋的。

要不是以后要靠儿子养老,要换了是女儿,她早骂对方是败家子了,当然了,要是女儿,她也不会给那么多钱就是了。

所以这会儿听了李大伯愤愤不平的话,大伯母只是附和了几声,其实心里并不是那样想的,也没跟着一起骂。

至于丈夫说要大闹李蔚然的婚礼,她听了吃了一惊,本想劝他不要那样干的,但想到丈夫刚才脸色狰狞打女儿的情况,大伯母还是咽下了想劝的话,怕丈夫心情不好,自己一劝,别打自己。

反正小女儿聪明的很,丈夫就是跑去要钱,估计也是要不到的,所以他想去就去吧,反正自己不掺和就行了。

李大伯说干就干,还真在李蔚然办婚礼的时候,跑去闹。

男主霍擎是第一批下海的人,有权势,有人脉,有钱,所以结婚的时候,是在本市一家大酒店办的。

李大伯跑去想闹,却不曾想过,霍擎早就将李大伯的相片发给他那些小弟了和请来的保安了。

所以李大伯才露头,

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全文阅读/

想闹,就被霍擎的人按住,捆到一边去了。

一直到婚礼结束,人走了,才将李大伯放出来,让李大伯想大闹婚礼的计划泡汤了。

但李大伯因此越发怒火万丈,当下便去警、察局报案,将这事说了,问警、察,这种情况对方要判个什么罪。

他现在一肚子火,可不会管那是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丈夫,自己的女婿,只想将他收拾了。

等将霍擎收拾了,接下来,他就要收拾李蔚然。

警方听了他的报案,便表示,如果是真的,那就是非法拘禁,但,请他提供证据,毕竟警方也不可能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然了,就算李大伯没提供证据,他们也会按流程,找霍擎问这个事的。

李大伯哪来的证据,他还没到酒店门口,就被霍擎的人按住了,还没来得及用手机拍视频呢。

不过李大伯表示,可以调酒店门口的监控,也许会有的。

警方倒没敷衍他,当下便调查了一番,然后便发现,那天的监控在维修,没拍下来——那酒店霍擎也是股东之一,他会提供监控给警方?为了不提供,就直接将监控灭了。

然后警方又调查出来,霍擎是李大伯的女婿。

于是当李大伯再一次询问警方案件进展时,警方便表示,经他们调查,霍擎是他女婿,这是他们家庭内部矛盾,让他息事宁人,以和为贵,他们就不掺和了。

这是Z国特色,家庭内部矛盾,哪怕是家、暴,警方都不怎么掺和,以调解为主,虽然这样不好,但在这时,用在李大伯身上,却能让李大伯气到说不出话来。

再加上李大伯又提供不出什么证据,于是李大伯状告霍擎非法拘禁的事,便这样不了了之了。

虽然这事李大伯没搞成,但越是在霍擎和李蔚然这儿碰钉子,他就越上火,所以这事没搞成后,他不但没停下搞事的脚步,还挖空心思琢磨起,怎么能收拾得了李蔚然和霍擎。

没办法,他跟李爷爷李奶奶一样,对晚辈有掌控欲,李爷爷李奶奶要不是后来改开,控制不住三家了,要不然,要是没改开,一直在队里上工,他们估计能控制一辈子。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霍擎看着李大伯的表演,不由无语,当下便淡淡地道:“别嗷嗷了,把人引来了,我把你们家里做的那些丑事跟人说说,看看别人怎么骂你们,得了便宜还卖乖,想把女儿留在家里赚钱不让女儿嫁,要么就要给一万彩礼

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全文阅读/

,不给一万彩礼就不让女儿嫁,你不会真心实意地觉得这么做对吧?要不,让我将你们做的事,说出来,让大家伙评评理?!”

还一万彩礼,他也好意思要的出口。

这个时代,一千彩礼就顶了天了。

不错,这钱他有,因为他也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还不错,比李蔚然做的还要好,他也愿意给李蔚然,但,给李大伯他就不愿意了。

李蔚然跟他说过家里吸她血的情况,他又不是傻子,明知那些人伤害自己喜欢的女人,还给他们好处,那样给了,不但不会让李蔚然对自己更有好感,只怕还要反感,觉得自己帮她的敌人,到时别不跟自己过了。

李大伯当然知道,自己做的不合情理,但,为了钱,他只能装作不知道,当下便道:“我管你有没有理,反正,你们要不哄好了我们,你们结婚,总要办婚礼的,到时我就去你们婚礼上闹事,不给,我就在你们宴会上自杀,看你们怎么办。”

还甭说,李大伯这样耍无赖,要碰到一般的人,可能还真拿他没辙。

但,霍擎既然是男主,肯定就是厉害的,他能让一个无赖拿住?开什么玩笑。

要知道敢在改开初就做生意的人,除了李蔚然这样了解未来情况的穿越女,就是那些胆子大的人,而到外地进货,还要有一定的势力,要不然,万一遇上车匪路霸,那就全泡汤了,所以霍擎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会怕李大伯一个老头子?

