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闻闻花香 ;笔者: 马蹄疾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三月,天渐渐晴了,太阳悬在半空,特别刺眼。阳光有点刺痛,让你全身发烫。这一天比冬天的任何一天都暖和。这个时候的湖区,用老农的话说,气氛上来了,一根枯枝发芽了。

场中的一切都在悄然变化。被雨水渗透的土地散发着泥土的芳香。雨聚在沟里,草浅绿。田里的油菜熬过了寒冬,抖了抖身子,脱去了寒冷留下的痕迹,开始茁壮成长。不知不觉中,油菜花松散地盛开着。两天之内,油菜花变得生机勃勃,像火一样燃烧。这就像古代战场上士兵被命令。一夜之间,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军队。广阔的战场上布满了身穿闪亮盔甲的战士,他们准备出发了。只需等待命令,闪亮战士的洪流就会杀死敌人的防线。其实不用这么想,因为只要你环顾四周,到处都有这样的位置,到处都有这样的情况。看来这些天兵已经占领了所有阵地。

金色的太阳温暖,金色的油菜花也温暖。金色的油菜花带来的不仅仅是衣食的标志,更是财富的标志。按理说,我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么一张五颜六色的金色画卷。对于一个在湖区长大,见过几十度油菜花的人来说,油菜花不是稀罕物。从小到大,没有一年不跟她保持安静,也没有一天不跟她亲密接触。但是,一些特殊的感情让我再也不敢忽视她,就像对待一个长辈,甚至一个母亲。即使她手里拿着花菜走近她。

我小的时候,也是这个国家最穷的时期。油菜开花的时候,是青黄不接的季节。记得那年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有一天早上,我和朋友把牛赶到湖岸给生产队看。早餐我们随便吃了个零食,没有一粒米,因为新油还没榨好,零食已经做好了。很容易吃饱,但不饿。在它到达湖岸之前,它的胃开始咕噜咕噜,胃在翻腾。这就是饥饿的滋味。

我看着金色的油菜花,无言以对。大人说油菜花里全是金子,可是大人为什么要让我们挨饿呢?刚到湖底,就看到伙伴迅速放下牛绳,冲下金色的油菜田,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哦,原来是找还没完全开花的油菜苔。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捏一下缺的白菜苔,自然好吃。他们捏了白菜心,把叶子和芽都摘下来,撕了剥了,大嚼在嘴里。一股绿色的汁液从口角流出来,看起来很好吃。

我怕捏油菜苔。我妈曾经跟我说过,这是集体财产,不能篡改。如果掐掉花,就不能结油菜籽,也不能榨菜籽油。朋友们见我没动,就递给我几颗菜藓,刚出芽,散发出一股很醇厚的香味。花椰菜的香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完全是因为被盗。虽然我觉得不应该,可惜,但最后还是抵挡不住食物的诱惑,勉强学着小伙伴一样咀嚼。唉,原来卡诺拉并不好吃,水分多,甜度小,有些苦味和辣味,但毕竟能吃饱,只好强咽。今天早上,我们留下了很多从菜苔上撕下来的皮。

中午我们销毁“证据”,把和我们一样肚子的牛赶回家。我回头看着金色的油菜田,心里很不爽。好多天不敢去那个湖堤放牛……

后来日子渐渐好了,再也没吃过这种白菜了,但还是忘不了那种微苦微辣的怪味,还有白菜的醇香。现在很多人约我去江西婺源看花菜,拍美景,我都没答应去。总觉得其他地方的花菜都是虚无缥缈,虚无缥缈的,没有家乡的花菜那么真实,那么灿烂,那么香醇。她足够养活我家乡的孩子,让每一个走在国外的游子都醉在我心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