当下霍擎听了李大伯的威胁,不但没害怕地同意,相反,对李大伯更加反感了,当下便冷笑道:“当我是吓大的,到时恭候你过来,你要不怕丢丑,你就来。”

霍擎之所以不接受威胁,一来是因为,他不是那种会被人威胁的人;二来,他知道这种威胁人的人,你妥协了一次,对方不会打住,还会继续威胁你,没完没了的,所以他怎么可能接受李大伯的威胁。

李大伯听霍擎这样说,不由越发恼怒,当下便打定了主意,等李蔚然结婚了,一定要去搅局的想法。

其实他本来只是威胁一下,没打算真去的,毕竟好歹是女儿,想吸血是一回事,真跑去搅乱了她的婚礼是另一回事,那样做,可是结仇了,以后甭想再从李蔚然那儿拿到一分钱了,女儿可能也会跟自己断绝关系,而这个女儿混的这样好,他还不想断绝关系,所以自然不想将事情做绝。

但现在,看霍擎这样说,李大伯生气了,一肚子火,便想到时找李蔚然的麻烦了。

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大女儿哭哭啼啼地找他老婆要钱用,说是丈夫的单位这个月又没发工资,活不下去。

不错,李念嫁人,一开始的确过了几年好日子,但近几年,随着单位效益不好,慢慢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一开始是单位的福利下降,接着,工资不再增长。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工资不再增长,其实就是变相地意味着,工资在下降,因为别人的工资,还有社会的经济在发展,如果就你一个人的工资不涨,可不是变相地相当于,工资在下降。

而最近几个月,更可怕的事情来了。

单位别说工资不涨了,甚至发不起工资来。

之前,福利下降,工资不涨,李念都没跟娘家人提过,因为她需要别人羡慕的眼光,羡慕她嫁了个铁饭碗,不想被人嘲笑,她没眼光,嫁错了人。

但等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丈夫没发工资后,她却不能不提这事了。

原因也很简单,一家几口要开支,之前几年,丈夫工资没涨,已经开支紧张了,现在更是坐吃山空。

本来家里也没存几个钱——前几年刚改开,丈夫工资一开始也没多少,能存多少钱,后来改开久了,其他单位涨了工资,但她丈夫工资没涨,于是继续没存到钱。

没几个钱,哪里应付得了坐吃山空的情况。

被逼的要喝西北风了,偏偏丈夫还不敢辞职下海做生意赚钱,这样一来,没收入过不了日子的李念也顾不上面子了,只能哭着回家要钱了。

毕竟她可是知道,娘家做生意,能赚很多钱的,有的是钱用,自己这会儿过不下去了,不找娘家要钱,找谁要?

一开始大伯母以为这是短期现象,所以就给了她一点钱,想着等大女婿工资发了就好了。

结果,李念三五不时就回来要,甚至慢慢的把这当理所当然,这就让大伯母有点不高兴了,觉得女婿家的人,有点给脸不要脸了,于是便不想给了,毕竟嫁这个女儿,没收什么彩礼就算了,现在还要他们家贴钱养她丈夫家,怎么可能!一向都是她能占别人的便宜,别人哪能占她的便宜,于是当下便不再给她钱了。

李念的确是觉得家里有钱,所以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慢慢的,要了几次后,脸皮就厚了起来,变得肆无忌惮了,觉得娘家有的是钱,给她点钱用用怎么不行了,她弟弟不也用着家里的钱吗?她弟弟能用,都是子女,她凭什么不能用?

等到大伯母不再给她钱后,她一开始生气,结果生气一点用都没有,她妈不给她钱,她就没办法,毕竟就算她用最恶毒的语言骂她妈一点也不心疼她这个亲生女儿,她妈就是不给钱,她还能怎么办?

看无论是生气,还是骂人都没用后,李念就想像她弟弟那样抢,在家里翻箱倒柜起来,想将她妈存钱的地方找出来,将钱拿走。

但哪里抢得了,她妈看她竟敢抢钱,不由恼火,就把她弟叫了回来,她弟弟一举拳头,她就不敢抢了。

毕竟,她弟弟好歹是个男人,哪怕常年打游戏,弱鸡了不少,但也比她厉害,这样一来,她怕被李弟弟打了,哪还敢抢。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